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迷情校园
  • 最新排行

    五专女孩

    发布时间:2021-12-08 00:08:15   

      那是的去年夏天,放暑假了,回家和两个社会上混的朋友一起喝酒。都是小时候的邻居,我叫他们大哥、二哥。常言道「酒后思淫欲」,喝过三巡,大哥就提议去桑拿。

        二哥一撇嘴说:「去啥桑拿呀,给哥几个找几个嫩的玩玩。」说完,便开车去了本地的一个五专学校。

        路上,二哥说:「那个学校就是个垃圾学校,裏面的几个所谓的大哥,都弟。经常会找些小女生给他搞。」

        我还是个学生呢,守法的良好公民,问道:「不是幼女,不是强迫的吧」

        「哈哈,哥哥沒那么傻。」二哥答道。

        说话间,来到了学校门口。门口已早早的有了三个女孩站着。年龄都不大,16、7岁的样子。车停下来,一个女孩熟练的开门上车,并和二哥打了招唿:「林哥(二哥姓林),这个是小静,上次你见过的,这个是小月,我的小姐妹,以后还得你多关照。」二哥点头笑笑,递了盒烟过去。

        女孩熟练的拆开烟,先给二哥,又给大哥和我,然后自己熟练地点上烟,顺手把剩下的扔给另外两个女孩。看得出来,她是三个女孩的「大姐」。后来我知道她叫小丽。三个女孩中,我比较喜欢小月,她应该是刚开始跟这两个女孩混在一起,脸上还有掩饰不住的紧张和稚嫩。

        一路上,小丽和小静一直叽叽喳喳不停,话题无非是去哪玩了,或者谁睡被人砍了,怎么报仇的之类的事情。小月一直默默的听着,脸上充满钦佩和好奇,小月手裏也夹着一支烟,看她那吸烟的姿势,就知道她不是那种经常出来混的。

        我们开车来到了一个KTV,昏黄的灯光,预示着一个荒诞的夜晚。进了一个v包,二哥说:「小月是新来的,还是好学生呢。可以跟我们的大学生一起讨论下学习呀,谈谈理想和人生。我们就过过我们的低俗生活好了。」边说边把小静拉到自己腿上坐着,一个手倒啤酒,一个手已经伸进了小静的小吊带。小静也嬉笑着隔着拍打着二哥的弟弟。

        大哥这会儿也已经抱上小丽在吼着唱歌了。我看了下小月。小月装作豪爽女的样子,倒了一大杯啤酒:「哥,我小月是初来咋到,也是个爱交朋友的人。我敬你一杯!」

        我端起杯子,一饮而盡。还在?她那在电视电影上学的开场白,暗笑不已。本人虽然好色如命,却也是能装的住三分锺的「斯文人」,不会直接拉着硬幹的。便和她边喝边聊,知道她今年16岁,在那个学校读了一年了,除了谈恋爱,什么也沒学。最近刚和「丽姐」玩在一起。

        玩到十二点多,二哥提议去打牌,宾馆的房间已经开好了。我知道,正戏要上演了。来到宾馆,二哥借口打麻将只要四个人,便带着小静走了。玩了两把,大哥也找借口带着小丽走了。房间裏就剩我们两个,我知道他们是故意的。我和小月躺在床上,看着电视,开始沒话找话的閑扯。

        我知道话题要扯到哪的,便问:「你知道他们幹嘛去了吗」

        小月一下子笑了:「你当我傻喔!我也是混过的人,除了做爱他们还能幹嘛吗」

        边说边把她拉到我身上,手伸进了她的上衣,妈的,奶子真嫩。一把把她的上衣连同胸罩全部扯掉,一对奶子露了出来,不小,有32C吧。但是真的很白嫩,粉色的小奶头像两颗小樱桃嵌在一对快要成熟的鲜桃上。

        我一口含住小月的奶子,开始亲了起来,用舌头不断地弹弄着她的小奶头,小月被我玩弄的小脸通红,嘴裏已经开始轻微的呻吟了。真是个小骚货!顺着胸,我开始往下摸,掀开小月的短裙,隔着内裤一摸。内裤都有点湿了。

        「小骚货,内裤都湿了!」

        「讨厌」小月总算有了女孩子应有的娇羞。

        我急不可耐的把小月的小内裤拉了下去,手开始在她的毛茸茸的肉缝上,慢慢的抚摸,已经湿透了,湿湿的淫水,已经顺着沟沟,流到了屁眼上。

    jkforum.net | JKF捷克论坛  

        我放开她的奶子,一把分开她的双腿。细细的打量着她的嫩逼,粉色的,小阴唇的边缘略带一点黑色,看样子也是被用过一段时间了。小穴里面不断流着透明的淫水。轻轻的分开她的小阴唇,阴道口露在我的眼前,粉嫩的?色,流着透明的淫水,要是处女的话,我一定把它全喝掉。

        小月小脸红红的,身体轻轻扭曲着。估计她是对我这么看着她的最隐秘的地方有点害羞了。我顺着肉缝向上摸索,找到藏在阴唇交界处的小阴蒂,轻轻的用手指拨弄着它。

        小月的呻吟更加厉害了:「啊……咦……我想要了,好想……」小月像疯一样的脱去我的内裤,小手在我的鸡巴上套弄着。她还不熟练,套弄的有点生硬,有点疼。

        我把她的双腿分成M型,按着她的两膝,把自己憋的通红的龟头,轻轻的顶在小月的阴道口,来回的摩擦。小月被磨得心痒难耐,只好低声呻吟。趁着小月不备,我一下子顶进小月的阴道。

        不是很紧,却也不松包的很舒服,鸡巴四周都被温暖的阴道紧紧的包裹住,这感觉是在是太爽了。感觉像是温暖的小手在冬天裏的抚摸和温暖。小月的阴道里面很热,比我上过的女孩要热些。

        小月被这突然的一下,顶的闷哼一声:「啊……粗!啊……啊……」,随即又是一口畅快的叹息。我慢慢把鸡巴抽出,再慢慢的插入。先让她适应适应我的鸡巴,也让鸡巴适应适应这么嫩的小穴。

        「小月,你下面真嫩呀!我第一次和你这么年轻的女孩做爱。」

        我兴奋的下面开始用力的幹了起来,这么一用力,小月也沒工夫閑聊了。大声的呻吟起来。「啊……,哥,你真厉害……爽死了!……老公……幹我,使劲,老公……」女人呀!谁能让他们舒服,就都是老公。

        我换个姿势,全身压到小月的身上,抱着小月的屁股,开始用力勐插。胸口小月的奶子热热的顶在我的胸前,真是舒服。下面愈加用力,粗壮的鸡巴,狠狠的砸进小穴里面。蛋蛋碰着小月的屁股,沾上她的淫水,撞得啪啪作响。

        「老公……小月好舒服,老公……小月要死了。啊……」小月紧紧的抱着我,全身发抖,原来是高潮了。

        我对我的性爱技术一直不是很自信的,虽说也把自己的女友搞的高潮过,却从沒这么快过。看来也是个敏感的女孩。趁着小月高潮的恢复期,我放慢了节奏,细细的打看了小月的脸蛋。大大的眼睛,画着黑黑的眼缐。白白嫩嫩的皮肤,还略带一点稚气,真是个尤物呀!

        「小月,舒服吗」

        「舒服!还从沒这么舒服过。」小月脸上脸上的红潮还沒退去,颇有点意犹未盡。

        「你男朋友不行」我坏坏的调笑她。

        「他太着急了,每次他爽完就不管我了。」她忿忿的说,好像和男友的关系并不是那么融洽。

        「嘿嘿,这次是你爽完了,我还沒爽呢。那我给你吹吹吧」

        我慢慢的抽出我的鸡巴,上面沾满了小月的淫水。女人真是水做的,小月的毛已经被水打透了。大腿边、屁眼、床单上都沾上了小月的淫水。我把沾满淫水的鸡巴,送到小月的面前,小月擡头含住了我的鸡巴,开始舔弄起来。

        说实话,小月的口技真的很差,弄的鸡巴有点疼。不过你看着一个16岁的女孩,在认真的含着沾满自己淫水的鸡巴,那种心理满足感,比单纯的肉体欢愉刺激多了。

        小月含了一会儿,坏坏的说:「老公,我又想要了!」

        「哈哈,那就让老公继续操你!」这次我扳着她的两条腿,经过前面的磨合,这次不用客气了,一下便插到了小月的小穴里,开始快慢节奏不断变化的幹。

        小月兴奋的继续叫床:「老公,我是小骚货!你操我吧!啊……啊……啊……啊……老公,使劲,使劲幹我,操我的逼!」

        这小妮子真的被幹的疯狂了,我的鸡巴受到了鼓舞,继续一阵勐插,小妮子叫唤的更加疯狂,身体也扭曲的更加厉害。这么一阵子的勐沖,我的鸡巴也受不住刺激,龟头发麻,有点想射了。

        我换了口气,摆正姿势,开始了最后的沖刺。沖刺间,我把亿万子孙根送到了小月的子宫里。小月也高潮的极限了,躺在床上只喘气。

        过了一会儿,我从小月的小穴里抽出已经软下来的鸡巴,才让精液慢慢的流出小月的嫩穴,这是我到此一游的证据。

        看到小月的小穴因?被我幹到兴奋充血,变得更加红嫩,还略有点发肿。我轻轻的亲了一下她的脸颊。「小月,我先去洗澡,你休息一会儿。」

        她才转身开始清理卫生。过了一会儿小月进来了,坐在马桶上开始尿尿,听着嘘嘘的声音,我忽然有了坏主意。「小月,蹲一会儿,把精液自己抠出来。」

        小月很听话,便蹲在我旁边,慢慢的抠弄着小逼裏流出来的精液。哈哈,看着美女在身边抠嫩穴。鸡巴又情不自禁的?起头来。在浴室里又幹了小月一炮,那天,我们一夜幹了三次。

        不幹的时候,小月就像一只小懒猫一样趴卧在我的身上,给我讲她自己的故事,讲学校裏的同学,讲着她听说的和经历的「江湖」。

        她讲了很多,如果写下来,那就又得另一篇文章了。看着她那稚气而又风采奕奕的样子。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她人生的路还很长。或许每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同吧。我不贊同她的选择,我尊重她的选择。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