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乱伦文学
  • 最新排行

    渔港春夜 第三章 傻萝莉喜儿

    发布时间:2021-04-08 00:00:14   


    「谁啊!」

    张文壮着胆子刚想出开的时候,摸着黑刚迈出门槛突然被一个软软的东西拌倒了,促不及防的情况下跌了一个狗吃屎。虽然不太疼,但是也不太好受。细细一听笑声是从拌倒自己的黑影上传来的,顿时就吓得心跳加快。

    「什么事?」

    陈桂花也听见了这几声诡异的笑声,还没来的及擦一下就慌忙穿上衣服跑了出来。刚到门口的时候看见儿子正一脸恐慌的盯着门口看,赶忙跑了过去一把抓住了张文的手:「小文,怎么了?」

    「妈,这这是?」

    张文有些惊奇的看着家门口的那个身影,借着微弱的月光总算看清了是一个瘦小的人,身上脏兮兮的,还挂满了野草,头发上满是沙发的纠到了一块,还在发出无意义的笑声。

    陈桂花向那一看,并没有多少的惊奇。只是有些恼怒的说:「喜儿,你怎么大半夜的蹲在我家门口啊!」

    「饿,饿!」

    那黑影发出了含糊不清的话,说完又在傻笑着。

    张文不由困惑的问:「妈,这谁啊这是?」

    陈桂香恼怒儿子受到了惊吓,但也是低低的叹了口气,同情的说:「这是咱们一个亲戚家的闺女,叫喜儿。是个傻子,一天到晚的乱跑没人管。」

    「傻子?」

    张文疑惑的蹲来,仔细的看着她。身上都是污垢怎么都看不出是一个女孩子家。

    「好了,别看了你先进屋吧!这孩子不知道上哪又蹦达了一天,我先给她洗个澡。」

    陈桂香幽忧的说道,对于这个不幸的孩子,她也是能帮就帮。

    「好,好!」

    张文机械性的回答,感觉自己受到惊吓的心脏还没平稳下来。这大半夜的鬼哭狼嚎,还能住人了吗?

    张文刚回屋里没多久,想了想还真不知道自己到底还有多少亲戚在。这时候小丹又洗了个澡,换上了短裤小背子跳上了炕,笑的伸出自己的小手问:「哥,我洗好了!你闻闻看香不香?」

    「香,我家小丹最香了!」

    张文看着她可爱的模样,心里一乐后溺爱的掐着她的小鼻子说:「小丹,那个喜儿是怎么回事?」

    「你问她干什么,一个小傻子!讨厌死了。」

    小丹似乎对她印象不太好,一听张文问起就皱起了小眉头。

    张文笑笑说:「我就是想知道而已。她怎么大半夜的蹲在咱家门口?」

    小丹拿起桌上的布丁美美的吃了一个后,这才有些生气的说:「她妈嫁了以后生了俩闺女。一个死了一个是傻子,她排行最小。好像今年也十二了吧,后来她爹出海的时候遇上海难也死了。她婆家觉得是她妈克夫就把她娘俩赶了出来,结果没多久也病死了。就留这么一个傻女儿天天到处乱跑,饿了乱吃东西。没事还总上咱们家来。吃完了还不知道跑哪去!」

    「哦,那她住哪啊?」

    张文好奇的问道,对于她的身世。表示一下同情就行了,反正不关自己什么事!

    小丹有些不乐意的说:「谁知道啊,睡山上还是哪呗。有时候上咱家来妈就给她洗个澡让她在这睡一晚,但她半夜还老是乱叫。吵死人了!」

    「这样啊,那她从小就这样?」

    张文起了一些同情心,继续的问道。

    小丹点了点头:「从小就这样,上次还来了个什么医生一看说是低能,都十三了就有三四岁孩子的脑子,还老是犯傻!所以大家都不太喜欢她。」

    张文默默的叹了口气,想了一会后说:「对了小妹,晚上我睡哪啊?」

    「不知道,原本咱们睡炕就行了。但她来了估计会太挤了!」

    小萝莉想了一下后,摇了摇头说道。

    「小文,你还没睡呢!」

    姐姐这时候走了进来,一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问道。一身简单的碎花小杉和短裤,让她的皮肤显得晶莹剔透,清爽凉快的模样,当真是美人出浴,娇美可人。

    「我快睡了,姐!那个喜儿呢?」

    张文好奇的问道。

    「别管她,她时不时的疯一下你以后就受不了。」

    张少琳无视弟弟脸上的难为情,慢慢的搬下被褥在炕上铺了起来。小丹也赶紧把炕桌挪到一边后跑去帮忙了。

    张文刚想上去帮忙的时候又被姐姐说大男人家的不能干这个,只能挪了挪地方让她们继续铺了,眼见铺了五个被窝,不由有些邪想的问:「姐,晚上我睡这?」

    「那你想睡哪?家里就这一张长炕!」

    张少琳理所当然的答道,对于弟弟这奇怪的问题表示出了莫名其妙的感觉。

    「可是,怎么睡啊!」

    张文涨红了脸问道,试想一下一个青春期的男孩子和三个如花似玉的女人一起睡,能睡得着吗?

    「你乐意睡哪都行,要不你和我挨着。咱俩聊一下吧?」

    张少琳笑呵呵的说道。

    「我也要!」

    小丹在旁边举着手起哄。

    要什么?要我死吧!张文心里暗想了一下,但却不敢让她们看出自己心里的邪念。只能故做正经的说:「我睡边上吧,边上睡着舒服!」

    「那我陪哥哥睡好不好!」

    小萝莉马上腻了过来,撒娇着说道。

    「这!」

    张文犹豫了一下,面对妹妹天真的请求。想拒绝吧,貌似没什么理由。不拒绝吧,又怕自己忍不住干点出格的事,真TM难办!

    「好了小丹,你乖乖回妈那睡去!晚上得让喜儿睡中间,别让她吵到了你哥。」

    张少琳还是那副平稳的语气说道,不过听她话里的意思似乎也对这个疯疯颠颠的女孩子没什么好感。

    「小文,你要抽烟的话。窗台上有个罐子,你往里放烟灰!」

    张少琳像个持家的女人一样,一边说着一边倒了一碗水放在了张文头上的窗台:「渴了这有水知道吗?」

    「知道!」

    张文有总被宠爱的感觉,心里顿时就觉得暖洋洋的。

    张文百无聊赖的坐在炕边和姐姐再聊了一会,虽然有些心不在焉。目光也时不时的从她们充满诱惑的身上扫过,但这一聊心里却是吃了一大惊。这一带的风俗简直还停留在封建社会里边,重男轻女,一夫多妻,表亲结婚什么的都不是希奇的事了。

    虽然说是有十几个村子,但都是以前规划的时候整编的。一个所谓的村子地盘可能很大,零零散散的人家有时候串串门。有时候也相互没有半点往来,大多数能走的出去的人一个都没有回来。

    张陈李是这一带的大姓,现在的村民彼此之间很多都是沾亲带故的,但是彼此之间也没多大的亲切感。这一带所有的外来东西都是依靠一个叫陈伯的老人用一搜破旧的柴油渔船绕过礁石摊从外边运来的,即使价格不贵。但很多人甚至把城里居家必备的味精什么的都当成了奢侈品。

    大多数的卖得动的还是一些小孩子衣服或是油,盐这些并不可少的东西。谁家生了个大胖小子都疼得和什么一样,几乎是倾其所有的疼他,闺女的待遇就惨了,早早的就得干活。长大了嫁人给家里弄点钱改善一下生活几乎是永恒不变的惯例。

    「姐,那他都卖些什么东西?」

    张文好奇的问道,早知道有条船走水路可以三四个小时就通到这来的话自己也不至于走了一两天的冤枉路了。

    张少琳想了一下,语气有些向往的说:「有不少好的东西呢,什么饼干。洗发水,香水,还有一些女人的,卫生巾什么的。就是感觉买这些有些太浪费了,还不如在家买点肉吃!」

    张文一想那些所谓的香水肯定是四五块钱一瓶的低档货,其他的也可能是一些山寨东西。不过对于这个与世隔绝的小地方来说确实是稀罕,难怪自己拿出十块钱的时候那个老头眼里会冒绿光,原来这点钱在这已经算得上是大数目了。

    「姐,等我回去把事办完以后。咱家也盖新房子,盖个钢筋水泥的大房子。」

    张文一脸认真的说道。

    没想到的是姐妹俩一听都咯咯的笑了出来,小丹更是直白的说:「哥你别逗了,咱们这没一个懂得盖这种房子的。最好的就是在半山腰上弄个砖头房还差不多!」

    「是这样啊!」

    张文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突然想起了什么。拿个包里一阵乱翻,翻了好一会后找出了一卷卫生纸说:「姐,陈老头那也卖这个吧?」

    张少琳接了过来,一边细细的摸着一边说:「有啊,不过这东西用着挺败家的。没多少人买!」

    张文冷汗都快下来,这可是关系到今后生活的质量,试想一下爽快的方便完以后从边上抓俩把野草擦?那该多疼啊!犹豫了一会后。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那,那你们上完厕所后都怎么办?」

    「厕所?」

    小丹对于这样的词显得有些好奇。

    张文心想还是不能咬文嚼字,直白的说:「就是方便完了以后怎么办。」

    小萝莉这才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更加直白的说:「哥,你是说拉完屎吧。说来说去的那么麻烦干什么!」

    张文额头上都是汗水了,这样粗鲁的字眼从一脸天真的妹妹的小嘴里出来。真是不伦不类啊,不过还是点头说:「我就是问的这个!」

    张少琳在旁边直言说:「那多简单啊,回家自己洗呗!」

    张文无语了,这到底是什么样的生活啊。现代文明在这没有半点的体现,这和原始人没什么区别。不过看着她们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知道自己再多说也没什么用。

    「小文,以后你别买这些东西了!多贵啊。」

    张少琳对于一卷简单的卫生纸甚至有些爱不释手,不过还是有些心疼的说道。

    张文哭笑不得:「姐,以后你们就尽管用吧!你弟弟我不是大款但也有点钱,足够你们够上好日子了。」

    「有钱也不能这样花啊!还不如拿去讨个好点的媳妇,咱们这姑娘多。儿子少,按你这样城里回来的人一说话肯定一堆姑娘往身上凑。」

    一说到这个话题,张少琳的语气又变得严谨起来。

    张文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怎么有点逼婚的意思。心里偷笑了一下,不过脸上还是正经的说:「这事咱们慢慢再说,现在我回来了咱们家就得过上好日子。直得起腰才对得起祖宗不是吗?」

    「哥说得有道理!」

    小萝莉在旁边嬉笑着附和道。

    张少琳认真的想了想,说:「你说的也对,不过你还是别乱花钱了。这样的日子我们都过习惯了。」

    「那也不行,你们过习惯了我看不习惯!」

    张文一脸坚决的说:「等我再回来的时候我要家里涣然一新,什么东西都用好的。不管谁一说起咱家都得竖大拇指。」

    张少琳听着弟弟充满男人味的话,开心的笑了一下:「好好,咱家就你一个男人。都听你的!」

    「这才对嘛!」

    张文得意洋洋的笑了起来。

    张少琳将卫生纸轻轻的放在木桌上后,拉过被子躺在了炕的另一边,张文只看见薄薄被子底下似乎有什么动作。没一会后姐姐就从被窝里拿出了她刚才穿的短裤放在枕头边,心里不由的胡思乱想起来。

    张少琳见弟弟满脸的羞红,禁不住逗道:「小文你脸红什么,姐一直都是这样睡的。都睡习惯了,而且天气这么热要是捂出汗来明天还不得发了酸,穿衣服睡怕把衣服弄皱了!大家都这样,一会你也脱了吧!别不好意思。」

    「恩恩,都一家人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张文嘴上是这样说,但心跳就扑通扑通的加快,姐姐这一笑颠覆了对她的印象,顿时变得有些妖娆起来,尤其是隐约看见了她那消瘦但又的锁骨,心脏更是不争气的加快跳动。

    「哥,那你也脱啊?」

    小萝莉天真的说道,眼睛一直盯着张文那见印着卡通图案的休闲短袖,语气有些低低的说:「然后给我穿一下好嘛?」

    「小妹!」

    张少琳马上呵责道。

    张文也知道妹妹衣服很少,穿的衣服几乎都是妈妈和姐姐的旧衣服。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后笑着说:「没事姐,这衣服我还有!这件就给小妹吧。」

    说完就把短袖脱了下来,递给一脸渴望的妹妹。

    「谢谢哥,你真好!」

    小萝莉高兴的叫了一声后,朝姐姐做了个鬼脸,红红的小舌头在空气中分外的惹人怜爱。

    「小文,你别这么宠她。这孩子本来就野,要是惯坏了以后没人要了。」

    张少琳在旁边嗔怪道,心里对于小妹有漂亮的衣服还是觉得有些羡慕。

    「没事的姐,嫁不出去的话以后留在家里我养着。」

    张文笑呵呵的说道,从姐姐略有酸意的话里大概也能知道她的想法,起身后从包里里又翻了一下,可惜都是男人的衣服。选来选去挑了一件算是比较中性的蓝色休闲短裤。

    「姐,我这腰大不知道你能不能穿。这个你试试。」

    张文递过去的时候,眼光又不自觉的被姐姐迷人的香肩吸引过去。

    「姐,要不咱们明天再穿吧!都睡了怕给弄乱。」

    小丹喜爱的看着手上的衣服,即使是张文穿过的对她们来说也算是新衣服了。虽然爱不释手,但想了一会后苦着脸说道。顺手把衣服塞到了枕头底下,大概是怕陈桂香看到了会说她。

    「恩,明天再穿吧!」

    张少琳似乎也是怕被骂,一手扶着被子护在胸口,坐起身把短裤悄悄的塞到了木桌里边。

    张文鼻血都快喷了,这一转身刚好可以看见姐姐整个光滑细嫩的后背。甚至还隐约可以看见一小些酥乳的轮廓,那微微的鼓起。顿时就感觉自己硬了,脑子里又浮现了无数的遐想。

    张少琳转回身的时候见弟弟眼睛都快掉了出来,直沟沟的盯着自己的后背,轻媚的一笑后有些暧昧的说:「小文,你要想看的话和姐姐说一声就行了。不用偷看!」

    「我,我没有!」

    张文慌忙的辩解道。

    张少琳似乎很乐意看弟弟发迥的样子,脸上闪过一丝坏笑以后。抱着被子轻轻的挪到了小丹的旁边,脸上带着勾引一样的妩媚:「小文,我给你个机会哦。你现在想看的话姐姐就把被子揭开让你看个够。」

    说完做势就要把被子拉开!

    「我不想。」

    张文被逗得满脸通红,脑,某个部位也。见姐姐半隐半现的心里不由的有些冲动,马上就躺下去后拉着被子盖住自己的头,不让自己去看这让人发疯的美景。

    张少琳见他这样,不由的咯咯一笑后说:「你还没脱衣服呢,明天可就捂臭了。要不要姐姐帮你脱?」

    张文这时候想死的心都有了,一开始还以为姐姐是一个安静文雅的人。没想到勾引起人来这样的厉害,几乎没让自己走半点光就将人逗得脸红赤热的,看着她越来越近的小脸,脑子一转后。突然色笑着说:「好啊,那你晚上得陪我睡。」

    「姐这不是就在陪你了吗?」

    张少琳轻佻的一笑,指着横在两人中间的小萝莉说:「如果小丹肯到一边去的话,姐姐晚上让你为所欲为怎么样?」

    小萝莉不乐意的撇了撇嘴:「谁要和你换地方啊,人家今晚死都不挪窝。」

    「呵呵,小妹!你乖乖的走吧,不然的话……」

    张少琳语带威胁的说道,虽然一脸迷人的微笑,但有那么点皮笑脸不笑的意思。

    「不然怎么样。」

    小丹倔强的抬起了下巴,突然奸奸的一笑说:「有妈和哥哥在你还能把我吃了不成!」

    说完没等张文反应过来,突然闪电一样的钻进了张文的被窝里边,小小的身体紧紧的贴上了张文后朝张少琳示威道:「我就在这睡了,怎么着吧!」

    妹妹温热柔软的小身体紧紧的贴在自己身上,闻着她身上那种类似于茉莉花一样的淡淡体香,张文心里叫苦不迭啊。虽说她穿着衣服,但这样的诱惑半点都没减少,姐妹俩纯粹就是一唱一和的在整自己,想到这无奈的举起手后一脸苦相的说:「我,我服了。两位大姐你们就放过我吧。」

    「哥哥,我很乖的,我什么都没干。」

    小丹不知道是装傻还是真的不懂,转过来面对着张文,用无辜的眼睛看着他,委屈的说道。

    「对对,你什么都没干,是我该死而已。」

    张文哭丧着脸说道,心想你什么都没干才怪呢。说话的时候一条腿已经跨上了自己的腰,简直就是树袋熊了。

    「真的不是我的事!」

    小丹面色一喜后问道,张文明显可以看到姐姐在那边偷笑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悄悄的挪回了地方,被子也盖得严严实实的。

    「真的不是。」

    张文斩钉截铁的说道,现在最怕的就是这姑奶奶学着姐姐来勾引自己。人的耐性是有极限的,实在做不了人的话也不介意做一回畜生。这样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小丹开心的笑了笑,小头慢慢的凑近张文的脖子后,小嘴一边吐着如兰的香气一边轻轻的说:「哥,晚上咱们一起睡好吗?」

    「好。」

    张文索性也不去管那么多了,点头答应下来。

    小丹又朝姐姐做了个我赢了的表情后,转过头后天真的说:「哥哥,那你还不脱衣服吗?」

    脱衣服,光着屁股,皮肤相贴。张文听到这话脑子嗡的一下就炸开了,一时间仿佛游进了无数只发情的蝌蚪在里边亢奋的到处乱串,一点一点的吞噬着自己的忍耐力。看着妹妹既是纯真又是渴望的眼神。咬了咬牙后摇头说:「不了,我喜欢穿着裤子睡。」

    其实张文现在已经是光着膀子了,只不过因为两人没贴得那么近所以还没多大的感觉,只穿着一条小小的短裤。下半身也下意思的往后挪尽量不和妹妹做什么接触。

    「恩,是这样啊!」

    小丹认真的想了一下:「那你就穿吧,一会人家睡觉的时候自己脱。」

    「好。」

    听着这样有诱惑性的话张文实在想不出自己该说什么了,只能是有些害怕但又有些期待的应了一声。

    就在张文想入非非的时候,已经洗完的陈桂香推开门走了进来。见大女儿似乎已经有些困意,小女儿和儿子钻在一个被窝里也没多说什么,只是轻轻的扫过一眼后,朝张少丹说:「小丹,你去把那瓶烧酒拿出来。」

    「恩,喜儿吃完了吧!」

    小萝莉乖怪的从张文的被窝里钻了出来后问道。

    离开了这种软玉温香的诱惑,张文不由的松了一口气。但心里却多少有点失落感,有些不舍的闻着妹妹留下的淡淡体香。但看妈妈都这时候还拿酒,不由好奇的问:「妈,现在拿酒给谁喝啊?」

    陈桂香转过身朝张文甜甜的一笑:「没事小文,你困的话就先睡你的。酒是给喜儿喝的,她量浅一小点就睡得迷糊。我怕她吵到你!」

    「这样够了吧!」

    小丹在柜子里翻出了一个泥坛子,拿起一个小茶碗轻轻的倒了一点后递了过去,动作是轻车熟路没半点拖拉。

    「家里没糖了吧!」

    陈桂香接过以后问道。

    张少丹顿时就皱起了眉头,苦着脸说:「哪还有啊,咱们家一次就买那么一点。她一来就吃得差不多,害得人家想吃都没有了。」

    张文想一下,应该是想拿糖去哄骗她把酒喝下去吧!不由的出声说:「不是还有布丁吗?给她拿一点就行了。」

    母女俩同时转过头来,眼光不约而同的看着张文。那意思就像在看一个败家子一样,张少丹第一个发难了。一把冲到张文的旁边把布丁抓过来后说:「这个哪能给她啊,那些甘蔗糖被她吃了我都觉得心疼。」

    「就是,给她吃这个有些浪费!」

    陈桂香也赞同的说道。

    「……嘻嘻……」

    这时候突然一条小小的人影钻了进来,在众人错愕的时候傻笑着蹦到了炕上。张文抬头一看,心里就一阵的兴奋。好一个粉碉玉琢,娇小可人的小萝莉啊,清洗一新的喜儿扎着一条充满了童趣的小鞭子,干净的小脸上已经看不出刚才那污秽的样子,一双像星星一样闪亮的眼睛充满了调皮和神色,圆圆的娃娃脸的,一张嫣红巧致的小嘴像是和不上一样,虽然样子有些奇怪但看起来却特别的让人怜爱。

    身上已经换了妹妹的短裤背心,一双纤细嫩白的小腿蹦蹦耷耷的特别有活力,而且还很结实。如果不是有几颗蚊虫咬出来的小疙瘩,简直就和羊脂玉一样的洁白。一副娇小可人的样子根本看不出她是刚才那个满身泥巴的,像乞丐一样的小傻子。

    「喜儿,你给我下来。别吵到我哥!」

    小丹看到张文那副如痴如醉的样子似乎有些吃醋了,气乎乎的把布丁丢到一边后就去拉喜儿的手。

    「……呵呵……」

    喜儿除了傻笑也没说什么,似乎是以为小丹要和她玩游戏。灵活的躲开了!

    「小妹,你们别闹了。」

    陈桂香见两人在炕上都快打起来了,赶忙出言呵责道。

    小丹似乎受了委屈一样,鼻子一酸后突然恶狠狠的看着还在傻笑的喜儿,用力的朝她一推。喜儿整个人马上摔到了张文的身上,她不但没觉得痛。反而瞪大了圆溜溜的眼珠子看着张文,语气高兴的喊:「爹爹……爹爹……」

    被一个这样漂亮的小萝莉压在身上,张文也是很高兴。只不过见她突然叫自己爹爹,顿时就觉得有些奇怪。尽量用平和的语气问:「喜儿,为什么叫我爹爹。」

    「你下来,别缠着我哥哥。」

    小丹似乎对于张文表现出来的和善很不满,一下就蹲到了喜儿的旁边后将她的手拉住想往后拖。

    「爹爹……」

    喜儿虽然看起来很瘦小,但比她还高一些的小丹居然拉不动她。她有些发痴的重复着这一句话后,突然眼里泛起了水珠,哇的哭了出来。

    尖锐的声音在屋里变得非常扎耳,张文也是被她突然的行为吓了一跳。这才记得眼前这个迷人的小萝莉是个傻子,不过看着她梨花带雨的可怜样也是有些心疼。不由的伸出手轻拍着她的后背说:「喜儿不哭,喜儿乖。」

    这一拍她真的就停了一下,大声的哭喊变成了低低的啜泣。

    陈桂香已经习惯了她有时候发作的疯癫,张少琳刚有点困意也别吵醒了,不满的翻了个身后装看不见。陈桂香见小女儿似乎气得不轻。脸色一正后朝她说:「小丹,你上你姐那边睡去!」

    「可是!」

    小丹似乎对于这样的安排很不满,小脸上满是委屈的神色。

    「去,晚上我和你哥有话说。」

    陈桂香语气甚至有些生硬的说道。

    「好吧!」

    小丹低着头,鼓着小嘴一脸的不乐意。看着喜儿趴在自己哥哥身上哭,心里就有一股火在烧一样。一边乖乖的挪到了姐姐的旁边钻进被窝里,一边轻轻的说:「我睡了!」

    「喜儿,你再不老实的话我一会把你赶出去。」

    姐妹俩还是挺怕陈桂香的,就连喜儿都不例外。见她一直趴在儿子身上,不由的皱了皱眉后说道。

    「爹爹……抱……」

    喜儿这次似乎不怕她了,轻轻的咬着薄薄的小嘴唇后,张开手朝张文撒娇道。

    张文有些不知所措,朝妈妈那投去了一个询问的眼神。陈桂香似乎知道儿子在想什么,但也没有直说。慢慢的把手里的烧酒递给了张文。

    张文虽然有些搞不清楚喜儿为什么会叫自己爹爹,但也马上反应了过来。接过酒后语气像哄小孩一样的说:「喜儿听不听爹爹的话。」

    「……喜儿……乖。」

    她的语言似乎很有限,闻着熟悉的酒味似乎有些反感,不过还是听话的点了点头。

    「那喜儿把它喝下去好不好?」

    张文继续的哄着。

    喜儿慢慢的停止了啜泣,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张文。眼里的纯真和以来让张文心里不由的活份起来。甚至有些不舍得给她灌这么浓的酒。

    「小文,你累了吧!」

    陈桂香见两人僵持着,也没多说什么,将盘着的头发放了下来后。语气平淡的说:「她要是不听话一会给她赶出去。」

    张文哪舍得这样一个迷人的小萝莉出去风餐露宿,尽管她可能也习惯了。但张文还是认为这样的小可人应该是养在家里好好疼爱的,不过对于妈妈那种若有深意的语气还是感觉到有些奇怪,马上又哄了起来,只是这次说得有些生气:「喜儿你不喝的话,我就不理你了。」

    「喝……喝……」

    喜儿明显慌乱了一下,低低的应了声后一把抢过张文手里的碗,想都没想就把高度的烧酒一饮而尽,碗还没来的及放下,马上大声的咳嗽起来。水润的眼睛像讨好一样的看着张文。

    张文一边轻拍着她的后背,一边坐起身想抽根烟。但只是这轻轻的一动喜儿马上缠了上来,无助的抱着张文的腰,还是那样可怜的傻笑着:「爹爹……」

    「喜儿乖,我哪都不去!」

    张文无奈的笑了笑,拿起烟点了一根,狠狠的抽了一口。这算怎么回事啊,想自己一个货正价实的处男,还没碰过女人就先有了个女儿。

    陈桂香若有深意的看了看张文后,慢慢的爬上炕,就在张文的旁边坐着。语气严肃的说:「小文,一会你让她自己睡。别和她闹在一起!」

    「恩!」

    张文轻轻的点了点头,尽管身上有个可爱的小萝莉。但一想她是个低能儿心里就有些别扭,和她比起来妈妈简直就是青梅一样的妩媚迷人。尽管她的身体已经一半在被窝里边,但光露在空气中的上半身就已经让人赏心悦目了,张文甚至在心里默默的测算了一下,到底三围是多少?但妈妈的身材实在太标准了,张文可不想用数字去破坏这种美感。

    「爹爹……」

    喜儿赖在张文的被子上,小眼皮似乎越来越重了。说话的时候满嘴的酒气混杂着女孩子淡淡的体香,闻起来不算好但也不算坏。小脸上已经有些酒醉的红晕,语气也变得轻浮起来。

    「喜儿乖,下去睡吧!」

    尽管张文很想把这个可爱的小萝莉拉进自己的被窝里,但一看妈妈正用一种深沉的眼光看着自己,只能无奈的哄着她让她下去睡。

    「不……」

    喜儿说话的声音都有点大舌头了,但还是坚定摇了摇头。

    「行,那你就躺这吧。」

    张文想了一下,反正这样也满舒服的,索性就让她躺在自己被子上吧。一会老妈要说的话再把她抱走就行了,看她这样估计一会就会睡死了。

    喜儿高兴的点了点头后,迷迷糊糊的闭上了眼睛。这时候陈桂香才有空和儿子好好说话,但见儿子的眼光闪着色意的看着喜儿,不由的心里咯噔了一下,想了一会后语气有些不善的说:「小文,你困了吗?咱们把油灯灭了吧!」

    「好,好的!」

    张文闻着小萝莉暖暖的呼吸,感觉自己的身体特别的燥热,有些难受得很。心想要真的把灯弄灭了,自己是不是就能偷偷的摸摸她。

    陈桂香似乎看穿了儿子的心事,默默的起身后先是在张文的诧异中将喜儿抱进了自己的被窝后,转头微笑着说:「小文,晚上妈妈睡你旁边。咱们好好聊一下吧!」

    「恩!」

    张文心里叫苦不迭啊,喜儿的话自己没什么顾忌。但是妈妈这样一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睡在旁边的话不起漪念的话那就是自己不正常了,虽说十多年没在一起了感情不是特别的深,但她到底还是自己的妈妈。

    陈桂香起身将油灯吹灭了,屋子里马上就变得漆黑的一片。她摸着黑慢慢的爬上炕后,轻轻的躺到了张文的隔壁。拉过小被单盖在自己肚子上后,感慨的说:「小文,你小的时候也是睡这的。那时候睡中间的是你爹!呵呵,没想到一眨眼就这么快了,我的好儿子都长成了小男人。」

    「妈,看你说的。我现在可是家里唯一的男人!」

    张文虽然看不见,但清晰的听见了妈妈似乎有些激动的呼吸。心里颤了一下后,强迫自己不要用看女人的眼光去看她。

    「小文,你热吗?」

    陈桂香悄悄的摸上了儿子的脸,入手一片的滚烫。立刻关切的问道。

    张文心想能不热吗?某个地方硬到现在都快生疼了,不过还是用尽量平淡的语气应了一声:「恩,感觉有一点。」

    「那你把裤子脱了吧!这样睡多不舒服啊。」

    陈桂香轻声的说道。

    张文脸色尴尬了一下,还好妈妈看不见。马上解释说:「妈,我就穿一条短裤了。再脱就剩裤头了!」

    陈桂香轻轻的笑了一下后,语气有些调戏一样的说:「你个傻小子,和妈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小时候你全身我都看过了。不舒服的话赶紧脱了吧!正好妈也有点热了,咱娘俩一起凉凉快快。」

    张文一听脑袋嗡的一下就大了,还没来的及思考的时候。明显就听到旁边秫秫的声音响起,妈妈已经开始脱衣服了。动的时候小手还碰了自己一下,全身的血不由的往某个地方迅速的集中着!

    「小文,你怎么不说话了。」

    陈桂香想想虽然儿子长大了,到到底还是自己的儿子。也就不多想了,像平时睡觉一样脱得只剩个小裤头,听着旁边的呼吸似乎急喘起来。大概也意识到了是怎么回事!

    「没,没什么!」

    张文有些不自然的应道。

    陈桂香咯咯一笑后嗔怪道:「傻孩子,你脸怎么那么薄,这有啥不好意思的。不行的话妈帮你脱。」

    说完真的翻过身面对着张文,伸手抓住了张文的裤腰带。

    「别……」

    张文脑子一空,还没来的及思考的时候突然感觉下边一凉,妈妈居然一把将自己的裤头也拉到了膝边,硬硬的小弟弟马上就弹出来呼吸新鲜空气了。

    「脱了睡有啥不好的,像个男人一样的别那么扭捏。」

    棒子弹了陈桂香的手一下,察觉到儿子的冲动后她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表现,坐起了一些后双手齐出把儿子的裤子全脱了下,让张文变成了光屁股又躺回了去,嬉笑着说:「小文长大了,是该娶个媳妇了。」

    「妈,你!」

    张文对于她的强悍有些欲哭无泪,当然很大一部分原因还是自己的思想不够纯洁。只不过纳闷进屋开始后似乎谁都能调戏自己,自己还真没什么还手之力。

    「行了小文,妈也是过来人了。知道你这年纪都在想啥!」

    陈桂香微笑着说:「憋的辛苦也不太好,但过几天妈给你张罗个对象。保证身条好,脸蛋也俊。只要你看得上就行了。到时候妈再盖个屋让你们单独住,这样你就不用瞎想了。」

    「老妈,我都和你说我现在还不想考虑这个了!你怎么还提这碴。」

    说到这个话题张文就想流汗,家里三个女人似乎在这方面表现的特别团结,就差没直说为了张家的香火你赶紧找个女人配种吧!

    「呵呵,你不考虑,它得考虑吧!」

    陈桂香没多说什么,只是突然伸出手朝张文的小弟弟上拍了一下。

    张文顿时就感觉自己的小弟弟左右摇晃了一下,一种像触电一样的快感直接传到了脑神经里边,不由的全身一抖。想着隔壁的妈妈那迷人的容颜和娇好的身材,血液都快翻腾了起来。但还是理性的克制住后哭丧着说:「妈,你别把我当小孩子好不好。」

    「好好,不当就不当。」

    陈桂香见儿子急了,乐的笑了起来。不过随后用认真的语气说:「小文,你要是憋不住的话自己拿手撸。可千万别打喜儿的主意。」

    张文被老妈这强悍的话弄得头有点疼,就算你知道这样能发泄但也不能这么直白吧!想了一下听说妈妈似乎以前对喜儿不错,为什么现在却对她冷着个脸,不由好奇的问:「妈,为什么说不打喜儿的主意。我看她长得也不错,为什么没人收养她?」

    陈桂香苦笑了一下:「谁敢收养啊,一张嘴吃多少东西。还不定什么时候给你惹点事出来,再说了咱们这生闺女多男人少。谁家也不稀罕多一个女人在家还不能干活。」

    「不至于吧!我看喜儿这么漂亮,就没看上的。」

    张文转移着自己的思想,疑惑的问道。

    陈桂香幽忧的叹了口气后,摸了摸喜儿的脸说:「还不是因为这孩子不吉利,一出生克死了一家人。这样晦气的克星谁都躲着走,咱时不时的给她口饭吃就行了。也管不了那么多。」

    张文算是闹明白了,原来是迷信的思想的作弊。心里还那么这么漂亮一萝莉就算是个傻子,要是放在城里流浪的话不知道该有多少个怪叔叔带回去慢慢养成了,白浪费这么好个资源。真可惜啊。

    「妈,要不咱收养她吧!」

    张文试探性的问道。

    陈桂香马上虎起了脸,语气不好的说:「不行,你刚回家来。还没冲喜就弄这么一丧门的家伙进来,这要是坏了你的命就不好了。到时候你有个闪失我没脸面去见张家的祖宗。」

    「可是妈,她真的很可怜!」

    张文用有些哀求的语气说道。

    「我也知道她可怜,但她命硬。咱们家不能要,你要女人的话妈给你找去。保证漂亮而且还听话,你就别多想了。她这样一个傻子,说不好听点的生娃没准还生个和她一样的。到时候还不是遭罪吗?」

    陈桂香斩钉截铁的说道。

    「哎,妈!我挺喜欢喜儿的。」

    张文不甘心的说道。

    陈桂香冷哼了一声:「喜欢个屁,你不就是这玩意硬了没处使去了吗?还谈什么喜欢,把它弄软了你就没这心思了。」

    说完居然伸出一只手,一把握住了儿子传宗接代的家伙后上下套弄起来。

    「妈……」

    滑嫩的小手,抽动的快感。张文被妈妈突然的举动吓坏了,好一会后反应过来惊讶的不敢动弹。

    「别嚷嚷……妈给你弄出来。你也别再想这码子事了。」

    陈桂香的语气明显有些颤抖了,没想到见到儿子的第一天。自己居然在帮他打飞机,握着手里的棍状东西。感觉到自己久未被滋润过的地带,似乎隐隐的有些湿了。

    陈桂香似乎并没有多想什么,只觉得这是很正常的事!小手温柔的握住了儿子的命根子后,持续的套弄起来。虽然手法不太娴熟,但对于张文这样的处男来说。简直就是一种疯狂的刺激了,脑子里空白一片。反复的想这是自己的妈妈,这是自己的妈妈的手!柔软而又灼热的感觉烧得脑子一片空灵,突然一阵触电的感觉传遍全身,张文不禁整个身体都抽搐起来。

    陈桂香也察觉到儿子已经到了爆发的顶点了,怕弄脏了被子赶紧伸出另一只手挡在了上边,随着一阵强有力的射击。张文感觉自己的肌肉绷的特别的紧,快感冲击着中枢神经后,虚脱感传来。知道自己已经把精华全部喷洒在了妈妈的手上。

    陈桂香又套弄了几下,确定儿子已经发泄好了以后。这才拿起自己的枕巾,默默的擦着手上那充满了刺激性异味的东西,口气平静的说:「好了小文,这样就不想了吧。明天让小丹带你到处看看,你就别想喜儿的事了。」

    张文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空气中弥漫着自己精华的味道。已经逐渐的适应了黑暗的眼睛似乎隐约能看见妈妈脸上那难以遮掩的难为情,自己居然在妈妈的手上射了一次。张文不知道为什么会产生一种罪恶的快感,如果自己不是没经验的,多希望这种强烈的感觉能多持续一会。不过听着陈桂香接下来的话他也无语了。

    陈桂香默默的擦完手后,见张文没有说话。以为他是因为自己的话不开心,叹了口气后躺在了张文的隔壁,幽幽的说:「小文,不是妈狠心。我也挺同情喜儿的,但你说咱们家总不能养这么一个傻子吧。再者你要是和她睡了以后生个一样的傻娃子,到时候怎么办?」

    张文知道今晚是没办法说服她的,不过发泄完后对于挽留喜儿的事却没去多说什么了。只是脑子里混乱的一片,从踏进这个家开始的一切都变得是那么的荒唐。脑子不禁有些疼了:「妈,我现在很乱。」

    陈桂香知道儿子是因为什么心乱,黑暗里脸红了一下后。又恢复了平稳的口气说:「你别多想了,妈这样也是在帮你而已。实在不行的话你就想成是自己撸了一次就行了,区别也不大。」

    张文心想这能是一样的吗?区别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妈妈的小手握住自己命根子的时候那种强烈的感觉可不是自己弄的时候能比的。黑暗里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还是很热,甚至是滚烫。但也不敢去做出出格的事,只是心还有些芥蒂。

    「妈,咱们这样是不对的!」

    张文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义正严辞的说道。不过有点当了婊ZI还离牌坊的嫌疑,整个过程自己都在享受,半点拒绝的意思都没有。

    陈桂香这时候才感觉自己刚才有些冲动了,不过事已至此,也只能强撑下去了,想一会后,声音低低的说:「小文,这事你可谁都不能说。」

    「肯定不会的!」

    张文慌忙答应道,只是妈妈说话的时候朝自己这边挪了一下,似乎还不小心碰到了她的手臂。皮肤好滑啊!

    陈桂香见儿子确实心里很乱,想了一会后,再往张文这边挪了一些,几乎都快钻进了张文的被窝里。伸出一只小手慢慢的抚上了儿子的脸后,满是慈爱的说:「小文,我知道刚才吓到你了。不过你别多想,妈这也是为了你好。」

    张文默默无语了,虽然眼前妈妈的身体很有诱惑。但她对自己的感情并没有因为十多年没见面而淡漠,相反好像自己想的有些多了而已。但是想想第一天见面她就给自己打飞机,多少还是有些汗颜。

    「妈,你有什么愿望没有?」

    尽管张文很想让自己淡定下来,但是妈妈的呼吸似乎都打到了自己脸上了。感觉两人的脸离的很近,似乎一个伸手就能把她拉到自己的怀里。但张文还是赶紧克制一下后,面朝天转移话题的问道。

    陈桂香见状也是松了一口气,稍微想了一会后,用有些轻快,憧憬的语气说:「我的愿望啊,那就是赶紧抱上孙子。闺女始终是别人家的人,自己的儿子才是真的。你赶紧给我娶个媳妇生个娃,那妈做梦都能笑了。」

    张文也早就料到了老妈会这样说的,不过听着她话里那种单纯的期待。也不忍心去打击,笑了一下后,用温情的语气说:「你放心吧,肯定有抱上的那一天。不过一个肯定是不够的,我要让你抱不过来。」

    「看你这孩子能的!」

    陈桂香听着儿子的话开心的笑了笑说:「这不过你回来以后打没打算干点啥,你是家里唯一的男人。妈可舍不得你出海还是种田,咱们家虽然没啥钱,但也不能让你回来就受罪。」

    「妈,你放心吧!既然你说我是家里唯一的男人那这些事就让我来想就行了。」

    张文似乎感觉自己长大了一些,面对着这个贫困的家心里就有种担当的责任感。

    「好了!」

    陈桂香突然语气压得特别的低,轻轻的凑到了张文的旁边后,小嘴凑在耳朵边慢慢的说:「你要实在看上喜儿的话,千万别让你姐姐她们知道。等有机会的话你带出去外边给她睡了,别在家里。」

    「啊!」

    张文没想到转移了话题后,妈妈居然会提出这样荒唐的提议。顿时就吃了一惊。转头一看,脑子里的火腾的又烧了上来,黑暗中妈妈的眼睛就像星星一样的明亮柔软,要命的是往下一看就能看见她胸前那对白兔的轮廓,尽管看得不仔细。但光这样的风景就能让人遐想连连了。

    「小声点,别吵醒她们了。」

    陈桂香慌忙的捂住了张文的嘴,听了听女儿们的呼吸还是那样的平缓。这才接着说:「你放心,妈经常给喜儿洗澡,知道她还是个稚。我怕在家里给她开苞不吉利,你出去外边玩一下。别闹出事就行了!」

    睡到大中午后张文才打着哈欠,有些颓废的蹲在了井边刷牙洗脸。昨晚最后话题越讲越多,几乎已经没再去谈那些暧昧的事!虽然一开始很不自然,但还是和妈妈聊了很多自己在城里的生活。包括爸爸的死,以前生活的困窘。城市的冷漠,和别人轻蔑的眼光,母子俩的陌生感最后在陈桂香疼爱的眼泪里消除。聊到了天快亮的时候两人才迷迷糊糊的各自睡去,香甜的一觉。张文似乎还听见了远处海浪拍打着岩石的声音。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