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激情文学
  • 最新排行

    天浴迷情桃花谭的女儿们 第六十二章 女人是祸水

    发布时间:2021-04-08 00:00:24   


    莫小木的提议是,让赵小苗也加入进来,以后一起玩,有什么事情也在一起做。

    大家都不作声,莫小木又问一声:“好不好?”

    “不好!”

    二生首先表态。

    “为啥不好呀?莫小木问,他想等二生提出问题后再作解答,而不是一股脑儿说出自己的见解。

    果然二生接着就说了:“她娘太浪了,和杨小凤一样都名声太烂。”

    二生这样说,让莫小木心里有点恼悻,他不想听一句说杨小凤不好的话,却不便发作,但又一想,既然是比亲兄弟还亲的异性兄弟了,就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于是就直截了当说:“我反对你这样说,杨小凤不浪。”

    “反对?”

    二生没想到莫小木公然反对他说杨小凤浪,杨小凤的浪是众所周知的,就像秦桧是汉奸一样,得到公认的,他却反对!

    莫小木被杨小凤拽到家里吃牛蛋,他是知道的,只是听说而已,现在证实了,于是就气愤填膺斥责莫小木:“都快上初中了还不长脑子呀?一个两个牛蛋就把你腐蚀了,就当着人面说她好了?”

    “你说什么呀!”

    莫小木恼了,“我那么容易就被她收买了呀?要这样你还和我拜异姓兄弟干啥?不拜了,拜过了也不算,你们一起玩吧,我退出!”

    这一来气氛骤然紧张。

    二生也有点着恼。

    他看过水浒,水浒里经常有这样的说法:“别为了一个女人,坏了咱兄弟的情分!”

    看来这说话还真有道理,他们这里刚才拜了兄弟,就因为一个女人他莫小木就要和他闹掰,女人是祸水,祸水呀!

    况且,杨小凤,即便是个好女人,你莫小木只不过是个小孩,你和她能搭上啥关系?干啥为了她就要和兄弟伙闹掰?

    所以他也气上心头,赌气说了句:“散就散了,我也不稀罕有你这样的兄弟!”

    他这话说的严重了,他气莫小木更气,上前一步,伸手把作为供品的鲤鱼等物一呼拉扫到地上,也不说一句话,扭头就往屋里走。

    但是却被桃子一把拉住了手。

    这时候即便是爷爷拉他也拉他不住的,但是桃子却能拉住他,他服桃子,心里已经把她当亲姐姐看。

    桃子拉住他的手走到二生身边,对二生说:“你们拉拉手。”

    二生说:“不拉!”

    桃子说:“不是说以后什么事情都听我的吗?这怎么还没动窝就不听了?”

    莫小木说:“桃子姐,以后我还什么都听你的,但是我不当他们兄弟了,别扭。”

    桃子问:“你别扭啥呢?”

    莫小木说:“干啥不让人把话说完呢?告诉你们吧,杨小凤浪不是真浪,是假浪。”

    桃子问:“假浪?”

    莫小木点点头:“那天我们看到的那个……那个睡杨小凤的,是她以前的相好,就要结婚了被硬生生拆散了,后来含泪嫁给了赵小顺,其实那个男人也并不是很好,但总是比赵小顺好一点,杨小凤就被他一个人睡了,别的都是大家瞎说。”

    “她这样说你就信了?”

    二生诘问。

    “我信。你们也要信,现在不信以后也会信的。讲道理我输了我认错,你们说,谁见过杨小凤真浪了,见过她被别的男人睡过?”

    还真没有谁见过杨小凤真浪,因此都哑口无言。

    “那刘春荣呢?”

    二生以攻为守,“本来就是说,要不要和刘春荣的闺女赵小苗一起玩、一起做事的呀!”

    “刘春荣是真浪,但是呢,她是她,赵小苗是赵小苗。”

    莫小木有板有眼的说。

    “这点我赞同小木,她妈是她妈,她是她。赵小苗品行好,这个我知道。”

    桃子附和莫小木,“但是小木我可要说你几句话,拜了异姓兄弟就不是儿戏,怎么为了一句话就要拆伙呢?爷爷替我们烧香拜天拜地,你却不当一回事,能行?是不是你的错?”

    “是我的错,”

    莫小木爽快认错,但又辩解,“二生哥说不稀罕我嘛!”

    “是你先说散伙了,我才那样说的!”

    二生说。

    “好了,好了!二生你也有错,你说那话很伤人的心,是不是呀?以后不许说了!”

    二生看莫小木一眼:“不说了。”

    桃子说:“那拉拉手呀!”

    莫小木和二生缓慢的伸出手,碰了对方一下又缩回去,最后还是在桃子的帮忙下,两个人拉住了手,一旦手拉手了,就化干戈为玉帛,两个人都笑一下,二生说:“以后让着你还不行吗,谁让你是最小的呢!”

    “我不要你让,只要讲道理就行。二生哥,我说杨小凤是好人就是好人,要是还不信以后咱走着瞧。”

    “我信,好吧?谁管你被她腐蚀不腐蚀的,哪怕把你的童子鸡要了去,我也懒得管。”

    莫小木迷惑的问:“啥是童子鸡?”

    谁都不知道,莫五爷应该知道的,但他不吭声,由着他们胡闹,这几个人里面大概就二生知道,他喜欢看闲书,上课的时候也偷看,不认识的字就查字典,知道的东西多。

    莫小木目光转了一圈,最后回到二生脸上。

    “二生哥,啥是童子鸡?你说嘛!”

    二生趴在莫小木耳朵边小声说:“童子鸡就是没用过的小鸡鸡,明白了吧?”

    莫小木的脸一红,一声不响了,二生的解释让他又想起杨小凤。

    莫五爷看他们闹够了,也不和他们多话,站起来摇摇晃晃走到院子外面去,找人闲拉呱去了,剩下莫小木他们六个,二生说:“以后不闹别扭了,咱们都好好的,好到天长地久。”

    “这才对头。”

    桃子说。

    “咱们抱抱,”

    二生又提议,“什么时候都要想到抱在一起力量大。”

    六个人抱在一起,脑袋抵着脑袋。

    抱够了,桃子说:“上坡采蘑菇去吧?”

    都说行。

    莫小木旧话重提:“喊上赵小苗吗?”

    二生说:“喊,喊吧。”

    几个人带上家什,走到赵小苗家院子外,桃子喊:“赵小苗,我们采蘑菇去,你要不要一起去?”

    赵小苗从屋里走出来,看见一堆人来喊她,愣了一下子,急忙回答:“要,要。”

    “那就快点啊!”

    二生还是有点看不上赵小苗,不耐烦的催她。

    扭头却对莫小木说悄悄话,问他:“你是不是看赵小苗俊俏,才一定要她和咱们在一起?”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