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双面娇娃 第六十三章 谭少身世之谜

    发布时间:2021-12-08 00:08:30   


    H城的一家老茶楼的一间雅间里,紫砂茶壶里烹煮着雨前龙井新茶,绿蚁新焙酒,红泥小火炉。雅间里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茶香,清优雅的轻舒玉臂,为眼前的男人表演着茶艺,她的对面,坐着一个显得有点手足无措的中年男人,清端起一杯香茗,举止大方,对着他款款一笑:这些年来,多谢你一直悉心照料我的孩儿,在此先容我敬你一杯!一晃十多年了,你可是有些老了呢!对面的那人慌忙站了起来,哆嗦着接过那双纤纤玉手递过来的香茗,嘴里说着:“夫人不用客气,当年之事是我有愧于您,更有愧于尊夫,受人恩惠而恩将仇报,实在是让我汗颜无地,唯有尽心照顾夫人的孩子,方能稍减我心中的一些愧疚……清望着眼前这个曾经与自己春风几度的男人,不由想起当年自己的荒唐旧事……她浅斟了一口龙井茶,压在心头的酽然往事随着茶香把她带回到了二十年前……

    当时豆蔻年华的她爱上自己的后来的亡夫,为了与他长相厮守,她不顾父母的反对,愣是冒着被家族遗弃的风险与他私奔,婚后二人过了一年甜蜜清苦的日子,她悲哀的发现,自己不顾一切换来的婚姻竟然没有她想象的那般美好,因为地位悬殊,她的丈夫一直活在对她的愧疚中,他当时对她的爱,就如同如今流传在网络上那句残酷的话一般:我放下了手里的砖就无法养活你,可我不放下手里的砖就无法抱紧你。尽管他努力的奔波劳碌,却依旧给不了她原来优渥的生活,为了让清儿不受委屈,他不得不常年奔波在外,时间久了,渴望被爱人疼惜的她对这种独守空闺的生活开始不满起来,清儿娘家的人知道了她过得清苦,心疼女儿,又知道女儿要面子不肯接受娘家的施舍,就暗地里安排一个受过清儿恩惠的男人在清儿家附近开了一个小百货商店,平日里时常偷偷接济一下他们,一来二去的,清儿家里的力气活都被他给包了,清儿也对这个沉默稳重的男人有了莫名的情愫,终于有一天,春闺寂寞的她和这个男人偷尝了禁果…相比老公的相敬如宾的床帷态度,她觉得这个男人才是真正的男儿,这个经历越战的退伍老兵,经验实在是丰富,对待她狂热又不失细腻,在他花样百出的招式下,她每次都被玩弄得浑身战栗、不断求饶,让她第一次觉得那让人羞涩的性事居然是那么销魂蚀骨,这种事,食髓知味,她居然迷恋上这个男人带给他的那种欲仙欲死的奇妙滋味,就这样,她脸上又恢复了从前的笑容,皮肤也愈发娇嫩红润起来,慢慢的,她甚至不再期盼老公回来,恨不得与那个男人夜夜笙歌才好,那个男人玩弄女人的手段实在是了得,每次都把她弄得娇喘吁吁,浪水潺潺,别提多羞人了,夜路走多了,总有遇到鬼的时候,有一天,清儿老公提前回来,当他拎着大包小包的礼物兴冲冲地赶回家里推门一看,却发现自己深爱的女人正被一个陌生男人肏的高潮迭起,浪尖连连!听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在别的男人大鸡巴的抽插下发出淫荡的呻吟,积蓄多年的压抑让他第一次大发雷霆,他指着床上纠缠在一起的两具胴体大声呵斥,继而夺门而出,清儿怎么也没想到,他这次的离开居然成了永决!激怒攻心失去理智的他出门就被一辆失控的卡车撞倒,弥留之际,他对着自己眼前已经有孕的清儿直说了一句:我不能再陪你了,照顾好咱们的孩子……便阖然而逝。

    总是失去了,才懂得珍惜,清儿整理老公遗物的时候,翻开他的日记,她第一次读懂了自己的老公,读懂了老公那顾此失彼的纠结的爱,看着他临死前为自己买的那些充满爱意的礼物,她恨死了自己,从此素服以怀念自己那天人两隔的夫君,自从老公离开,她回到了娘家,不顾家人反对,执意把孩子生了下来,从此以后,她把所有精力都投入到事业上,把家里的生意打理的蒸蒸日上,至于那个那个孩子,她心里十分清楚,那个孩子根本就不是自己老公的骨肉!而是她和那个野男人春风几度的成果!于是心有愧疚的她依着父母的意思,让孩子跟着母姓,孩子等到孩子六七岁的时候,她把这个男孩托付给孩子的亲生父亲——老黄抚养,只是那个同样负疚一生的男人根本不知道,自己无比宠溺的这个男孩就是自己的骨血!清儿看着眼前的昔日情夫,她的脸有些羞赧,想起昔日二人的纠葛,她怎么也无法硬着心肠责怪他,其实这个孩子从小就叛逆,加上姥姥姥爷的无比宠溺和一些趋炎附势者的有意纵容,年纪不大的他养成了一身的坏毛病,清因为有意回避与他亲生父亲的接触,对他也是疏于管教,以致让他养成了无法无天的秉性,听了我那日的诉说,清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孩子居然小小年纪,玩弄起女人比那些情场老手都不遑多让!竟然连学校的老师都不放过!更让她觉得难堪的是自己儿子玩弄的居然是我的前妻!这种巧合的复杂的关系让她夹在中间十分为难,飞机上她曾一度怀疑起我当初和她的巧遇是不是我故意为之,但到了此时说什么都晚了,她的肉体已经离不开我了,面对昔日的偷情男人,她委婉的埋怨他有些太顺着孩子了,老黄,这个为了照顾谭少一直未曾娶亲的汉子,为了眼前这个女人的托付,付出了近二十年的光阴,如果他不是深爱着眼前这个女人,他又何苦守着一份承诺足足守了二十年!老黄一听清儿对他的埋怨,自己心里的委屈一下子都翻了起来,这个素日里沉稳的男人对着眼前的旧爱再也无法保持冷静,他嚯的一下从椅子上跳了起来,额头的青筋鼓起,嘴唇哆嗦着说道:“当年的事情我是有错,我对你对他就算是心有愧疚,这二十年时间对他儿子的照顾也算是偿还够了吧?你自己的儿子是什么脾气秉性你不是不清楚,我在他看来就是一个跟班!这些年我保护他可以,教育他,你觉得他会听我的吗?我有什么权利去教训少爷?你说说看,让我管他?我凭什么?”这些年在集团养成说一不二女强人脾气的清儿一听老黄这话,马上也拍案而起!她指着对面的男人吼道:“你说你凭什么?就凭你当年做下的孽!就凭你是这个孽障的亲生父亲!”清儿的话如同一声惊雷,一下子让老黄蔫了,他不是没有怀疑过,当年他与她偷情,郎情妾意你侬我侬的时候,他确实没少在她体内播种,可他真的不敢想象那个孩子竟然真的是他和清儿的骨血!天啊!我老黄居然和清儿有一个孩子?老黄仰头大笑,原来自己一直当儿子宠溺的谭家小少爷居然是自己的亲儿子!狂喜之下,他看着对面面若寒霜的清儿心里再次忐忑起来,看她的意思,绝对不像是特意过来认亲的,以他的阅历,他似乎觉察出她应该有什么心事要告诉他,看到老黄的表情,清儿也压低了语气,她低着头,脸上少有的浮出红晕:“和你直说了吧!我喜欢上了一个男人,而这个男人的老婆,正是你儿子一直不肯放过的那个美术老师!我这次跟着他一起回来,就是为了这件事的,我希望你看在我们昔日的情分,再帮我一下,让儿子不要再纠缠那个女人…”听了清儿的话,老黄同样无比震惊,当初薇薇是如何一步步沦为谭少的母狗的,他很清楚,可以这么说,在薇薇一步步堕落过程当中,他也起到了不少推波助澜的作用,尤其是他还成为了那个尤物的肛门主人,如今看来,他做下的孽根终于尝到了苦果,淫人妻者,其妻(虽然清儿还不能算是他的妻,但绝对是他最看重的女人)必被人淫!看着清儿一提到我的时候一脸性福的小女儿模样,他不禁妒火中烧!不!他绝对不允许自己苦恋多年的女人倒进别人的怀抱!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做嫁衣裳!自从当年和清儿有了肌肤之亲,他一直幻想着有一天让这个女人真心爱上自己,然而那场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这个为人不齿的第三者永远没有了翻盘的机会,不仅让他和她之间陷入尴尬的困局,还间接害死了清儿的夫君!在道德和良知受到拷问下的清儿,毅然决然的和他分开了,那种往昔柔情转眼陌路的滋味让他这个曾在战场上百死余生的汉子唏嘘不已,只能把对她的爱从此深埋于心底,就这样他在这种痛苦的煎熬里过了几年,直到谭少六七岁的时候,久未谋面的清儿把孩子送到她父母那里抚养,她求他看在孩子父亲的份上,好好看顾这个可怜的孩子,正好清儿父母一直想找个忠诚可靠的人帮着看护这个孩子,就这样,他开始跟着谭少从小学到中学再到大学…待谭少长成一个小伙子的时候,他已经慢慢熬成了一个经历风雨的中年男子,他学会了看淡一切,可对清儿的那份执念,他始终不曾磨灭。老黄怎么也没有想到,清儿会忽然有一天再见他,更让他想不到的是她居然还爱上了一个比她小八九岁的男人!想到那个被他和谭少逼得无路可退的男人居然把他此生的至爱揽进怀中,老黄是追悔莫及,如果说当初自己受清儿父母之托接近清儿后与她暗生情愫是一份孽缘,他得到了惩罚,可这回伙同自己的亲生儿子调教人妻拆散人家的家庭就是又一次报应!玩弄自己的老师本就有违人伦之道,虽然这件事不能全怪谭少少不更事,可看到那么一个女人味十足的人妻少妇主动示爱,而且她还表现的那么低姿态…是个男人都会把持不住的,这些年他没少帮着谭少助纣为虐、玩弄调教女人,不过那些女人大多是爱慕虚荣对谭少有所图的俗物,唯有这个女教师,才是真心求羞辱的绝妙恩物,在调教这个骚媚入骨的人妻的时候,连阅历极广的老黄有时候都不免会动容,何况是那些涉世未深的孩子们了!与其说是谭少他们一步步把薇薇拉进万劫不复的欲海,不如说是他们被这个骚货所吸引,是他们为了把这个淫妇攥的更牢才屡屡想出那么多阴损的主意的,谭少和薇薇之间的事情,到底是谁在诱惑谁,谁在主导谁,如今已经很难说清楚了。虽然有时候老黄也觉得我是这件事里最无辜的受害者,他也确实暗地里对我手下留情了,可让他不能接受的是清儿居然爱上了我!而且是义无反顾的那种!

    等老黄耐心的把我、薇薇和谭少之间以及兰的复杂关系讲清楚之后,本以为清儿会知难而退,没想到她一听到我在面对薇薇做下了种种不堪之事还对薇薇的不舍不弃,再想到故去的前夫,她眼圈都红了,能在这种情况下还对娇妻不舍不弃,这绝对是一个有担当有胸怀的的男人!清儿听了老黄的话,反而更坚定了跟我的念头,她放下身段求老黄帮她在儿子跟前从中斡旋,她也明白,自己根本无法名正言顺的把我介绍给她的儿子,依着谭少的脾气,他是怎么也不肯朝我这个他母狗的前夫叫一声爹的,尤其是我的爱妻也是他心中分量极重的女人。是,此时的薇薇已经离不开谭少了,可此时的她同样也离不开我了。

    就在清儿和老黄交涉的时候,他们的儿子却在折磨着我可怜的娇妻,恼恨于薇薇对我的牵挂,既然她始终忘不掉对自己老公的好,谭少决定继续羞辱眼前的淫妇,索性把她彻底改造成不会思考只会一味求欢的淫兽!他不再对眼前的这个淫妇心存怜悯,而是怀着一颗报复之心,命人在她的阴蒂上种下了极恶毒的情花蛊毒,当植蛊师把加入公狗精液的情花蕊探入她敏感的阴户里的时候,她不知道,从此她就沦为了真正意义上的母畜身份!以后每遇到成年的公狗,她都会无法遏制的发情,她会不知廉耻的和那些雄性同类交配,从此她再想得到谭少大鸡巴的临幸将是永远的奢望了!不仅如此,为了让她活得生不如死,他还让纹身师在她两个饱满的乳房上纹上母狗、牝犬等代表她身份的醒目字样,在她的两侧肥臀上纹下了骚屄、肉便器的字样,把这种耻辱深深烙刻在她的身上、心头!做完这一切,谭少抬起脚把跪在地上的薇薇踩在脚下,冷冷的说:“从今天起,你就是我最低贱的母畜了。在你以后的字典里只有两个字:服从。从此本少爷不会再肏你的贱屄,记着,以后别在本少爷跟前卖弄你的贱屄了,你不配!你只是一条给公狗泄欲的母畜!当然了,本少爷可以恩准你在伺候好你的那些狗姘头的同时,你可以和你那绿帽子漫天飞的老公随便亲热!只是你这条母狗只能以母狗的姿势和他交配,记住了吗?我的淫荡母畜!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