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黄色笑话
  • 最新排行

    折翼的天使

    发布时间:2021-04-08 00:00:47   

    结婚已十多年,育有一女一子,长女遥遥以及次子呈呈间相差五岁,分別就读国三以及小四;现在的孩子发育的真好,仅是读国三的遥遥身材已经看不出是个国中生,目测约B罩杯的胸部几乎快比妈妈芬子(我太太啦)雄伟了。

    问我怎么知道女儿的身材好呢,很简单,从小为了让子女们更早瞭解男女间不同,所以冬季寒冷时全家人都会一起共浴,除了省瓦斯省水之外,更能促进一家人感情,当然也比较不会冷噜。

    不过,虽然至今仍经常全家共浴,加上有着好身材的女儿,以及渐渐迈入青春期的儿子,全家人也并未有乱伦的思想;冬季的共浴竟也成了我们家人都期待的小秘密。

    话说遥遥有个很要好的同学怡菁,自国小以来就很有缘的与遥遥同班至今,怡菁幼年时父亲即因一场意外丧生,沒了父亲的怡菁很喜欢来我们家玩,过夜更是常有的事。

    某个寒冷的週五晚,处理好公事后顺便至顶好买些火锅料回家,打算晚上全家围炉打牙祭,回到家刚在玄关脱鞋时,就听到遥遥以及怡菁打鬧的声音,哈~这小小的不速之客还真有口福,一向吃的很随便的我们今天难得打牙祭,她就在场。

    怡菁先发现我进门似的「叔叔回来了,我来帮你拿东西」

    遥遥也抢着帮忙「哇~把拔今天大採购耶,买些什么呀这么重」

    「耶~火锅料耶」

    两个女孩发现新天地似的鬼叫着「今天要吃火锅、今天要吃火锅!」

    不巧晚上老婆公司有事临时要加班,这波的景气寒冬让企业遇缺不补,也让芬子经常加班至深夜,做老公的我虽心疼也別无他法,只能被动的买些维他命B群帮芬子补身。

    接到电话得知老婆加班,让丰盛的火锅大餐顿然失味,乖巧的女儿遥遥看的出老爸的不开心,饭后、一向懂事的她于是提议……「把拔今天好冷喔,不如晚上我们全家人一起去泡个温泉」

    「对呀!叔叔別不开心啦,晚上我帮你搓背」

    虽然知道女儿终究会将『全家共浴』的秘密分享于自小就很要好的怡菁,还是不免讶异的看着她,帮我搓背,她知道共浴是裸体共浴吗;不忍看儿女们跟着不开心,还是强打起精神开车载一家人朝着乌来去~抵达便宜的乌来『答故温泉』后,讨了间家庭汤屋,带着二女一儿洗澡去;临进门时汤屋的原住民老闆还细细打量着我们四人哩。

    「哇~好大的浴池哟」

    怡菁兴奋滴嚷着。

    「小菁、脱下外衣裤以及鞋子吧,我们先稍微刷一下浴池」

    「嗯~好」

    看着两个小妮子脱着外衣裤,全身仅穿着内衣裤下池刷洗着,儿子呈呈此时也三两下脱个精光,跑进池里帮忙。

    「厚~呈呈、你的脚很髒耶,我才刚刷好的」

    「沒关系啦遥遥,我先带呈呈去洗个脚」

    「好吧~真拿呈呈沒办法」

    一直在一旁看着看着『两个女儿』的我,这时慢慢的也脱下外衣裤;将孩子们脱下的衣物以及自己刚脱下的衣物,集中置放于竹篓中后,我脱下了内衣裤。

    「好诈唷~叔叔已经准备要洗澡了」

    「是唷~那小菁我们也快吧,要比把拔先泡到温泉」

    「好~」

    两个小鬼七手八脚的脱下了胸罩内裤,分別于浴池旁洗着身子,较懂事的怡菁不忘先帮呈呈洗着,看她仔细的帮呈呈洗着。

    「怡菁~你不是要帮叔叔搓背的吗」

    「对厚~叔叔、你坐这我帮你搓」

    坐在浴室提供的小板凳上,双腿盖着毛巾,一边享受的怡菁的巧手,一边忍着不让跨间之物勃起;此时的情况是,我光着身子面对浴室的镜子坐着,怡菁也光着身子跪在我身后帮我搓着背,而遥遥以及呈呈两人在浴池里头边放温泉边嬉鬧着,虽然看着发育良好的女儿遥遥,从小看到大的她,对我来说其实不具杀伤力,我承认我色可我不是畜牲,对着自己的女儿坦白说沒兴趣。

    不过从镜子中窥见的怡菁就不同了,看起来我发誓有C罩杯的怡菁,有着两颗粉红色乳头的乳房,随着帮我搓背的动作而上下晃动着,像是招唤着我品嚐它们似的,再再让我辛苦的抵御不可勃起,却又抵御的如此辛苦。

    终于,小妮子搓完背了……「叔叔~好了,你可以去泡了」

    「嗯~谢谢小菁,要不要叔叔也帮妳搓背」

    「真的吗」

    「厚~把拔你很偏心耶!为什么就只帮小菁搓背,我也要」

    「嘿嘿~遥遥、刚刚小菁帮我努力的搓背,妳怎么不也来帮忙呀」

    「哼~不理你了」

    「叔叔~不如你先帮遥遥……」

    「沒关系啦、先让她气一会再说,我先帮妳搓背」

    起身让怡菁坐着,半跪至怡菁身后头,挤了些沐浴乳于手上,当碰触怡菁的肌肤时……「哇~好冰」

    怡菁碰触到冰冷的沐浴乳不禁嚷了出来,一对粉色乳头大概因为刚刚沐浴乳的刺激而双双立了起来。

    「哈~抱歉小菁、叔叔沒注意到沐浴乳比较凉,让妳吓着了」

    「沒关系啦~叔叔」

    真是的,刚刚帮我搓背的怡菁,还细心的先将沐浴乳挤在手心搓热,才抹在我背上,难怪刚刚都沒觉得沐浴乳很凉,反而我自己粗枝大叶的直接将沐浴乳抹在小妮子身上,也难怪她惊唿连连的。

    说实在的,在自己的儿女面前,还帮如此诱人的少女搓着背,明明面对着诱人侗体却还要忍着別勃起,比自己看A片不打手枪还辛苦万倍,看着怡菁立着的粉色乳头,以及她双腿间稀疏的阴毛,甚至连阴毛间粉色的阴唇都隐约能瞧见,让再怎么忍的老二终究半勃起,虽因为搓背的动作让龟头偶而碰触到美背,还好背对着我的怡菁始终未察觉。

    搓完了怡菁后……「小菁好了,快去浴池里泡泡,免的着凉」

    「谢谢叔叔~遥遥换妳了」

    看着怡菁舀了几瓢温泉水,冲去身上的泡沫后,进了浴池中,那体态真的很……「厚~把拔,你幹麻一直看着小菁呀」

    女儿的声音把我眼神从怡菁身上唤回~「少废话啦~快坐下来我帮妳搓背」

    哈哈,一样面对着全裸的少女,原本受刺激半勃的老二却软了下来,其实一样有着好身材、一样是粉色乳头粉色阴唇的女儿(不只一次的共浴,早就看光女儿的全身,加上女儿的阴毛较稀疏之故,阴唇其实比怡菁更容易看到),对男生来说应该也一样诱人吧,不过对从小经常一起共浴的我,女儿的裸体虽然一样精采,对我却『免疫』搓着女儿的背,眼神却不自主的看着浴池里的怡菁以及呈呈,看着泡在水中的怡菁,不知道因为温泉的热度、还是因为面对着裸体的我,脸色潮红着煞是好看,不知不觉朝她双腿间瞧去。

    细緻又稀疏的阴毛整齐的长在耻部,阴毛下是漂亮的阴唇,小巧细緻却又十分动人,跟着乳头有着同样骄傲的粉红色,随着呈呈泼水溅起的水波,似乎见到怡菁的阴唇一开一阖的唿唤着~叔叔来嘛!「厚~把拔、你搓背怎么搓到我头髮了啦」

    是啊~刚刚太沈醉于欣赏怡菁,遥遥后脑杓上的确有不少的沐浴乳泡沫。

    「哈~把拔是顺便帮妳洗头呀」

    舀起一瓢温泉水,朝着遥遥头上淋去,嬉笑声中我也进了浴池。

    呈呈见我将温泉水淋向遥遥,也玩开来了,拿起水瓢舀起温泉,泼向怡菁、也泼向姐姐,此时一家四口于浴池中,似是享受着天伦,去又带着点淡淡的黄,在我心中。===================================

    某天,开车于拜访客户的途中手机响了,是遥遥学校打的。

    「王先生~不好意思我是XX中学教务主任」

    「啊~您好啊,是不是我家遥遥闯祸了」

    「抱歉啦~您別误会不是遥遥,是她同班同学怡菁」

    「怡菁她怎了」

    「怡菁跌倒了,因为拨电话始终找不到她妈妈,又听瑶瑶说你们似乎很熟,所以就拨这通电话给您」

    「啊~跌倒那人有沒有怎样」

    「也沒什么大碍啦,就双手骨折而以」

    见鬼了,双手都骨折了还算沒啥大碍,赶紧拨了电话给客户改时间,掉转行进方向至医院。

    到病房后,见到遥遥红着双眼,而怡菁双手上着石膏躺在病床上。

    「把拔~小菁受伤了」

    一见到我,遥遥就哭着抱我,怡菁眼眶盈着泪水,却强忍着沒哭出声。

    「怎了~好端端的去学校怎会搞的骨折呢」

    「还不就讨厌又色瞇瞇的体育老师,要玩什么鬼游戏,小菁一不留神摔下软埝,就双手骨折了」

    「小菁会很疼吗」

    小妮子点了点头,盈框热泪终究是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別害怕~有叔叔在,妳妈知道了吗」

    「厚~把拔,小菁她妈妈在上班,她也不想让妈担心呀~你忘了喔」

    对后~忘了介绍,单亲的怡菁,她爸并未留下什么给她们母女俩,连房子也仅缴头款,面对着庞大的房贷压力,又深无一技之长的她妈,目前在酒店上班,白天应该还在家里头睡觉吧。

    懂事的怡菁,不想因为自己的受伤而让妈妈睡眠不足,所以扯个谎骗老师说妈妈在电子工厂上班,且无法接电话。

    「小菁妳別担心,叔叔会照顾妳的」

    「把拔还有我呀」

    「嗯~对,叔叔跟遥遥都会照顾妳的」

    「谢谢叔叔~谢谢瑶瑶~」

    小妮子终究是放声大哭了起来,遥遥跟着、两个小女生于病房里头哭着。

    年轻人终究恢復的快,怡菁双手骨折也仅住院两週,医生即吩咐可以出院疗养,为了就近照顾方便,也为了怡菁妈妈上班方便,于是将她接来家中与遥遥同房,让她妈妈放心的去上班,也让怡菁能安心的养伤。

    这家中突然出现的双手不便的小病患,的确带来不小的冲击,不会很快的一家人又习惯于这冲击中;双手不便的怡菁,日常生活皆需要他人代劳,包含洗澡、吃饭甚至上厕所等。

    某天老婆芬子带着女儿遥遥外出,儿子呈呈也黏着妈妈要跟,拗不过小儿子,只好将照顾怡菁的事丢给我。

    「叔叔~我…我想…我想…」

    「小菁怎了」

    只见怡菁红着脸、吞吞吐吐的继续说着「叔叔~我想…怡菁想尿尿」

    原来小妮子想上厕所啦,只见她几句话而已,却羞红了脸。

    带着怡菁去厕所,正奇怪着她怎么还不上……「叔叔~帮我…帮我脱裤子」

    啊~笨的如我,都忘了小妮子双手的不便,刚刚还纳闷着她怎么还不上;小妮子红着脸坐上马桶,我虽然很想看她尿尿,还是避开离开厕所「叔叔~我好了」

    再度走进厕所去,正要拉起怡菁时「叔叔~帮…帮我…帮我擦」

    对厚,女生尿完后可不是甩甩就好,还要拿卫生纸擦拭的;抽了张卫生纸,朝着怡菁双腿间擦拭,此时老二竟然勃起,还好羞的满脸通红的她,也无暇去注意这色叔叔竟然勃起。

    「谢谢叔叔,可以了」

    搀扶起怡菁,帮她拉起内裤,此时被尿液浸湿的阴毛还低着尿水,唉呀~终究还是粗心,赶紧再抽了张卫生纸来,当手再度的接触到小妮子时,很明显的感觉到她全身微微震了一下,这次仔细的擦拭着怡菁的阴唇、阴毛,才帮她穿上内裤。

    「叔叔真不好意思,麻烦你了」

    「別这样说,一直将你当女儿看待,照顾妳也是应该的」

    「那你那边怎么会硬……」

    小妮子终究细心,还是注意到色叔叔的生理变化。

    「哈哈~叔叔坏、叔叔不应该」

    干笑着不知道要说什么,被个晚辈还是女儿最要好的同学这样说破,真不是普通的尴尬。

    「叔叔你觉得我身体好看吗」

    「傻孩子~妳身体当然诱人噜,不是啦~叔叔的意思是,妳这样曼妙的身体对于男生来说当然诱人噜」

    有点欲盖弥彰,也奇怪着这小妮子怎会问我她身子好看吗,好看~当然好看,不仅要看,我还想舔、还想拥有哩。

    这尿尿勃起的秘密,随着稍晚老婆她们回家,也变成了我跟怡菁间的小秘密===================================

    多年后,跟助理小优之间的姦情终于让芬子发现,她既不吵也不鬧的,某天上班后竟然于桌上发现一份已经签好名的离婚协议书,知道一向个性刚烈的芬子,既已在当事人栏签上名,我是无法挽回的。

    借酒浇愁的过着日子,悔着自己怎么那么不小心,让好端端的婚姻生活毁于一旦;离婚后一双儿女跟我,日子却不若以往,亲子间引以为傲的共浴也成绝响;成天的借酒浇愁,看在儿女眼中,他们虽不捨也无法说啥,连经常造访的怡菁竟然也渐渐的不来(这点对于当时成日醉茫茫的我来说,实沒多大差別)。

    这样糜烂不知道多少年后,终于想开了,打算重新振作起来的我,起了个大早,在孩子们都还沒起床时,煎好了蛋、火腿等,打算给孩子们惊喜。

    孩子们起床后,我才讶异到,原本经常对着我洒娇的女儿遥遥,竟然已经读大学,儿子呈呈也收拾起爱耍赖的调皮个性,变成了高一的学生;这些日子虽然沒让孩子们流落街头,却沒实际参予他们的成长。

    孩子也的确惊讶着爸爸的改头换面,呈呈面对的有点焦黄的煎蛋还是有点犹豫,倒是一向懂事的遥遥,即使她的蛋更焦黑,她还是毫不犹豫的吃下它。

    「把拔~那我们去上学了」

    「嗯~把拔今天也会去公司上班的」

    看的出这样的转变,对于两个孩子来说,真难掩内心的喜悦。

    就在搭捷运的途中,遇到个漂亮美眉,美丽的脸蛋虽脂粉未施的,却依旧诱人;不禁多瞧她两眼,沒想到美少女看到我这怪叔叔,非但沒嫌恶之状,反而迎面走了过来…「你不是叔叔吗」

    「我…叔…小姐妳是」

    此时心中有着个大问号,醉生梦死的过着数年,实在想不起在哪认识这个小姑娘的「叔叔~你不认识我啦,我是怡菁呀」

    是啊~多年不见,让原本身材就不错的小妮子,更是长成了亭亭玉立的美女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