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乱伦文学
  • 最新排行

    渔港春夜 第五章 销魂的摸

    发布时间:2021-04-08 00:00:19   


    可口的菜香马上飘散出来,张少琳强忍着心里的谗虫,将窗户打开后朝张文说:「你们先吃着,我去给喜儿洗个澡。这家伙,又弄得一身都是泥巴,刚才还不老实!没洗干净。」

    「姐,你别管她了!咱们自己吃就行了。」

    小丹还是对喜儿有些成见,马上就有些不乐意的说道。

    张少琳笑了笑后说:「没事,看你那小肚子总不能全吃光了一点都不给我留吧!一会就好了,你们自己吃吧。」

    张文也没去说什么,只是嘱咐道:「姐,你快点。」

    「知道了!」

    张少琳说着收拾起换洗的衣服和毛巾来。犹豫了一会后,顺手拿起张文的洗发水和沐浴露这才走了出去。

    「真是的,能给她洗就不错了。干嘛还要浪费这些东西啊。」

    小丹在旁边看着姐姐还拿了香皂和自己的衣服,顿时就有些不乐意的嘀咕起来。

    张文赶紧打圆场,劝慰说:「好了小丹,这些她先用就用了。等哥哥回来的时候给你买新衣服穿怎么样?」

    「哼,我就是不喜欢她!」

    小丹不买帐的说道,感觉有那么点争宠的意思。

    张文无奈的摇了摇头后,夹了块鸡腿放到了她的碗里。起身拿来了啤酒和可乐,起开后喝了一口。天气太热了,啤酒不冻喝着都难受。但这破地方连个电视都没有,哪来的冰箱啊!

    小丹也接过可乐喝了起来,不过她倒是一点都不介意。有得喝已经算不错了,甜甜的味道把她心里的醋意冲散了一些,舒服的喝了一口后,砸吧着嘴说:「哥,我就不明白了。你到底喜欢她哪一点,好姑娘不有的是吗?」

    张文可不想让妹妹也加入妈妈的阵营一起来给自己念经。立马就一脸正经的说:「小丹,喜儿再怎么样都是咱们家的亲戚,算起来也算是你的晚辈了。你怎么老是对她有偏见。」

    小萝莉白了一眼,突然脸色变得有些坏坏的说:「妈说你就是起了色心,哪有那么多的事可以说啊。」

    张文一听直冒汗,老妈怎么和她也能说这个。赶紧解释说:「我没想那么多,再说了喜儿那么小的孩子。我能对她有什么想法吗?」

    「切!」

    小丹不屑的说:「装正经,我都看见妈妈帮你撸那玩意了。还说你不是色狼。不就是看上了喜儿长得漂亮吗?再漂亮她都是一个小傻子。」

    张文看着妹妹说话毫不避讳,甚至还有些洋洋得意的样子。心里真有一种想撞头死的冲动,那晚她明明一副睡得很死的样子,怎么就能看见。再说了屋里那么黑,自己都看不清她倒看清了。这什么世道啊。

    「小妹,这事你可千万不能出去说啊!」

    张文没办法,赶紧就叮嘱道。

    小丹贼贼的一笑后,突然坐到了张文的隔壁。拉着他的手摇晃着撒娇道:「哥,人家哪都不会说的。」

    张文马上警觉起来,这家里可没一个女人是乖宝宝。但看着妹妹那副娇滴滴的样子,一脸的纯真。又不禁想是不是自己想多了:「你真的能守得住嘴!」

    「那是咯!」

    小丹笑了笑后,突然说:「姐姐和我都看到了,你让我和谁说去。别人也对咱们家的事没兴趣。」

    张文爆汗啊,自己还以为很隐蔽。没想到这两个家伙全知道了,估计她们不敢去和妈妈提这事。不过以后拿这当把柄的话自己不是完了。

    小丹见哥哥一脸的震惊,嘻嘻一笑后说:「哥,反正你又没插进去。紧张什么!」

    「插什么?」

    张文脑子有点当机的问道。

    小丹瞪着漂亮的大眼睛鄙视了一眼后说:「还和我装正经呢,就是拿你那根玩意插进妈妈尿尿的地方。真当我不懂啊!」

    「靠,你哪懂的那么多。」

    张文这下正有点挂不住脸了,跳起来问道。

    小丹神秘的一笑后,趴到张文的耳边说:「人家有时候就跑出去别人的墙根下偷看一会,早就什么都懂了。」

    妹妹的话像有魔力一样的冲击着张文的脑子,耳边那淡淡的处子体香和漂亮的脸蛋。都让张文不由的有些,受不了啊!暖暖的呼吸一吹,顿时就觉得耳朵有点痒起来。

    「小丹,你小小年纪的怎么尽不学好啊!」

    张文不想让自己有过多的想法,马上板起脸来呵责道。尽管一进门她就比自己牛B,但好歹也要摆一下做哥哥的派头吧。

    小丹有些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说:「去去去,人家都快十三了哪还小啊,再说了一天除了干活也没什么玩的。」

    张文想想也是,这年纪的孩子要是在城里的话早就是读书的年纪了。哪会一天到晚没事做,心里不由的又有点发酸,有些好奇的问:「这不是说原来有个学校吗?怎么现在又没了?老师都哪去了!」

    「老师啊,我倒知道!是上家村人,到外边读完了初中回来的。原本教的好好的,一嫁人后就在家里伺候男人了。哪有空管我们,再说了原本就赚不了几个钱。她婆家也闹意见!」

    小丹想了一下后,有些向往的说道。

    一个初中生当老师?张文还真有些吃惊。不过还是继续问:「赚不了几个钱?没工资吗?」

    小丹像看外星人一样的看着哥哥,好一会后说:「哥,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哪来的工资,她那点钱都是这些村子里的人凑起来交到学校的。一个月五六十的,还不如回家种地划算!」

    张文真的没办法想象一个月五十六的收入是怎么活过来的,脑子有点发热。想脱口而出自己去当老师好了,但一想又有些不太切合实际。于是问:「那她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哥,你问这些干什么。」

    小丹这回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问着玩呗!」

    张文确实也没过多的想法,就是纯粹的好奇。或许对于很多城里人来说,这样的一个远离繁华的山村充满了很多能勾起兴趣的东西。

    「好像怀上了吧!现在在家干活。」

    小丹想了一会后答道。

    「怀上了,哎!」

    张文不由的叹了一口气,心想在这没准还能有一个能有共同语言的人。可惜都已经快当孩子的娘了。

    「哥,那叹啥气啊!」

    小丹疑惑的一问,突然眼珠子一转后,坏笑着说:「你是不是对别人的媳妇比较有兴趣啊?」

    「少胡说了,我哪有这想法!」

    张文板起了脸,貌似自己从来没占过上风的时候。郁闷了!

    「没这想法你打听这干什么,我先告诉你吧!那女的长得也不怎么样。」

    小丹奸奸的一笑后说道。

    「得了,我也不和你探讨这个话题!」

    张文有些郁闷的喝了一口啤酒,热乎乎的感觉太苦了!

    小丹看着哥哥皱眉的表情,脑子一机灵知道了是怎么回事。亲热的凑上前说:「哥,是不是这东西不凉喝了不舒服啊。」

    「你也知道啊!」

    张文看了看她后说。

    小丹得意的点了点头:「人家虽然没喝过,但也听过好不好。这还不简单啊,想喝凉的也有!不过你得答应给我买新衣服,那喜儿老是换我的衣服。讨厌死了!」

    「行,这有什么问题的!保证把你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快告诉我怎么办!」

    张文有些迫切的说道,毕竟在这样一个没什么娱乐设施的地方。郁闷的时候喝的啤酒还是温乎的让人有种想死的冲动!

    「简单,跟我来!」

    小丹神秘的一笑后,起身抱着四罐啤酒朝外边走去。张文也马上跟了上去!

    张文怎么问妹妹也不说,一路居然走到了草棚的门口。张文一看底下露出的两双如玉美腿和哗哗的水声就知道姐姐正在给喜儿洗澡。心里不禁意淫起来里边绝好的风景,没来得及细想的时候小丹突然诡异的一笑后,回头看哥哥一脸的猪哥相,嬉笑着说:「哥,想不想看啊!」

    「胡说什么呢!」

    张文马上摆出了一张正经的脸色,顺手擦了擦嘴角的口水。眼角也离不开那两双时不时动一下的小脚上。

    「咱们可是有正当理由的。」

    小丹坏坏的一笑说道。眼里却是鄙视的看着哥哥裤裆中间渐渐的顶起来的帐篷。

    张文顿时就有些尴尬,稍微的弯了弯腰!掩饰一下自己那本能的冲动后,刚想说什么草棚里姐姐似乎听到了两人的对话,问:「是小文吗?什么事啊?」

    语气里一点慌乱或是害羞的意思都没有,小丹朝哥哥轻蔑的一笑后。抱着啤酒走到了小木门前喊:「姐,你开开门!哥要把饮料放井里凉一下。」

    「好!」

    话音刚落,顶着一头湿润秀发的张少琳就走到了木门前。伸手拿过妹妹手上的饮料后,美眼一抬见弟弟一脸镇静的看着自己,妩媚的一笑后说:「小文,是不是想看个仔细啊!那就进来呗,姐也不计较。」

    「我先进屋了。」

    张文被调戏得逃一样的跑了,尽管有个木门挡着。看起来姐姐就露出了脑袋,但那块木门也太破了,从间隙里可以隐约的看见那洁白如玉的皮肤,甚至还有她香臀的一些些轮廓。尽管看不见关键的部位但对于张文来说还是能要人命的诱惑。

    「小文,帮姐姐拿可乐过来。我也要喝凉的!」

    身后响起了姐妹俩像有魔力一样的娇笑,或者是调笑声。

    张文慌忙逃进了屋里,一坐上炕摸了摸自己的脸!滚烫滚烫的,心跳不争气的加快。颤抖着手摸出一根烟点了起来,脑子里尽是刚才木缝里那洁白的娇体和姐姐满脸的妩媚,禁不住有些想入非非了。

    「哥,你怎么那么没用啊!那么好的机会你都放过了。」

    小丹随后跟了进来,一脸奸计得逞的笑容。看起来就像是个诱惑人堕落的小魔女一样。

    「靠,你刚才自己去就行了。干嘛还拉上我啊!」

    张文倒不是生气,骂出来只不过是为了掩饰心里的慌乱!

    「嘻嘻,你都看爽了。何必发火呢!」

    小丹轻轻的一笑后,又凑到了张文跟前,勾引一样的说:「姐姐说她要拿可乐,要不你给她拿去吧!」

    「你去!」

    张文这次绝对是斩钉截铁的。但心里却有点蠢蠢欲动。

    「好人当不成啊,没办法咯。」

    小丹咯咯的一笑后,迅速的拿起几罐可乐跑了出去。

    看着妹妹的背影。张文不禁想要给她安上一条尾巴和两个尖角的话简直就是一个恶魔了,长了一张天真可爱的漂亮脸蛋。怎么思想就那么邪恶呢,看来自己也得与时具进了,不然的话在家里还混不混得下去了。谁都能把自己吃得死死的!

    纳闷的坐着,慢慢的吃了一点菜。脑子里挥之不去的还是姐姐那张满是水珠的迷人脸蛋,还有那勾人邪火的完美身材。现在不禁有些后悔,自己装个鸡毛的纯洁啊。反正都是姐弟,看看又不会死。想想都活了那么多年还没看过女人的身体是怎么样的,心里不禁就有种特别失败的感觉。

    小丹和姐姐笑着将张文调侃了一会后,蹦蹦跳跳的跑了回来。一看哥哥坐在炕上一副神游九天的模样,呆呆的,傻傻的!不禁又起了调戏的心思,笑呵呵的上炕挪到了张文旁边,一脸可爱的说:「哥哥,晚上你想怎么睡啊。」

    「躺着睡!」

    张文猛的回过神来,一看妹妹这副模样。心里一惊知道准没好事,语气有些不善的说道。

    「哥,其实人家也满想小姨的,要不晚上我和姐姐去那陪妈妈吧!」

    小丹一脸真诚的说道,只不过漂亮的眼珠里却有一点点狡猾的味道。

    她们去别的地方睡,那喜儿不就留了下来。那自己不是就有空间可以好好看看女人的身体,甚至还可以把小萝莉开苞了。听着妹妹的话,张文脑子里不由的兴奋起来,但一看她脸里闪过奸奸的光芒。马上意识到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不行,天都黑了你们还去哪!就在这呆着,要是出点事的话那让我怎么和妈妈交代。」

    张文一脸认真的是呵责道。

    「哥!」

    小丹露出了感动的神色轻唤了一声,就在张文得意的时候她突然换了一种鄙视的眼神说:「先把你的口水擦干净了再说。」

    「啊!」

    张文伸手一摸,这才发现自己的口水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出来了,顿时就有种丢脸丢到家的感觉。

    张文可不想再和妹妹再这些又暧昧又让人崩溃的话题了,索性就闭上嘴。默默的吃东西,默默的喝啤酒!不过小丹可不想放过他,貌似现在她对于逗这个自己得叫他哥哥的大男孩很有兴趣。

    「哥,人家想吃那块鸡肉!」

    小丹微微一笑后,给张文飞了个媚眼,勾引似的慢慢轻启珠口。吐出了红润小巧的,期待的看着张文。

    「靠,你小孩啊!」

    张文心里一阵的荡漾,妹妹原本嫣红的嘴唇上现在泛着一层薄薄的油光,显得分外的光润迷人。小巧的舌头一跳一跳的,让人有种想将她擒住后肆意品尝的滋味。

    「人家要嘛!」

    小丹一副委屈的模样,声音既嗲又娇。说完又是一脸妩媚的张开了小嘴看着张文。

    张文可不想再受这种折磨了,慌忙夹起一块鸡肉。塞进了妹妹的小嘴里边,小丹这才满意的笑了笑后咀嚼起来。看着她动来动去的小嘴,和诱惑似偶尔伸出的小舌头,张文真有种忍不住想扑上去的冲动。

    「干嘛呢!是不是有什么好事。」

    就在张文胡思乱想的时候,张少琳走了进来一看弟弟满脸的色相。娇笑着问道。

    张文抬眼一看,鼻血都快喷出去了。这,这也太不把自己当男人看了。姐姐只穿着PAT和贴身的小裤头,清秀的香肩,结实而又平坦的小腹,纤细秀长的美腿在布满水珠的皮肤包里下格外的妖娆。一头长发湿漉漉的随意披散,更增添了一种迷人的妩媚。

    张文没办法挪开自己的眼睛,感觉自己的呼吸越来越粗重了。细细一看,不禁脑浆都翻腾起来。姐姐的PAR是已经有些旧白的那种肉色,包里着那对酥乳中间积压出来的。让人特别想把头埋进去享受它的柔软,裤头是比较薄的白色,虽然看起来和她成熟的曲线不太协调,但最要命的是可以隐隐看见那三角地带上一丝丝的黑。

    「小文,看傻了啊。姐姐身材是不是不错啊!」

    张少琳见弟弟眼睛盯在自己身上都快冒火了,没半点害羞的觉悟。反而是凑上前去,拿起张文的筷子夹了口菜后边吃边妩媚的说道。还朝张文满是诱惑的眨了眨眼。

    「姐,你怎么穿这样就出来了!喜儿呢。」

    张文一脸苦相的说道,赶紧别过头去不看这让人冲动的一幕。

    张少琳一点都没在意,笑的拿起张文的啤酒喝了一口后,有些皱眉的说:「太苦了,我还以为这东西有多好喝呢。」

    「姐,你衣服呢!」

    小丹也是疑惑的问道。

    张少琳摇了摇头后,苦笑着说:「还不是喜儿闹的,扑腾着把那些衣服和给她换的衣服都弄湿了。我没办法才穿这些,我就纳闷了!老妈给她洗澡的时候她那么乖,怎么我给她洗她就野起来了。」

    小丹一听有些气气的说:「哦,那还给她再拿我的衣服啊,那我就没得换了。不行,让她在外边冻一会。这小傻子太气人了!」

    「好了,一会冻感冒有人会心疼的。」

    张少琳温柔的一笑,眼光却是若有所指的看着张文。

    张文顿时就有些不好意思,又悄悄的看了看姐姐迷人的身体后。这才朝妹妹说:「小丹,你就再给她拿一身衣服吧。」

    「哪还有了!」

    小丹整个人跳了起来后,气乎乎的说:「我就三套衣服,自己穿一套。昨天洗了一套还没干,就剩这一套了!一会我洗澡还没得换呢。」

    「恩,小妹你别生气了。」

    张少琳看着妹妹气乎乎的样子,马上安慰道。

    张文一听这情况顿时就有些不好意思了,以往的感觉只要是女孩子衣服都是一堆一堆的。何况是在妹妹这个年纪的,没想到她才这三套衣服可以换着穿。顿时就有些心疼的说:「好了小丹,是哥不对。你别生气了,等我出去的时候给你买新衣服好不好。」

    小丹尽管眼里闪过了一丝亮光,但还是一副生气的模样。委屈的憋着嘴坐了下来后,没好气的朝张文说:「就让她在外边冻一会,谁有衣服谁给。我是没有!」

    张文只能求助的看着姐姐,张少琳无奈的点了点头后。有些心疼的从柜子翻出自己的衣服,虽然大了一些,但也是能穿的。刚想往外走的时候。喜儿突然傻笑着大喊:「爹爹……」

    跑了进来。

    张文不知道为什么一听这称呼就觉得心里有种隐隐的快感,不过马上意识到。她不是没衣服穿吗?怎么跑进来的,转头一看。门口的喜儿已经光着脚跑了进来。吐血三尺,精尽人亡,硬得爆炸。

    喜儿的头发都没还擦,全身上下没有半点衣物的遮盖。张文不禁看得眼睛都直了,微微有点发育迹象的小,上边的两颗樱桃小小的,粉红的特别可爱。腰细得像是稍微一打就能打断一样,不过剩在光润平实,最迷人的三角地带上,一根体毛都没有,微微鼓起的丘陵上,似乎有一条粉红色的小肉缝。

    更要命的是她可爱的小脸上满是高兴的笑容,直接就爬上炕后。撒娇一样的坐到了张文的怀里,奶声奶声的喊了起来:「……爹爹……喜儿,……冷。」

    小萝莉圆润的香臀直接就坐在了张文的命根子上,张文不禁脑子都了。再看看她那平板的小身材上两颗点缀一样的迷人樱桃,不由的感觉有些口干舌燥。

    没来得及吃豆腐的时候,小丹突然生气的将喜儿推了一下吼道:「小傻子,刚洗完你怎么踩一脚泥巴就上来了。还把我哥的裤子弄脏了!」

    这一推喜儿马上摔到了炕上,张少琳慌忙上前将妹妹劝住后。一看张文的样子,不禁扑哧一乐:「小文,你的形象可真伟大啊!」

    张文这才回过神来,一看喜儿的脚上都是泥巴和沙土。自己裤裆中间被蹭得全是黄黄的泥吧。有那么点,偷拉屎的意思。马上不好有些哭笑不得的说:「这怎么了,又不是真拉了!有什么可笑的。」

    「呵呵,这个倒不可笑!只不过是某人就看这么一眼,冲动得很呐。」

    张少琳轻佻的一笑后,伸手去拉还坐在炕上有些茫然的喜儿说:「来,跟我去洗洗脚,不然的话你爹爹一会就不要你了。」

    「洗……洗……」

    喜儿一听这话,慌忙的站起身来跟着张少琳走了,一扭一扭的步伐让她的小香臀更加的迷人。

    看她们走出门后,小丹这才满是不爽的骂了起来:「什么东西啊,这是我家!还那么嚣张。」

    说完拿起毛巾就要擦炕上残留的泥土,一抬眼看哥哥的眼睛都直了,不用说就知道是在看什么。马上语气有些不善的吼道:「还看,装什么正经!跟上去把她干了就行。」

    张文一听妹妹这气话头上有些冒汗,还真TM的血脉相连啊,居然一下就说出了自己的遐想。知己啊,不过看着裤子上的泥吧,小心翼翼的把背包拿过来一翻。昨天洗的衣服还没干,现在都是一些长裤子。根本没得换,不由的有些苦起脸来。

    小丹收拾完后气气的把毛巾往地下一扔,转头一看哥哥满脸的愁云,再看看放在炕上的衣服裤子。大概也就知道了是怎么回事,语气还是有些不好的说:「还有什么害臊的,把裤子脱了就行。一会我给你洗。」

    「这!」

    张文想脱吧,但是自己的命根子硬成那样,实在太丢人了。

    「这什么这,赶紧的。我刚擦完的你别又弄脏了,还装什么纯啊。都硬成那样了,穿着裤子也看得出来。」

    小丹直接的说道,不过语气稍微好转了一些。带着戏弄的成分。

    张文脸红了红后,这才慢慢的把短裤脱了下来。就剩一个顶着帐篷的小裤头穿在身上,索性把上衣一脱后,见妹妹的眼睛盯着自己下边。不由本能的一挡后说:「看什么看!没看过啊。」

    「嘻嘻,哥你还真说对了。人家就是没看过嘛,你给我看看怎么样?」

    小丹色的一笑后,朝张文可怜巴巴的说道。

    张文脑袋上汗水直流啊,妹妹这一手到底是和谁学的。居然能把这样勾人的话说得这样正经,都被调戏了几天,顿时就有种快爆走的感觉了。虎着脸喝道:「小丹,你能不能像个女孩子啊。说话的时候正经一点行不行?」

    小丹似乎一点都不害怕,嘻嘻一笑后朝张文眨了眨眼说:「哥哥,那你的意思就是说话的时候正经。动作上随便吗?」

    看着妹妹这副无辜的表情,张文承认自己败了,败得彻底。无语的摇了摇头后苦笑着说:「大姐,算我没说还不行吗?你爱怎么样,随便!」

    小丹得意的笑了笑,圆溜溜的大眼珠在张文身上扫视了一圈后。突然伸出手来摸着张文的肚子说:「哥,我听说城里人一般都是肥头大耳。一个个胖胖的,怎么就你看起来没几斤肉啊!」

    妹妹滑嫩的小手摸过皮肤的感觉,让张文不禁打了个颤。要命的是她的手放在了肚脐那,张文甚至想开口让她再往下一些。直接摸自己的命根子得了,但只是想想。现实的话可就不敢开口了。见妹妹天真的捏着自己的肚皮,又有些哭笑不得了。「哥,说话啊!为什么你这没什么肉!」

    小丹眼里流过一丝狡猾的笑容后,突然将手伸到了张文的胸口。拉着乳晕上一根体毛狠狠的拔了一下。张文顿时疼的喊了一声,幸好小丹手不怎么巧。没拔出来,但只是这样一拉也是要了亲命。张文好一会后才缓过劲,一边心疼的揉着自己的胸口,一边狠狠的瞪着妹妹,咬牙切齿的说:「臭丫头,你找死啊!」

    小丹看着哥哥凶狠的眼神,根本就不为所动。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用无辜的眼神看着张文说:「哥,你那么凶干什么。我只是稍微有那么点好奇心。觉得好玩而已。」

    「我觉得你的小屁股好玩,给我抽几下怎么样。」

    张文可不吃这套,胸口还有阵火辣辣的疼。这丫头还真舍得下手啊!小丹眼珠子一转后,突然表情有些天真的问:「哥,那你还疼吗?要不人家帮你揉揉!」

    张文看她的样子不像在开玩笑,想想自己都被调戏一晚上了。索性整个人往后一躺,头枕在了双手上边。点了点头说:「算你还有些良心,这次可不准乱来知道吗?」

    「嘻嘻,知道了!你放心吧,人家保证你会舒服的!」

    小丹呵呵一笑后,挪着小屁股坐到了张文旁边。眼里带着一丝调侃的看着张文。

    张文被她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尤其是自己这一躺跨间的帐篷变得更加的明显。妹妹还时不时的用眼神扫过那,似乎有种无形的魔力在抚摸一样。赶紧闭上了眼睛压抑住自己似乎都快爆破的心脏。

    小丹看哥哥都有些脸红了,脸上露出了调皮的笑容后,轻轻的伸出了柔若无骨的小手,按在了张文的胸口上轻轻的抚着圆圈,刚一接触的时候发觉哥哥的身体居然颤了一下,顿时觉得十分的有趣!动作越发的轻柔和仔细。

    张文感受着妹妹的小手轻轻的接触着自己的胸口,偶尔调戏的按几下自己的R头时带来的那一丝丝让人快疯狂的麻痒快感,舒服得差点就想呻吟出来。不知不觉呼吸都有些粗重了!小丹敏感的察觉到哥哥的呼吸快了起来,偷笑一下后。突然伸出两根手指轻轻的夹住了哥哥的R头捏了几下,又轻柔的撩拨起来。看见跨间的帐篷似乎有力的跳动了几下,心里越发的觉得好玩!

    在不知不觉中,张文感觉自己所有的理智似乎都要被抹杀掉了。脑子里纠结着,想一把冲起来将眼前这个粉雕玉琢的小萝莉推倒。但一想她是自己的妹妹又马上克制住了这种本能的想法,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开始发烫了!「哥,舒服吗?」

    小丹见哥哥皱了皱眉头,以为自己把他弄疼了。马上趴下身,小嘴凑在张文的耳边轻轻的问道。妹妹热热,似乎还带着女孩体香的呼吸吹在耳边简直就是雪上加霜了。张文多希望在这时候自己不是一个人,是一只畜生。那自己就可以明目张胆的发泄自己脑子里的邪火和身体上的冲动。「哥,你倒是说话啊!」

    小丹语气有些生气的问道。似乎不知道自己对哥哥有多大的吸引力,见张文闭着嘴不说话,顿时就有些气恼!张文现在是不死不活,想死又想活。脑子里混乱的一片,突然一惊后坐起了身。喘着气看着妹妹那张娇俏的小脸,强力的压抑着自己快没思考能力的冲动后。缓缓的说:「好了小丹,就到这吧!」

    「哥,那你到底舒服不,你要不说的话我挠你了。」

    小丹在旁边一副张牙舞爪的样子,表情凶狠的说道。不过却是显得特别可爱!张文感觉喉咙有些发干,坐到桌边旁边后抓起啤酒狠狠的灌了一口。但却感觉脸都开始发热了,回头一看妹妹似乎大有你不说我就不罢休的样子,赶紧避重就轻的说:「这啤酒,太热了有点!不怎么好喝。」

    「你要不说的话一会姐姐进来我就告诉她你刚才占我便宜了,把我的裤子脱了还乱摸一气!」

    小丹见张文左右言他,恨恨的咬着牙说道。「姑奶奶,很舒服行了吧!」

    张文苦着脸说道。要是告诉姐姐的话还不怎么害怕。怕就怕她告诉妈妈去。到时候估计自己的腿会被打折的!「这才乖嘛!」

    小丹似乎很得意的样子,嬉笑了一下后。突然有些扭捏的问:「哥,到底是怎么个舒服法啊?」

    张文感觉太阳穴都有些发疼了,语气有些无奈的说:「差不多了,你问这些干什么啊!」

    小丹难得的羞涩了一下,淡淡的红晕慢慢的爬上娇窍的小脸上。小手抓着自己的衣角有些难为情的说:「人家自己也这样摸过,感觉很痒!就是想问问是不是男人也有这样的感觉而已。」

    张文一听,脑子里顿时浮现出一个没半点遮掩的小萝莉横陈在炕上,脸上满是情动的潮红!一边抚摩着自己的身体上的敏感点,一边喘着低低的娇气。舒服得扭动起娇小的娇躯时的景象。顿时就感觉有些口干舌燥了!

    张文不禁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全是冷汗啊。在城里的时候自己虽然算不上口花花的那种,但好歹也没现在这样的被动无奈。妹妹都十三岁了怎么还不知道男女之间这些事得避讳一些,根本就没把自己当男人的觉悟。实在太伤了。

    「哥,我偷偷告诉你个事。」

    小丹看哥哥一副头疼的模样,窃笑了一下后说道。

    张文看着妹妹脸上那若有若无的神秘之色,心里不禁又荡漾了一下。这丫头不会又想来挑战自己的忍耐力了吧,尽管正义感爆发。但还是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后问:「什么事啊?」

    小丹可爱的小脸上露出了一个暧昧的笑容,悄悄的凑近张文面前小声的说:「人家也是看妈妈和姐姐自己摸的时候学来的。」

    「啊!」

    张文一听脑子顿时就嗡的一声炸开,张开嘴不知道说什么好。脑子里不禁浮现出妈妈和姐姐,关着灯躺在炕上。两人各自,悄悄的在被窝底下将自己的衣物尽数褪去后,各自用柔若无骨的小手游离在身上的敏感地带。扭动着娇人的身躯不发出一丝快乐的呻吟,娇喘吁吁的迎接曼妙的感觉。而妹妹却在旁边偷看时的场景。

    就在张文想得口水都快流出口来的时候,突然感觉一阵异样的颤动,低头一下脑浆顿时都翻腾起来了。妹妹伸出小手按在了自己的命根子上,一脸高兴的说:「哥,你这东西还真好玩!总会一跳一跳的,怎么做到的教教我呗。」

    张文冷汗都下来了,心想你又没这玩意能学吗?你流水还行。尽管心里告诉自己必须得制止,但妹妹轻轻的一捏又把这仅有的人性又给浇灭了。小丹似乎玩得很高兴,又掐了几下后,抬起头来,水灵灵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张文说:「哥,给我玩一会好不好?」

    张文被这话逗得,忍不住笑骂了一声:「赶紧把你手拿开吧,什么给你玩一会。你要我把这东西切下来啊,到时候你会被妈妈打死的。」

    「那倒也是!」

    小丹一脸认真的思索着,突然眼里一闪后。语气兴奋的说:「要不晚上咱俩挨着睡。等姐姐睡着了我进你被窝里,你给我玩就行了。」

    说完还一副得意的样子。

    张文见她把手抽离,心里顿时就有点不舍。刚才那简单的一摸自己差点就爽得想射了,但一听这提议不由的心里像有千百个爪子在挠一样的痒痒,看着妹妹的样子不像是在开玩笑。脑子里开始安慰自己,只是简单的骗她给自己打打飞机应该没什么关系的。

    「好不好嘛……」

    小丹见哥哥脸上的表情换来换去的,立刻凑上前去后,抱着张文的胳膊撒起娇来。

    「好,好……」

    她这一凑,没有任何保护的小压在了张文的手上。既是柔软又有点结实的小酥乳积压的感觉让张文顿时就没了思考的能力。除了答应还能说什么。

    「好哇……」

    小丹高兴的抱着张文的胳膊又晃了几下。

    「好什么?」

    张少琳这时候不合时宜的走了进来,已经换上了一件宽敞的花领杉,但下边却是没有换上裤子。还是穿着那条小裤头,衬托得一对裸露在外的纤细美腿更加的修长迷人。手里抱着一堆啤酒,罐子外边的井水把贴身的衣服都打湿了一块,紧紧的贴在身上勾勒出的曲线。

    「爹爹……」

    喜儿也换上了小背心和短裤,虽然穿起来显得有点大而笨。但看起来却是有一种俏皮的可爱,娇嫩的小脸上带着傻傻的笑。跟着张少琳一进屋就迫不及待的爬上炕朝张文挪了过来,眼里满是小孩子企求疼爱的意思。

    「去去,死一边去。」

    小丹一见喜儿又缠了上来,马上不耐烦的朝她推了推。

    「姐,你怎么又不穿裤子。」

    张文看姐姐的美腿一晃一晃的特别惹眼,不由红着脸的别过头去。

    「没办法,又被她给弄掉地上了。都是土怎么穿啊!」

    张少琳将啤酒放到了桌子上后,大大咧咧的说道。一点都不在意自己隐隐若现的和虽然款式平常,但却异常性。感的小裤头。

    喜儿抓着张文另一只手,看了看桌上的那盆炖鸡不禁吞了吞口水。但小丹挡在她身前那一副气冲冲的样子她又不敢上前,看起来是特别的可怜。

    「小妹,给她吃吧!这鸡快三斤了,够咱们吃的。」

    张少琳似乎是因为弟弟的关系,对于喜儿也没以前那样的厌烦了。见妹妹一副剑拔弩张的样子,喜儿又是一脸的可怜巴巴。赶紧开口劝慰道。

    张文赶紧点头应合道:「对啊小丹,喜儿怎么说也是咱们家亲戚。别这样嘛!」

    小丹脸上顿时露出了不解的神色,姐姐一向也不太喜欢喜儿的。这会是哪根筋盘错了,居然帮着说话。虽然心里疑惑,但哥哥姐姐都说话了她也就没再坚持。气乎乎的坐回炕上后快速的拿起筷子把鸡腿,鸡翅膀全一股脑的夹到自己的碗里,振振有辞的说:「这些咱们自己吃,给一傻子吃就是浪费。」

    「这!」

    张文苦笑着看着姐姐,喜儿似乎对于那些鸡腿什么的也是认识的。看她的小喉咙一直上下咽动着,抓着自己的手也紧了一些就知道她也是想吃。

    「小妹,不许胡闹。」

    张少琳见弟弟投来求助的眼光,也只能板起脸来从小丹的碗里夹走一块鸡腿放在了张文的碗里,语气严肃的说:「你哥是家里做主的男人,他说给就给。你再这样胡闹的话我可告诉妈了。」

    「哼,就知道他起了色心。」

    小丹也没多说什么,拿起鸡腿狠狠的咬了一口后还是带着敌意的看着喜儿。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