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激情文学
  • 最新排行

    天浴迷情桃花谭的女儿们 第六十三章 拔出来就走

    发布时间:2021-04-10 00:00:45   


    莫小木横二生一眼,二生赶紧说:“不说了,不说了,走呀!”

    说了就走,莫小木却在后面拖延着等赵小晴出来,才一起上坡去。

    赵小晴跟在莫小木身边,小声对他说:“莫小木,你真好!”

    “我咋好了呀?”

    “我知道是你出的主意,让他们喊我一起玩。”

    “不是我。”

    “我知道,就是你。”

    莫小木不再辩白,不管她怎么想吧。

    其实二生也不完全是冤枉他,莫小木就是看着赵小晴长得俊俏,但却形单影只,看着她心里就有点疼,于是才竭力让她加入他们一伙的。

    赵小晴确实是个美人坯子,加上家里生活条件好,身体发育的比较好和早,看起来已经有点大闺女的雏形了,小屁股开始翘起来,胸脯也比郑小雨甚至桃子还要高一点,在洗澡的时候偶然碰见她,莫小木就会不由自主的多瞅她两眼。

    人的身体就是奇怪,不长的时候是不长,一旦想长了,不多时间就长的和原来不一样,莫小木记得回老家起初去洗澡的时候,赵小晴的身体还是很单薄的一条,不显山不露水的,小咪咪就像米粒那般大,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有鼓凸,屁股也很瘪的,而且皮肤也不见得很好,有点黄,也不细腻。

    脸呢,赵小晴的脸从小就好看,鼻子、嘴都好看,尤其是那双眼睛,眸子特别的黑亮,能照出来人的影子,稍微活动一下就波光流转四溢,而且那波光很柔很软,一点也不凌厉,他很想知道,假如赵小晴遇见了什么突然发生的事情,那眸子里的光一定要起波浪的,但没有这样的机会,赵小晴的眸子一直很平和,就是村里同学们不愿意和她一起玩,她眸子里也没有明显的伤感和悲戚或者愤怒。

    现在,也就才过了一年多时间吧,赵小晴却大不一样了,胸脯高了屁股翘了不说,脸色也变得白里透红,就像一只还没从树上摘下来的桃子,红红白白的诱人馋涎欲滴。而身条子也拔高了不少,一小段露出来的雪白脖颈,居然像大闺女那样吸引人的眼球。

    可惜她却有那样一个家,生她的又是那样一个妈。

    赵小晴的妈妈刘春荣,是个公认的人尽可夫的女人,模样倒是挺好,但却天生带着一种邪气,不像杨小凤那样,一眼看去就是个有底线的好女人。

    刘春荣的性格和杨小凤有点相似,只不过杨小凤是硬学的,刘春荣却是与生俱来的,听说她在山外娘家时候,从十五、六岁就开始风流了,搞得好几个汉子因为她争风吃醋,爹娘管又管不得她,只得把她早早嫁到桃花峪,给她哥哥换回一个媳妇。

    这一带地方的换亲很普遍,很专业,一般都不局限于两换亲,都是三换到四换,张家的闺女嫁到李家,李家的闺女嫁到赵家,赵家的闺女再嫁给张家,如此一个小圈子循环,可以避免亲家们见面时候的尴尬。

    如果是双换亲就无法避免了,张家的闺女嫁到李家,李家的闺女嫁到张家,各自换回一个媳妇来,假如李、张两家的儿子都是弟弟,那亲戚间互相走动时候,称呼都不方便,张家的儿子见了李家的媳妇,也就是自己的亲姐姐,该喊姐姐还是喊嫂子?

    刘春荣虽然嫁的急促,也是三换亲换来桃花峪的。

    刘春荣的男人外号叫钢锤,意思就是长得像钢锤那样结实,但还有一层意思就是,像钢锤一样的短小精悍。

    钢锤也确实短小,但离精悍却差得远,一米五十左右的个子,还是个枣核一样的脑袋,整个身体是无力型的那种,想满足刘春荣极大的性欲,是绝对不可能的,所以新婚不久,就有人传说刘春荣在桃花峪的风流韵事了。

    最典型的传说是,有一次刘春荣上坡干活,尿急的时候刚找个地儿蹲下来,就有一个男的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窜出来,找到她求欢,刘春荣一见就笑了说:“靠你妈你还怪会趁势!”

    那男的说:“我怎么会趁势了?”

    “我这里刚褪下裤子你就来了,省时间呀!”

    说了也顾不得尿尿了,就手拽过男人的那个家伙来,塞进自己的身体里,咿咿呀呀的三下五除二搞完事,刘春荣才想起来还没尿尿,于是就蹲下来洒水,而那男人却提起裤子就走,气得刘春荣破口大骂:“靠你妈的,都说男人拔屌无情,但也不能像你这种王八蛋,用完姑奶奶东西拔出来就走,连一句客气话也没有呀!”

    他这里正骂呢,男人又回来了,定睛一看却并不是原来的那个男人,而是另外一个。

    这回更省事了,裤子还没穿上呢!

    刘春荣性欲太旺盛,俗称瘾太大,一般男人都不是对手,所以她只好不停的找男人泄火。而她的正宗男人钢锤,因为实在消受不了她,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她去了。

    好在桃花峪的男女关系方面宽松,虽然老规矩是可以偷闺女不可以偷媳妇,偷媳妇的就要被捆到山上喂狼,但那是以前,现在谁敢啊,那是犯法,要坐大牢或者被杀头的,当地规矩大不过国家王法。

    于是,只要自己男人能忍气吞声,别人才懒得管他人球事,新的规矩就又形成,桃花峪偷人可以但不可偷物,真正做到了夜不闭户路不拾遗。

    男人们天生都是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货,虽然知道女人的那个地方都是一样的,但却都喜欢图个新鲜,所以刘春荣手里的“资源”就很充足。

    凭刘春荣的性格,能踢能咬能吵能骂,村人大都怵她几分。但她又不像杨小凤那样,不关自家事绝不抛头露面,她不,爱表现,啥闲事都爱管,于是村里根据人尽其用的原则,让她当了一名主管计划生育的干部,使得刘春荣到乡去县经常开会,更长了不少见识,风流之名播撒一大片,连娘家爹娘在人前都羞于提她名字。

    刘春荣却一点也不在乎,每次开会回来都要对众人炫耀一番自己的见识:“见过精虫是什么样子吗?你们鸡巴臭男人,光知道一哆嗦射出来一摊脏物,哪里知道它里面都是什么?”

    又好奇的就问:“都是什么?”

    “都是生动活泼的精虫,好几亿呀!”

    “你是怎么看到的?”

    “显微镜呀!在显微镜下面,一小滴的你们那东西,就有成千上万的精虫在游泳,像小蝌蚪找妈妈那样游来游去!哈哈,可不真是小蝌蚪找妈妈吗?”

    每逢她大肆炫耀的时候,赵小晴遇见就躲,嫌丢人,但也因此沾了点光,有意无意中比别人早知道了一些男女两性方面的知识。

    有一点却是悬疑,桃花峪的人都说,就凭钢锤那怂样子,怎么能鼓捣出来如赵小晴一样俊俏到极限的闺女来?

    可是,她的亲爹又是谁呢?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