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双面娇娃 第七十六章 娇妻入梦,我不从容

    发布时间:2021-12-14 00:08:32   


    从高速公路临时休息处一路飞奔的我,几度忍着想要个回头的冲动,在漫漫高速路上开着车裸身狂奔,这个时候的我,根本就不知道该往哪里去,不知道何处才是自己想回的家。只是出于本能木然的往前开着车,也不知开了多远,直到自己的手机一遍遍顽强的响铃声才让我稍稍冷静下来。

    我找了个休息处停下车,穿上衣服,打开手机一看,上面居然有十八个未接电话!几乎都是清儿打给我的!除了电话,她还发了几条短信,都是提醒我开车慢一些,求我不要忘了她之类的话,我看着这一条条未接电话,心里正难受呢,一个陌生号码忽然打了过来,直觉告诉我这个电话很可能与我的薇薇有关,我果断的摁了接听键,果然电话那边传来谭少那个混蛋熟悉又阴恻的声音:“董经理,我是总部新来的副总经理,现通知你马上回总部召开全公司中高层干部述职大会,请你务必在规定时间赶回来,顺便私人提醒一下你,你的宝贝老婆也将参加此次会议哦!”说完之后他挂断了电话。

    我顿时愣了,这个混蛋不是躲到海外去了吗?这么快他就把那件事摆平了?看来他为了羞辱我还真是不遗余力啊!我原想直接逃离总部来一个眼不见为净,没想到清儿又给了我一个这样的意外,如今摆在我跟前最紧要的是回不回公司,如果不回去,我这些年的努力就归零了,如果回去,等着我的势必是一场难堪的羞辱,虽然名义上我和薇薇已经没有关系了,可就是这样我才显得尤其尴尬,依着谭少那种无法无天的作风,他势必会疯狂的折磨薇薇来羞辱我,我该怎么办?事到如今,我也只好辞职不干了!想到这里,我找了一张信笺草草写了一份辞职报告,写好后装进兜里,然后给公司总经理打了一个电话,说了自己的决定,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总经理不但拒绝了我的辞职申请,还以我负责的区域出现大量经济纠纷为由命令我马上回总部,否则就要起诉我,我心里明白这一切都是谭少在背后捣的鬼,我知道如果我不回去的话他们一定会以我有经济问题的名义在行内搞臭我,让我彻底走投无路。想想我的房贷,想想我的小月月,再想想老家年迈的老爹,我终于悲哀的妥协了。

    思来想去,在这个处处崇尚权利的时代,拳头再硬也不能当饭吃,为了生存我只能忍气吞声的回去,尽管我明白回总部对我意味着什么。

    其实一件事情如果你想通了也就简单了,谭少那个混蛋不就是想让我脸上难堪吗?他的手段无非就是通过公司总部的那些人玩弄蹂躏薇薇,以此达到羞辱我的目的吗?只要我能忍住了,把自己当成一个素不相识的路人,他也就没撤了。

    到了H城后,我给清儿回复你一条短信:已回H城,平安勿念。

    当我再次走进总部大楼的时候,心情已经平静了许多,不用猜我也知道在我这次去而复返的这一天多时间里,我的薇薇在这里一定经历了不少羞辱玩弄,仅仅从总部门口那些人看我时那种微带怜悯的眼神里我就可以想象得到薇薇都遭受了怎样的轮奸!我忍着想要杀人的冲动,脸上还要装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这种感觉太痛苦了,我再次走进总经理办公室赫然发现他的办公室里多了一个狗笼子!正端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面的总经理老孙此时正靠在舒适的大班椅上,闭着眼睛享受着薇薇殷勤的口交服务!看见我进来,他仅仅是微张了一下眼睛,示意我坐到一旁的沙发上,当着我的面继续让我的娇妻跪在他两腿之间给他舔舐肉棒!这是怎样一种赤裸裸的羞辱啊!我当时恨不得就想冲过去打残老孙那张欠揍的脸!再想到临进总部时我不断告诫自己要忍要克制,于是我把攥的咯咯直响的拳头慢慢松开了,极力装出一副下属见到上司那种谦恭,老老实实的坐在沙发上,目不斜视的坐在那里,眼睛只看着自己脚下那点地方。老孙偷着打量了我一眼,看到我居然如此做派,自己反倒是坐不住了,毕竟是多年的上下级了,当面淫人妻这种缺德事他做起来也难免心虚,于是这厮干脆转移注意力,对正跪着给他舔鸡巴的薇薇说道:“你个见到鸡巴就兴奋的骚货,先别舔了!爷有事要处理,你先去谭副总那里伺候吧!”低眉顺目的薇薇似乎是想印证老孙所言不虚,当着我的面居然又坚持着给老孙舔舐了几下肉棒,脸上一副对大鸡吧恋恋不舍的表情,老孙收起自己暴露在裤子外面的肉棒,得意的对薇薇说道:“骚屄母狗,今天爷就先不赏你大鸡吧了,一会儿有几个客户对你比较感兴趣,你让小李牵着你去接待室好好享受被客户轮奸的滋味吧!记住了,给爷好好伺候好那些客户们!否则今天就今天就憋你一天奶!”薇薇一听这话,赶紧跪在那磕头,嘴里机械的说着:“骚屄母狗薇薇一定无条件服从小李主人的安排,一定接待好公司的客户。求主人千万不要让母狗憋奶!母狗先告退了!”说完这些薇薇主动的爬进了狗笼里,蜷缩着趴在里面,让小李把笼子锁好,用小推车推出了老孙的办公室,从我进屋到薇薇离开这个过程中,这个淫妇始终扎着头不敢看我一眼!老孙目送着薇薇离开,把目光转投向沙发上如同老僧入定般的我,凝视了半晌,他故作威严的脸上忽然浮出了笑容。“小董,我果然没有看错你!遭此变故,依旧可以做到处变不惊!这才是真男儿本色!佩服佩服!我也不瞒你了,你的死对头谭公子已经在隔壁正式上班了!我看这个二世祖来咱们公司纯粹就是为了冲着你来的!他说了,不能让你辞职,说实话,他也就是想出出气,既然你打算忍了,我就劝你几句,那哥们在咱们公司呆不长的,无非是想拿你出出气也就走了,为了公司的利益,你就忍了吧!公司会领你这份情的,至于你们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我就不问了,不过你的那个前妻……你也看到刚才那骚货的态度了,她已经被那哥们玩废了,你就别惦着她了,天涯何处无芳草,随便找一个都比这骚货强!实在不行,大哥给你介绍一个!这个淫妇,你干脆就当成不存在吧!”听了老孙这孙子的话,我是真想骂他丫的一顿,这不是典型的蹬鼻子上脸吗?奈何形势比人强,我只能打碎牙齿和血吞了,低头酝酿了半天,我才忍着滔天怒火平静的抬头看了一眼老孙,说了一句:“我知道了,谢谢领导关心。”

    其实在心里我早已默默问候了他祖宗八辈十几遍了。(看精彩成人小说上《小黄书》:https://xchina.xyz)

    老孙见我这样识趣,该提点的他也都说了,老孙示意我去隔壁见一下新来的谭副总,终于可以见正主了,我装作一副认命的模样,从老孙办公室退出,来到隔壁办公室,敲门,进去。

    一进谭少的办公室,我随手把门反锁,笑着对谭少说:“谭公子,山水有相逢,咱们还真是不见不散的冤家啊!我刚刚肏完了你妈回来,怎么?你是想问问我肏你妈的滋味如何吗?用不用我放一段视频让你好好欣赏一下啊?”谭少本来以为我会哭丧着脸或者进屋就找他拼命的,所以在屋子里藏了两个保镖以防不测,没想到我一进屋就忽然来了这么一手!猝不及防的他脸上顿时挂不住了,毕竟他是极力想掩盖这件事情的,恼羞成怒的跳起来指着我骂道:“你他妈的胡说八道什么呢!自己管不住自己的老婆,还有脸诋毁别人?你这样的活王八还有脸回单位?你看看你的好老婆撅着大屁股都让你们公司的男职工给肏遍了!你要是再胡说八道,信不信我把她让公狗活活肏死啊?”我冷冷的看着色厉内荏的谭少,眼睛死死盯着他略显慌乱的眼睛,一步步逼近他,“那个骚货和我早就离婚了!你想咋糟践她是你们的事情!不用通知我!我想问的是,你肏你妈的时候是咋想的?觉得够刺激吗?你再给我扎刺,小心我明天就当你的便宜爹!乖儿子,给老子收起你那套!你不过就是个野种罢了!”盛怒之下的我没有发现屋子里还埋伏着两个谭少的帮手,正是这个大意,让我口不择言的说出了谭少的真实身世,也给自己招来了杀身之祸!面对我的咄咄逼人,谭少明显有些招架不住了,就在我以为自己已经占了上风的时候,薇薇那个骚货不合时宜的出现了!就在我想挥手赏给谭少几个耳光的时候,谭少办公室卫生间的门忽然打开了!只见两个壮汉劫持着一丝不挂的我的娇妻,狞笑着从里面走出来,一个壮汉手里紧紧拉扯着我老婆脖颈上的狗链,一把锋利的瑞士军刀就抵在薇薇那鼓胀的乳房上,后面那个壮汉则干脆抱着薇薇的肥臀,把她推搡了出来,一看薇薇紧蹙眉头那副复杂的表情,就知道那壮汉的肉棒正深埋在我老婆的阴户里,我的眼睛扫了一下这两个壮汉赤裸的上身,一看这俩壮汉就是练家子!而且他们还是那种类似国外那种雇佣军性质的狠角色!赤手空拳的我面对他们其中一个如此强悍的对手,可以说一点取胜的把握都没有!更何况我的娇妻还被他们牢牢控制着,谭少看出我了我的迟疑,知道这次他的帮手找对了,顿时气焰嚣张了起来,指着正被他们蹂躏的我老婆喊道:“你们哥俩好好干,这个淫妇随便你们怎么玩都行!”两个壮汉也感觉到了我的杀气,但他们似乎对我很是不屑,其中那个正用肉棒肏着我老婆的壮汉对我微微一笑,“这个淫妇的味道还真不错!骚屄夹的我的鸡吧够爽!”一面说他一面挑衅般的使劲往前一挺腰!薇薇往前微翘的肥臀里插着的那根大鸡吧猛的往里一送,强大的冲击力让薇薇忍不住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壮汉两只蒲扇一样的大手卡紧薇薇的细腰,使劲往后控制住薇薇极力想前扑的身体,让自己的大鸡吧更深的插进我老婆的骚屄里,肏着薇薇的壮汉极速的挺动腰胯狠狠来了几下子,我的娇妻忍不住开始在我面前呻吟了起来,可见塞在她浪屄里那根肉棒尺寸的可怕,那个拿着瑞士军刀的壮汉对我也是一脸敌意:“这么性感的骚货,我们刚想好好尝尝鲜,你就进来破坏我们的兴致了!我们很不高兴!”听着他们略显生硬的普通话,我不由皱紧了眉头,这俩混血混蛋究竟是从哪冒出来的?谭少一看自己请的保镖震慑住了我,马上恢复了他嚣张跋扈的态度,冷冷的对我说:“姓董的,本少爷顾念你心情不好,就不和你一般见识了!赶紧先出去吧!别坏了我这两个手下的好事!”我看了一眼狐假虎威的谭少,没有动弹,心里盘算着究竟有没有可能一下子制服这个混蛋,可惜那个混蛋公子并不傻,他很谨慎的躲到持刀壮汉的身后去了,没有一点机会的我只好慢慢退后,打开门先退了出去。

    我知道自己解救不了可怜的薇薇,留在屋子里只会让她增加她的屈辱,只好含恨离开了谭少的办公室。

    谭少看着我退出了这间屋子,脸色瞬间变得极为狰狞,他从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丢给持刀壮汉,同时嘴里恶狠狠的对两个壮汉说:“这里面是五十万,替我把刚才那个人做掉!事成之后,我再给你们五十万!”持刀壮汉潇洒的接过谭少甩过来的那张银行卡,嘴里吐出两个字:“成交!”被另一个壮汉插着屄的薇薇听了谭少咬牙切齿的这番狠话,吓坏了,她不顾自己的屁股缝里还插着大鸡吧,赶紧挣扎着对着谭少跪了下去,不停的冲着自己昔日的学生今日的主人磕头,嘴里一个劲替我向她的主子求饶:“求求主人看在骚屄母狗的面子上饶了他这一回吧!母狗什么都听您的!咱们可是法治社会,杀人是要偿命的啊!主人千万不要冲动啊!”谭少看了一眼趴在地上不停磕头的薇薇,鼻子里哼了一声,“你个贱屄到现在还惦着那个活王八是吗?那他就更该死了!小爷今天先给你个机会,先让他再活几天!好好伺候好这两位爷,否则本少爷连你个贱货一起弄死!”说完他冲着两个壮汉一使眼色,两个壮汉马上心领神会,俯身捞起撅着大屁股一个劲磕头求饶的薇薇,抱着她就进了里屋的卧室……

    就在谭少的办公室里间卧室,我老婆在里面被两个变态的壮汉肏的是死去活来,这两个男人不仅身手不凡,而且胯下的活儿也异乎常人,看来这俩混血保镖在海外没少祸祸女人,薇薇为了救我也豁出去了,对两个壮汉表现的那叫一个百依百顺,这俩混蛋在海外没少玩弄洋妞,对各种SM手段用起来那叫一个得心应手,薇薇落到这样两个变态狂手里算是惨了,刚开始谭少还故作镇静的观战了一会儿,没多久连他都看不下去了,这两个男人的持久力和玩弄母狗的凶残程度让谭少都有些战栗,他丢下一句“下手轻点,别把她给我弄死、弄残了”就赶紧溜到隔壁老孙屋里去了。

    持刀壮汉挺着遍布青筋的粗大肉棒使劲的往薇薇的嘴里塞着,被粗大鸡巴插的直翻白眼的薇薇喉咙里发出几乎要窒息的干呕声,她的肥臀被另外一个壮汉极力掰开,一根粗大的假鸡巴被残忍的捅进我老婆的屁眼里,为了防止她逃跑,壮汉用麻绳把我老婆的双臂紧紧的反捆在她背后,她的骚屄里被一根同样粗壮的肉棒狠狠贯穿着,壮汉一面使劲拉扯着薇薇脖子上的狗链,一面不停拍打着她肥美的丰臀,大鸡吧飞快的在她的淫洞里抽插着,被肏的淫液横飞的我老婆此时早就顾不上替我求饶了,仅仅用了不到半个小时,她就达到了三次高潮,他们性器官交合的部位,滴滴答答流淌的几乎都是我老婆被大鸡吧肏出来的浪水!看着被肏的有出气没进气的母狗,两个壮汉终于放缓了节奏,那个一直肏我老婆嘴巴的壮汉摇着脑袋说:“国内的妞身体就是不行,这才肏了几下就这样了!”他们哪里知道,我的薇薇在和他们做爱之前已经连续被公司总部的几乎所有男人蹂躏了一天一夜了!看到薇薇已经被肏的无法动弹了,一个壮汉很嚣张的打电话向谭少要别的女人供他们泄火,谭少只好把公司总部临时配给他的贴身秘书小孙叫了过来临时救火,可怜的小孙一进屋还没明白什么事呢,就被亟不可待的两个畜生剥光了衣服抱进里屋轮奸了!谭少也怕两个保镖不知道轻重把事情弄大了无法收拾,毕竟小孙秘书不是他的性奴母狗,赶紧从老孙那屋溜了回来,正看到两个壮汉抱着小孙玩夹心饼干呢!本来谭少还没来得及品尝的性感美女此时被两根大鸡吧一前一后插着骚屄和屁眼,活活夹在两个壮汉中间,哭的梨花带雨,小孙的嘴里被自己的丝袜堵着,两只手被高高抬起捆绑着,娇嫩的乳房上布满了拧痕,两个壮汉在玩的不亦乐乎,我那可怜的老婆则被丢到一旁半死不活的趴在地上,谭少毕竟还要倚仗这两个保镖,也不好和他们当场翻脸,只好找小何和秘书小李把薇薇抬了出去让她先休养一下,可怜我的娇妻自从进了我们公司总部,总算是有了可以喘息的机会。

    躲在暗处的我看着被小何他们抬出来的娇妻,心里难受极了,有心想偷着跟进去看看,又怕影响她难得的休息,只好偷偷跟踪小何,看着他们把薇薇抬进了305房间,秘书小李把305房门锁好,扭着丰臀离开了,我悄悄的尾随小何身后,终于把这孙子堵在一个角落里,心怀无穷恨意的我二话不说,兜头便打,自知理亏的小何用西装捂住脑袋蜷缩在地上,任凭我狂风骤雨般的对他拳打脚踢,小何一面躲闪着要害部位不被袭击,一面苦苦哀求我饶了他,一个劲说不关他的事,我也怕动作太大引来别人注意,拉扯着这混蛋钻进公厕里,逼着他说出他所知道的一切,当小何龇牙咧嘴的说公司总部的男性员工几乎有性能力的都玩过了我的薇薇的时候,我忍不住又把他摁在厕所又痛打了一顿,小何一个劲的辩解说当初是薇薇主动勾引的他,他也是被谭少抓住了把柄才一步步沦为谭少的帮凶的,他说的这话我信,在亲眼目睹了薇薇见到男人那副饥渴难耐的淫态,我也相信以小何的胆量绝对不敢主动勾引自己的上司的老婆,想到这,我在警告他以后不许再跟着谭少作恶后放过了小何,作为一个常驻外地的区域经理,我在总部是没有单独的办公室的,我有心想找董事长,可那个王八蛋干脆对我避而不见!可怜的我就像个孤魂野鬼一样在总部大楼里四处游荡,所到之处听到的都是对我老婆的各种不堪入耳的评论,男人们占了我老婆的便宜评价起她的行为还好一些,那些女职工对我老婆的评价简直就——弄得我在哪个办公室都没脸呆,想来想去只好又折回三楼的总经理办公室,我敲了几下门,没人回应,只好推门进去,坐在沙发上想着先静一下,就在这时间,衣不蔽体头发凌乱的小孙秘书忽然脚步踉跄着扶着墙从外面推门进来了!她一进总经理办公室赶紧就把门反锁上,然后无力的靠在枣红色厚厚的门上无声的啜泣着,正埋头坐在沙发里的我一看到小孙,马上意识到她一定是遭到谭少他们的侵犯了,赶紧站起来把她扶到沙发上,小孙这才发现屋子里还藏着一个大活人,被两个壮汉蹂躏玩弄后的她有点惊弓之鸟的意思,一看到一个男人靠近她,吓坏了,蹲在门旮旯里哭着求我饶了她,我赶紧蹲下温柔的替她把额头前面的秀发拨开,柔声劝慰道:“小孙别怕,是我,我是你董哥啊!”一直低头哭泣的小孙抬头一看是我,怔了一下,然后小嘴一扁,扑倒我怀里放声大哭起来!一面哭一面吵着说不干了想回家的话,好半天这个号称金牌秘书的美女才平静了下来,她把自己的身子埋进我的胸膛,小鸟依人般的对我说:“董哥,那天我对你说的话是认真的,你如果愿意,咱们一起辞职,离开这里,咱们找个环境好的地方一起生活,我给你当老婆,好好伺候我……”我苦笑着对她说:“妹妹,你的一片心意我领了,我真的很感念你对我能说出这样掏心窝子的话,只是我实在是放不下那个她……毕竟我们有个孩子,有过一个还算温暖的家。”

    小孙见我这样,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提醒我说让我小心提防隔壁屋里那几个人,她说在被那两个壮汉肏的迷糊过去的当口依稀听到他们说什么要想办法把你弄死啥的,我对着小孙惨笑了一下,“谢谢你的提醒,我如今这幅模样,活着和死了也没什么两样,如果不是顾念她和老爹孩子,我早就把和那个混蛋同归于尽了!”小孙看着我,幽幽说了一句:“薇薇姐何其幸福啊!有你这么一个对她不离不弃的爱人,我如果能有幸遇见董哥这样的至情至性的男人,就算为他去死我也愿意了!”说完这些,小孙坚持着从沙发上爬起来,步履蹒跚的来到老孙的办公桌,找出了一大两小三把钥匙递给了我,“这个大的钥匙是305的钥匙,这两把小的是锁着薇薇姐奶子上的乳头锁的,如果她愿意跟你走,你们就赶紧偷偷走吧!”我接过小孙递给我的这三把钥匙,一把把她拉进怀里,紧紧抱了她一下,平素妖冶风骚的小孙苦笑着推开了我,“既然我两次自荐枕席都打动不了你,你就别在这占我便宜了,赶紧去救你的娇妻去吧!”我也知道事不宜迟,趁着楼道里没人,赶紧打开对面305的房门,然后迅速反锁,急切的进到里面寻找我的薇薇,在里面的那间卧室里,我终于有机会和我的娇妻有了短暂的独处一室的机会。

    在这间开着恒温空调的卧室里,我的薇薇依旧是一丝不挂的被锁躺在一张欧式大床上,雪白优雅的脖颈上戴着象征母狗身份的项圈,项圈上的金属狗链残忍的把她锁在欧式大床的床头上,不仅如此,她的双手也被手铐铐住和狗链锁在一起,两个鼓胀的奶子上,原本娇小诱人的乳头被人为残忍的用乳头锁死死的锁死,被乳汁憋的饱胀的两个半球显得格外吸引人,上面醒目的刺着的各类羞辱字样更是催生着让男性犯罪的欲望,薇薇的两腿在睡梦中还保持着渴求被异物插入的姿势,迷人的肉缝里依稀还有不知是哪个混蛋遗留在她阴户里的精液残留,即便被锁成这样,疲累极了的薇薇还是睡得很死,在她如今的生活规律里,除了吃饭睡觉几乎就是机械的寻找不同的雄性来满足她蓬勃的求欢欲望,为了同异性交媾,她可以丢掉所有女性原来该有的矜持和尊严,毫无底线的任人羞辱玩弄,她的大脑皮层的记忆里反复出现次数最多的,恐怕就是形形色色不同尺寸的雄性生殖器,她最渴望的就是被一股股带着雄性体温的精液充分熨烫她的子宫、肠道和口腔!如今她这具散发着迷人女人味的胴体,完全是被无数男性的精华滋润出来的妖冶产物!看着眼前这个美艳不可方物的淫贱娇娃,我是又爱又恨,实在不忍心打扰她难得的睡眠,看着她微微蹙紧的眉宇间流露出来的浓浓春意和嘴里发出的梦呓般的低吟,这骚货一定是梦里也在和她哪个姘头在鬼混缠绵!就在我被这个不可救药的女人气的想摔门而去的时候,我依稀听见她在睡梦里呼唤我,“老公,不要离开我,求求你,不要不要我……”她的呼唤神奇的牵绊住了我的脚步,我回到她跟前,俯身把头部凑到她的唇边,在清楚的确认了她是不是真的在说梦话,仔细的查看她是不是故意假寐后,我忍不住轻吻了她的樱唇,虽然她的两片红唇如今不知被多少男人的肉棒侵犯过,我还是情不自禁的吻了下去……沉睡中的佳人被我吻的有了下意识的反应,她机械的回应着我的吻,从浅吻到深吻,我的欲望被她这种无助的神情所诱惑,我的舌头探进她的樱唇,很快和她的香舌纠缠在了一起,也许是太久没有接吻的缘故,眼前这骚货的舌头在长期与不同雄性肉棒接触产生的惯性促使她习惯的开始围绕着我探进她口腔里的舌头进行熟练的舔弄,我的舌头在她口腔里完全处于被调戏和伺弄的局面,我老婆频繁和不同雄性的口交的口腔里弥漫着浓浓的精液气味,其实,不仅她的嘴里,包括乳房、屄缝、臀部甚至全身都有一股浓浓的雄性精液气味,这和她长期疯狂的糜烂交媾习性有很大的关系,此时的薇薇,即使让她重新穿上衣服回到人群中,不用她刻意勾引,仅凭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淫靡气味,只要是个站在她身边的成年男人都会产生肏她的欲念,面对这样一个风骚入骨的贱货,我的男根居然也不可抑制的勃起了!

    也许是我的热吻弄醒了她,薇薇睡眼惺忪的睁开眼睛看了我一下,已经习惯了被陌生男人玩弄的她第一意识还以为是有多人想继续肏她呢,出于做性奴母狗的职业惯性让她很快进入被羞辱的状态,这骚货一面微闭着眼睛和我热吻,一面主动把自己的身体摆成母狗惯用的姿势,高高撅起的雌性肥臀又一次开始准备迎接大肉棒的热情鞭挞,我一面吻着眼前的娇妻,一面看着她熟练的迎合男人姿势,心里酸酸的,这得经历多少次被多人群P才能培养出如此迅速的反应啊?我此刻被她的淫贱撩拨的欲火中烧,有心想趁着现在难得的和她独处的机会好好重温一下她那熟稔又陌生的身体,人就是这样,对于失去了的总会想着去珍惜,面对这具曾经专属于我的胴体,我动情的不能自抑,虽然如今的薇薇已经是被千人骑万人跨的骚货母狗了,可在此时我眼里她还是那个在新婚夜里无限娇羞着任我予取予求的美艳少妇,我这边一面吻着薇薇一面回味着和她初次云雨的美好,薇薇却已经真正从睡梦中苏醒了过来,她撅着的大肥腚半天没有得到肉棒的充实,在加上我拥吻她的柔情缠绵让她觉察出了异样,除了爱人,谁肯对她这样一条烂货母狗如此深情?她不敢确认的睁大了眼睛看着我的眼睛,在看清真的是我后,她回吻我的香舌从原来的殷勤主动慢慢变得机械被动,看我的眼神也闪着怯意,甚至连她刚刚还主动高撅扭摆极尽魅惑的肥臀也偷着不自然的夹紧了,一副典型的人妻偷腥被老公当场发现的心虚表情,我一看她这样,停止了继续吻她,把舌头从她的樱唇里拔出,站直身子开始脱裤子,薇薇很不自然的看着我把裤裆里那根支楞的很难受的大鸡吧释放出来,我挺着那根还算雄壮的男根来到她面前,薇薇看着这根曾经独享的肉棒,抬头看了看我的脸色,迟疑着张开嘴把整个龟头含了进去,小心翼翼的吞吞吐吐的伺候着我,这一刻她的举动和神情像极了她第一次给我口的时候,动作有些生涩,脸红红的,低着头不敢看我,我看着她这幅模样,似乎又回到了从前,只是她胸前那两个沉甸甸的鼓胀的大奶上刺着的那些各类刺眼的“身份”不合时宜的提醒着我她如今已经不再是我娇羞文雅的老婆,而是一条谁都可以随意玩弄践踏没有一点人权的乳畜、性奴隶、肉便器、骚屄母狗!我看着她两个大奶上那些微微颤动的这些“荣誉头衔”,心里是又苦又涩,我真的想不明白她为何放着好好的女人不当,非要自甘堕落的跟在谭少屁股后面当性奴隶母狗!这种天天生活在大鸡吧鞭挞、精液喷淋、群狼环伺的日子真的就那么让她沉迷吗?看着低着头给我殷勤舔舐肉棒的娇妻,我迷茫了,就算我能安全带着她逃离谭少的魔掌,我能给她想要的生活吗?以她现在对异性的渴求程度,一个两个壮汉是根本无法满足她的欲望的,我的内心能足够强大到每天求着别的男人甚至是公狗来一起玩弄自己的爱人吗?我能吗?能吗???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