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黄色笑话
  • 最新排行

    夫妻的性爱秘密游戏三

    发布时间:2021-04-06 00:00:52   

    坐在公司的办公室里,我有些状态不佳。昨天晚上我看了很长时间的成人网

    站,包括一些妻子出轨的小说,或者是一些绿帽爱好者发的心情帖子之类的,看

    过之后确实让我愤怒的心情得到了好转。

    妻子偷人之所以无法接受,就是因为觉得丢人,但当你发现很多男人的妻子

    都在偷情,都在丢人的时候,那种愤怒其实也并沒有想像中的强烈。不过我很想

    知道,妻子今天是不是要去偷情,要去跟网友开房做爱!

    出门的时候妻子并沒有异常,如同往常一样叫醒自己,给自己准备好牙膏、

    牙刷,做好早饭,找出干净的衣服,温柔贤慧。

    我登录了QQ,妻子沒有在缐,留言也沒有回覆。看了看时间,上午十点,

    如果真的要见面的话,应该已经出门了吧想到这里我拿出电话,拨打了家里的

    座机。如果沒人接,就证明她真的去了。电话响了几声,沒人接听,我的心情有

    些沉重,就当我准备挂断的时候,却突然接通了。

    「餵,老公」电话里传来妻子的声音,我竟然一时有些沒反应过来,一直

    到妻子连问了几声,我才反应过来。

    「老婆,你在家啊」我问道。

    「当然在家啊,要不谁接的电话啊。怎么了,老公,有事啊」妻子道。

    「沒,沒什么,我只是想问你醒了沒有,今天完全天气不错。」我连忙找了

    个藉口。

    「醒了,刚才又睡了一个回笼觉。一会弄点吃的,饿了。」

    「啊,那行,我这边有事,先挂了啊!」

    挂断电话,我有点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她在家,她沒有出去。难道昨天

    在网上她是骗自己的这让我觉得挺高兴,但不知道为何,却有种失落的心情,

    这让我自己都忍不住骂自己变态,难道还希望妻子出轨不成

    正好这个时候手边有工作要处理,我便忙了起来。这一忙就好几个小时,看

    了一眼,已经快下午一点,妻子沒有回覆自己的消息,也沒上缐。这让我不禁又

    好奇的胡思乱想了,会不会是我刚才打电话的时候妻子还沒出门呢现在都过去

    这么久了,妻子如果在家,应该会上网吧我忍不住又拿起电话打了过去。电话

    还是过了好久才接通,里面传来了「轰隆轰隆」的声音。

    「老婆,你幹什么呢」

    「洗衣服呢啊!老公,你怎么不往我手机上打啊接座机太麻烦了,洗衣机

    的声音还大,差点沒听见! 」妻子有些埋怨道。

    「我这不是顺手嘛!那什么,晚上你別做饭了,我买点好吃的回去。」

    「行啊!」

    「嗯,我沒別的事了,你忙吧!」

    挂断电话,我心里彻底放心了,看来妻子并沒有出去。心情愉悦的我,看着

    繁重的工作也不觉得枯燥了,认真的工作了起来,准备晚上回去买点好点吃的。

    ************

    唐珊放下电话,擦了擦嘴角上的白色精液,晃着巨乳,赤身裸体的走回了卧

    室。卧室里,一个同样赤裸的男人靠在床上,惬意的抽着香烟。见到唐姗进来,

    男人淡淡说道:「又是你老公这是第二个了电话了吧,看样子他是不放心你这

    个骚货啊! 」

    「兴许是今天不是很忙吧,平时很少打电话。」唐姗解释了一句。

    男子撇撇嘴,指了指肉棒,唐珊主动爬到了床上,跪趴在男人双腿中间,伸

    出那粉红色的舌头舔着上面还沾着残馀精液的肉棒。就在刚刚电话响起的时候,

    唐姗正在给男人口交,听见电话响男子却沒有让她去接,而是按着她的脑袋等到

    射了之后才松开她。

    「这是今天第二炮了,第一炮射在你的骚屄里,第二炮射在你的嘴里。现在

    时间还够,木瓜珊,你说这第三砲,我射在哪好呢 」男子伸手捏着她的奶子肆

    意地揉捏,淫笑着朝她问道。

    嘴里的肉棒已经清理干净,但沒有男人的吩咐,唐珊也沒停下来,听见他询

    问,唐姗俏脸一红:「都听你的!」

    「骚货,我看你是希望我射在屄里吧你不是最喜欢被男人内射了吗」

    「我……我哪有啊!」

    「还不承认自己是个骚货你的骚屄已经被我内射过多少次了!每次被操爽

    了,问你射哪里,你的回答哪次不是屄里 」男人讥笑道。

    唐珊沒有说话,却更加卖力地吸吮着那逐渐挺拔的肉棒,俏媚的脸庞此时带

    着妩媚,带着一股淫贱之气,本就不大的樱桃小口更是被肉棒塞得满满噹噹,每

    一次套弄都将肉棒整根含入,吸吮的同时还用舌头不断地缠绕。

    「你的口活是越来越棒了,被你这么一吸想不硬都难。可怜你老公,还从来

    沒有享受过,不知道你这个木瓜珊的小嘴有多么骚,多么厉害吧 」男子得意的

    笑着,示意唐姗将腿抬起来。

    唐姗换了个姿势,侧则身体,小嘴依旧含着肉棒,左腿却已经高高的抬起,

    伸得笔直,如同一条直缐。下体的阴毛浓郁,黑色的阴唇却非常厚,小穴却还是

    粉红色。如果不打开阴唇,乍一看就好像上了年纪的老骚屄一样。此时因为抬腿

    的缘故,阴唇已经分开,上面还隐约沾着白浆,显然是刚刚被操过不久的样子,

    甚至连小穴口都还张着。

    白嫩的手指分开阴唇,在阴蒂上轻轻的揉搓,那种兴奋的快感让唐珊不由自

    主的呻吟了一声,身子也微微颤抖,可是抬起的腿却依旧伸得笔直!

    男子将烟头掐断,一手扶着她的脑袋让她套弄肉棒,一手在那木瓜奶上用力

    地揉捏,时而还拉扯乳头,让唐珊痛得闷哼不已,但脸上的表情、身体的反应却

    又让人觉得她在兴奋。

    「不错,控制力倒是越来越好,腿的姿势保持得很好。看来当初让你去学舞

    蹈果然是对的,这样身体的柔韧度玩起来才更爽! 」男人这时肉棒早已经硬了,

    起身摸了一下唐姗的小穴,也已经湿润:「我有些累了,你先上来自己动!」

    唐珊「嗯」了一声,竟然有几分迫不及待,转身跨在男人的身上,小手扶着

    肉棒在自己的小穴上摩擦了起来,坐了下去。

    微微后仰身体,双手扶着男人的小腿,唐珊开始晃动起了蛮腰。随着她的晃

    动,肉棒在小穴里来迴转动,那对巨乳更是摇摆不定,男人瞇着眼睛,双手埝在

    脑后,享受着唐姗的主动。她的腰功愈发出色,尤其在兴奋的时候小穴还会用力

    地夹紧,小穴中的那种湿润、温热,时而让男人满足的哼上几声。

    兴奋的唐珊忍不住撩了撩头髮,仰着头大声的喘息,沒过多久,身上就已经

    香汗淋漓,动作似乎也慢了下来。就在这个时候,男人却忽然挥手,「啪!」用

    力地抽打在唐珊的巨乳上,这一下打得很用力,奶子摇晃了好几下,唐珊更是痛

    得闷哼不已,让她情不自禁的倒了下来,双手扶着床,身体倾斜的趴在男人的身

    上,屁股上下抽动,小穴紧紧地包裹着肉棒。

    「你就是一个贱货,越是被侮辱、被虐待就越是兴奋,天生就是一个玩物胚

    子,如果不瞭解的你的人,恐怕谁也不会相信你会这么下贱,这么闷骚! 」男人

    肆意地侮辱咒骂,双手捏着唐姗的奶子用力地互相撞击,两团奶子撞到一起发出

    「啪啪啪」的清脆响声。

    而唐珊,却因此而变得更加兴奋,「是,我是贱货,我唐珊就是个贱货。我

    是木瓜珊,我喜欢被人侮辱,被人虐待,我喜欢被男人玩弄,我就是一个婊子,

    人盡可夫的婊子……」唐珊兴奋的不断浪叫,男子似乎也来了兴緻,主动地抽插

    了起来。唐珊在男子的抽插下,身体不断地上下摆动,那骚浪的样子彷彿要将男

    人的肉棒坐断一样!

    男子抽插了大约百下,有些不爽,勐地将唐珊推倒躺在床上,紧接着翻身压

    了上去用力地勐干了起来。

    「啊啊啊啊~~好爽,好舒服,我要被你操死了……」

    「婊子,你不想被我操死吗」

    「想,我想被你操死。用力,用力干我,把我操死吧!」唐珊被操得失神,

    高亢的浪叫起来。

    男子用力地操着唐珊的小穴,突然他勐地拔了出来,唐珊顿时空虚的哼了一

    声,双腿却被用力地掰到了头顶,膝盖压在了身上,屁股更是不由自主的抬了起

    来。紧接着,男人忽然转身,双腿踩在唐珊的身边,背对着她将肉棒插了进去。

    这么羞人的姿势,再加上因为男子压在身上的那种压迫感,唐珊感觉到腰都

    快断了,她那瘦小的身躯根本承受不住这样野蛮的姿势,可唐珊却兴奋无比,只

    不过被插了十几下,竟然就感觉到高潮降临。

    在这种受到压迫的情况下,这种高潮的快感反而更强烈。男子蹲下来抓着唐

    珊的腰,忽然用力地一拽,唐珊的身体不由自主地从他的双腿之间荡了过去,然

    后重重的趴在床上。还沒等唐珊有所反应,男人拉着她的腰将她抬了起来,双膝

    跪床,腰部弯曲,肥臀高高翘起,唐珊支起胳膊想要爬起来,却被他一下按倒在

    床上,对准肥臀,肉棒直接插进小穴里,顿时,「啪啪啪」声再度响了起来。

    屁股被撞得一颤一颤,那种柔软,那种弹性,让男子觉得倍感舒服。女人的

    屁股肥,操起来就是舒服!男人一面用力地勐幹,双手对着她的屁股瓣拍打了起

    来,顿时间,屁股被打得颤抖不已,唐珊更是被羞辱得连连浪叫。男人就好像打

    鼓一样,用唐珊的屁股取乐,干一下,就拍几下,竟然很有节奏感。

    「每次操你的时候都喜欢打你的屁股,挨打的时候小穴夹得最紧,真爽!」

    「你……你满意就好!啊啊啊啊~~干我,求求求你用力干我,我……我又

    要高潮了! 」

    「真他妈是个贱货,竟然这么快又高潮了。我也要射了!」

    「射……射进来,射进来,快把你的精液射进我的屄里!我要,我要~~啊

    啊啊啊……」

    男子突然扶着唐姗的胳膊,唐珊双手支撑着床爬了起来。而后,男子双腿挎

    着骑在了她的身上,肉棒在那肥臀中间用力地抽插,双手却按住了唐珊的肩膀,

    那种强而有力的撞击让唐珊完全忘记了思考,那种畅快淋漓的兴奋感让她只记得

    自己要宣洩,要释放,要浪叫!要骚,要盡情的骚!

    「噗哧……噗哧……」精液射进了唐珊的小穴中,男人蠕动了好多下,等到

    全部射干净之后才拔出来。唐珊趴在床上喘息不已,享受着高潮的快感。

    男人站在床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用脚踩了她几下,唐珊缓缓的转过身,正

    对着男人。男人用脚踢了踢她的双腿,让其噼开,随后,竟然用脚趾去玩弄她的

    小穴,很快地,脚趾就沾满了精液!

    「把我的脚舔干净吧,骚货!」男人将脚趾放在唐珊嘴边,唐珊喘息迷离的

    看了一眼,竟然真的伸出舌头舔起了他的脚趾,粉嫩的舌头绕着他的脚趾舔着,

    最后竟然张嘴将脚趾含在嘴里吸吮。

    过了片刻,男人才心满意足,脚趾也已经被舔干净。男人坐了下来,唐珊主

    动将男人的衣服拿过来,她知道,对方要走了。男人穿好衣服,唐珊已经拿出根

    烟点上抽了几口,等到男人整理好衣服,才将烟递了过去。男人满意的拍了拍唐

    珊那红润的小脸,道:「对了,那件事你做了吗」

    唐珊乖巧的点头说道:「做了,每天都有上缐,如果有人加我,我就通过;

    他们要聊什么,我就聊什么,有问必答;如果他们要看照片,要视频,我也必须

    同意。如果有人提出想跟我见面,我就暂时拒绝,将他们单独分成一个小组。 」

    「不错,做得很好。你这种骚货就应该让所有人都知道,平时装纯,在网上

    就应该骚!那么多网友跟你这个骚货聊天视频,让他们知道你的骚劲,见到你这

    骚货的身体,你是不是觉得很刺激 」

    「是有那么一点,一开始我……我还不太习惯,不过后来就习惯了,也有些

    喜欢上了这种感觉。 」唐珊轻声说道。原来,她会有另外一个QQ,还表现得那

    么风骚大胆,竟然是这个原因!

    「那就继续保持,跟你的那些网友们多多分享你这个变态的癖好跟秘密。」

    男人哈哈大笑一声,随手将烟头掐灭,准备离开了。

    唐珊起身将男子送到门口,等男子走了之后,唐珊转身回到浴室沖了个澡,

    将身体清理干净,然后将烟头等都倒入垃圾袋里,这才穿上衣服去整理床上的狼

    藉。将床整理好,唐珊抬头看了一眼床中央的结婚照,意味不明的叹了一声。

    她有些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了,从开始的抗拒,到后来的喜欢,

    甚至是痴迷,在旁人眼中高不可攀、漂亮无比,背地里却特別渴望那种变态、下

    贱的刺激。这就是她的秘密,一个可以让陌生人知道,一个可以让其他的男人知

    道,但却绝对不能让老公知道的秘密。

    有很多次,她都想过不再这样了,可隔上一段时间却又忍耐不住,结果越陷

    越深,她只知道,那种快感已经深入她的骨髓。她曾经找过有关这方面的心理书

    籍,造成这样的原因有很多,她觉得有一点可能是符合自己:越是觉得高贵,越

    是骄傲的女人,就是迷恋这种身份的反差。

    唐珊有些无欲无求,不像其他女人那样拜金,也不追求什么奢侈品,沒有什

    么特別的追求,沒有什么特別的爱好,无欲无争,又很胆小。但是她知道,这是

    因为自己的骄傲,或者说自信,她知道,如果自己想,这些都可以得到。

    可是有东西得不到!

    她之前也交往过一些男朋友,因为身材好、长得好看,那些男朋友对她都特

    別尊敬,包括现在的老公也是一样,但这种尊敬让她觉得枯燥。从那次之后,她

    体验到了这种近乎变态般的快感,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喜欢上了这种感觉。

    本来,她甚至决定抛开一切,盡情享受这种刺激。但某个人却不同意,她不

    知道那个人的目的是不想破坏自己的婚姻跟感情,还是觉得这样更有成就感,更

    刺激,但是她知道,那个人的话,自己必须听从。

    ************

    终于下班了!从公司里出来,我迫不及待的开车去买了平时妻子最爱吃的东

    西,开车回家。开门进屋,妻子穿着居家装,长发随意的扎成了辫子,正在看电

    视,见到我回来,走过来温柔的接过东西,帮我脱下了外套。

    「都是我爱吃的啊!老公,你怎么突然想起来买吃的了」妻子看了一眼,

    有些惊喜的问道。

    「你一个人在家里忙东忙西的那么辛苦,犒劳犒劳你。我先去洗手,一会吃

    饭。 」我笑着说道,然后去了卫生间。

    卫生间里还挂着我的内裤跟妻子的内衣,应该是白天洗的。洗了洗手,我跟

    妻子一起吃饭,妻子很高兴,不断地把好吃的让给我,这更让我觉得很甜蜜。

    吃过饭之后,我沒有去玩游戏,而是陪着妻子一起看了会电视,等到时间差

    不多就去洗了澡,然后搂着妻子想要亲热。

    脱掉衣服,妻子躺在床上微微闭着眼睛,我压在她的身上亲了过去,不过还

    是跟往常一样,妻子的反应并不激烈,回应了我几下就作罢,揉着那对巨乳,弄

    了好半天,可妻子始终沒有太多的反应,就如同睡着了一样,任由我摆佈。

    这种沒有情趣的感觉让我的肉棒有些软,不过不知道为何,我的脑海里却想

    起了昨天妻子跟我视频的骚样,这让我微微有些亢奋,随后竟然不由自主地幻想

    着有一个男人在操妻子,妻子被他操得不断地发浪,那个贱样让我无比兴奋,肉

    棒更是坚硬如铁。分开妻子的双腿,妻子似乎还沒有湿润,扶着抽插了下来,我

    就已经抑制不住那种激动,兴奋的干了起来。

    平时我大概都是半个小时左右,这次虽然跟以前一样採用保守的男上女下姿

    势,妻子也沒有什么热辣的回应,偶尔会低沉的呻吟几声,但因为我的意淫,却

    丝毫沒有让我感觉到无趣,才十多分钟,竟然就把持不住射在了里面。

    射完之后,我拿出纸巾帮妻子擦干净小穴,妻子穿上衣服,然后躺在我的怀

    里准备睡觉。我心里那股兴奋劲还沒消退,想要捏几下奶子,却被妻子用手给挪

    开了,只有做的时候,妻子会接受,其它的时候,妻子都不太习惯,不太喜欢我

    摸她。

    搂着妻子,我心里不禁叹了一声。如果妻子要真的是跟人偷情,真的像网路

    上那么骚就好了,说不定能让她渐渐变得开放呢!网上有很多帖子都说,妻子本

    来保守,但接触了別的男人之后,渐渐变得风骚起来。

    这次之后,我对于妻子偷人的事情已经不那么相信了,认为只是在网上开玩

    笑,瞎说而已。平时依旧每天上班忙碌,在班上的时候偶尔会用那个QQ跟妻子

    聊天,聊的都是一些性爱或者很淫荡的话题。回家之后,享受乖巧贤慧的妻子,

    每次做爱,我都选择了意淫一些妻子跟別的男人做爱的画面,倒让我隐隐有些焕

    发了第二春的感觉。

    我也渐渐喜欢了白天跟晚上,现实跟网路,妻子的两种不同性格,甚至,平

    时我很喜欢的猎艳、约炮都变得索然无味了。这种刺激的身份变换,成为了我的

    秘密,绝对不能告诉妻子的秘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