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淫色人妻
  • 最新排行

    梦第一至二15章

    发布时间:2021-04-14 00:00:20   

    本篇最后由 皇极惊天吴留手 于 2016-10-29 23:48 编辑

    第一章 汉州赴任(一至三)

       前言

        这部小说是名流美容院的后半部,有的读者可能沒有读过前部,那我就把前

    部的内容简要回顾一下。

        名流美容院决策层:

        陈君茹:名流美容院董事长车浩(別名车忠哲)

       

        名流美容院常务董事陈美琪:陈君茹的私生女

       

    名流美容院董事车妍蓝:陈美琪的女儿

    石成:陈君茹创业时期的合伙人

    名流美容院总经理张真:名流美容院秘书长

        休产假的林冰莹每天在家照顾小未来,日子长了不觉觉得无聊寂寞,便买了

    一部手提电脑上网消遣,不久后在网上认识了一个名叫国王的网友。国王原名寇

    盾,在网上经营着一个名叫耻虐俱乐部的色情网站。该网站面向SM人群,登载着

    一些渴望受虐的女性们上传的受虐照片、影像,还有她们的受虐经歷,都是非常

    真实,沒有一丝虚假。

        林冰莹与寇盾聊得很投机,渐渐开始聊一些色情的话题。自然而然的,被撩

    拨得春心荡漾的林冰莹便被国王拉进了耻虐俱乐部,成为一名备受关注的M 女会

    员。

        在色情话题的刺激下,林冰莹不由回忆起了尘封已久的过去。而在她身体里

    潜伏的受虐血液开始甦醒、沸腾,使她不再满足于只是用文字被国王和其他会员

    撩拨、羞辱。于是更加放开的林冰莹鼓足了勇气,在令她迷醉的羞耻心催化下,

    把她以前被车浩调教的羞耻照片上传了上去。

    S 会员们顿时疯狂了,数不盡的污秽语言向林冰莹袭来,林冰莹甘之若饴地

    享受着S 会员们的谩骂、羞辱。无聊寂寞的日子彻底离她远去。

    每一天,她都过得很开心,很刺激。可令林冰莹万万沒有料到的是,车浩,

    这个林冰莹的初恋情人,同时,也是把她带上SM这条不归路、令她又恨又爱的男

    人也在耻虐俱乐部里。他是林冰莹为数不多的好友,ID叫做调教大师。

        车浩是车忠哲潜伏在奇山美容院时期用的別名,他是名流美容院创始人陈君

    茹的女婿。车忠哲在耻虐俱乐部发现了多年前从他身边逃离的林冰莹后,沒有声

    张,而是精心策划了一个阴谋。

    车忠哲通过陈君茹向林冰莹发了一个邀请函,请她担任名流美容院拓展项目

    的执行总监和形像大使。诱使林冰莹离开了她的丈夫,单身去兴海的名流美容院

    分店工作。

        林冰莹带着她的美女助手晏雪去兴海上任,因为彼此是非常要好的姐妹,私

    下的接触也很多,沒过多长时间,晏雪便发现林冰莹经常上一个叫耻虐俱乐部的

    网站。

    大惊失色下,晏雪暗暗调查,最终发现林冰莹不仅是耻虐俱乐部的会员,还

    是一个有着受虐需求的M 女。晏雪崇拜林冰莹,也喜欢林冰莹,她很为林冰莹担

    心,想跟林冰莹摊牌,告诫她,让她停止这愚蠢的行为。

        就在晏雪甚为苦恼的时候,一无所知的林冰莹被调教大师命令以一副清纯明

    丽的装扮去晏雪家做客。在清纯的淡青色连衣裙下,林冰莹那熟透了的胴体上,

    赤裸的上半身被红绳紧缚着,夸张地显示着乳房的高耸,她水汪汪的阴阜里插着

    电动阳具,不时被调教大师暗中用遥控器操控,时快时慢,时停时动,肆意地用

    各个档位戏弄。

        很快,晏雪发现林冰莹满面含春,不时扭动身体,一副动情的样子,而且还

    能听到嗡嗡声。晏雪仔细聆听,终于发现嗡嗡声来自林冰莹的下身,再一联想到

    耻虐俱乐部。这下,明白了一切的晏雪被激怒了,像个小野猫似的把林冰莹扒个

    精光,把她狠狠地欺辱了一番。

        事后,晏雪让林冰莹离开耻虐俱乐部,并告诉已跟她欢爱过一场的林冰莹,

    如果有受虐的需要,可以来找她,耻虐俱乐部能做的,她同样也可以做到。

        晏雪不知道她的这番举动捅了马蜂窝,名流美容院大为震怒,以雷霆般的手

    段把她抓走。随后,石成和张真连续一周对晏雪实施了惨无人道的强姦和虐待,

    把她调教得服服帖帖,成为一只心甘情愿供他们淫玩取乐的母狗奴隶。

        车忠哲察觉到了危机,不想再有意外发生,便加快了进度,把魔手伸向林冰

    莹。继晏雪之后,林冰莹也被实施了严苛的调教,尘封的回忆变成了现实,她宿

    命般的再次成为了一只母狗奴隶。

        之后林冰莹和晏雪两人开始在全国进行名流美容院拓展项目的宣传活动。她

    们表面上光艷夺目,被不明真相的人簇拥羡慕,其实暗地里做为两只谁都可以肆

    意欺辱的母狗奴隶,在名流美容院圈定的大人物前,穿上下流的装扮,摆出羞耻

    的姿势,被勒令做出各种倍觉屈辱的事情,来满足大人物们变态的慾望。

        取得轰动效果的宣传活动渐渐到了尾声,饱受凌辱的林冰莹得到允许回家看

    望亲人,可生她养她的父亲,使她遭遇到了更大的屈辱。

    林冰莹的父亲,被张真蛊惑去了一家色情酒吧,大醉下,当场与一名带着头

    套、身材极好、打扮又很下流的女人做爱。又是口交,又是肛交,爽得一塌煳涂

    的林父哪里知道眼里噙着屈辱的泪,可淫荡的身体却不由自主地扭动奉迎的女人

    正是他的爱女——林冰莹。

        被父亲侵犯过的林冰莹躺在冰凉的地板上,高潮过后的燥热逐渐散去,眼里

    的泪已流干。她为她只是抗拒了微不足道的时间便沉浸在乱伦的快感中、下意识

    地用修长的双腿勒紧父亲的腰而感到耻辱,她为她高潮到来时不知羞耻的浪叫而

    羞耻,同时,她也自暴自弃地感到她是违逆不了车忠哲的。

        从那天起,林冰莹彻底驯服了,白天做为名流美容院拓展项目的执行总监兼

    形像大使兢兢业业地工作着,晚上回到车忠哲的別墅,心甘情愿又甘之若饴地扮

    演佣人和母狗奴隶的角色,被他豢养着。不久后,在车忠哲的养女车妍蓝的要求

    下,林冰莹又成为了车妍蓝的专属宠物。

        深夜,赤身裸体地栖身于铺着一层稻草的狗笼子里的林冰莹睡不着时,会为

    她悲惨的境遇幽幽地嘆一口气。白天当她一个人在家时,做完家务的她喜欢打开

    车忠哲的电脑,去看她那些羞耻的照片,看她被名流们,被她的团队成员们,被

    他父亲肆意凌辱的视频。然后,一边回想当时的情景,一边把手伸向湿透了的阴

    阜,开始激烈的自慰。

        盛夏,很久沒有外出的林冰莹接到名流美容院的通知,让她去外地参加一个

    色情派对。

        打扮得光彩照人的林冰莹坐在张真的车里,几乎按捺不住期盼已久的想要遭

    人凌辱的欢畅心情。当汽车缓缓启动时,林冰莹透过车窗向斜上方看去,看见车

    妍蓝站在窗台边,正气唿唿地看向自己。林冰莹嘆息了一声,在心里抱歉地说,

    妍蓝小主人,对不起,这几天我不属于你了,不要生气了,等我回来再好好接受

    你的惩罚吧……

        以下内容是正文

       《梦》

       

       

        这个小说的登场人物、企业、地名等均为虚构

        第一章         汉洲赴任(一)

        ——汉洲调动——四月一日

        西京站台,依依不捨的冯可依被老公寇盾送上了去汉洲的高铁。

        冯可依就职于新星技术谘询股份有限责任公司,担任企业经营管理顾问的职

    务。新星技术谘询股份有限责任公司不久前在汉洲上市,股价一路狂升,被广大

    股民、抄手看好,是一家很有潜力的中型企业。新星技术谘询股份有限责任公司

    总部坐落在西京,在汉洲有一家分公司,冯可依将被调到汉洲分公司工作半年,

    十月份才能回到西京总部。

        冯可依已经在新星技术谘询股份有限责任公司就职六年了,具有优秀的调查

    分析能力和公关能力,现率领着一支五人精英小组从事企业管理分析策划工作。

    这次调动是新星技术谘询股份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翟宇铭亲自签署的任命书,任

    命冯可依做为技术骨幹,对名流美容院的情报体系进行再次分析,构筑一个新

    型高效的情报体系。

        翟宇铭和寇盾是大学同学,虽然不在一个院系,但在同一个社团,由于共同

    的爱好,是非常要好的朋友,而且翟宇铭的公司与寇盾也有很密切的合作关系。

    冯可依正是因为翟宇铭和寇盾的关系,不好意思当面拒绝这次调动,想回到家与

    寇盾商量,希望寇盾能说服翟宇铭,换其他人过去。

        与寇盾商谈后,冯可依才知道原来寇盾早就知道这件事。据说翟宇铭也深表

    歉意,明知两人结婚还不到三个月,就从如胶似漆的新婚中把妻子调离丈夫的身

    边,一个人到外地工作,这很说不过去。不过因为是名流美容院的指名特邀,翟

    宇铭不想放弃与美容界的大神搭上缐的机会。

        冯可依的能力在公司里首屈一指,只有她的参与才有可能令名流美容院刮目

    相看。而且,这次调动对冯可依的能力也会有极大的提高。权衡下,翟宇铭决定

    还是派冯可依过去。

        寇盾也是捨不得与新婚娇妻分离半年之久,尤其寇盾已经四十五岁了,与冯

    可依有着十八年的年龄差。不过,寇盾有自己的想法,他认为冯可依过于依赖自

    己了,好像沒有自己,什么事都不会处理。对冯可依来说,离开自己,一个人到

    汉州工作半年,磨练一下也是好事。

        从交往那天起,冯可依就像是小鸟依人一样,对寇盾的决定从沒有反对过。

    虽然新婚生活很甜蜜,冯可依捨不得离开寇盾,但寇盾已经决定了,冯可依不好

    反对,只能怀着惆怅的心情,默默接受。

        “好了,只是半年而已,正好十月份我为你建的別墅也建好了,我们又可以

    享受甜蜜的二人世界了。可依,打起精神来,过去后好好干,別让名流美容院看

    低了。 ”

        寇盾安慰的话令冯可依身体里充满了干劲,惆怅的情绪飘然淡去。

        半年前,寇盾便开始为冯可依建造別墅,他不像別人买现成的別墅,而是买

    好地皮,然后自己设计,自己建造。別墅一共有三层,寇盾曾经跟冯可依笑谈—

    —哪怕我老得不在了,你是这栋別墅的主人,有这栋別墅在,你也能过上公主的

    生活。一番追打嬉鬧后,冯可依非常感动,她知道寇盾是个一诺千金的人。

        別墅是冯可依自己设计的,两人的起居室、客厅、书房、娱乐室、厨房和餐

    厅都倾注了她的心血。为了设计好自己的別墅,她买了无数本书,一有时间就拼

    命学习。半年前,冯可依设计的图纸在设计院的帮助下终于获得了批准,新建的

    別墅于去年十一月份开始正式动工了。

        不过,有一间最大的房间是寇盾亲自设计的,装修方案一直沒告诉冯可依。

    他把情趣房设计得犹如英式古堡,墙壁上挂满了SM用具,准备在第一天入住时,

    给他的小娇妻一个惊喜。

        透过飞驰的高铁车窗,冯可依呆呆地看着窗外的景色。窗外的植被换上了绿

    装,迟到的春天终于来了。一滴晶莹的泪珠从忧愁的的眼眸里滴落下来,冯可依

    又想起了寇盾,想到要和寇盾分离半年之久,一阵悲意便袭上心头。

        “嗡嗡——“手机传来一阵震动声,冯可依拿起来一看,湿润的眼眸不由一

    亮,啊!老公的短信……

        “加油,可依。”

       

        只是短短的四个字,但那几个字好像充满了魔力,打散了心中的闷闷不乐,

    冯可依用力地点头,在心里说道,老公,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因为半年不能相见,昨晚,冯可依和寇盾度过了一个非常激情的夜晚,现在

    娇嫩的肌肤上还残留着一块块淤青,被肉棒杀伐了一夜的阴阜还是红肿的。在粉

    嫩如少女的阴唇上镶嵌着一对闪闪发亮的银环,每当扭动一下腰部,大腿根便会

    碰到银环,冰凉的触感似乎在告诉冯可依,她是寇盾的爱妻,也是寇盾忠心的爱

    奴。

        冯可依把手机放进手提包里,拥有一双好看的修长白指的纤手从毛裙裙角徐

    徐上滑,在阴阜的位置停下。冯可依闭上眼睛,回想着昨晚与寇盾的疯狂,脸上

    不知什么时候染上了一团红晕,甚是明艷动人。

    ×××××××××××××××××××××××××××××××××××

        “你好,这段时间给你添麻烦了。”

        “可依姐,看你说的,是我给你添麻烦才对啊。”

        迎接冯可依的是新星技术谘询股份有限责任公司汉洲分公司谘询鑑定事业部

    的主任科员王荔梅。她比冯可依小一岁,是一名优秀的企业评估师,曾经在冯可

    依的率领下做过好几次大方案。

        王荔梅个子不高,身体略微有些丰满,脸上总挂着甜甜的笑,是个容易获得

    別人好感的女孩子。她喜欢在冯可依身边工作,打心底佩服冯可依的工作能力,

    说她是冯可依的粉丝也不为过。

        “可依姐,我们先回公司,跟经理打个招唿吧,要不那位大叔又该啰嗦个不

    停喽! ”

        “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走吧,我们先去拜访下他。”

        经理室有两个房间,串糖葫芦式结构,总经理秘书谭丽在前面的房间办公。

        谭丽看见王荔梅指引冯可依进来,事先得到通知的她连忙站起来,脸上带着

    职业性的微笑,毕恭毕敬地说道:“您好,肖总在里面等你,请跟我来。”

        “谭丽,对我不用这么客气吧!" " 可依姐,肖总在里面,要是他听见我对

    你随随便便地说话,又该说我了,我可受不了,咯咯……”谭丽捂着嘴笑几声,

    然后,轻叩几下经理室的大门,得到允许后,轻轻拉开半扇门。

        “肖总,西京总部的冯可依向您报到。”

        “”可依啊,別那么正式,来,来,来,先坐下,一路辛苦了。 ”汉洲分公

    司总经理肖进熟络地与冯可依打着招唿,他跟冯可依的老公寇盾既是大学同学,

    又是要好的朋友。

        “可依,呵呵,现在应该改口叫寇夫人了吧!收到你跟寇盾结婚的消息,我

    真是大吃一惊,这么美丽的姑娘怎么就被寇盾骗走了呢!呵呵,寇盾怎么样,一

    切都好吧 ”肖进一屁股坐在冯可依旁边,自顾自地开着玩笑。

        冯可依不露痕迹地把身体往旁边移了移,礼貌地说道:“寇盾一切都好。”

        “怎么可能一切都好呢!娶了这样一位年轻貌美的妻子,他可不是大学时期

    的棒小伙了……”看到冯可依秀眉微蹙,有些不快的样子,肖进连忙说道:“可

    依啊,我这个人爱开玩笑,別在意啊!虽然你是寇盾的妻子,可工作是工作,我

    会很严格地要求你的。 ”

        冯可依舒然一笑,自信地说道:“肖总,我想我不会令你失望的。”

    ×××××××××××××××××××××××××××××××××××

        拒绝了肖进的就餐邀请,冯可依与王荔梅随便找家餐厅吃过午饭,便乘坐地

    铁三号缐,在汉州大学站换乘五号缐,去名流美容院总部的所在地——汉洲公园

    地铁站。

        为名流美容院构筑一个新型高效的情报体系,这份工作繁琐复杂,新星技术

    谘询股份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翟宇铭非常重视,开过几次领导班子会议后,任命

    汉洲分公司谘询鑑定事业部部长张维纯主管全面,副部长李秋弘为组长,冯可依

    做为技术骨幹,配备王荔梅做冯可依的助手,另外又从总公司抽调了几名相关专

    业的人才,专门配合这四人领导小组工作。

        下午一点半,张维纯、李秋弘在约好的地点接到冯可依和王荔梅,然后一行

    四人驱车前往名流美容院汉洲总部。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