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双面娇娃 第五十八章 荒唐的私奔路被转卖的人妻

    发布时间:2021-12-06 00:09:33   


    在帅哥男简陋的农家院落里,我的薇薇被那根她的最爱——“谭少一号”玩的丢了阴精,高潮过后的她无力的趴在炕被上,性感的小嘴还在一张一翕的吞食着那根粗壮的火腿肠,帅哥男一只手帮着她拿着火腿肠,一只手不停用“谭少一号”继续折磨着她的骚屄,他的嘴则戏弄的吮吸着我老婆另一个刚刚打开乳头锁的丰乳,他每吸足一口,就邪恶的嘴对嘴的喂进我的老婆的口中,当然了,每次嘴对嘴喂食人乳的时候他总少不了用他的舌头纠缠一会儿我老婆的香舌,我的薇薇一面吞咽着火腿肠,一面羞涩的喝着自己分泌的乳汁,还不时的和眼前的帅哥激吻,两只刚刚被解开的双臂蛇一样环抱着这个男人,生怕他会离开一样,帅哥男又喂她吃了一点东西,指着炕上被我老婆泄的一片狼藉的被子故意羞辱着她:“我的好姐姐,你看你刚才有多兴奋!骚屄一下子喷了这么多!把咱们的被子、褥子都尿湿了,今晚咱俩可怎么睡啊?”薇薇把她的头埋进帅哥男的怀里,一脸娇羞的说:弟弟你坏死了……都怪你……你把姐姐弄得都丢死人了……帅哥男看着自己怀里那个欲壑难填的风骚少妇,脸上露出一丝不可琢磨的神色。美色在怀,固所欲也,金钱地位,亦所求也,舍大而求小者,实不智也。其实此刻帅哥男心里早就后悔了,他一时冲动把我老婆拐带了出来才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满足这个被谭少他们调教的淫贱无度的女人!满足不了美人旺盛的欲望,还要时刻提防谭少的寻找和报复,他开始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今天出去他打探了一下风声,一个他的死党偷着告诉他,说谭少他们对我老婆被他拐走的事情勃然大怒,他已经开始通过黑白两道的势力在寻找他们了!估计很快他们的下落就会被发现。而且他还得到了一个消息,就是自己拐带的这个骚货居然在自己的镇子里呆过!听说镇上好多光棍汉们都肏过她!连镇上加油站的老康、混混常发、开超市的小勇等都肏过她!听说她离开镇上的时候还被小勇媳妇的娘家人绑在驴棚里那通玩弄羞辱!不仅让大狼狗肏过还在她屁眼里灌满了驴精!得知这些秘辛的他开始对自己迷恋的这个美艳少妇有了些许嫌恶,最让他感觉不安的是他听说镇上那些羞辱玩弄过她的男人们很多都倒霉了,常发让人给扎了两刀住进了医院到现在昏迷不醒,老康的加油站据说被人举报油质严重不达标被查封了,最惨的是小勇的超市,让人半夜一把火给烧了!要不是邻居们的大力帮助,估计他们两口子都差点被活活烧死在超市里!那个郝瘸子最惨,他是最早倒霉的,据说是喝了酒跌下山崖活活摔死的!还有小勇的大小舅子都不同程度遭到了疯狂的报复,有的被打了,有的家里的农用车让交警给扣了,反正种种迹象都表明是有只可怕的黑手在一一报复他们,面对这只可怕的黑手,这些受害人却一个个讳莫如深支支吾吾,谁也不敢说出事实背后的真相。可镇上的那些人们心里都清楚他们这些人都是因为侵犯了那个骚货才惹的横祸!所谓红颜祸水就是这样,于是人们不再津津乐道我老婆在镇上的那些艳事了。打听到这些事情后,帅哥男肠子都悔青了,自己一时冲动居然惹了这么大的麻烦,可见这个女人自己根本就粘不得啊!可他今天早上还恼羞成怒的责打了她一番!如果她逃离这里回到谭少那再倒打一耙……,自己岂不是就完了?越想越怕的他吓得赶紧往家里奔,在快到镇子的时候遇见了镇上有名的那个肥婆,她正拎着不少东西慌里慌张的走着,冷不防和帅哥男撞了个满怀!帅哥男可不敢惹这个母老虎,赶紧没口子的道歉,平日里在镇上嚣张惯了的她居然一反常态的一个劲说没事,他俩这一撞不打紧,一下子从这肥婆身上掉下来一个包里的很严实的黑色塑料袋!看形状像极了男人的那玩意!肥婆一看那东西掉了出来,更慌张了,帅哥男一脸疑惑的拾起那玩意递给她,吓得她触电一般一个劲推诿:不!这……这东西不是我掉的!一面说,她慌里慌张的拎着东西溜走了,看着肥婆那失魂落魄的模样,帅哥男疑惑的撕开包里着那东西的黑塑料袋,是一个造型逼真质感极好的仿真鸡巴!帅哥男灵机一动,这骚货不是总是欲求不满吗?有了这不花钱的淫具,还怕讨不到她的欢心?先稳住她再说,实在不行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自作聪明的他却不懂灯下黑的道理,正是因为他家恰好就在这个镇子上,加上这几天谭少的报复目标都在附近,所以谭少觉得帅哥男绝对不会带着我老婆回到镇子,根本就没把搜索他们两个的力量放在这里,也算是他幸运,如果你带着薇薇去县城的其他地方估计早就让谭少他们的人发现了。回到自己家的帅哥男一面安慰着我老婆,一面琢磨着下一步该怎么办,是把这骚货继续禁锢在这里,还是找个偏远的下家卖了她?,看到我老婆被自己白捡的这根假鸡巴弄得如此失态,他觉得很是好奇,可又没法深问,他不知道,自己怀里的女人一面满脸幸福的钻在他怀里,一面偷偷用阴户夹着那根假鸡巴,闭着眼睛满脑子幻想的却都是谭少的身影,迷迷糊糊中,她已经把眼前的这个男人幻想成了那个眼角眉梢都透着邪恶的男人——谭少。看到这个“宝贝”失而复得,我老婆的心思也活泛了起来,她偷偷盘算着明天先稳住眼前这个喜怒无常的家伙,趁他睡着了拿着“谭少一号”就偷偷溜回到谭少他们跟前,到时候最多把过错往那个混蛋身上一推,大不了再被谭少他们狠狠羞辱一顿就是了,反正她也开始怀念被谭少他们羞辱玩弄的日子了,两个人就这样各怀鬼胎的搂在一起,各自盘算着自己的心事。

    到了凌晨三点多,一直苦等着帅哥男睡实之后好趁机逃走的我老婆终于等到了机会,那个搂着她的男人看起来已经睡实了,她蹑手蹑脚的偷偷从他怀里钻了出来,小心翼翼的在炕上摸索着,想找一件衣服遮挡一下自己暴露的胴体,最好能再找点钱,她胆战心惊的在炕上摸来摸去,还真让她摸到了一件外套和一条裤子,黑暗中她也顾不上是啥衣服了,先穿上了那件外套,随手一摸,兜里似乎还有一摞钱!这下好了,只要有钱就能顺利的溜出这破地方了,就在她高兴的当口,突然想到刚才自己一直夹在两腿之间的“谭少一号”找不到了!记得昨晚自己可是一直用骚屄夹着它入睡的啊!难道是自己刚才睡着了的时候它掉出来了?钱可以不要,衣服也可以不穿,那个宝贝她可是万万舍不得丢弃的,她在黑暗里悄悄的摸来摸去,越摸越胆小,如果天亮之前还找不到那个宝贝,她就还得在这里忍一天,一想到帅哥男早起的狰狞面孔,她就开始哆嗦起来,为了能不再受他的可怕的“起床气”,她硬着头皮把手摸向帅哥男躺着的位置……黑暗中我老婆摸摸这、摸摸那,还真让她摸到了一根鸡巴形状的物体!处于紧张状态的她大喜过望,也没来得及细想,一把攥住那根质感极好的“假鸡巴”就想抓过来揣进衣兜里,她这攥着那宝贝一拽不要紧,只听见屋里突然传来一声凄厉的嚎叫:你他妈的想死啊!疼死我了!帅哥男一把打掉我老婆牢牢攥着他“命根子”的手,“噌”的一下从被窝里跳了起来,啪的一声打开了屋里的灯,瞪着血红的眼珠子看着被他吓得不知所措的薇薇,因为晨勃的鸡巴被她生生的扯的疼痛加上他独有的“起床气”毛病,他面目狰狞的抄起手边的那条捆绑过我老婆的麻绳就抽了过去!嘴里骂着:“你个不要脸的骚货!半夜三更不睡觉就想着要男人的大鸡巴!我让你骚!看我今天不打死你个婊子母狗!”说着他挥舞着麻绳劈头盖脸的对着我老婆就抽了过去!可怜的薇薇只好用外套的袖子捂着头躲避着他的抽打,心里暗暗叫苦:这下惨了!自己刚才太大意了,咋就忘了这混蛋身上也长着一根和那宝贝差不多的家伙呢!帅哥男抽打了几下,忽然有些回过味来了,他指着穿着他外套的我老婆问道:这半夜三更的,你穿着我的衣服想干什么?不对!你想撇下我自己偷着跑是吧?“不是这样的……姐姐内急……想……想披着衣服……去外面……撒……撒尿……”我老婆在他的逼问下语无伦次的不知道该说啥好,“撒尿你抓着我的鸡巴干嘛?分明是你个骚货想自己逃跑!”帅哥男一面说着一面气急败坏的一把抓过我老婆把她身上的外套扒了下来,然后拿着麻绳就想把她捆起来,我老婆也不傻,知道如果这次被他捆起来绝对没好果子吃,她第一次在肏过她的男人跟前开始反抗,说什么也不肯让那个男人把她再捆起来,她心里明白的很,如果这次被他制服了,可能下场会很惨,他可不是谭少他们,谭少他们制服她是为了羞辱她玩弄她,而眼前的这个男人可是想要真正的收拾她,甚至可能会杀死她的,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被他捆起来,后果不堪设想,可我老婆一个弱女子如何是他一个男人的对手,眼看着她就没了力气挣扎,但是求生的勇气还是苦苦的支撑着她让她说什么也不肯就范,看着我老婆一反常态的模样,帅哥男知道今天的事情已经无法靠哄骗解决问题了,他心一横就想找个东西先把我老婆打昏过去,再想办法把她卖掉,自己再远走高飞,想到这里,他一只手拉扯着我老婆,一只手开始寻找趁手的家伙打昏我老婆,这时,他看到了那根面目狰狞的假鸡巴,一想到我老婆一见到这玩意那失态的样子,他灵机一动,故意和她纠缠在一起,在扭动挣扎中,我老婆的大肥腚露出了空档,他一把抄起那根假鸡巴对准我老婆露出的屄缝狠狠的捅了进去!这一下果然奏效,骚屄猛地被那根可怕的“谭少一号”塞满的我老婆一声哀嚎,那种阴户强烈的充实感让她顿时没了一点挣扎的力气,她马上下意识的停止了反抗,帅哥男趁着我老婆浑身无力的当口,迅速的把双手拧到身后她紧紧的捆勒了起来,等到我老婆从假鸡巴带给她的酥麻感觉中回过劲的时候,她悲哀的发觉自己已经失去了自由。

    帅哥男把我老婆紧紧的捆缚好之后,用铁链把她脖颈上的项圈锁好,然后用两个乳头锁把我老婆两个大奶子锁死,用狗链穿过乳头锁,被帅哥男控制了自由的我老婆不敢再激怒他了,只好任由他的摆布,他拿起那个可怕的肛门锁,咬着牙把我那娇妻的臀孔残忍的锁死,拉扯着她下了炕,把那根狗链锁在屋子里的八仙桌的桌腿,破布堵住了我老婆的嘴,再用胶布粘牢,做好这些,他不顾我老婆的反对,一把把她骚屄里夹着的假鸡巴拔了出来!狞笑着骂道:“我让你想跑!小爷为了你把工作都丢了,还被人四处追杀!你还想背叛我!看我怎么收拾你个骚货!小爷今天就给你个骚货去找个又丑又懒的男人!小爷把你卖到兔子都不拉屎的鬼地方,看你的主子怎么找你!你不是喜欢让大鸡巴肏你吗?以后就等着让那些找不到老婆的丑鬼们天天肏你那浪屄吧!”薇薇听到他的话,一想到自己的处境,又恨又悔,眼泪噼里啪啦的掉了下来,帅哥男不再怜香惜玉,丢下孤零零跪在桌子下面的我老婆,径自离开了。

    帅哥男这一走就是一天,我的薇薇忍受着乳房的胀痛、屁眼里的憋痛,忍受着捆缚和欲望的煎熬,又饿又累的她被他捆缚禁锢在桌子下面,即使是这样,她却不希望那个薄情郎回来,她知道一旦这个男人回来了,可能她能回到熟悉的城市的希望就更渺茫了。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一时的冲动竟然会落得如此地步!可她怕归怕,悔归悔,帅哥男还是带着两个男人来了,那个昨日还对她甜言蜜语的男人终究还是把她出卖了!两个人贩子跟着帅哥男进入屋里,他们盯着我那可怜的薇薇前前后后昨左右右的看了个遍,对我老婆很是满意,帅哥男他们竟然当着我老婆的面子就开始讨价还价起来,帅哥男故意当着他们的面打开了我老婆一个乳头上的锁,积蓄已久的乳汁一下子喷了出来,他得意的对那两个人贩子说道:看看!俺这骚货是人靓条顺,奶大臀肥,屄紧水多,最重要的是她还有奶水!已经被人调教的又骚又浪了,你们要是把她卖到偏远的煤矿去,让她伺候那些天天在地底下掏煤的汉子们,那钱还不挣翻了!你们要是想要,五万块钱!两个人贩子也不傻,开始杀价:你这骚屄玩意来路不明,俺们怕是要担着风险呢!五万太多了,最多两万元!可怜我的老婆流着眼泪看着他们对自己的肉体像对待畜牲一样品头论足、讨价还价,她知道自己这次怕是在劫难逃了,以前被谭少安排到工地、公共场所、村镇甚至监狱被各种男人玩弄轮奸,虽然羞耻却有人在暗中关注着自己的安全,如果有人敢伤害自己,谭少是绝对不能允许的,这次却不同,眼前这个男人却是为了利益把自己出卖了!想到这里,她更怀念谭少他们了。她知道自己已经无颜再奢望回到我的怀里了,可我们的孩子、我们的曾一起生活过的那个家都让她无比怀念。就在薇薇悔恨交加的时候,几个男人已经谈成了买卖,那两个人贩子以三万元的价格把我老婆从帅哥男手里买了下来。帅哥男淫笑着看着被捆缚在地上的我老婆,接过了人贩子递给他的三万元,顺手把那几把钥匙递到了人贩子的手里,两个人贩子抓紧我老婆脖子上的狗链就想把她从桌子下面拽出来,我的薇薇说什么也不肯跟他们走,极力的蜷缩在桌子下面,浑圆的臀丘紧紧贴在桌子腿跟前,眼泪汪汪的发出唔唔的类似恳求的声音,可那些丧心病狂的人贩子心硬如铁,怎么会被她软化,两人人凶神恶煞的把我老婆连拉带拽的从桌子下面弄了出来,一旁的帅哥男一看我老婆那窘态,再一看桌子腿底下那一片湿乎乎的水渍,顿时明白了,他指着桌子下面的水渍故意问道:二位见多识广的,帮我看看这桌子的一片湿漉漉的是什么啊?有个人贩子比较坏,他上去揭下我老婆嘴上的胶布,取出嘴里的破布,故意羞辱我可怜的老婆:“我说小骚货,爷想知道桌子腿下面那滩水渍是什么啊?”薇薇大口喘着气,没有回答他的问话,那人贩子一看恼了,一脚踢翻了趴在地上的我老婆,指着她那两瓣臀肉中间的私密部位骂道:“你当爷不知道啊!看看你那被桌子腿磨的通红的贱屄!一看就知道你是个不折不扣的浪骚货!捆成这样了还忘不了磨屄蹭痒痒,你自己说你不是欠操的骚母狗是什么?!”我老婆极力蜷缩着身子,想把两条腿并拢掩饰自己臀缝里的狼狈景象,刚才帅哥男他们没回来之前她确实忍不住骚屄的瘙痒,偷着用桌子腿磨蹭自己的浪屄解痒来着,她是越蹭越想男人,越想大鸡巴蹭的越厉害,蹭着蹭着,骚屄里就流出了一大滩的浪水,没想到还让这些男人发现了,怪就怪自己的身体太容易发情了,那么一滩淫液在桌子腿底下,谁能看不到啊。虽然薇薇对谭少他们逆来顺受惯了,可对这些没有人性的人贩子她表现得很不屑,她歪过脸不去理睬这两个男人,帅哥男一看我老婆这态度,有意在他们跟前炫耀一下,他得意的拿出那根“谭少一号”在我老婆面前挥舞了一下,阴损的说:“骚屄母狗,这次你跟着这两位去的地方几乎都是男人,到了那里,你的骚屄屁眼一定闲不住的,他们一定会让你天天泡在精液里的,估计这个玩意你也用不上了,要不让我把它砸烂了吧?”一直保持沉默的我老婆一听到这话,再也绷不住劲了,嘴里喊着:“不要啊!不要砸!我……我以后都听你们的话还不行吗?……求你们把那个东西给我留下吧……”看到我老婆如此珍视这个玩意,两个人贩子也是大感意外,一个人贩子接过那根假鸡巴反复端详着,在他看来,这根假鸡巴除了做工精细,触感很逼真以外,似乎没什么特别突出之处啊,为啥这个骚货对这个玩意如此看重呢?他哪里知道,我老婆的骚屄早就被谭少用记忆魔液改造过,这个世上除了谭少的阳具,就只有这根假鸡巴最能让她欲仙欲死了,落入这两个人贩子手里,恐怕这辈子再也无法体会到谭少那根肉棒带给她的那种绝妙滋味了,眼前这个谭少的替代品在她眼里就显得格外珍贵,薇薇清楚的知道如今的她在谭少他们的开发调教下已经离不开男人的玩弄了,可被人贩子卖到偏远的矿区给那些煤黑子当性奴隶她是万万不肯的,那些男人粗鲁不说,一点都不懂得玩弄母狗的手段,只会一味的发泄,如今能让她稍微有点可以抓住的慰籍的,就只有这根没有生命的假鸡巴了。帅哥男一看我老婆屈从了,趁机把那根假鸡巴以五百块的“高价”卖给了两个人贩子,谭少要是知道那根假鸡巴就被帅哥男卖了五百块一定会破口大骂,那根假鸡巴光是制作成本都不止那个价!为了防止被人发现,人贩子找了一个老旧的木箱子,他们把我老婆松开捆绑让她稍微吃了点东西,简单活动一下肢体,我老婆红着脸央求他们把她鼓胀的奶子打开,她羞涩的爬到墙角自己开始挤自己胀的快要爆炸的奶子,乳白色的奶水从她两个娇嫩的乳头喷出,她越是挤出自己的奶水,内心对男人的渴望就越强烈,可眼前的几个男人都是她所憎恨的,这可怎么办好?她已经感觉到自己的下体在不断发热发痒,似乎在催促着她不顾廉耻的爬到那几个男人跟前去求他们狠狠肏她,随着她不断揉搓自己那对丰满诱人的乳房,屋里的男人也开始呼吸急促起来,这两个一直过着刀尖舔血营生的人贩子也难得的兴奋起来,看着墙角那具凹凸有致的雌性胴体,他们不自觉的伸出舌头舔舐着自己干裂的嘴巴,哈喇子都流出来了,这边我的娇妻一面揉搓自己的豪乳,一面嘴里发出销魂的呻吟,灵动的舌尖还不时的伸出性感的樱唇舔舐一下,惹得屋里的男人兽欲大发,他们也顾不上江湖上交货走人的规矩了,脱光了衣服吼叫着冲了过去,原本就想男人想的厉害的我老婆和他们刚一接触,她仅仅是象征性的抵抗了几下,就干脆投降了,在她的哀求下,两个男人猴急的去掉锁在我老婆屁眼里的肛锁,疯狂的开始了淫乱的3P大战……

    不知我老婆心里是怎么想的,她一改刚才对两个人贩子的不屑态度,十分殷勤的伺候着他们,撅着大屁股任由他们开垦着自己的骚屄、臀眼,媚眼如丝的给他们舔舐鸡巴,一时间乐得那两个冷血动物都忘了这是哪里,他们那冰冷的心差点被我老婆那绕指柔情给软化,一场激烈的肉搏战后,两个人贩子疲累不堪,对我老婆的警惕性也减弱了不少,在他们看来,被他们两个如此蹂躏过的女人一般都已经浑身瘫软,想爬都爬不动了,是根本就没法逃跑的。男人一般激烈做爱后都容易疲累嗜睡,两个人贩子虽说是老江湖了,可被我老婆这样的尤物一勾引,没有把持住,接连破了规矩,先是没有立即离开交易地,又破了色戒,疲累之后又想喝点小酒解解乏,于是他们俩个和帅哥男居然在屋子里推杯换盏喝起酒来,当然,他们并没有完全放松对我老婆的看管,我老婆脖颈上的狗链一直牢牢拴在八仙桌下面,在他们眼中,一个被两个壮汉肏过的裸体女人又被锁链锁着,是根本无法逃脱他们的控制的,刚刚凭空白得了三万块钱的帅哥男也放松了不少,心里盘算着先躲到南方快活一阵再说,反正这个暂时落脚的破房子也没人知道,于是,三个男人喝的是不亦乐乎,很快,帅哥男就被两个人贩子给灌迷糊了……

    (作者想问问各位观众,大家是希望薇薇被卖到煤矿当妓女呢?还是希望她成功逃离他们的魔爪?)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