• 当前位置
  • 首页
  • 淫色人妻
  • 最新排行

    我的凌辱淫史之从清纯到淫荡 第六章

    发布时间:2021-04-16 00:00:17   


    书接上回,小怡看到老狼把她的名字打出了,立刻在下面的对话框里回话说:“你坏死了,把我的名字都写出来了。是啊,我现在好想要大JJ来插啊!”

    我看到小怡打的字,心里满不是滋味,自己往日清纯可爱的的女朋友现在却这么淫荡的赤裸着上身,甚至还打字说要想大JJ插,这还是我的女朋友吗?是我可爱的小怡吗?但是另外一方面又感到很刺激,心里有个声音一直在喊:“插她吧,大家都来一起插她,干死这个淫荡的骚货,婊子!”

    我这么想着,小怡象是心有灵犀似的在下面接着打字:“我下面好痒啊,我要你们插我,我好想要。”

    我看到这些字,心里一阵震撼。而小怡在打字时,胸前的两个大波轻微的晃动着,那坚挺的木瓜奶就象近在咫尺,嫩红的乳头已经翘立在空气中一颤一颤的,很明显小怡已经发情了。

    我正想打字给点支持鼓励,突然旁边那个一直偷看的男生把头伸了过来,那眼睛里满是欲望,我真怕这小子支持不住流鼻血,他开口问我:“老兄,这个是E 话通吗,告诉我在哪房间,我能进去吗?”

    我一听,犹豫了一下,再看看四周,发现没有其他人注意,于是悄悄的回答:“这个是别人的房间,我帮你问问,看能不能带你进来。”

    接着我打悄悄话给老狼,问他能不能带个人进来。老狼没做迟疑,直接回我两个字:“可以。”

    于是我告诉旁边那青涩的学弟密码,他好象有点紧张,输错了两次,终于进了房间。

    他进去后小怡的两个奶子依然在视频前展示着诱惑的力量,只见她一手揉着胸,另外一只手却不知哪去了,视频里没有视野。

    突然她停了下来,把视频扭到一边,在对话框里打字:“怎么又有个没视频的进来了,我不给你们看了,你们坏死了,我被你们看光了,你们还躲躲藏藏。”

    我还不知道房主是哪位,但他很干脆的直接把那位老弟踢了出去,然后在对话框里恳求小怡:“妹子,你别生气,我已经把他一脚踢走了,我们愿意为你赴汤蹈火,得罪谁都可以,但一定不能得罪妹子你,你是我见过最漂亮的美女。”

    接着是一通赞美的废话。

    老狼也推波助澜,接着他的话好生安慰:“小怡妹妹别生气,主要是你太有吸引力了,这个房间的人气立刻飙升,别人都过来想一睹你的风采,把视频转过来吧,我要受不了你,我要吸你的大奶子,我现在好需要你,我不能没有你。”

    我真是佩服他的打字速度,罗嗦了一大堆话,小怡终于屈服了,把视频又对准了她的胸部,在视频扭动的过程中还不小心照了半张脸,接着又收获一阵赞美,什么仙女什么大明星都被拿来做了比方,真是一群色鬼。

    我座位旁边的老弟一脸郁闷,但我也没有办法,接着他很直接的把头扭过来说:“这个女孩好大胆,身材真不错,只是太骚了,真是犯贱,要是可以干一次就爽了。”

    我一听这话兴奋劲立刻涌上心头,满脑子都是“骚货,贱货,婊子”的词语,接着他的话说:“是啊,真是犯贱,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在这里露奶子。”

    他听我这么说,提出他的要求,让我把小怡的E 话通号码告诉他,他加上聊聊,说不定能干一泡,就算干不上能够看看风景也不错。

    我感到有点为难,自己的女朋友真舍不得让她加别人为好友,想一想以前燕子做过的荒淫行为,真怕她重蹈覆辙,我想调教小怡但并不愿意她放荡得象燕子那样。

    可是这念头只在大脑里存在了不到两秒,我很爽快的把小怡的E 话通号码告诉了旁边那位老弟。大家都算好色之徒,接着彼此把E 话通的号码加上,我告诉他假如他有什么进展告诉我一下,但心里已经很悲观的替他预测了后果,他肯定加不上小怡的,小怡不是那种随便加别人为好友的人。

    等我回过神看视频窗口里的表演时才发现又有了新的变化,小怡已经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伏着身体,两个大奶子垂在胸前,显得尤为巨大,她两手揉捏出各种形状做着诱惑动作,此时此刻这已经不是我的小怡了,这是一个被欲望战胜的欲女。

    这个时候我的心里很矛盾,我感到有一些害怕,我有点担心怕失去她,但我骨子里的凌辱思想一直占着上风,我安慰自己说这不是我的小怡,我只是在这里看着别人的女朋友做着激情表演。

    房间里的其他人还在忽悠小怡,有人送鲜花有人打字说性感漂亮之类的废话,这时老狼的一句话把我给害了:“小怡妹子,我现在好想插你,你看到我的大JJ了吗,我们都脱光了,但是你还没有,太不公平了,我们想看你全身侗体,好不好?这里的人都想看,你满足一下大家的欲望好吗,就一下。”

    小怡停止那单调的揉奶,回复道:“你可真是得寸进尺,都让你们看了这么多还不知足,我男朋友要是知道了非打死我不可,我也没脸见人了。”

    之后又回话:“这次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看一下就行了。你还说公平呢,那还有一个人什么都没露。”

    这一句话害惨我了,房主给我打悄悄话说:“兄弟,我不知道不是老狼的什么朋友,不管是多好的朋友,我先赔个不是,这一次得罪了,以后尽管来我们房间。”

    我看完这一段字,窗口突然被关闭,显示我已经被从房间踢了出去。这让我怒火中烧,小怡可是我的,你们居然这么对我!

    怒火之外是我内心的焦躁不安和隐藏的一种兴奋,不知道小怡这所谓的最后一次是什么样的一次呢,她真要全脱光吗?真的要露给这群色狼看美丽的身体吗?

    我没有心情整理疑问,我立刻下机离开了网吧,没走几步我赶紧给小怡的手机拨了过去,心里有一点紧张,我脑子一直在想小怡会做什么呢,她现在是不是全身赤裸着在视频前卖弄风骚?

    过了一会电话接通了,我感觉到小怡有一点气喘,这应该是她发情的缘故,我问:“小怡在干什么呢,我有点想你了。”

    小怡似乎有点紧张,但语气勉强算平和:“没干什么,在做家务。你应该专心复习,英语开始没多少天了啊。”

    这时我有点生气,这个时候还劝我复习,究竟有没有把我当男朋友,我说:“英语重要还是你重要?难道我不能想你吗?”

    小怡听出我语气加重了,立刻很轻柔的说:“我也想你,人家不是担心你的英语四级过不了关嘛,你真的想我吗?那回来吧,我也想你了。”

    我一听,情绪立刻高昂起来,小骚货,看我不把你干死,插死你个小骚货,于是自习室的书也不取了,先直接赶去租住的房子。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