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双面娇娃 第六十二章 两条不归路,一颗纠结心

    发布时间:2021-12-06 00:11:34   


    我家卧室里,处于持续高潮刺激下的薇薇已经陷入迷乱的状态,迷迷糊糊中她发现有人在外面拧卧室的门把手!随着把手的拧动,她脖颈上的狗链被勒的更紧,她的那颗心也跟着被勒紧,“这个门后的人究竟是谁?”她明显感觉到一种急于投入他怀里的欲望,经历过这么多男人肉棒的洗礼,能走进她芳心并对其念念不忘的男人实在是没有几个,究竟门后面的人是谁呢?是董回来了?不对,他应该没那么快回来,那是谭少?也只有他才能让自己有这种浑身战栗的感觉!这时候,谭少已经从门外把门推开了一条缝隙,被“谭少一号”牢牢钉在卧室门上的淫妇被迫随着门的推开,尴尬的歪向一侧,她睁大眼睛一看进来的果然是他!——那个能让她欲仙欲死又死去活来的冤家!谭少钻进门后又把门关好,然后解掉门把手上的狗链,得到缓解的薇薇大口的喘着气,谭少一语不发的把她背后反铐的手臂打开,然后托起她沉甸甸的乳房把乳头锁也替她摘了下来,大量的乳汁开始溢出,薇薇怯怯的跪在那里看着眼前的男人的动作,他继续阴着脸把她从假鸡巴上拔了出来,随着他略带粗暴的动作,发出一声嘤咛的薇薇那湿滑的阴户脱离了那根假鸡巴的纠缠,他逐一把那五根伸进薇薇屁眼里的跳蛋导线做了排序,并全部关掉了跳蛋的开关,然后试探着把这些可怕的刺跳一颗颗拽出她的小臀眼,这些小家伙塞进去的时候费劲,拔出来更难,带着软刺的跳蛋在她的小屁眼里互相紧贴着疯狂的震颤,那种刺激是相当可怕的,如果不是赌气为了惩罚自己,薇薇平时是绝对不敢这么做的,谭少试了拉拽了几次,那些混乱了顺序的导线在他的拉扯下让排列在薇薇屁眼里的刺跳都挤在里面,一时间一个都拔不出来,这可是个需要耐心的活,谭少每拉扯一根导线,都得观察一下薇薇的表情,征询一下她屁眼里的感受,薇薇羞涩的回应着告知他这根导线对应的跳蛋是她屁眼里排列的第几颗,终于在一番拉扯试探后,谭少把五颗刺跳按塞进的顺序逐一拔出,最后他一把揭掉粘在她小阴蒂上的微跳,敏感的小肉芽被他一触碰,她忍不住发出一声销魂的娇吟,谭少伏下身子,破天荒的把她从地上抱起,薇薇一脸惊喜的望着自己高不可攀的主人,乖乖的让他把自己抱到了床上,自从自己委身于眼前这个男孩以来,她一直是卑微的讨好他,也习惯了被他凌辱甚至践踏的生活,面对他这少有的柔情,薇薇有些不知所措起来,谭少把头埋进她的乳沟里,用嘴包里着一颗乳头使劲的吮吸着她的乳汁,那一刻,薇薇的母爱在顷刻间泛滥,她颤抖着伸出手,犹豫了一下,还是壮着胆子抚摸着胸前这个吃她奶的男人的头,谭少被她一摸,身体先是一震!没有理会她的“冒犯”,低着头继续着他的动作,他吸够了这一侧又吸另一个,随着乳汁的排空,她的欲望有一次被撩拨的高涨起来,尤其是阴唇顶端的小肉芽,此刻是又麻又痒,被情花魔咒的它似乎感知到主人的到来,淫邪的情花蕊里有过谭少精液的倾注,让薇薇此生都会对眼前这个男人产生无比的依恋,很快,薇薇在谭少的玩弄下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如同一条离开水濒死的鱼,她忍着体内澎湃的欲望,羞耻对不停玩弄自己乳房的主人央求着:“主人,母狗的骚屄实在是受不了……求求您…把您的大鸡巴放进来好吗?…”听了薇薇的恳求,谭少停止了在她身上的动作,忽地站起身往门口走去,薇薇一看到这一幕,那颗刚刚火热的心马上又凉了下去,看着谭少离自己越来越远,薇薇的眼角湿润了,他不会是又不要自己了吧?薇薇如是想着,谭少走到卧室门口停了下来,弯腰抓住那根牢牢吸附在门上的“谭少一号”,一把把它从门上扯了下来!这个邪恶的男孩转身拿着按自己肉棒尺寸倒模制成的替代品对薇薇淫邪的一笑,他那狭长的眼角流露出一丝难得的柔情:“骚货,你想要我手里这个还是裆下长着的这个?”本以为谭少要离开的薇薇一看他居然没有离开,还忽然对她这么好,一下子让她觉得格外开心,面对着这个让自己心痒难奈的男人难得的挑逗,她低着头一幅小女儿的娇羞:“人家两根都想要呢……”谭少宠溺的看着自己精心调教出来的淫妇,完全没有了人前的骄横,他继续羞辱着情动的淫妻:“两根鸡巴,骚货说说,你打算怎么分配好呢?”薇薇一脸羞涩的爬到谭少跟前,把她浑圆紧翘的臀丘凑到谭少的手边,两臂伸到后面掰开自己的臀瓣,对着自己的小主人露出羞耻的小屁眼,"求主人先玩弄母狗的浪屁眼!”谭少满意的伸出手抚摸着薇薇的小肛门,一面用指尖在她肛周的褶皱上邪恶的摩挲着,一面把手里的假鸡巴打开震颤模式,用假鸡巴的龟头部位不停地刺激着薇薇最怕触碰的小肉芽,惹得薇薇撅着的胴体战栗不已,很快两片淫靡的阴唇里就酿出一股股的蜜液,谭少把假鸡巴先塞进她湿滑的阴户,让假鸡巴上挂满淫水,然后不顾薇薇夹紧的阴户的挽留,把假鸡巴拔了出来直接抵在她的臀孔,稍微一用力,那个硕大的龟头就撑开了肛门括约肌的阻挡,顶进了她温暖的肛孔,屁眼习惯了被鸡巴插入玩弄的薇薇主动把自己的肥臀往后挪动,就这样,谭少手里那根假鸡巴一点点被薇薇主动吞进自己的屁眼里!吞下假鸡巴的她犹不知足,她一脸饥渴的扭过身体,张嘴舔舐着谭少那根真正的阳具,眉梢眼角都透着无法掩饰的浓浓的性福春情。这个肉体和精神都被自己学生彻底征服的女人此刻早把自己的丈夫忘到一旁了,只顾着陶醉在眼前的销魂滋味里。随着谭少那根大鸡巴一寸寸纳入她湿滑的阴道里,她身体里欲望的火山再次无法遏制的喷发了……

    等到我气喘吁吁的赶回家里的时候,满心欢喜想和她破镜重圆,可推门而入映入我眼前的一幕却让我再次坠入寒冷的冰窖!只见这个贱货跪趴在床上被谭少那个混蛋肏的不知廉耻的乱叫着,他们这对狗男女上方,赫然挂着我和她相拥对视情深款款的婚纱照!昔日的山盟海誓言犹在耳,可曾经要白头偕老的怀里良人如今却已经跪伏在他人胯下甘愿为奴为犬!更讽刺的是,那个口口声声要与我白头的女人居然就在我们的婚床上被她她的学生肏的淫言浪语,丑态百出!娇喘吁吁的她一面配合着谭少大鸡巴一下猛过一下的大力抽送,一面嘴里忘情的讨好着肏她的那个男人:“主人的大鸡巴太厉害了啊…啊啊…母狗的骚逼被主人肏的好舒服啊…啊!…母狗又快要不行了!…主人使劲肏母狗的浪屄啊!…啊啊…母狗又要泄了呢!爷您的大鸡巴太厉害了!”看着他们疯狂又鱼水和谐的模样,我觉得自己来得真他妈的多余!我抬起手狠狠的砸在墙上!砰的一声闷响惊动了这对狗男女,谭少一看我铁青的脸和攥的紧紧的拳头,顿时心生怯意,毕竟我是特种兵,那种凌厉的眼神不是他一个二世祖可以抵挡得了的,他赶紧把吓得疲软的鸡巴从我老婆骚屄里拔了出来,脚步踉跄着往后退着,薇薇一看到是我,眼里的神情十分复杂,我的到来让她惊喜,也让她羞愧,当然她还有一些恼恨我冲破他们好事的意思。她一面极力用她裸露的身子挡住我步步紧逼的身躯,活像护着鸡崽的母鸡,全然不顾自己的腚眼里还插着一根谭少的假鸡巴!而她身后那个骄横的花心大少此刻没了老黄的庇护,没了爪牙的帮凶,他骨子里的懦弱一下子显露无遗,我指着谭少挑衅道:“你个爷们你别躲在女人后面啊!你出来咱们见个高低!”这一刻我觉得有种说不出的畅快!让这个混蛋吃瘪是我眼下最畅快的事情!我指着谭少继续骂道:“你个寄生虫,只会依靠爹妈的废物!有本事你站出来和爷爷我单挑啊!看我不打折你的狗腿!薇薇这个淫妇一看不好,她居然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一把抱住我的双腿,苦苦替谭少求起情来,求我放他离开,我恼恨谭的阴挚和一次次对薇薇和我的羞辱,急于一雪前耻,第一次狠心一把推开薇薇,左手迅速的抓住谭少的头发,右手轮圆了巴掌就扇了过去,不想薇薇这骚货居然一头撞了过来,不顾一切的挡在谭少跟前,生生替他挡了一巴掌,这一巴掌打得薇薇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如果我不是一看不妙及时收了部分力道,估计她就惨了,我一看薇薇居然为了他不惜自己受伤,更是气急,薇薇看到我不肯罢休,一把抱紧谭少和他紧紧搂在一起,嘴里喊着:“不要打他!要打你就把我打死好了!是我愿意让他肏我的!再说咱们已经离婚了!我想让谁肏我是我自己的事情!不用你管!”薇薇的话,一字一句直戳我心,是啊!我们已经不再是夫妻了,我何苦就为了她一个电话千里迢迢赶来自取其辱!想到这里,我松开了抓着谭少头发的手,颓然的转身离开了这个让我不想再看一眼的女人……看到我不再逞凶,薇薇搂着谭少的身子一下子瘫软在地,她看着我一步步离开的背影,嘴里呢喃着:“董哥,你走吧,忘记我这个不贞的女人,咱们两个,终究是我对不起你…她的这些话,我没有听到,可和她搂在一起的谭少却听的很真切,谭少看着薇薇盯着我背影深情的样子,他终于明白,眼前这个娇娃,无论怎么开发羞辱,她的那颗心里,始终有块地方是属于她的爱人的。既然得不到你全部的心,我索性就继续把你调教成彻底的淫兽!看着薇薇为我留下的泪水,谭少心里如是的发着狠,这一刻起,他对薇薇那缕柔情又一次被她的泪水冲没了…

    看到我摔门而去,谭少又恢复了他原来的面目,他拿起麻绳把薇薇再次紧紧捆缚起来,一面捆,他一面骂道:“你个贱货,爷算是看明白了!就不能给你一点好脸!一看你那吃里扒外的样子,爷就想替你老公狠狠的收拾收拾你!”薇薇一脸麻木的任由他捆绑,嘴里喃喃的说:“主人说的是,薇薇对不起自己的老公,也对不起自己的孩子,母狗就是一个不要脸的婊子,请爷狠狠惩罚母狗!”看着我远去,谭少把捆得粽子一样的薇薇牵扯着领进隔壁屋里,把她牢牢捆缚在十字架上,然后抓起电话就出去打电话了,不一会儿,一脸狰狞的他回来了,他看着十字架上那具姣好迷人的胴体,挥舞了一下手里的手机,“爷今天给你两个选择,一是爷找人把你身上的蛊毒解了,放你回去和你老公继续过日子,不过嘛…既然你自称母狗,爷会让他们在你的小阴蒂上再种上一种新的蛊毒,让你看到公狗就会无法抑制的发情,让你那个傻帽老公和那些公狗一起共享你的肉体!薇薇一听这话,顿时吓得花容失色,她清楚的知道这种情花魔咒的厉害,如果真的把带有公狗精液的情花蕊制成蛊毒种进她的体内,估计她以后就真的沦为货真价实的母狗了!就算是老公肯原谅她,她见到公狗就趴着向那些畜生求欢,不用说自己也没脸活着了!她把头摇得拨浪鼓一般,看到薇薇不接受第一条,他继续说道:“这二嘛,就是爷要当着你那宝贝女儿的面,在你身上纹上小爷我私畜的记号,然后在你女儿面前好好玩弄玩弄你,让你女儿认清你这条母狗的真实面目,彻底死了回家的心!今后死心塌地的做本少爷的母狗!薇薇一听这两条都让她无法接受,可她知道依着谭少的脾气,她根本没有拒绝的权利,只能从这两条里选择一条……

    各位读者,请问你们更喜欢咱们淫贱的薇薇选择哪一条呢?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