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迷情校园
  • 最新排行

    秘密 第二十章 尾声

    发布时间:2021-12-08 00:08:17   


    十几年后,加拿大温哥华。

    一间高级公寓的卧室内,两具赤裸的肉体正在享受着性爱带来的乐趣,女人丰满的屁股高高抬起,一耸一耸的向后晃动,白皙的股沟间,一条粗壮的阳具正在不停的被吞吐,这是一个亚裔少年,看起来最多不过十五六岁的模样,容貌还有些稚嫩,但动作却异常的娴熟。

    他嘴角带着坏笑,揉捏着女人丰盈的臀肉,忽深忽浅的把鸡巴在女人的屁眼里来回穿梭,撩拨着身下这个女人的情欲愈发高涨,他熟悉她的每一处敏感点,深知如何才能让她徘徊在高潮的边缘却始终无法满足。

    女人被撩拨的实在难受,不禁哀求道:「OH,babay,再用力点,再深一点,OH……」

    她疯狂的摇摆着臀部,套弄着插在屁眼里鸡巴,那种说不出的胀痛感和满足感,让她舒服到了极点,可是身后的家伙始终不来临门一脚,把自己送入极乐的巅峰,让她内心焦急的如同猫爪一般。

    少年嘿嘿的坏笑起来,用很不熟练的中国话说道:「可是妈妈,我现在已经很舒服了,OH,你的屁眼真紧,爽死我了,妈妈,如果你答应以后把肛交作为日常做爱手段的话,我现在就送你到高潮,怎么样?」

    女人这会哪还有谈判的筹码,只能连连点头,大叫道:「我答应你,宝贝,快点,快点,肏死我吧,我要死在儿子的大鸡巴下。」

    少年也早已是憋得难受,终于是得到了母亲的授权,顿时心满意足,双手抱紧母亲的屁股,大吼一声:「我要肏死你这个勾引儿子的骚货妈妈,肏死你,肏死你。」

    一边说,一边用力的把鸡巴捅到屁眼深处。

    饶是已经事先使用了润滑剂,但是当整根鸡巴完全插入屁眼后,那种撕裂的痛也差点让女人昏厥过去,她忍不住捅哼道:「啊啊,疼,好疼,你这个畜生,快拔出来,啊,好疼,身体要裂开了。」

    可是少年根本不放手,他紧紧的箍住母亲微微有些发福的腰肢,屁眼的紧窄远远超出他的想象,比母亲那有些松垮的阴道不知妙出多少,依稀记得数年前第一次插入母亲阴道时的紧迫感也没有这般强烈,把鸡巴停在母亲的身体里。

    身体舒服的微微发颤,伏在母亲的身上,双手探到母亲的胸前,抓住那对倒垂的丰满圆乳,细细的把玩,这对奶子从小玩到大的,却怎么也玩不腻,虽然弹性方面不如年轻的女孩子,但胜在又软又绵,用这对奶子玩乳交那可是相当的舒服。

    脑海里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下体顿时反应更强,女人刚缓过一口气,就感到龟头在屁眼里一抽一抽的做着小动作,不由的哀求道:「baby,你先等等,让我歇一下。」

    少年哪里还能等,轻轻的小幅度抽动起来,笑道:「好,你歇你的,我会小心一些的。」

    女人无奈,只得努力迎合起儿子的动作,随着十几下的抽插,那种火辣的疼痛逐渐消退,取而代之的一阵阵异样的快感,惹得她的呻吟从小到大,越发的嘹亮,嘴里又开始胡言乱语起来。

    「啊……啊……好疼,又好爽,唔唔,好爽啊,儿子,你好厉害,妈妈太舒服了,啊,身体好烫,好像要被捅穿了,被儿子的大鸡巴捅穿了,啊啊啊,太粗了,好胀啊,再用力一点,啊,对,就是这样,妈妈爱死你了,大鸡巴儿子,妈妈爱你,啊,大鸡巴儿子,好棒,啊,大鸡巴儿子,大鸡巴老公,大鸡巴弟弟,快点把姐姐捅死吧,啊……」

    少年听着母亲的淫词浪语,胯下也是激动的不行,半蹲起身体,居高临下的捅着母亲的屁眼,闭着眼睛急促的喘着气,阴囊一抽一抽的,已经到了发射的临界点,终于是再也忍不住了,猛地往下一捅,将母亲死死的按在床上,母亲顿时感到身体仿佛真的被硬生生的撕开了,疼痛、肿胀,在一瞬间化成了无与伦比的快感,两人都嘶吼起来,浑身颤抖着攀上极乐的巅峰。

    良久,少年终于把所有白稠的精液尽数喷进了母亲的身体里,浑身的气力都仿佛被抽得一干二净,无力的趴在母亲的后背上喘着气。

    女人从高潮的余韵中回过神来,感到儿子的鸡巴还硬挺挺的插在自己的屁眼里,不由的一阵恍惚,微微侧过身子,露出一张精致但并不年轻的脸庞,年轻的时候定然是一个风华绝代的佳人,即便是现在也是风韵犹存,那股从骨子里散发出来成熟妩媚的气质,对很多男人而言,就是无法抵挡的致命诱惑。

    随着身体的扭动,儿子愈来愈软下来的鸡巴从屁眼里滑出,整个人也滑落到母亲的怀抱着,两人相视而笑,情不自禁的的吻了起来,感觉到儿子的鸡巴在激吻中逐渐复苏,母亲很自然的抬起腿,把阳具引入潮湿不堪的阴道内,轻轻的挪动下屁股,把鸡巴深深的吃进去,这才心满意足。

    少年耸动了两下屁股,笑道:「怎么?还不满足吗?妈妈。」

    母亲毫不犹豫的赏给儿子一暴栗,笑道:「怎么说话呢,我就算是在床上,也还是你妈妈,你得尊敬我。」

    少年用力的一挺臀部,顶的母亲啊的一声呻吟,嬉笑道:「是吗?我好像是你的大鸡巴老公,大鸡巴弟弟啊,不仅仅只是儿子吧。」

    母亲羞涩的瞪了儿子一眼,没有说话,将他的手挪到自己的屁股上,按着自己的屁股向前凑。

    儿子笑嘻嘻把玩着母亲的臀肉,埋下头去含起母亲的一枚奶头用力的吮吸,屁股不停的耸动,开始了新一轮的欢好。

    母亲眼神愈发的迷离,如果有人在这个时候近距离观察她的眼睛,就会发现除了那份性爱的迷离外,在更深的地方,还隐藏着无尽的思念……

    风轻轻的从窗户外吹进来,吹动着隔壁书桌上的书本哗哗作响,一本很薄的作业本被吹到了扉页,在name一栏的后面,写着三个中文音译的英文名字:「xiaotianHua」。

    (全文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