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迷情校园
  • 最新排行

    流浪汉的胁迫 第一章

    发布时间:2021-12-08 00:08:19   


    一个满身酒气的女子走在公园的林荫道上,身体摇摇晃晃,仿佛马上就要醉倒在地。静敏是一个大三的女生,从小到大家教很严,从来未试过喝那么多酒,并且这么晚一个人走在外面。今天和男朋友润东吵了一架,静敏非常伤心,听人说借酒能消愁,于是从超市买了几罐啤酒以解心中不快。虽然只是啤酒,但是对于静敏平时滴酒不沾来说,静敏很快就有了醉意。静敏在公园里的一张长凳上坐了下来,回想着和润东相处的每一段回忆……静敏有一双迷人的眼睛,精致的五官,从入学那天起,就被无数男生关注,追求者也多不声数,可静敏偏偏选择了不帅的润东,润东的文雅和内涵吸引了她,而且润东什么事情都迁就着她,对她非常好,和润东在一起,她真的很开心。想到今天吵架,自己也有不对的地方,静敏的眼泪流了出来。只要润东一个电话过来道歉,我就原谅他。静敏心想。想着想着,静敏最后一罐啤酒没喝完,就躺在长凳上睡着了。

    这时候,不远处一个身影在蠢蠢欲动,是一个穿着迷彩服的中年男人。这个中年男人叫阿坚,是一个拾荒者。阿坚从小就很厌世,觉得世界上所有事情都是没意义的,认为做人那么辛苦不如死掉一了百了,但是又缺乏自杀的勇气,所以每天靠着捡破烂来苟且偷生。这天阿坚发现了公园是一个好地方,很多人喝完饮料就直接扔在了地上,阿坚觉得这个行为虽然没素质,但对自己来说是一件好事。

    阿坚刚准备收工回家,就发现了长凳上的这个女人,更重要的是,女人手里握着一个易拉罐,那可值一毛钱,阿坚心想。阿坚走过去,礼貌地问了一句:「小姐,请问这个瓶子还要吗?」「小姐?」阿坚又问了一声。醉得挺深的,阿坚心想。

    阿坚从静敏手中夺过了啤酒罐,放进了收集罐子的麻包袋里。

    阿坚从静敏手中拿瓶子的时候,触碰到了静敏的玉手,阿坚有一种麻麻的感觉。这是阿坚第一次摸女孩子的手,由于孤僻的性格,阿坚还没谈过恋爱,甚至连女性朋友也没交过。阿坚打量着面前这个女人,静敏披着一头黑色的长发,酒气让她的脸蛋有点红润,樱桃小嘴在街灯的照映下显得额外性感。静敏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披着一件黑色的皮衣外套,下身是一条牛仔短裤,配上黑色的连裤丝袜,高帮的帆布鞋,清纯而性感。阿坚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认真看一个女孩,而且面前是一个大美人,阿坚一下就勃起了,阿坚产生了一个念头。阿坚看了下周围,一个人也没有,阿坚把静敏背了起来,拿着麻包袋往住处走去。这么晚喝得那么醉,还一个人走出来,肯定不是什么好女孩,阿坚心想。一个人在做坏事的时候,总会想到无数的借口为自己解释。虽然阿坚平时是一个老实而且有道德的人,但在欲望面前,道德仁义全部抛之脑后。

    阿坚背着静敏,回到了住所。阿坚的住所是一个不到6平方米的自行车房,里面有由两块木板叠成的一张床,其他空间都堆满了纸皮、废铁这些在阿坚眼中是宝的垃圾东西。阿坚就是一个社会最底层的垃圾,现在竟然有幸遇上一个泥醉不醒的校花。

    阿坚把静敏放在床上,翻弄着静敏的手提包。阿坚找到了静敏的手机,打开一看,有十几条未读短信和几个未接电话。阿坚虽然没读过多少书,但字还是认得几个,阿坚看见手机上全部都是一个人发过来的:润东。阿坚大概看了下内容,基本都是润东道歉的话,阿坚大概猜到了故事的过程。眼前的女人和男朋友闹矛盾,然后借酒消愁,结果一醉不醒。恩,一定是这样,阿坚想。阿坚还找到了静敏的身份证。蔡静敏,1992年6月18号。阿坚看见年龄,更加兴奋了,迫不及待地伸手去脱静敏的外衣。这时候,静敏的手机又震动了起来,是短信。阿坚拿起一看,又是润东。「敏敏,原谅我吧!」阿坚看见短信,心中的恶魔又出现了。

    吗的!这么漂亮的女人让你泡去了!凭什么我就要孤独一生!阿坚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阿坚给润东回了一条短信:我们分手吧!我以后都不想看见你!

    然后把润东发来的短信和来电记录全部删除掉。

    阿坚把手机关机了,把静敏的外套和t恤都脱了下来。静敏穿的是一个蕾丝粉红色的胸罩,但是阿坚不会脱女人的胸罩,所以直接用刀片把静敏的胸罩割断脱了下来。一对雪白的奶子毫无保留地露了出来。阿坚第一次看见女人的身体,兴奋到了极点,一下就把静敏紧紧抱住,对着静敏的小嘴唇吻了下去,阿坚实在是太饥渴,嘴唇紧紧包住了静敏的嘴唇不断吮吸,舌头狂舔进静敏的嘴里。静敏没任何清醒的意思,只是唔唔地叫了一声,阿坚听到这声音,吮的更狂了,连续吻了5分钟才停止下来。阿坚继续向下吻着,从静敏的下巴,到脖子,到锁骨。

    静敏身上有酒气味,和体香混合在一起,令阿坚感到非常兴奋。阿坚第一次闻女人的味道,兴奋得脑袋像要爆炸。阿坚把脸埋在静敏的乳沟里,大力呼吸,闻静敏的味道。阿坚忍不住伸出了舌头,舔着静敏胸前每一个角落。静敏的两个乳房都沾满了阿坚臭臭的口水。阿坚已经五个月没有刷牙和洗澡了,玷污着这么干净的身体,阿坚的罪恶感使他的兴奋度再上了一个层次。阿坚双手抓住了静敏的两个乳房,来回搓捻,嘴巴含住左奶的乳头不断吮吸,好像非要吸出奶才罢休。

    阿坚玩弄完乳房后,脱下了静敏的鞋子和牛仔裤。静敏身上只剩下一条连裤丝袜和内裤了。阿坚为了刺激,不直接脱下,而是用刀片把丝袜割开了一个个大洞,双腿中间静敏的粉红色蕾丝内裤又露了出来,看来是和胸罩配套的。阿坚把内裤割了下来,拿到鼻子前疯狂嗅吸,饥渴到了极点。然后把静敏的双腿抬起来,粉红色的阴唇一览无余,阿坚双手托住静敏的双腿,一头向静敏的阴唇吻了下去。

    「唧唧」「唧唧」,吮吸的声音充满着整个房间,静敏又发出了叫声,但还是没有醒来。阿坚又足足吸了五分钟才肯罢休。

    阿坚终于忍不住掏出了他的大鸡巴,对着静敏的阴唇伸过去,阿坚双手抱住了静敏竖起的双腿,把鸡巴插进去。龟头刚进,发现静敏的阴道非常紧,难道是处女?

    阿坚想。阿坚又把鸡巴插进了一点,发现更难入了,这时候静敏又叫了一声,阿坚又来劲了,一用力把整根鸡巴插到了尽头!「啊!」静敏喊了出来,但还是没有醒过来。阿坚把鸡巴拔出了一点,有点血丝跟带着出来。吗的!果然是处女!

    哼,我还以为你已经被这个润东上过了呢!现在第一次还不是交给老子的!

    想到这里,阿坚更兴奋了。阿坚抽插了几下,感觉好紧,加上是第一次就搞这样的大美女,阿坚想要射了。我靠!该不会是早泄吧?阿坚趴在了静敏身上,继续抽插。

    阿坚抓着静敏的乳房,嘴巴又对着乳头吮吸起来,鸡巴一进一出地抽插着。

    「啊」阿坚终于忍不住,把精液都射在了里面。太爽了!阿坚感叹道。这么爽的女人,以后没机会搞可不行。阿坚想到了一个邪恶的决定。阿坚打开了静敏的手机,用照相机把静敏的全裸照拍了下来,每个角度都拍了几张,而且还躺在静敏隔壁来合影。以后想做的时候就拿这个威胁她,哈哈。阿坚心想。

    阿坚放下手机,开始第二轮作战。这样的大美女,射1次怎么可能够呢。阿坚把静敏抱了起来,面对面地坐在自己大腿上,还把静敏的双手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看上去就像是静敏主动抱着阿坚一样。阿坚又拿出手机拍了一张。阿坚继续上下抽插,静敏在阿坚腿上上下下地,奶子不断上下摇晃,摩擦着阿坚的锁骨。

    阿坚把静敏披在胸前的长头发拨到后面,嘴巴又把静敏的小嘴唇包了起来。

    阿坚最喜欢这个姿势了,一边插一边吻。阿坚这次比刚才持久了,插了十几分钟才射了出来,依旧把精液都射在了里面。阿坚歇了一会,继续用这个姿势开始了第三轮的作战……阿坚几十年的积蓄,一次性满满地射到了静敏的体内,阿坚感到莫大的满足,又拍了几张战后的合影,并把之前的图片一起上传到自己的邮箱上面。阿坚在网吧玩游戏的时候申请过一个邮箱,幸好还记得。

    阿坚抱着静敏,满足地进入了梦乡……第二天阿坚从睡梦中醒来,阿坚从来没有试过睡得这么舒服,可能是做完爱的原因,阿坚想。阿坚看了看隔壁的静敏,静敏依然没有醒来,经过一夜,静敏身上的酒气已经散去,身体散发出的是一股少女的芳香,阿坚闻了闻,鸡巴又硬了起来。

    阿坚忍不住了,抬起静敏的双腿又干起来。昨天射在静敏阴道里的精液已经变得十分黏稠,看上去非常肮脏,但阿坚哪会觉得肮脏,阿坚本来就是一身邋遢的人。

    阿坚插了进去,身体压在静敏身上,嘴巴不断吮吻着静敏的嘴唇、脖子、锁骨、乳房每一处可以舔的地方。

    这时候,静敏朦胧中醒了过来,静敏依稀觉得,有东西在狂舔着自己的乳头,并且下体在被什么东西抽插着。静敏睁开眼睛,惊呆了!自己躺在一个放满杂物的充满臭气味的房间里,有个猥琐的瘦子正在强奸自己!「啊!」静敏尖叫了一声,用手推开阿坚的头部,试图摆脱阿坚的强奸。阿坚也意识到了静敏的醒来,用双手抓住了静敏的双手,按在床上,继续抽插。静敏不断挣扎,虽然阿坚是个瘦子,但也比一身娇气的静敏力气大,静敏根本摆脱不了阿坚,只好不断大声喊救命。但静敏的反抗只会令阿坚更加兴奋,抽插得越来越快。阿坚用嘴巴含住了静敏的嘴唇,静敏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阿坚的这个自行车房在一个比较偏僻的角落,平时除非别人要到隔壁的车房拿东西,不然根本没人会来这里,静敏的喊声除了阿坚和她自己,根本没人听见。阿坚插得爽起,又把精液全射在了静敏的体内,静敏已经哭得不像人样了。阿坚放开静敏,把衣服扔向了静敏:「敏敏,昨天大家都是第一次哦!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静敏瞪了阿坚一眼,感到无比的愤怒和耻辱,自己的第一次竟然被这个乞丐模样的人夺走了。静敏的胸罩和内裤已经破烂,静敏只好只穿上t恤和牛仔裤,里面什么也没有穿。由于静敏的乳房又大又坚挺,t恤前面突出的两颗豆豆分外明显。静敏把破烂不堪的丝袜脱掉,毕竟这样的袜子穿出去更丢人。静敏穿好衣服后,提起手提包哭着走出了阿坚的住所……静敏走在街上,下体依然非常疼痛,走路也走不稳,眼泪从眼眶不断涌出。

    现在还是清晨,街上只有一些老人在耍太极,没有人注意到静敏。静敏伤心地拿出手机,想找润东,但刚拿出手机才想起昨天已经和润东吵架,主动打过去又太没面子了。静敏翻了翻手机,没有一个润东的来电显示和短信通知(已经被阿坚删除),真不是男人!静敏想。眼泪又不自觉的夺眶而出。静敏绝望地回到了学校宿舍。这是第一节课时间,室友们都去了上课,宿舍一个人都没有。静敏从来也没逃过课,但今天发生了这件事,静敏还哪有心情走去上课,静敏现在绝望到天塌下来也不关她的事。

    静敏把东西放下,走进浴室洗澡。静敏把衣服脱掉,雪白的乳房又露了出来,静敏看了看自己的身体,肩膀上、乳房上、大腿上都有几处明显的吻痕,是阿坚昨晚的疯狂留下来的。阴道感觉粘粘的,是阿坚的精液残留,阴毛上还有白色的胶状物,是阿坚的精液凝固成的。静敏看到自己的身体,眼泪又夺眶而出。充满肮脏的身体,静敏觉得洗十次澡都洗不干净。静敏把水从自己头顶淋下去,想让自己清醒一下,水顺着静敏的长发流到静敏的胸前,到乳头,到都市,到阴唇,再到大腿,一幅美丽的美人出浴图。静敏挤出大量沐浴露,大力快速地试擦着身体每一个角落,可是一支沐浴露,又怎能洗走静敏心中的阴影?静敏在浴室里洗了整整一个小时,但是静敏无法摆脱自己是那么肮脏的想法,眼睛已经彻底哭红。

    静敏照了照镜子,发现自己的样子憔悴了许多。静敏发现脖子上还有一处吻痕,而且非常显眼,被人看见的话太耻辱了,于是拿创可贴贴在上面遮盖住,装成是受伤了的样子。静敏面无表情地坐在床上,回想着昨天的事情。要不是喝酒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静敏想。眼泪再次夺眶而出。

    另一方面,阿坚的住处里,阿坚还没在陶醉中走出来,拿着静敏的胸罩和内裤在嘴巴前舔,又撸了一发。静敏的皮衣也留了下来,阿坚拿起皮衣,嗅了嗅,散发着静敏的味道。「这衣服不错!」阿坚把皮衣披在了自己身上。

    静敏就在床上坐着,室友们还没有回来,静敏很需要人安慰,拿起勇气打电话给润东。「喂?」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声音,是润东。静敏又忍不住哭了出来。

    润东听到静敏的哭声,非常着急,「敏敏!是敏敏吗!你怎么了!」「润东……我……呜呜」「敏敏!不要哭!你现在在哪!」润东和静敏约了出来老地方——校园里的一棵榕树下。那是他们相识的地方。

    他们一见面,静敏就扑在润东身上放声大哭。静敏断续地向润东叙述了昨天到今天的经历,润东听完后,觉得是一个沉重的打击。润东紧紧地抱着静敏,两人在榕树底下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报警?不行,女孩子那么注重清白,这些事情肯定不能传播出去。去打那个乞丐一顿?也没有意义的,这些社会最底层的垃圾根本是烂命一条,你杀了他他更开心。润东暂时想不到解决的办法,紧紧地抱住了静敏。「敏敏,对不起,以后我都在你的身边,不会让人再欺负你。」静敏听到润东这么说,心里暖和了一点。

    随后两天,静敏在润东的陪同下,心情平静了许多。然而,事情却没有那么简单的告之段落……今天是星期天,是阿坚破处后的第三天,阿坚的欲望又来了,简直按奈不住,阿坚从兜里拿出两块钱走进了附近的黑网吧……今天是星期一,是静敏和润东学校篮球比赛的日子,润东作为高材生,也是体育健将,自然有份参加比赛。「敏敏,今天晚上六点要来支持我比赛哦!」「恩!」静敏玩着手机回着短信。回了短信,静敏打开电脑想看点欢乐的事情散下心,毕竟这么件事情不可能几天就平复下来的。静敏登上了qq,发现了一封新邮件,是陌生人寄过来的。静敏觉得打开了邮件。邮件里面是一个文件夹附件,静敏觉得很好奇,下载了下来。

    打开下载好的文件夹,里面有几十张图片,静敏好奇地打开来看。打开第一张图片的时候,静敏张开了嘴巴,瞳孔不自觉的放大,仿佛看见了世界末日。电脑屏幕上是一个熟悉的地方,和熟悉的裸女!而那个裸女不是别人,正是静敏她自己!静敏整个人呆若木鸡!静敏觉得脑子都空了,自己的裸照竟然被那个流浪汉拍了下来,现在还发到了自己的电脑前。静敏回过神来,继续点开其他的图片。

    每张图片都是静敏身体的每一个部位,各种不同的角度,有几张还是自己和流浪汉做爱的合照。静敏感到无比耻辱,心中闪过无数的猜想。他拍下照片发过来是想敲诈勒索?还是有什么目的?

    回到邮件上,静敏发现附件下面的正文还有一行字:不想这组图片传播出去的话,星期一晚上六点带上200元到xx公园等我。星期一晚上,不就是今晚吗?

    不过今晚答应了润东去看他比赛……哎,为了清白,还是去公园那边吧。幸好只是勒索钱财。静敏心想。

    晚上五点半。球场上非常热闹,大帮观众正等待着比赛的开始,选手们也正在热身,润东也不例外,在场上拉伸着根骨。怎么敏敏还没来?润东心想。

    而同在这个时候,校园侧门,一个黑色长发的女生正往xx公园的方向走去…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