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激情文学
  • 最新排行

    天浴迷情桃花谭的女儿们 第五十九章 为啥还要让他睡你呢

    发布时间:2021-04-08 00:00:18   


    “你为什么说他不是个好男人呢?”

    杨小凤觉得他小孩子说大人话,有点意思。

    “因为他有事情了,丢下女人只管自己跑路。”

    “哦。”

    杨小凤心里承认莫小木说的是对的,蛐蛐真的不是个好男人,他就是个掂起来一条放下一堆儿的男人,没担当而且胆小如鼠。

    那时候杨小凤是准备反抗的,甚至想到要和蛐蛐私奔,但是蛐蛐不敢,怕家里爹娘生气,更怕的是私奔出去讨不到活路,杨小凤泪水涟涟求他,但他抵死不肯,杨小凤恨得牙痒痒,恨不得一口一口撕碎了他,这才赌气嫁给了赵小顺。

    她一直想不通的是,当初怎么就那么喜欢他,喜欢上了一个不是男人的男人?而且,这个男人在他嫁给赵小顺,搬到深山里来了之后,却又死乞白赖的找她来求欢,每一次她都想拒绝他,但每一次她都狠不下心来,只好让他一次次的上了自己的身。

    但是,那种第一次叫他那个的快乐,却再也体验不到了,有的只是麻木。在她心里,蛐蛐有时候仍然是活着的,但大部分时间他已经死去,已经成了一具僵硬的尸体。

    “那你为啥还要让他睡你呢?”

    莫小木像知道她在想什么,忽然问。

    “我可怜他。还有,怀念以前的他,怀念以前和他在一起的快乐,也想再得到那种快乐,但是却不能够了。”

    杨小凤一声哀叹。

    “你是不是真的让很多男人睡过你?”

    这才是莫小木最关心的问题,他把这个问题在心里憋了很久了,看到杨小凤和蛐蛐在桃林里野合,他几乎就要相信大家的说话了,认定杨小凤是无比的浪,但他仍然想让杨小凤自己说,更希望她坚决否认这一点。

    “你相信姑姑是那样的人吗?”

    莫小木想说他快要相信了,但却强迫自己摇摇头。

    杨小凤抚摸着莫小木的脑袋,认真的说:“姑姑不是那样的人,除了蛐蛐,姑姑的身子从来没有被别人沾过。”

    “那他们为什么要那样编排你?”

    杨小凤一声苦笑:“小木你知道吗?姑姑活的很苦,很累,心很痛。”

    “我知道了,他们是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

    杨小凤不点头也不摇头,眼里却泪光闪闪。

    她知道太多的人觊觎自己的美色,太多的人因为得不到她而恼羞成怒,就编排她的色情故事,逼得她装疯卖傻故作浪态,藏起温和贤良弄一副凶样子出来吓人,她不愿意这样但却不能不这样。

    杨小凤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很在乎一个小孩子对自己的看法,所以当莫小木使劲点头确定相信她的话,杨小凤紧紧抱住他并且在他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莫小木却笑了。

    “小鬼头你笑什么?”

    “我想起来一件事,好笑,就笑了。”

    “想起来什么事情了呀?”

    莫小木想起来的那件事,是他在街上遇见的,遇见杨小凤被一个男人截住去路,那男人到山外打工挣了点钱,看见杨小凤就想寻个开心快乐,截住她对她说:“叫我摸摸咪咪,摸一下给五块钱。”

    “好呀,你来摸。”

    “真的?”

    “真的呀!不但让你摸,还让你吃咪咪。”

    那男人以为杨小凤真的如大家所说浪的滴水,凑上前就往杨小凤怀里钻,却被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下子抱住脑袋,死死摁在自己胸前,闷得那男人喘不来气儿使劲挣扎,却又急切间挣扎不出来,直到那男人快要翻白眼了,杨小凤才放他的脑袋出来。

    那男人蹲在地上大喘气好一会儿才缓过来,杨小凤却笑嘻嘻的问他:“还要不要再吃一口?”

    一句话说的那男人脸红脖子粗落荒而逃。

    莫小木说他就是想到了这个才笑,更佐证了杨小凤的话的真实性。

    “我相信你了。”

    莫小木又说一次。

    杨小凤笑了,感觉心里很安慰,但却又说:“知道这牛蛋从哪里来?”

    “不知道呀!”

    “那是姑姑卖笑得来的,现在你还嫌脏吗?”

    杨小凤故意说。

    莫小木不好意思的笑了。他明白杨小凤的意思,也知道她那笑很迷人,不说一笑倾城二笑倾国,但对谁嫣然一笑足以摄魂,一般男人谁能抵挡得住?

    “但也就是一笑而已。”

    “姑姑,你真猛!一笑就有人送东西给你吃,吃了也白吃,不吃白不吃,哈哈!”

    一旦确认杨小凤并不是真浪,莫小木开心起来,杨小凤却脸色一沉:“不嫌脏了还不爬起来吃了它!”

    “那我吃。”

    莫小木抓起牛蛋啃了一大口,一边含混不清说:“姑姑,我原谅你了!”

    “你个小鬼头,姑姑难不成还要你原谅呀!再说姑姑也没做坏事,要你原谅干啥?”

    “那……那你和那个蛐蛐,以后你还要让他睡你吗?”

    杨小凤一愣,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想了一下才说:“好多事,你不懂,你还小。”

    又说,“小木你知道吗,姑姑是拿你当大人说话的,姑姑心里有很多话,没有地儿说,明知道你是小孩却把你当大人说话。”

    “我不小了呀,”

    莫小木大声抗辩,“很多事情我都懂得的了。”

    杨小凤苦笑摇头:“你要真是个大人就好了,姑姑会更喜欢你的。”

    “那你就拿我当大人喜欢吧,好吗?”

    “小傻瓜,明明是个小孩,怎么当大人呢?大人的事情你会做吗?”

    杨小凤一句话出口,脸莫名其妙就红了,掩饰说,“赶紧吃,吃完了好快回去睡觉去,你爷爷奶奶怕是要等的焦急了。”

    杨小凤嘴里催莫小木走,但心里却不想他走,面对一个心无杂念的挺可爱的小男孩,她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只是,想做什么却不能够了。

    而莫小木心里却在想,他要是那个蛐蛐就好了,杨小凤一定喜欢自己睡她的,想着就脑袋混乱起来,又把看到蛐蛐冲撞杨小凤的那个场景中的蛐蛐,换成了自己,手不由自主伸进杨小凤的衣服里,在她的两只又大又圆的白面馒头上摸索起来,摸得杨小凤嗯哼了一声,却又迅速把他的手拿出来,说一声:“小木,你还小。”

    莫小木大声说:“我不小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