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迷情校园
  • 最新排行

    秘密 第十九章 终章

    发布时间:2021-12-06 00:11:09   


    也许是因为这段时间昏昏沉沉睡得太多,当天刚有些蒙蒙亮的时候,王鑫就已经醒了过来,他没有发出声音,静静的听着耳边微微的鼾声,脑海中不禁浮现起,意识恢复后生活中点点滴滴,仿佛是一串璀璨的珍珠,每一粒记忆都显得如此的珍贵。

    他无法忘记,当察觉到在自己身体上起伏的是自己最敬爱的母亲时,脑海中所受到的无比震撼,当听到母亲呢喃呻吟和真情的倾诉,他心里又是激动又是难过,感动于母亲为自己做出的巨大牺牲,心中的愧疚实在是难以用言语去描述,他根本不知道如何去面对和接受这份突如其来的感情。

    甚至都不敢苏醒了,结果昨天机缘巧合,在那种非常尴尬的情况下,暴露了自己已经醒来的秘密吧,把种种遮羞布全部撕了个稀巴烂,母子坦诚相对,没想到一切都水到渠成,如同做梦一般。想到这儿,王鑫忍不住悄悄抬起了头,左右一打量,就找到了母亲。

    柳玉洁双目紧闭,睡得香甜,她就靠在儿子身边,身体微微蜷缩,王鑫缓缓的转过身子,把面向着母亲,痴痴的看着母亲沉睡的模样,慢慢的把头凑过去,鼻子紧贴着母亲的鼻翼,贪婪的呼吸着母亲呼出的空气,仿佛是一种莫大享受,他不敢做太大的动作。

    这些日子让母亲担惊受怕,难得才能安心的睡一觉,他怎么都不忍心打扰,而且就是这么静静的看着,听着母亲的呼吸声,对王鑫而言也是一种莫大享受,心情平静到了极点,只充满着淡淡的欢喜和抹不开的温馨,他的眼神愈发的柔和了,一动也不动,就这么痴呆的看着母亲许久许久。

    时间不知过去的了多久,也许是王鑫的呼吸声惊扰了柳玉洁,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就看到一双明亮的眸子温柔的看着自己,把她吓了一跳,接着才回过神来,面上顿时现起一股羞涩的微笑,眼神微微有些偏移,低声浅笑道:「什么时候醒的?怎么不多睡会?」

    王鑫微微摇摇头说道:「睡不着,我只想这么看看你。」

    柳玉洁闻言又是一阵莫名的娇羞,轻轻的啐了一口,笑道:「有什么好看的啊,都老太婆了。」

    王鑫微微一笑,看着母亲娇羞的媚态,好似两人的年龄掉了个个,母亲倒好似撒娇的少女一般,心情不由一荡,嘴唇就印上了母亲的额头。

    柳玉洁身躯猛地僵硬了一下,旋即又放松下来,轻轻的向儿子怀里拱了拱,脸颊贴上对方的胸口,一只手探到儿子的后背,轻轻的抚弄着,说道:「小鑫,我爱你。」

    王鑫也紧紧的将这个女人拥入怀中,这一刻,他忘记了对方的身份,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她是我的女人,听到母亲爱的告白,他俯下头,贪婪的嗅着母亲发梢的味道,激动的说道:「玉洁,我也爱你。」

    柳玉洁有些羞赧道:「喊什么呢,坏家伙。」

    王鑫呵呵一笑,说道:「呵呵,玉洁啊,怎么,老公没这个资格吗?」

    柳玉洁轻笑道:「讨打,现在就开始欺负妈妈了吗?」

    王鑫笑道:「怎么叫欺负啊,我只是在唤我老婆的名字罢了。」

    柳玉洁心底一阵娇羞,还有一股子喜悦,不过嘴上却不肯松口,说道:「不管怎么样,我都是你的妈妈,不许叫我的名字,不然我会生气的。」

    柳玉洁嘴里说的很严重,可是她这会儿的神态、语气浑然让王鑫掀不起半分的担心,反倒是十足十的娇憨模样,惹得他心中泛起一波欲望,没有再与母亲纠缠于这个称呼,王鑫的大手从母亲的腰肢覆到她浑圆的臀瓣上,轻轻的捏一把,笑道:「好好,我记住了,妈妈,你的屁股好软好滑。」

    儿子调情的抚弄让柳玉洁有些心痒难耐,这可恶的小子一边摸着妈妈屁股,一边嘴里偏偏把妈妈挂在嘴边,这种乱伦的异样和刺激让柳玉洁颇感无奈,又感到无比的刺激和期待,羞涩让她根本不好意思开口,只能学鸵鸟样,把头埋到儿子的怀里,任那只大手在自己的臀瓣上游走,摸捏。

    看到母亲一副任君采摘的模样,王鑫的心底是乐开了花,昨天晚上因为种种事情,他根本没有时间与母亲温存,这会儿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上下其手。

    因为一直坚持不懈的瑜伽锻炼,母亲的身体很柔软,皮肤的弹性更没的说,她的屁股很大,很圆,而且颇为挺翘,光滑的皮肤滑不留手,轻轻一捏,似乎都能感觉到臀肉上留下了五个指印,在母亲的默许下,王鑫肆无忌惮的亵玩着母亲肥大的圆臀。

    每一次经过股沟的时候,都调皮的用指甲轻轻划过,激得母亲身体发颤,渐渐地,手指顺着股沟来回滑动,当触及到母亲的菊蕾时,柳玉洁在儿子的怀里低声抗议道:「那里不要碰。」

    王鑫点点头,他目前对肛交并没有什么特殊爱好,比起这个,他更迷恋于母亲前面的花径,沿着股沟几个来回,他的手指很快就探到了母亲的大腿中间,胯下早已是泥泞一片,热气蒸腾,不堪挑逗的柳玉洁早已洪潮泛滥,不过她始终说不出邀请的话,只能强压着欲望,静静的等待最后一刻的到来。

    王鑫微微有些惊讶于母亲的身体反应,嘴角微微露出笑意,轻声说道:「妈妈,你下面好潮,是尿裤子了吗?」

    柳玉洁闻言一阵羞赧,又觉得惭愧,自己的身体竟然如此敏感,仅仅是抚弄就已经让她感到支撑不住,阴道内瘙痒难耐,只想着儿子的大鸡吧快点插进来,浑然没有一点抗拒的心思。

    王鑫见母亲羞于说话,性趣顿时涌上来,用两根手指撑开母亲的大阴唇,轻轻的在阴道口研磨,笑问道:「舒服吗?妈妈。」

    柳玉洁迫不及待的扭动着臀部,表达着抗议,说道:「不要这样,妈妈好难受。」

    王鑫笑道:「哪里难受?是我力气用大了吗?是不是弄疼你了?」

    柳玉洁从儿子的怀里钻出来,用力的瞪了他一眼,撅起嘴巴埋怨道:「翅膀硬了,会欺负妈了,是不是。」

    看着母亲露出的小女儿模样,王鑫心中的欲望顿时难以遏制,他贪婪的咽了一口口水,直勾勾看着母亲那自然而然的娇憨与妩媚,柳玉洁看到儿子眼神中的贪婪与欲望,心中说不开心那是假话,与儿子确定关系之后,她变得有些患得患失,生怕自己年老色衰惹得儿子不喜,见到他那副色中厉鬼的模样,顿时放宽了心,娇笑道:「傻样。」

    王鑫嘿嘿一笑,猛地凑过去,叼起母亲柔软的嘴唇,舔唆起来,柳玉洁热情的回应起儿子的唇舌,两人交缠在一起,她的手自然而然的攀到儿子的胯下,把那根狰狞粗壮的阳具从睡裤中释放出来,用大拇指和中指圈成一个圈,顺着龟头套弄起来,他的鸡巴粗壮的吓人,环扣的圈只能勉强箍过来,根本探不到根部,让柳玉洁心头一阵火热,下体似乎更加泥泞不堪,迫切的想要儿子的抚慰。

    可是王鑫偏偏不让妈妈如意,他似乎沉迷在激吻中不能自拔,一遍又一遍的吞吐着母亲的灵舌,弄得柳玉洁毫无办法,只能迎合着儿子的舔弄,盼着这个小鬼赶紧把前戏做完,好大军挥进。

    王鑫在母亲温柔的套弄洗下,阳具愈发的硬挺,也是颇有些期待进入母亲的身体里好好发泄一番,可是他这会儿下了个决心,如果母亲不主动邀请,他就这么一点点的磨,绝不插入,定要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将母亲征服在欲望之下,以免以后再起波折。

    心底这么想着,手里的活自然不放松,在阴部的手指不停的抚弄着母亲充血的阴唇,不时的用手指轻轻捻着珍珠大小的阴唇,这些手法都是柳玉洁和阮玉珠亲身教的,她们以前没少用王鑫的两只手来自渎,朦朦胧胧间,王鑫也学会了这招。

    柳玉洁被儿子弄得浑身如同着了火一般,欲念把神智都烧得有些不清不楚,她双腿用力夹紧胯下那作恶的大手,用力的套弄起儿子的鸡巴,呢喃道:「啊啊啊……好热,小鑫,妈妈受不了,快帮帮妈妈。」

    王鑫舔着母亲滚烫的面颊,轻声笑道:「妈妈,怎么帮?」

    柳玉洁气恼的瞪了儿子一眼,看到儿子眼神中的希冀和戏谑,她顿时就明白过来,儿子根本就是故意的,他存心想要自己出丑,去哀求他,可是她偏偏怎么也生不出火气,儿子刚刚醒来,她对王鑫的宠溺已经到了极点,不管他做什么,都根本没办法生气,只叹了口气,说道:「你非要让妈妈这么丢脸才开心吗?」

    王鑫听出母亲声音中的哀怨,顿时觉得自己可能做得太过分了些,不由的有些讪讪,轻轻揽过母亲,在她的唇边吻了一下说道:「妈,对不起,我不是存心想要让你难堪的。」

    柳玉洁哀怨的看着儿子,说道:「那你想做什么?」

    王鑫顿时有些尴尬,难以启齿,他总不能说自己希望母亲被自己征服于胯下吧,嗫喏了半天,只能尴尬的看着母亲。

    柳玉洁叹了一口气,伸出手指在儿子的额头上点了一下,自嘲的笑道:「坏东西,刚醒来就使坏,还不如。」

    顿了一下,把下面一句吞下去,说道:「你的心思我还不明白,唉,你这点倒是跟你爸一模一样。」

    王鑫顿时来了兴趣,搂住母亲的腰肢,恬着脸笑道:「是什么样?」

    柳玉洁羞恼的瞪着儿子,见对方一副嬉皮笑脸的撒娇模样,无奈说道:「问那么多干吗?」

    「说嘛,说嘛,妈妈,我和爸爸哪个比较好。」

    王鑫追问道。

    柳玉洁愣了愣神,苦笑道:「现在还说这个干吗,我们现在做的事,哪里对得起他。」

    王鑫却是不以为然,自有一番歪理,说道:「怎么对不起了,我是爸爸的儿子,妈妈你把我照顾好,作为王家人,他一定会感谢你,而我代替老爸,保护妈妈,呵护妈妈,他一定也会感谢我,说我懂事。」

    柳玉洁被儿子的歪理逗得扑哧一声笑出来,说道:「什么歪理邪说啊。」

    王鑫笑道:「对啊,歪理斜着说不就是正理了。」

    「贫嘴。」

    柳玉洁笑骂了一句,在儿子的嘴角上轻吻了一下。

    王鑫心痒难耐的继续追问道:「说嘛,我和爸爸你比较喜欢谁。」

    柳玉洁被儿子的插科打诨弄得没办法,沉吟了下,说道:「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王鑫苦笑道:「只要是实话就行。」

    柳玉洁温柔的笑了笑,抚摸着儿子的鬓角,说道:「这个没什么好比较的,你爸爸对我很好,有他在的时候,我每天都过得非常开心。」

    感觉到儿子情绪有些失落,她再次吻上儿子的嘴唇,说道:「不过你跟你爸爸不一样,你是我的儿子,是我把你生到这个世界上的,你从小到大,成长的每一天都清晰的刻在我的脑海里,直到我死的那一天都无法忘记,你的爸爸是我的爱人,但是你却是我最珍贵的宝贝。」

    母亲娓娓的话语打动了王鑫的心扉,他突然发现自己其实并不了解妈妈,在她那看似柔弱的身体里,却隐藏着无穷的力量,那就是母亲,这股力量支撑着她一路走来,不管是孤身抚育自己,还是自己出事后,顶住巨大的悲痛照顾自己,更甚至是为了救自己,放弃了一切的人格尊严,所有的这一切,都是无穷的母爱所赐予的力量。

    相比之下,自己的心思就邪恶肮脏的多,在耀眼的光芒中,他心底的阴暗面完全暴露在阳光下,迅速消融,对母亲的感情再次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王鑫失神的看着母亲,眼角不由自主的落下泪来,他虚弱的笑了笑,说道:「对不起,妈妈,是我错了。」

    柳玉洁摇摇头,说道:「傻孩子,谁都没有错,妈妈做这一切都是心甘情愿的,其实也怪我,都已经到了这个份上了,我还扭捏什么呢,呵呵。」

    说着,她轻轻摸上儿子的脸颊,凑上嘴唇吻了起来。

    王鑫温柔的回应着母亲的唇舌,良久才分开,两人的嘴角连着一条晶莹的丝线,不由的相视而笑。

    柳玉洁再次套弄起儿子略有些软下去的阳具,轻声媚笑道:「小鑫,妈妈想你,想得难受,你帮帮我好吗?」

    王鑫赶忙点点头,他再也不敢耍什么心眼去试图征服妈妈,现在两人的关系无疑是最合适的方式,她是自己的妈妈,永远都是,即便是在床上也是,自己只需要在必要的时候成为一个男人就可以了。

    翻身骑在母亲的身上,两人四目相交,王鑫粗壮的阳具在柳玉洁的引导下,顺利的抵在阴唇上,轻轻的研磨着肿胀的阴蒂,随时都可以插入,就在他准备挺腰进入时,柳玉洁突然笑了下,说道:「刚刚你是不是想要妈妈向你哀求。」

    王鑫尴尬的点点头,说道:「对不起,妈妈,我现在才发现,在你面前,我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傻瓜,差点辜负了妈妈的深情。」

    柳玉洁媚笑道:「我没有怪你的意思,夫妻之间耍点手段能增加情趣的。」

    王鑫惊讶的看着母亲,颤声问道:「妈,你刚才说,那个,夫妻之间……」

    柳玉洁看着儿子目瞪口呆又惊喜若狂的模样,这足以看出自己在儿子心中的地位是多么的圣洁高贵,心中顿感甜蜜,轻笑道:「得意了吧,臭小子,妈妈已经把自己的全部都交给你了,你可不要辜负了我。」

    王鑫连连点头,说道:「我一定会好好的孝顺妈妈的。」

    柳玉洁笑道:「怎么孝顺,说来听听。」

    看着母亲脸上淫荡的媚意,王鑫心头火热,轻笑了一声,腰部猛地一用力,硕大的龟头毫无阻拦的就插进去了母亲的阴道内,肿胀感让柳玉洁不由自主的呻吟了一声。

    「好粗,好胀啊。」

    柳玉洁轻声叫道。

    王鑫笑起来,说道:「这样的孝顺可以吗?」

    柳玉洁满脸春情,拉起儿子的手放到自己的乳房上,轻声笑道:「还不够,还可以再深一点,老公,用你的大鸡吧,用力的肏我,好不好。」

    王鑫从来没想过一向高贵大方的母亲竟然能说出如此风骚露骨的花,刺激的他差点就忍不住想要射出去,好不容易忍住这股突如其来的快感,他不再犹豫,猛地用力一挺,龟头再次往深处滑轮,粗大的棒身把母亲的阴道塞得满满的,淫水扑哧一声被压得四处飞溅,母亲的阴道壁仿佛有无数的小手一般,紧紧的箍住粗壮的阳具,那种美妙让他情不自禁的的呻吟起来。

    柳玉洁也是突然就被顶得心花怒放,瘙痒难耐的欲望得到了大大的缓解,阴道里传来的充实感和肿胀感被化成一道道快感,迅速传遍四肢百骸,全身上下都仿佛没有半天气力,犹如在大海上飘零着的小船,上下起伏,根本没有着力的地方,随着一阵阵快感如潮水般涌来,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跟着一起扭动,把儿子的大鸡吧一点点的吃进去更深。

    快感再也无法压抑,柳玉洁从哼哼声发展到啊啊的呻吟,嘴里念叨着:「啊啊,啊……啊,不行了,好粗啊,好胀,儿子,你的鸡巴真粗。」

    王鑫喘着粗气,他已经来没有精力去说任何话了,母子乱伦的快感和抽插母亲肉体的快感,让他整个人都轻飘起来,他不停的把自己硬邦邦的鸡巴拔出再插入,深深插入母亲火热潮湿的阴道中,听到母亲的赞美,他更加兴奋,快速的耸动着屁股,终于是整个鸡巴都塞进了阴道深处,两人的胯下相互撞击,发出啪啪的声响,听起来分外淫靡,更加让两人感到兴奋刺激。

    王鑫快活的不能自已,深深为与母亲做爱而感到兴奋,却没有感到半分的罪恶感,他相信此刻的母亲,定然也是舒服到了极点,从她那迷醉的表情,呢喃的呻吟,还有那不停拱起的美臀,都可以看出母亲已经是意乱情迷,化身为一头追逐于美妙性爱中的雌兽,多年的孤寂和这段时间的放纵,已经将她以往的坚持彻底摧毁。

    看着母亲淫荡骚媚的模样,王鑫的心中油然升起一丝得意,这一刻,他的心中充满了无法言语的满足感和征服感,暂缓动作,慢慢的伏下身子,看着母亲缓缓蠕动索求的身躯,轻笑起来,在母亲耳边说道:「妈妈,舒服吗?」

    柳玉洁喘着粗气,媚眼如丝的看着儿子,她知道对方想要什么答案,而且现在也确实是舒服透顶,用力的点点头,她温柔的笑道:「舒服,非常的舒服,这个答案你还满意吗?」

    王鑫自嘲的笑道:「我是想听真话,又不是哄小孩子玩。」

    柳玉洁用一只手撑起头颅,微微倾侧下身体,屁股一抬,把鸡巴又吞进去两分,舒服的呻吟了一声,媚笑道:「我说的就是实话,小鑫,妈妈真的好舒服,谢谢你。」

    王鑫见状也用力的一挺腰,把剩下的小半截阳具用力捅了进去,那份紧窄与火热让他舒服的眯起眼,手掌大力的揉捏起母亲的丰乳,快活的说道:「我也好舒服,妈妈,现在我们是亲密无间的母子了,哈哈。」

    柳玉洁俏脸微红,满脸春意,仰起胸部,把乳房送到儿子的手心里,让他亵玩,顺手在两人交合的部位摸了一把,轻笑道:「是啊,连一丝缝隙都没有,这下你满意了吧。」

    王鑫嘿嘿的笑了笑,把玩起手中的玉乳,在自杀之前,他一直对母亲的身体充满了好奇,更是被母亲的胸部所吸引,现在他终于可以肆无忌惮的好好把玩一番,自然是不会放过,比起阮玉珠的硕大,母亲的乳房显然要小得多,不过这也是E罩杯的巨乳。

    王鑫的一只手根本握不过来,双手小心翼翼的捧住两边,将白皙的乳肉向中间挤压,松软的如同两团棉花糖,却又有着惊人的弹性,嫣红的乳头如同两颗红樱桃般矗立在雪峰上,分外诱人。

    王鑫看着母亲的乳房,心中泛起一阵阵旖旎,手中不停的揉捏这两团柔腻,看着它们在掌心中变幻着形状,只觉口干舌燥,直恨不得咬上一口。

    柳玉洁哪里看不出儿子的心思,轻笑道:「傻孩子,想做什么就做吧,下手轻点。」

    王鑫连连点头,他哪里舍得伤害到这对宝贝,连忙俯下身子,用双手环起一枚乳房,轻轻的揉捏,伸出舌头舔着奶头,一边舔还一边观察着母亲的神情,只见母亲一脸的宠溺与放纵,心底不由的一暖,吮吸起来,他的动作很轻,温柔的在乳头和乳晕上打着转,长久以来的念想在这一刻终于得到了释放,心中的那份激动着实难以言表。

    柳玉洁斜倚着身子,看着儿子伏在自己的胸前舔弄自己的乳房,那份轻柔比小时候喝奶还要轻些,不禁让她产生了对比,物是人非。

    现在的儿子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躺在自己怀中牙牙学语的婴儿了,而是长成了一个可以让自己依靠的男人,而且男人最重要的器官还插在自己的身体里,一想到这儿,她顿时感到腹部发酸,阴道无规则的蠕动起来,一阵阵愈发猛烈的快感冲破了欲望的极限,她伸直脖子,口中低鸣着竟在这幻想中攀上了高潮。

    王鑫感到母亲的阴道里仿佛凭空生出了一股子吸力,阴道一下子变得紧窄许多,紧紧的箍住龟头和棒身,大力的蠕动着,他快活的呻吟了一声,吐出母亲的奶子,一把将她按倒,蹲起身子,接着这股吸力,再次用力抽插起来,一次一次又一次,他清楚的感觉到龟头正撞击在母亲柔嫩的阴道深处,一股热流从深处涌出,冲刷着龟头的敏感点,让他感到无比的舒服。

    王鑫的屁股就好似装了发条的打桩机一般,一刻不停,柳玉洁舒服的快要死掉了,她从来没有体会过如此凶猛而有绵延的高潮,在儿子不停的抽插下,高潮根本没有结束的迹象,强烈的快感冲刷着她敏感的神经,她突然有点担心,会不会真的就这么被儿子给肏死啊。

    就在柳玉洁胡思乱想的刹那,只听儿子大声说道:「啊,太爽了,我不行了啊,妈妈,我要射了。」

    柳玉洁没有多想,也大声叫道:「射吧,射吧,射到妈妈的身体里,啊,我的宝贝。」

    强烈的刺激让她忍不住大声哭起来,但是在儿子强有力的抽插下,哭声断断续续成了呜咽。

    王鑫感到身体都似乎要爆炸开来,深埋在母亲身体里的大鸡巴硬的发胀,到了喷发的边缘,他再也无法忍住,大吼一声,屁股用力一挺,只觉好像顶穿了什么柔软的东西,进入一个异常紧窄的地方,那个地方如火炉般炙热,而且窄的要命,让他再也无法忍受射精的冲动,大吼道:「我来了,妈妈,我要肏死你。」

    话音未落,就感到龟头一阵抽搐,也不知有多少浓稠的精液射进母亲的身体里。

    柳玉洁这会儿已经连哭喊的气力都没有了,儿子最后一下,竟然顶穿自己的宫颈口,硕大的龟头完全抵进了自己的子宫内,她清楚感觉到一股股异样抖动,那是儿子射精时鸡巴的抖动,所有的精液尽数射在子宫里。

    王鑫无力的伏在母亲的身体上,高潮后的余韵让他感到有些疲惫,同时也有无限的自豪,他轻轻的拥住母亲,轻吻着微微有些冰凉的脸颊,笑道:「妈妈,刚刚我是不是有些太粗暴了些?」

    柳玉洁好不容易才回复一点气力,用脸颊凑着儿子的脸颊厮磨了几下,这次喘了口气说道:「不,我喜欢,啊,刚刚妈妈真担心被你弄死,你那东西实在是太长太粗了。」

    王鑫略有些得意的笑了笑,说道:「如果妈妈不喜欢,回来那剪刀把它修剪修剪。」

    柳玉洁被儿子逗得一乐,轻笑道:「那可不行,它现在可是属于我的东西,你没权处置它。」

    王鑫装作有些郁闷的声音说道:「啊,那多不公平啊。」

    柳玉洁瞪了儿子一眼,说道:「我把自己都奉献给你了,你还不知足啊。」

    王鑫亲昵了吻着母亲,低声呢喃道:「知足,妈妈,我太开心了。」

    柳玉洁心中泛起一阵暖意,回吻着儿子,低声道:「我也是。」

    两人相互轻吻爱抚,还停留在柳玉洁身体里的阳具顿时又复苏起来,变得坚挺有力,柳玉洁不由大惊失色,经过刚刚的那场激烈性爱,她这会根本没有能力再战,感觉到儿子的屁股已经在小幅度的抽插,她赶忙摁住,哀求道:「小鑫,啊,别,先饶过妈妈吧,我现在半点力气都没有。」

    王鑫犹豫了下,面有难色的点点头,虽然心中非常的想,但是他不能不顾及到妈妈的感受。

    见到儿子斗败公鸡的模样,柳玉洁轻笑道:「傻孩子,这里除了我,你忘了还有谁?」

    王鑫顿时想起来阮家母女,不过他不知道自己现在去找阮玉珠,妈妈会不会生气。

    柳玉洁看出儿子的心思,轻笑道:「放心吧,我不会生气的,赶快去,你干妈看了这么长时间,肯定是忍得很难受,要做个孝顺的孩子,快去,呵呵。」

    得了母亲的允许,王鑫心思顿时活泛起来,看了看另一侧的干妈,却见阮玉珠媚眼如丝的看着他们这边,满脸羞意,一只手塞在大腿之间,不用问都知道她想要的是什么。

    王鑫有些讪讪的挠挠头,把鸡巴从母亲的身体里拔出来,顿时带出了一大滩淫水,让柳玉洁十分的不好意思,见母亲害羞的模样,他却感到格外的自豪,嘻嘻一笑,说道:「我去啦啊。」

    柳玉洁点点头,把头扭到一边,轻松的舒了口气,终于可以好好歇歇了。

    王鑫有些羞涩的爬到干妈的身旁,见到阮草儿也已经醒了,不觉有些尴尬,不知道等下要做的事是不是合适,正想着是不是放弃或者让草儿去隔壁的房间,却看到少女羞涩的坐起身,低声唤了一声:「哥哥,早。」

    王鑫赶忙点点头,说道:「妹妹,你也早。」

    他这副紧张结巴的模样顿时惹得母女俩一阵轻笑,草儿突然觉得这个哥哥好像一点都不可怕,心中顿时安定了许多,偷偷的打量着对方。

    察觉到少女的目光,王鑫有些害羞的捂住胯下的阳具,又是惹得母女俩一阵轻笑,这笑声把柳玉洁都引了过来,见状也是不禁莞尔,笑道:「小鑫啊,别捂了,你妹妹比你都要清楚那地方是什么模样。」

    这话一出口,感到羞涩却只有王鑫一个人,阮氏母女毫不在意,阮玉珠点头笑道:「是啊,小鑫,你昏迷的时候,草儿一直都忙前忙后的照顾你呢。」

    王鑫感到有些不好意思,感激的冲着少女点了点头,说道:「谢谢你啊,妹妹。」

    阮草儿害羞的摇摇头,接着她做了一件完全出乎王鑫意料之外的事情,只见她伸出纤细的小手,拿开王鑫捂住胯下的手,羞涩的笑了笑,一把握住半软不硬的鸡巴,熟练的撸动了两下,说道:「哥哥,我帮你清理下。」

    王鑫顿时羞红了脸,他完全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异常内向害羞的妹妹也有如此彪悍的一面,却是不知草儿的对人情世故伦理道德根本一窍不通,浑然不觉得自己做的是多么淫荡的事,在她的心目中。

    只有两种人两种事,好人和坏人,好事和坏事,待自己和母亲好的人,就是好人,比如柳玉洁,现在再加上个王鑫,让自己感到快乐的事情就是好事,比如和哥哥的做爱,以及两位妈妈的表扬,所以她根本就没有自己在做不好的事情的觉悟。

    看着少女凑过来俯下身子,王鑫赶忙拦住她,说道:「不,不,不需要这样的。」

    阮草儿疑惑的看着哥哥,又转头看看自己的母亲,再转头看向王鑫的时候,眼眶中已经蓄满了泪水,虽然一句可怜的话都没说,但是整个人看起来就是那种委屈可怜到了极点,让人我见犹怜。

    王鑫赶忙抱住少女的娇躯,也不知如何安慰。

    草儿在哥哥的怀里感到鼻子发酸,再也忍不住,哭了起来,哽咽道:「哥哥啊,是不是草儿哪里做的不对,让哥哥讨厌了。」

    王鑫赶忙解释道:「怎么会,我一见到你,就喜欢的不得了。」

    顿了顿,他又补了一句:「就好像我亲妹妹一样的喜欢。」

    可是他这番话算是说给聋子听,阮草儿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正常的兄妹关系。

    听到王鑫的话,阮草儿情绪顿时好了很多,止住哭声,小声问道:「真的?哥哥一点都不讨厌我吗?」

    王鑫连连点头,可是还没等他精神松懈下来,就感到鸡巴再次被少女握在掌心中,暖暖的,软软的手心给他莫大的刺激,在轻微的抚弄下,鸡巴又硬几分,让他好不尴尬。

    一旁的柳玉洁要被这个时而大胆时而迂腐的儿子弄得啼笑皆非,见儿子似乎还想啰嗦些什么,不由抢过话头,说道:「傻小子,真是受不了你了,草儿这孩子心思单纯,你要老是这么拒绝她,她搞不好就真以为你讨厌她了。」

    王鑫急道:「可是她还是个孩子啊。」

    阮玉珠叹了口气接口道:「唉,其实草儿已经不小了,她所受的罪比一般人都要多得多。」

    王鑫听了顿时沉默不语,他心底也琢磨出了两三分,如此年幼的少女,却有乳汁,不用多说,定然有一段不堪的过去,见少女纯洁如斯,他心底泛不起半分的厌恶,只有弄弄的怜意,不由自主的轻轻抚摸起少女的肩胛,无言的安慰。

    柳玉洁见状,说道:「小鑫啊,我忘了告诉你,草儿虽然是你名义上的干妹妹,但是她也同样是我内定的媳妇儿,你可得记清楚。」

    王鑫顿时语气一塞,结结巴巴对着母亲说道:「啊,这个,这个,也是需要啊,妹妹同意才可以吧。」

    话音刚落,就听到阮草儿在自己的怀里小声说道:「只要哥哥待我们好,我就愿意的。」

    王鑫有些讶异的低头看看怀中的少女,轻轻的抚摸着她的秀发,问道:「你确认自己明白什么叫媳妇儿吗?」

    阮草儿仰起头,眨了眨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有些疑惑的摇摇头,接着又点点头,小心翼翼的说道:「虽然我不是很明白,但是我会努力做好的。」

    王鑫顿时莞尔,差点失声笑出来,两位妈妈则毫无顾忌的善意的笑起来,笑声让草儿一脸茫然,看了看四周,难得的做出一个生气的表情,微微撅起小嘴,倔强的说道:「我一定会做好的。」

    说着,她脱开哥哥的怀抱,猛地俯下身子,向往常一样,吻上了哥哥的龟头。

    王鑫感到一股血液迅速涌向鸡巴,异样的快感从龟头传来,低头一看,那视觉的冲击更是无与伦比,娇小的少女双手环握住粗壮的棒身,艰难的往嘴里送,小巧迷人的双唇努力含住硕大的龟头,一点点的吞进去,浑然不在意上面精液和淫液混合的怪异味道,神情坚毅,好像在做一件非常非常伟大的事情。

    见到少女这般认真的模样,王鑫把到了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轻轻的抚弄着少女的脊背,温柔的说道:「慢点,别呛着,唉,哥哥好舒服。」

    得到了哥哥的肯定,阮草儿心里当真是如同吃了蜜一般的香甜,更加起劲的用灵巧的舌头里着健硕的龟头,直到实在吞不下,才缓缓的来回抽动头部,服侍起哥哥来。

    王鑫怜悯的看着少女起伏的头颅,轻声说道:「草,哥哥不会辜负你的。」

    阮玉珠看着王鑫一脸温柔的模样,心中也是颇为触动,既感动又高兴,终于是给女儿找了个好归宿,虽然只跟王鑫接触了很短的时间,但是她看得出,这个少年并不是那种始乱终弃的人,反而是非常重情意,只要自己娘俩好好服侍他,定然不用担心未来的生活。想到这儿,她也有些按耐不住了,讨好的媚笑着坐起身子,凑到王鑫的身边,把睡衣脱去。

    王鑫看着干妈暴露在空气中的两团肥腻爆乳,不由的笑了笑,吻上对方的嘴唇,良久才分开,笑道:「干妈,我爱你。」

    阮玉珠羞涩的笑着,笑得那么的开心,那么的欢喜,她不敢回应的说自己也爱他,她觉得自己太肮脏了,根本没有这个资格,只能在心底不停的喊着:「我也爱你。」

    「我也爱你。」

    她的眼神变得迷离,脸上的春意泛滥,将少年揽在怀中,枕在自己的臂弯里,轻笑着托起一枚硕大的巨乳,轻轻的将乳头送入少年的口中,她一边抚摸着少年的鬓角,一边微笑着给他哺乳,那份安详的神态,让柳玉洁都看得有些痴了,她欣慰的点点头,转身下了床,这会儿,她想留给这三人一点小小的私密空间,让他们可以尽情的享受这静谧安详的时光。

    阖上门后,柳玉洁依靠在门框上独自傻笑了几声,面上的神情有无奈,也有哀伤,但跟多的是一种劫后余生的喜悦。

    用力的甩甩头,下了楼,走到华月虹的房门前,轻轻的敲了几声,却没有人回应,她随意的拧开房门,却见到屋里空无一人,柳玉洁疑惑的四下打量了下,却再也没半分发现,待走到大门口,才发现华月虹的鞋子已经不见了,她玩味的笑了笑,什么也没说,转身向厨房走去。

    新的一天已经开始,笼罩在心头的阴霾逐渐散去,不管将来会发生什么,我们的心中已经再无恐惧……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