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乱伦文学
  • 最新排行

    渔港春夜 第二章 洗澡趣事多

    发布时间:2021-04-06 00:00:27   


    「小文,你还记得我吗?」

    少妇颤颤巍巍的走了过来,眼睛不争气的又流下了两行泪水。打过秀美的脸庞让人感觉特别的凄楚,尤其是说话的时候还微微抖动的小嘴,更像是在诉说她的期盼和此时的激动。

    张文脑子有些当机了,怎么也不相信眼前这个绝色的少妇是自己的妈妈。一举一动里都透露着迷人的风韵,说话的时候更是让人不自觉的心疼起来。像这样的美女别说乡村了,就是都市里都不呈多见,如果不是自己看错了。那绝对是自己那个死鬼老爹没有审美的眼光。

    「小文,妈妈在叫你呢!」

    张少琳见弟弟一副错愕的样子,轻轻的拉了拉他的衣角后小声的提醒着。

    张文还没办法回过神来,眼前的美少妇看起来顶多就二十七八的样子。而且是那样的漂亮迷人,和自己一早的预想根本就有天壤之别。来的时候心里早就刻画了一个预想的形象,母亲应该是一个四十多岁,黝黑干瘦的中年女人。一双手充满了生活的艰辛和岁月的疤痕,应该是那种又肥大黑的才对。但一看少妇的少却是那么的漂亮,手指纤细秀长,这样的手应该去弹钢琴才对。

    「小文!」

    少妇走到了张文的面前,依然忍不住眼泪往下流。一副犁花带雨的模样让人特别心疼,见儿子发呆。不由轻轻的唤一声。柔软的声线虽然悦耳动听,但在这一刻却是充满了深情。

    张文这才回过神来,仔细的看着自己的亲生母亲,越看越觉得心跳加快。实在是太漂亮了,皮肤又是那么的白。如果不是有姐姐在旁边证明的话,张文绝对不会相信眼前的这个美人会是自己的亲生母亲。不过细看了一下她的眉宇之间倒是和自己有几分相似,看着她期盼的眼光,张文缓缓的张了张嘴,语气有些生硬的叫了她一声:「妈,我回来了。」

    「孩子,我的孩子啊!」

    少妇再也压抑不住心里的激动和思念的痛苦,一把将张文抱住后痛哭起来。

    「妈,你别哭了!我这不就回来了。」

    这一刻张文把所有的色心都屏弃了,有的是只是面对母亲眼泪的愧疚和深深的自责。妈妈这一抱上来却让张文看见了她光滑的脖子上有不少的小伤疤,手上也有很难才能看见的裂痕。

    「妈高兴,我儿子回来了,我儿子那么大了!」

    陈桂香压抑不住心里那么多年来压抑的思念,像发泄一样手又收拢了一些,将张文紧紧的抱住。似乎是怕自己一放手眼前的儿子就会没了一样。

    「妈,小文!」

    张少琳在旁边看了一会,也忍不住轻身的啜泣起来。

    「妈,你别哭了!哥回来了就好了。」

    小丹也懂事的走到两人近前,用无辜的语气劝慰道。

    「没事,妈就是高兴!」

    陈桂花哭得鼻涕和眼泪把张文的衣服都弄湿了,小脸上也满是激动的红色。看着眼前乖巧的女儿。和已经长大成人,比自己还高上一个头的儿子心里就一阵的高兴。

    「妈,对不起!」

    张文不知道母亲这么多年来是这么过的,守着活寡没有再嫁。为的就是抚养这对和自己血脉相连的姐妹,看着她们身上破旧的衣服和生活的困窘,心里的愧疚更加的深重了。

    「孩子,不怪你!」

    陈桂香笑着擦了擦眼泪:「你快坐下来吃吧,尝尝妈妈手艺怎么样?」

    「好,好!」

    张文也已经泣不成声了,这时候小萝莉也被三人感染的小声的埂咽着。

    「来来,吃一块鸡肉!我听你姐说你累了一天了,该好好补一下。」

    陈桂香流着泪的微笑可以看出她心里现在有多幸福,将儿子按到了凳子上后。又安抚了两个女儿,这才给张文夹了一个鸡腿。

    看着碗里闪着油光,肉感十足的鸡腿。张文怎么样都高兴不起来,毕竟现在家里的生活太困难了。而且还没一个男人在,看着母女三人脸上的泪水。什么食欲都没了。

    「哥,你吃啊!」

    小萝莉轻轻的擦了一下泪水后,看着张文碗里自己朝思夜想的大鸡腿,强忍着口水催促道。

    张文这才稍微的清醒了一下,从惆怅和伤感中回过神来。看着妈妈殷切的眼光和妹妹那闪闪发光的大眼睛,心里一动后拿起鸡腿轻轻的咬了一口,不知道是不是眼泪作祟的原因。总感觉鸡腿很咸,但吃到心里却是甜的。

    「妈,很好吃!你也吃一口吧。」

    张文小心翼翼的咬着嘴里的肉,又把鸡腿递到了母亲面前。

    「好好!」

    陈桂香激动得话都不会说了,一个劲的叫好后,也只是轻轻的咬上一口。眼泪止不住又留了下来:「很香,确实好吃。」

    「来,姐!你也试一下。」

    张文高兴的笑了笑后,又递到了姐姐的面前。

    张少琳心里也泛起了一阵暖暖的感觉,轻张小嘴咬了一口后,夸奖道:「很好吃。」

    说完又腼腆的看着张文。

    「哥哥,我也要吃!」

    在这个特别温情的时刻,小丹撒娇一样的拉了拉张文的手。语气有些着急的说道,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张文的手。

    「小谗鬼!」

    张文溺爱的责怪了一声后,将鸡腿也递到了她的面前。小丹的吃相可就没姐姐和妈妈那么文雅了,迫不及待的张开那张小嘴狠狠的咬了一大口,肉在嘴里都有些噘不动还直勾勾的看着张文手上剩的那半只。

    「好了好了,都给你!」

    张文受不了她既是无辜,又是可怜的眼光。轻轻一笑后把鸡腿放到了她碗里。

    「哥哥万岁!」

    小丹高兴的欢呼了一声,不过嘴里都是鸡肉的听起来发音不太清楚,有些不伦不类的感觉。

    「小妹,你哥今天累了一天了!你怎么还吃啊。」

    陈桂香在旁边有些生气的嗔怪道。

    「哥哥!」

    小丹向张文投来了求助的眼光。甜得发腻的小声音让人骨头都软了。

    张文赶紧袒护起来:「没事的妈,我这身体和牛一样的!没什么关系,呵呵。倒是小丹,现在是发育的时候应该多吃一些有营养的东西才对!」

    「你就宠她吧!」

    陈桂香见兄妹刚相聚就那么的和睦,心里也是颇感安慰。刚才大女儿已经说了丈夫死了的消息,但自从他离开自己以后。心里已经不抱任何的希望,也没什么感情了。所以表现得像死了个陌生人一样,只是心里颤动了一下也没去多想了。

    「对了,小文你还没有换洗的衣服吧!姐明天买点新布给你做几件。」

    张少琳心里也是暖洋洋的,自从爸爸走了以后。妈妈一直都沉没寡言的忙碌着生活的事,即使偶尔闲下来的时候也是在念叨着这个被带走的弟弟。家里已经很少像今天这样的高兴!

    「好!」

    尽管张文觉得买件新衣服是很容易的事。也不想让她那么累,但看着姐姐亲切的眼光。还是不忍心去拒绝这一份好意!

    「都吃吧,别光说话了。」

    陈桂香见大女儿和儿子都在说话,小女儿却是狼吞虎咽的吃着,半个小脸都是油腻腻的一片。像个小花猫一样,不禁扑哧的一乐后,温柔的说道。

    她这一笑在张文眼里比什么都好看,像三月的春风一样让人倍感舒服。张文不由看得有些痴了,心里甚至在想这要不是自己的妈妈该多好了,刚有这想法的时候立刻被吓了一跳。自己怎么牲口都不如了,竟然对妈妈有非份之想,这样的想法是不能有的。

    「小弟,你在城里不是还读书吗?」

    张少琳突然想到了这一点,语气有些紧张的问道。陈桂花也是心里一颤,快到嘴边的筷子都停了下来。

    「哦,那个啊!我高中都毕业了,就是没考上大学有点遗憾。现在那边有还些破事,住几天后我回去一趟。把事情都处理完后我再回来,到时候我哪也不去了。咱们一家人好好的过日子比什么都强。」

    张文见妈妈的眼里流露出了一种落魄的感觉,慌忙表态道。至于家里那几张大学录取通知书,等回去的时候烧了吧!

    「哎,可惜你读了这么多书!来这有些委屈了,要是你能考上大学的话你爷爷奶奶泉下有知也会很高兴的。咱们张家也能扬眉吐气一番。」

    陈桂香感觉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马上就松了一口气。刚才还在担心儿子又会离开自己,但现在一听他的话就放心了。

    「妈,我就想好好的伺候您。」

    张文深情的说道:「再让姐姐和小妹过上好日子就行了,我现在什么都不想!」

    陈桂花到底还是深受传统的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思想熏陶,心里早就认定了自己是张家的人,即使丈夫跑了也是一样。公公婆婆在世的时候对自己也是不错,怎么样也不能让儿子受这样的委屈。想到这不禁放下筷子,表情有些严肃的说:「小文,你这样想不对。你都十七了,我当年嫁给你爸的时候才十五!在这看看有没有看得上的姑娘,早点给咱们张家留个香火才对。」

    张文心里那个汗啊,十七就算很老了吗?在城里二十七还不想结婚的有的是,不过看妈妈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心里又是纠结,想了一会后认真的说:「妈,这事以后再说好吗?咱们一家人刚团聚我只想好好的和你们在一起而已!至于结婚的事,有看上的我一定不隐瞒。」

    「这才对嘛!」

    张少琳也在旁边帮腔着:「妈都辛苦了这么多年了,能抱上孙子的话肯定很高兴。我和妹妹都是闺女家的,以后就是泼出去的水了,妈还得靠你养老送终呢。」

    张文心里那个恶汗啊,没想到看起来清秀娴静的姐姐思想也是这样的传统,甚至都有些古板了。但一看她俩都挺认真的,心想还是能避就避吧,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后说:「我现在还小呢,哪能想这么多啊。」

    「哥,你就不对了!咱们这的女孩子要知道你是个高中生的话还不抢着要。」

    小萝莉吃着吃着抬起头来,辛苦的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后,也是一脸认真的劝说着。

    张文这时候想死的心都有了,这刚进门都没多久。怎么就给自己张罗起来了,心里既是好气又好笑:「行了,咱们先不说这个好吗?我才回来一天呢,连路都不认识一条你们就紧张成这样!要是以后熟了的话还不得安排个三妻四妾的!」

    没想到这句玩笑话一说出来,陈桂香似乎考虑得很认真,想了一一会后自言自语:「多找几个似乎也不错。」

    说完朝张少琳这边问:「琳子,我记得张家村那个张大强是娶了俩媳妇吧,听说除了不能扯证以外人家过得也挺好的!」

    「好像是有这么一人。」

    张少琳也认真的点了点头:「他家家境好,娶俩也不算多。」

    「就是就是,小杏还有三个娘呢!」

    小萝莉也在旁边附和道。

    张文这下可是彻底的傻眼了,没想到在这穷山恶水的地方居然还有三妻四妾的事存在。真想不明白他们是怎么生活的,不由好奇的问:「娶两个老婆?这,这怎么娶啊?」

    「我听说张大强娶第一个媳妇的时候花了三千是吧,娶第二个的时候是花了八千多。」

    张少琳也有些不确定的朝陈桂香说道。

    「没事,好像给她家买了十条猪仔做彩礼了。给原来那婆娘买了只金戒指她才答应的。」

    陈桂香点了点头说:「他家房子盖得好,上次是租了陈伯的船运来的红砖和水泥啥的吧,当时他家可长脸了。」

    张文呆了,不是吧!娶个老婆就花这点钱了?那自己算一算不就可以娶一打了,心里无限的意淫中。更加深了要回到这来的想法,想到这不禁有些跃跃欲试了。

    随着讨论气氛的热烈,张文赶紧低下头去吃自己的。妈妈和姐姐在一边说得眉开眼笑的,虽然美人娇笑是很迷人的一幕,但话题总离不开什么传宗接代啊,续个香火什么的。这倒是有些让张文既向往又有点好奇!要知道以前光看片没实践,现在听得有些蠢蠢欲动了。

    「好饱啊!」

    小丹用油腻的小手拍着小肚子,满足的叹息了一声,整个小脸都是汤汁,甚至还有几片菜片,样子要多滑稽有多滑稽。把还在热烈讨论的母女俩逗得呵呵大乐起来。

    「蚊子快下来了!」

    陈桂香看了看天后,朝张文说:「小文你先进屋吧,海边的蚊子毒!你没试过。」

    「不用,我收拾一下桌子吧!」

    张文赶紧起身想帮忙,却不想被姐姐一把按住了。

    「小文,你就听话进屋吧。这三个女儿家哪能让你一个男人干这活啊!」

    张少琳说的是斩钉截铁,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

    「小丹,你陪你哥进屋。点一下熏香。再把那只大捅拿出来给你哥!」

    陈桂香一边收拾着碗筷一边说道,看着女儿脏兮兮的样子不禁皱了皱眉:「你自己也得洗一下!」

    「好啦!」

    小萝莉调皮的吐了吐舌头后做了个鬼脸,笑的拉过张文的手:「走,咱们洗澡去!」

    一句简单的话听在张文邪恶的思想里顿时就是另外的一番意思。洗澡去,还咱们,鸳鸯戏水?公的大,母的嫩?实在太有想法了,张文无法抗拒妹妹手上小小的力道,心潮澎湃的跟着她走到了一间勉强说是房间,其实就是竹片外边包上一层破布或稻草的小草棚里。

    「哥,我先洗好不好?」

    小萝莉现在才开始感觉到身上的油腻有些难受,看张文还在发傻。摇着他的手撒娇道!

    「好,好」张文本能的点了点头后走了出来,刚才稍微的冷静了一下,说到底小丹还是自己的妹妹。什么时候自己也变得那么没人性了,居然居高临下的看着妹妹领口处露出的皮肤意淫起来?这样不好,真的不好!

    「哥,你帮我拿衣服吧!」

    张文还没回过神来,妹妹又一声娇滴滴的声音从小小的草棚里传了出来。刚转头的时候突然感觉从里边丢出来两三件衣物,拾起一看竟然是妹妹穿的衣服,上边还带着淡淡的体温。刚起邪火的时候却看到了妹妹那条小裤头,看起来竟然是大人衣服改的,而且还有些出丝和破裂,不说洗得发白了,甚至都有些洗破了。头脑里又是嗡的一下。

    再沿着一看,由于草棚底下在小腿这没什么遮掩的地方,可以看见妹妹一对细嫩纤细的小腿在那动来动去,分外的惹火。哗哗的水声响起张文才知道里边那个盖着木片的地方应该就是一口井了,想想近在咫尺的妹妹整个娇嫩的身体没有一丝遮掩,只要轻轻的一推开就能将她好好的疼爱,心里的火腾的又上来了。

    陈桂香将碗筷洗好以后走了过来,眼见儿子站在草棚外边发着呆不由疑惑的问:「小文,你站这干什么?」

    「没什么,妈!小丹让你给她拿换洗的衣服。」

    张文慌忙的回答道,从进这个家门开始脑子里一直都在纠结着。道德,禁忌,一大堆的词汇弄得都快没了思考的能力了!

    「这孩子!」

    陈桂香先责怪上了:「让她带你来洗,怎么她先洗上了。我说说她去!」

    「不用了,我进屋拿一下衣服。」

    张文拉住了妈妈的手后说道。

    「行,你快点!」

    陈桂香也不想有他,语气里满是疼爱的说道。

    见母亲跑到棚子边罗嗦上了,张文深怕再呆下去看见一些不该看的到时候自己怎么死都不知道,赶紧逃跑似的朝屋里跑去,一屁股坐到炕上以后忍不住用手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这一脑子的漪念怎么都挥之不去。一会是妈妈俊俏成熟的风韵,一会是姐姐秀美娴静的小脸。还有妹妹那双精致小巧的脚丫子,交织在一起让张文不自觉的,硬了。

    「小文,你快去洗吧!」

    张文天人交战的时候,陈桂香拉着只围着一张布单,满脸乐意的小女儿走了进来。

    张文抬眼一看,心里暗暗叫苦啊。好不容易才把人性恢复了一点,眼下妹妹娇小可人的身躯却直勾勾的挑战着自己的心脏。湿漉漉的黑色头发,脸上可爱的委屈模样,毛巾包里下细嫩的身体,肩膀处露出的洁白皮肤,每一处都在透露出深深的诱惑。这简直是在要人老命啊。

    「赶紧去洗吧,一会天凉了就不好洗了。」

    陈桂香见儿子的表情很痛苦的样子,心里一阵的紧张。赶紧放下女儿的手后走向前,一把摸上了张文的额头:「奇怪,没事啊!小文你怎么了?」

    张文鼻血都快喷出来了,母亲站着的时候胸口正好到自己的头部。眼角只是稍微的一抬就能看见她那半新不旧的灰袖杉下,竟然没有穿任何的。甚至可以隐约的看见两团柔软的肉上那一小颗点缀一样的小樱桃。

    「没事,我这就去!」

    张文是进屋像在逃跑,出门也像是在逃跑。坐在那闻着妈妈的体香看着妹妹的可爱,这种诱惑是个人就受不了的。

    一把冲进了小草棚后,张文觉得自己整个身体都是滚烫的,把衣服脱掉了丢到边上,赶紧打井盖打开后迅速的打了一桶冰凉的井水浇到了身上。冰冷的感觉蔓过全身,热冷一碰撞身体顿时就一阵的机灵,这才感觉自己的体温降低了一些。满是邪念的脑子稍微的清醒的了一些。

    一桶桶凉水浇过身体让张文发热了一天的脑子稍微的冷却了一下,心里不由的有些忐忑。刚才吃饭的时候自己保证的是信誓旦旦,但自己真能适应得了这样的生活吗?没电脑,没酒吧,没有灯红酒绿和五光十色的生活。这简直就和回到了原始社会没什么区别啊!

    再细细的一想,下半生如果在这样一个穷山恶水的地方渡过。那自己又能干些什么?出海捉鱼?这事绝对干不来的,人家渔民干了一辈子都没办法发家制富。这一带除了虫子就是杂草丛生的山丘,似乎也没别的可以开发的资源。

    想来想去张文是一阵的头疼啊,尽管手里有点钱。在这也算得上是一笔天文数字,但是总不能坐吃山空吧!既然决定留下来就必须找个事情做一下,要改善家里的生活。还要让自己过得没什么压力,这事似乎就有点太难了!

    想了好久还是没办法整理出一个头绪来,张文习惯性的刚想洗头的时候。到处找了一下却没有看见洗发水,只有一块已经快用没的肥皂。咸咸的海风让头皮有些发痒了,感觉特别的不舒服!

    「小文,你怎么不拿衣服就出来了。」

    这时候门突然被推开了,张少琳手拿着从张文包里里翻出来的裤头和短裤有些责怪的说道。

    「姐,你怎么进来了!」

    张文慌忙一把捂住了重要的部位侧过身去,有些难为情的看着一脸若无其事的姐姐。

    「哟,你个小破孩还知道害羞了。以前你小的时候都是你姐帮你洗的,有什么地方她没看过的。」

    陈桂香突然从后边冒了出来,一脸微笑的说道。

    「小什么小,我现在长大了!」

    张文憋红了脸说道,这都什么跟什么啊。TM洗个澡还有来围观的,老子成动物了?

    「好好,你长大了!」

    陈桂香面对着光屁股的儿子似乎没什么难为情的样子,笑呵呵的递过来洗发水后说:「这也是从你包里拿的,你姐说外边的人习惯用这个洗的。怕你没了洗不好,才给你拿过来的!」

    「谢谢妈!」

    张文涨红了脸说:「你们先出去吧,我一会就洗好了。」

    「这孩子,大妹!咱们先进屋吧。」

    陈桂香摇了摇头后拉着还一脸偷笑的大女儿走了。

    张文有些哭笑不得的赶紧把那扇小门关上,心里扑腾扑腾的直跳。这还是自己第一次被女人给看光了,没想到却是这样的情况。扫兴啊,慢慢的把手放开后。盯着自己的兄弟,硬得发疼的状态。心里不由的感慨,这是自然现象,绝对不是自己有了邪念。

    想是这样想,但张文还是感觉到呼吸有些灼热。尤其是妈妈漫不经心的扫过自己下边时那种满是笑意的眼神。想想心里更是觉得火气又烧了上来,忍不住挤了一点洗发水后,伸出手抓住自己的兄弟,慢慢的动了起来。

    随着一伸低沉的恩哼声,张文把憋了一天的火全发泄了出去。腿了几下后,看着竹片上自己的百万字孙,不由的想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真刀真枪的来上一回。叹息了一声,继续洗了起来。盯着自己只能算中等偏上,差不多15CM左右的兄弟。心里想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体验一下肉味。

    匆匆的洗完以后,刚走出小草棚感觉微风略过身体。顿时就有些凉意,白天那么的热。晚上却是这样的凉快,这样的天气似乎也不错。心里稍微的平静了一下后走进了屋里,屋里点着一盏不知道是什么油弄的油灯和一盘熏香,气味还算不错。和外边的蚊虫横行相比,显得安静了许多。

    「妈,咱们也去洗吧!」

    张少琳见弟弟洗完了,朝陈桂香说道。母女俩经常都是一起洗澡的,倒不是说为了节约水什么的。只不过是家里都是女人,洗澡的时候都是晚上,一起洗比较有安全感。

    「小文,你包里其他东西都没动。你自己整理一下吧,太乱了!」

    陈桂香说完就拿起了换洗的衣服和女儿走了出去。

    张文这才看了看自己的包里,确实有些乱!不过也是懒得去整理,小妹坐在炕桌边上津津有味的吃着布丁,巧克力盒子早就空了。布定也所剩无几,看来她们已经迫不及待的享用了。

    「哥,你这瓶是什么?」

    小丹突然从桌下拿起一个瓶子问道。

    张文刚想说,沐浴露你都不知道啊。但马上就停了,细想一下家里连洗发水都没有。又怎么会用沐浴露呢,何况小妹不认得字,也看不懂上边写的是什么。这样的话说出来有些太伤人了。

    「那是洗澡用的,可以把皮肤洗得香香的。」

    张文认真的问:「小丹,平时你们洗头都用什么洗啊?」

    「淘米水啊!」

    小萝莉一脸天真的说道。

    「哦!」

    张文哦了一下后,心里越发的难受。拿过沐浴露后,和她说了一下使用的办法:「小丹,你把这给妈妈送过去吧!」

    小萝莉似乎被沐浴露特有的香味吸引了,看了看自己身上还围着围巾。有些不好意思的问:「哥,人家也想用一下好嘛?」

    「好,洗完了我的小妹肯定香喷喷的!」

    张文知道她的想法,大概是把这东西当成了什么稀罕物了吧!心里一颤后温柔的摸着她的头说道。

    「好哦,谢谢哥!」

    小萝莉高兴的欢呼了一声后跑了出去。

    自己一个人坐在炕上,张文心里这时候倒是平静了不少,一边抽着烟一边打量着空荡的屋子,破旧的物件。不知道为什么总有种想哭的感觉,心里仔细算了一下。如果把妈妈她们带离这个破地方的话,凭自己那点钱绝对没办法安身立命的。难道真得在这个地方过一辈子?

    想想都觉得要疯了,张文正惆怅的时候。突然听见院子里传出了一阵诡异尖锐的笑声,悠远回荡。让人毛骨悚然,尤其是时不时咯咯的几下,更是让人觉得特别恐怖。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