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双面娇娃 第五十九章 归家的女人,不归的心

    发布时间:2021-12-06 00:09:35   


    帅哥男和两个人贩子推杯换盏的喝着酒,很快就开始称兄道弟的热络起来,喝着喝着,帅哥男开始有些显得醉眼朦胧起来,两个人贩子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心照不宣的继续劝酒,很快帅哥男就被他们灌趴下了,两个人贩子趁机把醉的一塌糊涂的帅哥男捆了起来,塞住嘴,掏出他兜里那三万多块钱,把他丢到土炕上,得手后的他们一改刚才的醉态,找来一个木箱,把我老婆牢牢捆勒好,堵住嘴,给她戴上乳头锁、肛门锁,让她蜷缩着钻进木箱里再把她的双腿也捆了起来,把那个假鸡巴顺手也丢到大木箱里,咔嚓一声,把箱子从外面锁死,抬着离开了这个院子。两个人贩子把木箱抬上他们开来的面包车,趁着夜色驶离了这个院子,走了没多远,开车的人贩子开始觉得头昏眼花,他极力的控制着方向盘,好容易才把车停了下来,他想招呼自己的同伴替他开车,却发现另外一个人贩子早就趴在副驾驶的位置昏睡了过去,这忽如其来的状况让他明白了:原来帅哥男和他们一样也在酒里也动了手脚!他觉得自己的眼皮越来越沉,眼看着就要跟着昏迷过去了,不过这个人贩子够狠,他拼尽最后一丝力气掏出腰间的匕首,狠狠扎在自己腿上!想让痛楚让他晚些昏睡过去,给他们多争取一点逃生的时间。他一面忍着大腿的剧痛,一面疯狂的呼喊着一旁倒头昏睡的同伴:“二子!你他妈的赶紧醒醒啊!一会儿天亮了咱们就走不了了!”眼看着自己昏睡的如同死猪一样的同伴,他知道他们这次恐怕彻底栽了。就在这时,面包车后面的木箱里传来我老婆挣扎着踢木箱的声音,紧要关头,他也顾不上想其他的了,那个男人拼尽全力用手里的匕首挑开了木箱上的锁扣,临昏之际,这个做恶多端的男人只来得及说了一句:求你救救我……头一歪就昏睡了过去。自从箱子关上后就陷入可怕的黑暗中的我老婆终于有了可以逃离魔爪的机会,虽然她的身体此刻也动弹不得,但起码她的大脑是清醒的。薇薇努力的在箱子里磨蹭着,一点点的积攒着力气,她知道这是在和机会赛跑,如果自己能在这两个人贩子醒过来之前挣脱捆缚就有了逃生的机会,如果不能把握好这个机会,她恐怕从此再也见不到自己的孩子、父母和爱人了,再也无法跪在那个冤家胯下做他的骚母狗被他羞辱了……想到这些,她咬紧牙关拼尽力气一下子从木箱里翻了出来!摔得七昏八素的她顾不上浑身疼痛把自己的反捆在背后的手臂凑到那根执着匕首的男人手臂跟前,小心的磨蹭着,那个男人是手执匕首昏睡过去的,所以他的手臂还保持原来的状态,我老婆把自己的手臂凑到匕首的锋刃上刚摩擦了几下,那把该死的匕首“铛啷”一声掉在了车厢里!他们这俩面包车是改良过的车,为了方便运输,后面的车座是拆卸掉了的,可就是如此,那把掉在车厢里的匕首也让我老婆吃足了苦头,她拼着被匕首割肉的危险满头大汗的好容易把捆绑在她手臂上的绳子割断,终于解脱了!她一把扯掉封嘴的胶布,取出嘴里的破布,也顾不上自己身上还一丝不挂,赤着脚就打开车门就跑,刚刚摆脱捆绑的她的双腿根本就没有力气,一出车门她就摔倒在了地上,这一摔让她忽的想起来还有件东西没有拿,那件宝贝可是她万万舍不得丢掉的,她大着胆子又折回车门口,看那两个人贩子还在昏迷不醒,她一把抓起木箱里的“谭少一号”,也顾不得自己浑身上下还一丝不挂着,转身就跑!

    黑暗中,我老婆上气不接下气的跑了不知道有多远,实在是跑不动了,一下子瘫倒在地上,这时候她才尴尬的发现自己浑身上下一丝不挂!不仅如此,她还悲哀的发现刚才只顾着逃命,忘了锁着自己乳头和屁眼的钥匙还在那两个人贩子手里!也就是说,她这副模样如果不能尽快找到谭少,就只能自投罗网重新回到那两个人贩子手里,或者就只能报警了,否则身无分文的她很可能会被她身上的乳头锁、肛门锁给憋坏了的,当然了,如果她能找到一部手机也好,起码她可以给谭少他们打个电话。

    虽然她不知道谭少会不会来救她,可在这危机关头,能让她第一时间想起的,就是这个男人了。

    眼看着天已经快亮了,天一亮,她这副模样该怎么见人啊!我可怜的薇薇只好先躲在路边的柴草堆后面,渴望着能遇见一个好心人能帮助她一下,当然,最让她担心的是自己被那两个人贩子或者帅哥男找到。过了好一会儿,我老婆终于看到一个去县城卖菜的农用车,她鼓足勇气从柴草堆里爬了出来站在路中间拦路求救,这一次她总算是遇见了一个有点良心的好人,车里是一对朴实的老夫妻,我老婆慌说自己是被人贩子拐卖的女人,刚刚从坏人手里逃出来的,恳求使用一下他们的电话,车里的妇女开始一脸狐疑,后来看浑身赤裸冻的瑟瑟发抖的我老婆,还是起了恻隐之心,把手机递给了她,还找了一件旧衣服给她穿上,薇薇颤抖着拨通了谭少的手机号码,过了好一会儿电话通了,她哆嗦着对谭少说了自己的情况,当然她把责任都推到了帅哥男的身上,这回谭少出奇的平静,他平静的问了一下我老婆现在所在的位置,薇薇问了一下那个好心大姐后,把自己所在的位置告诉了谭少,谭少说了一句:在原地等着!我让老黄马上去接你!然后挂了电话。我老婆拒绝了好心夫妻要替她报警的要求,坚持在原地等老黄,那对夫妻开着车离开了,没过多久,老黄的车就来了,老黄那熟悉的身影一下车,躲在暗处的我老婆像遇见久别的亲人一样,一头扎进老黄的怀里放声大哭起来,此刻的老黄一点没有原来的冷酷,反而像邻家大伯一样慈祥的把她搂在怀里不断安慰着她,待我老婆哭哭啼啼的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说完了,老黄二话没说,上车就冲着我老婆说的人贩子现在的位置开去,此时天已经亮了,原来自从我老婆被帅哥男拐走之后,谭少把所有的人都派出去寻找我老婆他们,这几天他们通过各种渠道几乎把附近的地方都找遍了,还是老黄老谋深算,他推断帅哥男一定是在后半夜偷着走的,他查了一下酒店监控录像,发现他是从酒店员工的专用通道离开的,老黄根据录像从酒店后门附近的常转悠的黑三轮们打听,功夫不负苦心人,还真的让他找到了那个后半夜拉我老婆他们出城的那个黑车!在塞给他两张“老人头”之后,那个黑车司机终于透露了我老婆他们去的大致位置。得到这个信息的老黄不敢怠慢,直接就开车去了那个镇子,这就是为啥老黄接应的这么快的原因。其实他刚才就对一辆停在路边的面包车有了怀疑,听了我老婆的哭诉,他当机立断,直接就开车返回去找他们算账,那辆车居然还停在路边,老黄抄起一个扳手,迅速靠近面包车,发现里面的两个男人还在酣睡中,他麻利的钻进车里,用鞋带把他们的拇指捆到背后,然后丢到车后排,把那辆车又开回了帅哥男那个破院子跟前,等两个倒霉的人贩子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居然又回到了那个交易的破房子里,老黄从人贩子身上掏出锁着我老婆乳头屁眼的钥匙,顺手把他们身上所有的钱物都拿走,然后把他俩和同样醒来的帅哥男关在一起,点了一根烟,静静的在外面等着镇派出所的警察的到来。屋里先是一片安静,紧接着就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激烈搏斗声,三个红了眼的男人在里面互相撞击撕扯着,叫骂着,很快,拉着警笛的警车来了,三个男人一网成擒,镇上的派出所长拉着老黄的手,一脸感谢的模样,有了这次的政绩,估计他今年的奖金提拔都没跑了!尤其是那两个人贩子,可是多年来在逃的通缉犯啊!老黄一脸沉寂的打发走了他们,回到自己的车里,阴着脸把我老婆臀沟里的肛锁打开拔了出来,又把乳头锁的钥匙丢给了我老婆,对我老婆说了一句:谭少让我直接把你送回家。

    一路上,老黄几乎没有再说一句话,上了高速,他熟练的加速再加速,越野车平稳的行驶着,我老婆忐忑不安的看着开车的老黄,几次欲言又止,眼看着熟悉的家离自己越来越近,近乡情更切,那些熟悉的景色让我老婆百感交集,经历了那么多,她终于还是回来了!临回家之前,老黄停车去给我老婆买了一套衣服,一进车里丢给了她,“穿上!我送你回家!”我老婆终于有机会和他交流了,她极力讨好的对眼前的男人说道:“骚屄母狗薇薇知道自己错了,母狗不配穿衣服,爷就让母狗光着屁股自己爬回家吧!”一面说,她一面狗一样跪在车厢里,把脖子上早就挂好的狗链双手捧着恭敬的递到老黄手边,老黄看了一眼我老婆,脸上破天荒的挤出一丝笑容:“你这又是何必呢?谭少说了,让我把你平安送回来,他说了,既然你要离开,他不妨做个好人,给你自由。从此他不会再见你。”说着他拿出我家的钥匙,还有一摞钞票和一张银行卡,一起放到我老婆跟前,“以后,那些男人不会再骚扰你了,我已经警告过他们了。如果你想搬离这个小区也好。那张卡是谭少给你的,密码是你的生日,你可以用它再买一套房。”说完这些,他继续开车把我老婆送到了小区门口,一路上,我老婆和老黄都没有再说话。

    到了熟悉的家门口,老黄下车替我老婆打开车门,他恢复了原来的恭敬,说了一句:薇薇老师你家到了,请下车吧。重新穿好衣服简单梳理了一下的我老婆看了一眼这个曾无数次调教捆绑玩弄过的男人,强压着想跪在地上求他淫虐的冲动,低着头强装镇静的拎着一个手提袋从车里钻了出来。那个曾经仪态万方的美丽人妻又回来了!薇薇冲着眼前自己的肛门主人微微鞠了一躬,“辛苦您了,黄师傅跟我上楼坐坐吧?”老黄一声不吭的回到驾驶座位上,开动了越野车,路过我老婆跟前他小声说了一句:“保重!”就开着车离开了。我老婆来到小区门口,看到熟悉的执勤保安,那些男人都曾不止一次的玩弄过她的肉体,看到我老婆他们忽然恢复了原来的恭敬,一个个非常礼貌的向她打招呼问好,这让薇薇觉得特别不自然,她强颜欢笑的对着他们回应了一下他们的问候,低头匆匆上楼回家了。一回到自己熟悉的家里,关上门,我的薇薇靠倚在门口,无力的流着泪,这次羞辱之行,经历千辛万苦,惊险且羞辱,所幸的是她终于回来了!只是她没有想到,自己本来是为了讨好谭少而自求其辱的去斩断所有退路,没想到到了最后退路没了,老公也走了,折腾到了最后连谭少他们也离开了自己……

    回到久违的家,我老婆开始了一个人的寂寞,习惯了被男人玩弄的她一时陷入了无边的寂寞里,不敢出门,也多亏有了那根“谭少一号”,让她在渴望男人慰籍的时候身体有了些许缓解,恼人的奶水总是提醒她又该挤奶了,每次揉搓挤压乳房的时候又让她春心难耐,没有男人滋润的日子,薇薇过的是度日如年。回想起那些被男人大鸡巴簇拥的性福又羞辱的时光。让她本就无法平静的心更加荡漾,她那经过情花蕊授粉的小阴蒂根本就不能稍有触碰,谭少那高频率的调教让她已经离不开了男人,白天还好些,已到了晚上,躺在床上的她更是辗转难眠,一闭眼到处都是谭少他们的身影,偶尔迷糊的时候,梦里都是无数淫笑着的男人挺着鸡巴围拢过来的场面……她的阴户始终处于湿润的状态,她的手指一次又一次不听使唤的伸向自己的阴户……一次又一次拿起身边那根让她迷恋的“谭少一号”……没有了男人精液的滋润,她那娇嫩的容颜开始慢慢变得晦暗起来,对着镜子,她开始觉得有种可怕的孤独噬咬着全身,她蜷缩在被子里,感觉特别冷,特别孤单。拿起手机,却不知道把电话打给谁,就这样捱过了两天,她实在忍不住寂寞,趁着天黑脱光了衣服爬到老王家门口,可任凭她怎么敲门,那个曾经让她鄙夷的男人对她的哀求都置若罔闻,横下心的她自暴自弃的爬到门口求那些单身保安男们玩弄她的胴体,可得到的却是无情的嘲讽,一个曾经经常抱着她乳房揉搓的保安鄙夷的损道:“薇薇老师,你是不是让村里的野狗给肏傻了?你以为你还是那个让男人抢着肏的母狗啊?听说你在山沟里不但让那些老光棍们肏,连狗鸡巴驴鞭都舔!如今你就是跪在地上给俺们舔鸡巴俺们都嫌你恶心!敢情你去山区是用你的骚屄和浪屁眼子扶贫去了啊!哈哈!”一旁的一个保安还有点良知,他拉扯了一下自己的同伴,示意他别说了,然后对我老婆说道:“薇薇老师,你还是回去吧,谭少他们的人说了,让小区里的男人不许再打扰你的生活。俺们这些打工的惹不起他们啊!你就别为难俺们了!”放下尊严狗一样一心求辱的薇薇第一次觉得自己已经连一条狗都不如了,以往的她虽然被男人羞辱玩弄,她内心深处还是有那么一点优越感小骄傲的,男人们是视觉动物,他们肯趋之若鹜的参与到羞辱蹂躏队伍里,说明她自身还是很有魅力的,可如今的她,被谭少放归后,居然依旧活的没有一点尊严,那些对她恢复了原来态度的人们从内心深处依旧对她充满鄙夷,在他们眼里,自己已经不再是那个优雅端庄的知性美女,而是一具不堪的行尸走肉、红粉骷髅!一个原本被男人恩宠惯了的女人,忽然被身边所有的男人忽略不计的感受,这种放下身段想求虐而无人问津的境遇,实在让她觉得生不如死!过去薇薇一直觉得自己的堕落是因为被那些所谓的情花魔咒、记忆魔液甚至烈性催乳剂所影响的,但是她不知道,在不知不觉的潜移默化中,她的肉体已经习惯了那种被太多男人包围着蹂躏玩弄的畸形快感里。那种看似羞耻的变态游戏如今在她眼里,竟然成了欲求而不得的事情!失落的薇薇撅着大屁股狗一样爬回了家,晦暗的路灯下,她那曼妙性感的身影第一次显得是那么落寞孤单……

    第二天一早,一夜不曾睡好的她强打精神去娘家看她牵挂的父母和孩子,没想到一到原来熟悉的旧居,那些原本热情的四邻看到她居然也躲瘟疫一样对她一副避之唯恐不及的模样!她那原本慈祥的父母看到她什么也没有说,只是一个劲的唉声叹气,她的到来,全没有了原来的温暖气氛。薇薇的继父不好说她什么,她的母亲看着自己的孩子回来了,一把把她拉进里屋里关上门,拉着她的手上上下下看了半天,一面看一面不停的擦拭着眼泪,她指着我的薇薇半天,有生以来第一次狠下心举手给了她一巴掌!“你还有脸回来!你算是把咱们家的脸都丢光了!”一面说她开始泣不成声,我老婆第一次被母亲打,多日里积蓄在心里委屈无从发泄,一下子萎顿在地上嘤嘤哭泣起来,就这样,母女俩相对垂泪,平日里要强的母亲第一次狠心打了自己一直引以为傲的女儿,那天她无意中听到了邻居们的议论,才明白为啥这些天邻居们都一直背着自己窃窃私语,原来她们在说自己的女儿!难怪她发觉最近连活泼的小月儿也沉默了许多,开始她还以为是小女孩有了心事不以为意,直到有一天小月儿忽然问道:“最近我们班的孩子都不愿意理我了……她们说我妈妈不是好女人……”哪天她无意中听到几个原来很熟的邻居老姐妹偷着在议论自己的女儿,她躲在暗处终于听明白了那些邻居疏远她们一家的原因。“你听说没有,月月她妈让她们学校给开除了!”“你这算啥新闻啊!你知道她为啥被学校开除吗?听说是在学校里公开搞破鞋!而且她还光着腚勾引自己的学生呢!”“不可能吧?咱们都是看着薇薇长大的,那孩子从小就懂事,知书达理的,长得又那么漂亮,没准是那些乱嚼舌根子的散播的谣言吧?”“嗨!你还别不信!我家老孙那天去她们学校门口办事,正好亲眼看到薇薇被警察带走的!他跟校门口相熟的保安一打听才知道的,原来薇薇一直给她们学校里的那些同事和学生当什么性奴隶母狗啥的!在她们整个学校都不是秘密了!也就是因为校方觉得这事丢人,故意下了封口令咱们才都被蒙在鼓里的…”“是!我也听说了,薇薇不但在学校里乱搞破鞋,连她们家附近的男人听说不少都操过她呢!唉!怪好的一个女娃!咋就那么不要脸呢!我还听说她经常脱光了衣服撅着大屁股就在自家楼道里自己用那些假鸡巴玩自己呢……她们家楼上是我远方一个侄女,我就是听她说的!还有呢,她老公也不要她了!和一个年轻的女孩好了!”“也是!谁摊上这么一个不要脸的骚货还肯要啊!自己的老婆天天撅着大屁股和别的男人搞破鞋,换成谁也得急眼!”……听着老邻居们的议论,薇薇的老妈差点摔倒在地上!她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一手培养出来的女儿居然背后是如此不堪!可众口铄金,她又不得不信,于是她故意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去了一趟女儿家,果然发现了端倪!她在女儿家里无意间找到了几张自己女儿光着腚跪在地上给好几个男人舔鸡巴的照片!还有撅着大屁股被好几个男人操的照片,一张张照片看下去,让思想保守的老人家气的差点闭过气去!她哆嗦着打电话给薇薇,被告知关机,有心打电话给女婿,又觉得难以启齿,加上担心女儿的下落,要不是为了月月,她早就倒下了!如今看到自己养的冤家终于回来了,她怎能不是又喜又恼啊!可这种丢人现眼是事情她一个妇道人家是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的,气极之下,她第一次打了女儿,在她眼里,女儿一直是乖巧懂事的,一直也是她的骄傲。她怎么也想不明白,一向知书达理端庄文雅的女儿怎么能干出那么惊世骇俗的事情来!为了顾及她的颜面,她最终还是没有说破,故意给女儿保留了一点尊严,“前阵子我去你们学校了,好端端的,你咋把铁饭碗给辞了?你真是气死我了!”她故意把事情说小,让自己的女儿不至于太难堪,果然,一听到母亲说她去自己的学校了,做了见不得人的事的我老婆顿时吓坏了,但是当她听说只是知道自己被开除——她那颗心才放了下来,她哪里知道,自己的母亲差不多啥都知道了,只是为了给她留面子才故意这么说的,薇薇赶紧从地上爬起来,搂着妈妈撒谎说自己不想在那里干了,说工作不顺心想自己干点别的,做了亏心事的她根本不敢看母亲的眼睛,她拿出两万块钱递给老人,说:“妈,女儿想出去散散心,月儿就拜托二老了!”我那可怜的老岳母强装无事的说好好,出去散散心也好,这钱俺们有,小董每次来都给俺们留下一些,俺们也有退休金,足够花了,你拿着吧,穷家富路的,路上多带着点钱,想吃啥别舍不得……在母亲的眼里,即使是再不堪的女儿,也是她的心头肉啊。何况她一直觉得,女儿最多就是被坏人骗了,过阵子就会自己想明白的,自己得找个机会好好和女婿谈谈。毕竟她不能呵护女儿一辈子的。她哪里知道,自己那个文雅端庄的女儿隐藏在她内心那个不为人知的另一面是如何的狂野放荡啊。每个人的内心世界里,都住着一个不一样的自己,很多时候,它不会出来,它总喜欢在你最孤独的时候用邪恶的念头蛊惑你,它就是住在我们心里的另一个阴暗的心魔。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