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双面娇娃 第五十七章 失而复得的&ldquo谭少一号&rdquo

    发布时间:2021-12-06 00:09:31   


    我的薇薇被黄毛和帅哥男他们拉扯着慌不择路的逃出迪厅,刚刚被一堆男人蹂躏过的她一身浓浓的精液味道,尤其是此刻她身上那件原本是黑色的蕾丝内衣,在她骚屄里被那些男人的精液充分浸泡后,此时已经紧密的贴在她性感的胴体上,使她原本就诱人的曲线更加前凸后翘,好容易回到了酒店,她被帅哥男带回了他的房间,在获得了他的恩准后,终于可以痛痛快快的洗了个澡,娇娇怯怯的美人出浴后,跪在帅哥胯下,一面张嘴服侍着他的阳物,一面任由帅哥把她的两个奶头重新锁起来,接着我老婆含羞带怯的撅着大屁股用她紧凑温暖的臀眼把帅哥男的两根手指吞下,让他仔细的品玩着自己屁眼,待他玩够了之后,用那个可怕的肛门锁继续禁锢了她臀孔的自由。接下来那条窄小的贞操带再次勒进我老婆的屄缝里,他破例没有在我老婆的骚屄里塞胶棒,做好这些,帅哥男搂着我老婆,眼里难得的流露出一丝歉意:骚宝贝,原谅我这样对待你,这些都是谭少吩咐的,我想你能理解吧?来,让弟弟我搂着你睡觉吧!薇薇抬头看着帅哥男那英俊的脸庞,像初嫁娘一样娇羞偎依在帅哥男温暖的臂弯,帅哥那一声弟弟的自称,一下让我老婆对她的明天有了复苏的渴望,那种久违的温暖刹那间融化了她那颗几乎麻木的芳心,她鼓起勇气又心怀忐忑的问道:小弟弟,如果可以,你愿意带着我逃离这里,咱们找个谁都不认识咱们的地方一起生活吗?你放心,只要你不嫌弃我,我会什么都听你的!我……我会好好伺候……伺候你的……你想怎么折腾我都依你……帅哥男搂着我老婆那温香暖玉的雌性胴体,耳畔听着她呢喃的恳求,心里也泛起了一丝涟漪……帅哥男在心里盘算了半天,衡量了一下带着我老婆逃离这里的利弊,觉得可以不妨试试,只要逃离这里,随便找个地方躲上一阵子,过上一阵快活的日子,不为别的,这骚货的身体实在是太迷人了,一想到以后可以随意和这样的尤物颠鸾倒凤,那种滋味简直太——就算是哪天玩腻了也不怕,有这么一个风骚入骨的娇媚淫妇在手,走到哪都不愁吃喝。帅哥男打定了主意,就开始施展他的嘴上功夫,开始哄骗我可怜的老婆,两个人一个郎有情,一个妾有意,很快就一拍即合。这对淫男浪女趴在床上开始商量着怎么逃离这里,去哪里合适,怎么离开及谭少他们会不会追他们等等.帅哥男一看表现在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正是人们都进入梦乡的时候,他跳下床简单的收拾了一下,顺便找了一件男人的外衣和帽子给我老婆换上,让她女扮男装,两个人趁着楼道里空无一人,他仗着自己轻车熟路从酒店的后门拉着我老婆偷偷溜出了酒店。一出酒店,帅哥男找了一个黑三轮,趁着夜色慌忙的驶离了县城。

    躲在黑三轮车厢里的我老婆心惊胆战的钻进帅哥男的怀里,两只手紧紧攥着帅哥的衣服,听着黑三轮开足马力一路颠簸的声音,此时的她忽然觉得自己就如同在梦里一般,自己一时萌生的私奔的念头居然这么轻易就实现了?接下来她该怎么办?就跟着这个看起来还不算大的男人去过浪迹天涯的逃亡日子吗?黑暗中的车厢里,薇薇隐约看到帅哥的眼眸里的闪烁着的激动,忐忑的想着:或许眼前这个男人是真心的在乎和爱惜自己的吧?一直以来,在谭少的调教训练下,她的现实、她的精神世界甚至包括做梦都被是那些淫靡的场景,她已经被谭少训练成了一个只知道服从命令的性交机器、骚贱母狗。这次突然在高潮过后萌生的逃离念头可能是她仅有的一次机会了。在帅哥男的唆使诱惑下,她也来不及想这是不是谭少他们给她设下的一个陷阱,一时冲动就跟着他私奔了。那辆减震功能极差的黑三轮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停了下来,被黑三轮颠的七荤八素的我老婆在帅哥男的搀扶下来到一家破旧的农家院,趁着天还没有亮,帅哥男一把抱起我老婆钻进了西边的屋里。一进屋他就把我的薇薇丢到炕上,猴急的撕扯掉我老婆身上的衣服,一路上被乳头锁和肛锁折磨坏了的我老婆也疯狂的迎合着这个帅气的男孩,两个人很快纠缠在了一起……摘掉乳头锁去掉贞操带和肛锁的我老婆极力逢迎着眼前的这个小男人,一面盘腿缠绕着帅哥的腰胯,肥嫩多汁的阴户紧紧包里着他粗壮的鸡巴,一面殷勤的捧起自己沉甸甸的奶子面带娇羞的把它送到帅哥嘴边舔舐吮吸,帅哥男一面享受着我老婆那紧凑肥嫩的骚屄,一面贪婪的吮吸着我老婆娇美的乳蕾,就这样他们彼此纠缠着迷迷糊糊的到了天亮,休息够了的我老婆很快又有了性冲动,她睁着惺忪的睡眼看到帅哥男晨勃的肉棒,贪念又起,跪趴在他的裆部舔弄了起来,也许是昨天这个男人纵欲有些过度,薇薇感觉他勃起的肉棒有些显得疲软,她用嘴套弄了几下后,弄醒了帅哥男,帅哥勉强睁眼看了一下伏在他胯下的佳人,却没了昨日的龙精虎猛,嘴里嘟囔着:别闹了,让再我睡一会儿……累死我了……说着说着,丢下得不到满足的我老婆一个人翻身睡去,我的薇薇一个人孤零零的趴在窗台望着院子里破败的景象,心里开始后悔自己的一时冲动,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她的两个乳房又开始发胀了,没奈何,她只好自己给自己挤奶,越挤她越觉得自己的身体想要被男人玩弄,越挤她体内的欲望就越发强烈,可眼前这个唯一的男人却已经面露頽色了,欲望煎熬下的我老婆实在忍耐不住了,顾自在屋子里寻找起来,这间农户屋子里实在是没有什么可以用来解痒的趁手物体,她只好悄悄溜到外面的厨房,那里也是空空如也,连根黄瓜胡萝卜啥的都没有,情急之下的我老婆只好拿起一根小擀杖,稍微用水冲洗了一下,攥在手里悄悄溜回屋子里,一个人钻进被子里开始疯狂的自慰,薇薇一只手揉搓着自己的奶子,一只手用擀杖插入自己的骚屄里夹紧双腿不停的抽送着,可木制的擀杖粗细一致又通体冰冷,根本就没有阳具的一点质感,插来插去根本无法达到高潮,一番折腾,她感觉自己的浑身上下更难受了,无奈的她只好饮鸩止渴,拾起丢在一旁的乳头锁,咬着牙把自己的乳头再次锁起来,想用这种憋胀感来缓解体内那强烈的求欢欲,就在她满头大汗的把自己的两个奶头锁好的时候,帅哥男醒了,他一睁眼正好看到我老婆正在低头摆弄自己的两个乳房,他腾的一下跳了起来,一把掀开我老婆身上的被子,发现薇薇的两腿之间还插着一根木棍一样的柱状物,顿时勃然大怒!嘴里不干不净的骂了起来:你个不要脸的骚货!喂不饱的淫货!昨晚上那么多男人肏你还没把你肏舒服?一大早起来就开始发浪!我让你骚!我让你浪!说着他一把夺过我老婆骚屄里夹着的那根擀杖,从她的两腿间拔出来轮圆了照着她的大肥臀就是一顿好打!“把自己的浪屁股给我撅好了!今天看我怎么收拾你这个离不开男人的骚货!”帅哥男像变了一个人一样,面目狰狞的对着我老婆咬牙切齿的骂道,我老婆被他的翻脸无情给吓到了,战战兢兢的跪撅着大屁股趴在炕上任由他责打,这可是实打实的杖责!几擀杖下去,很快我老婆那雪白浑圆的臀丘上就浮起几道红肿的棍痕!那帅哥一面打一面继续辱骂着不断求饶的我老婆:我让你骚!我让你浪!你不是喜欢挨肏吗?赶紧自己给我把你的浪屁眼子扒开!看小爷今天不把你的浪屁眼子给捅烂!可怜我的薇薇一面哭着一面哆嗦着把手伸到后面对着那个恶魔扒开了自己紧密的臀缝,胆战心惊的对着那个混蛋露出自己的臀眼,这一刻,她为自己的举动后悔了,这个看起来对自己不错的男人居然是个严重的人格分裂者!是个患有极重的起床气毛病的男人!和这种男人生活在一起是极危险的,你不知道为什么就会触怒他,看着他那张扭曲了的帅气的脸庞,我老婆眼下除了乖乖的服从实在是别无他法。也多亏了谭少他们对她的屁眼进行了充分的开发,再加上那根擀杖上还粘着些许她的淫液,饶是如此,当那根擀杖插进她屁眼里的时候她还是感到了很强的痛楚,毕竟那是硬邦邦的木头啊!帅哥男看到我老婆因为痛苦不断战栗的臀肉,似乎起床气消了一些,他从一旁的包里拿出一捆麻绳,学着黄毛他们的手法把我老婆胡乱的捆绑了起来,一面捆一面骂道:“我让你骚!今天爷罚你跪在这屋里饿一天!你想要男人肏你?门都没有!跟了小爷我,我不肏你的时候,你就乖乖的憋着吧!再看见你背着我偷偷自摸,看我不打死你个骚货!”捆完了我老婆他犹自不放心,用贞操带把我老婆的阴部紧紧的锁了起来,把她乳头、贞操带的钥匙都挂在他的腰间,丢下我老婆一个人跪趴在炕上,穿好衣服出去了。

    他这一出去,可把我老婆坑苦了,本来就饥肠辘辘的她昨晚就几乎是什么都没吃,还被那么多男人折腾玩弄,就想早晨补充一些营养呢,这下可好,原以为自己是逃离了狼窝,不想又遇见一个人面兽心的男人!以前的谭少虽然看似无情,跟着他只是受些羞辱,而这个男人却连她最初渴望的柔情都给的那么吝啬!我那可怜的薇薇一个人蜷缩在炕上,两个被乳头锁锁死的大奶子又开始发胀起来,得不到满足的阴户和臀孔被无情的用贞操带封死,平时习惯了被男人揉搓的她真的受不了这种被遗弃的感觉,在谭少他们精心的调教下,她已经离不开大肉棒不断在自己肉体里伸缩的那种充实感了,可现在的她,只能忍着身体里那种极度的空虚感,孤零零的跪趴在炕被上透过窗户仰望外面的天空……

    迷迷糊糊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老婆性感湿润的红唇都干裂起皮了,又饿又渴又憋又痒的她急切的盼望着那个男人的归来,可盼着盼着,天都黑了,那个混蛋还没有回来。薇薇挣扎着挪动着自己被捆得几乎麻木的手臂和腿,虽然这混蛋捆勒的不算很紧,可她也不敢挣脱麻绳逃走,昨晚急着逃跑,慌乱中根本就不知道那混蛋把自己带到了哪里,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鬼地方,身无分文的自己能跑到哪去?就在她等待的几乎要绝望的时候,那个混蛋总算是回来了,他拎着一堆吃的东西,一脸坏笑的打开锁死的房门,进屋看到满眼绝望的我老婆,一改早上的暴虐,笑眯眯说:“我的骚货姐姐,一定是饿坏了吧?弟弟给你带来好吃的了!”说着他来到我老婆跟前,一脸痛惜的抚摸着我老婆那两瓣被他打的红肿的臀肉,“瞧瞧!都是弟弟脾气不好!看把姐姐的大肥腚都给打肿了!姐姐你的大屁股现在还疼吗?来,让弟弟给姐姐好好消消''肿!”他一面说着一面两只手抱着我老婆那两瓣臀肉伸出舌头仔细的舔舐起来。本来就憋了一天的欲女淫娃被他这么一哄一舔,再大的怨意都没了,我的骚货老婆就剩下撅着大屁股一个劲哼唧的份了,帅哥男舔着舔着,他的手开始不安分起来,“姐姐,听说人奶可以治疗肿痛,让弟弟帮你试试看!”他一面揉搓着我老婆的大奶子,一面用钥匙打开我老婆一侧快要憋坏了的大奶,张嘴把那些喷射出来的乳汁含进嘴里再喷到我老婆的红肿的臀瓣上,然后再接一口奶水,再喷到另一侧的臀瓣上,这样折腾了几次,很快我老婆两个乳房就有了明显的变化,她羞答答的求帅哥把她另一侧鼓胀的奶子也打开乳头锁,帅哥男却一脸淫笑的说:“这个先憋着,俺还留着肏你肏累了当宵夜补身体呢!”说完这话,他打开拘束了快一整天的我老婆沟股间的贞操带,淫邪的问道:“骚货姐姐,你现在想让弟弟先喂饱你哪张嘴呢?”被拘束了一天的我老婆此时是又饿又渴又想要大鸡巴肏她,面对着这个邪恶的男人,她该如何回答呢?这时候的我老婆,已经没有时间扭捏娇羞,她对着眼前唯一可以指望男人胯下那根肉棒把自己撅的高高的大肥腚往后一送,她全身至今唯一一直保持湿润状态的器官——阴唇马上准确无误的张开把帅哥男的鸡巴吞了进去,当大鸡巴撑开我老婆那两片骚贱的阴唇长驱直入到她的骚屄里的那一刻,这个贱货嘴里发出满足的“啊啊啊啊啊”声,帅哥男抱着我老婆肥美的臀部开始噼噼啪啪的抽插,可惜他这种高昂的状态没能保持多久,仅仅抽插了几十下就在一声闷哼中一泄如注了,可怜我的老婆刚刚被他的鸡巴弄到兴奋,他却在最关键的时候忽的嘎然而止,这种感觉实在是太残忍了,习惯了被几个男人连环接力的玩弄的她一下子从快要到达高潮的边缘跌倒谷底,心里面甭提多失落了。帅哥男一脸坏笑的看着眼前这个欲求不满的骚妇,忽然把头一低凑到她耳边说了一句:我的骚姐姐,现在你是不是特别想要大鸡巴肏你啊?不要不好意思,这里就咱俩,想要你就说出来呗?反捆着双臂跪趴在炕上的我老婆看了一眼这个男人,心里暗暗骂道:自己明明不行了,还愣充硬汉!真是个银样蜡枪头!可她心里腹诽可以,脸上却是一副风情万种的娇羞模样:我的好弟弟,求求你就别再折磨姐姐了!快帮姐姐擦擦那里好吗?弟弟射进姐姐那里面的精液都流出来了呢……帅哥男脸上带着不可琢磨的淫笑看着我的薇薇,手里变戏法一样“嗖”的一下拿出一根假鸡巴!他拿着一根粗壮的质感超逼真的电动阳具在我老婆眼前晃动着,得意的炫耀着:“我的骚姐姐,你看这是什么?”我老婆一看到那根假鸡巴,脸色忽然变了,她迟疑了一下,又仔细的观察了一下那根假鸡巴,抬头急切的询问到:“这个……这个玩意你是在哪找到的?!”帅哥男一脸得意的说:“当然是弟弟我心疼姐姐,去县里给姐姐买的!咋样,你想怎么报答弟弟我啊?”我老婆不动声色的说:“还是弟弟你最疼姐姐了,姐姐一看到这么逼真的假鸡巴,骚屄又痒起来了,求求好弟弟把它插进姐姐的骚屄里好不好?”一面说她一面对着帅哥扭摆着自己的大肥腚,帅哥男拿着假鸡巴抵在我老婆的屄缝,稍微一用力,假鸡巴那粗大的龟头蘸着我老婆骚屄口四周刚刚挤出的精液,撑开我老婆湿糜的阴唇,缓缓的插了进去……随着那根假鸡巴的逐渐深入,我老婆的表情也跟着不断变幻着,那根肉棒插的越深,她心里的猜测就更加笃定:这个假鸡巴就是她丢失了的那根可怕的“谭少一号”!!可是帅哥男是怎么找到这根让她疯狂迷恋的“房中至宝”的呢?

    随着假鸡巴的完全插入,我老婆脸上洋溢着一种新婚小妇人的娇羞笑容,她极力的逢迎着那根电动肉棒,好像对待自己久违的情郎一般热情,她的变化连操纵着这个假鸡巴的帅哥男都看出了端倪,他能觉察出手里的肉棒和眼前这个女人的阴户是那样的熨贴,就像这个假鸡巴是专门根据这个女人阴道深浅、粗细设计的一样,每次插入和抽出,帅哥男都能察觉得出眼前这个尤物的细微变化,仅仅是抽插了三五下,他明显感觉到眼前的女体的兴奋度在直线飙升!从开始的插入略显紧凑到后来的越发顺畅,慢慢的帅哥男发现那根假鸡巴居然能让眼前的骚货很快高潮!这可是前天晚上好几个男人一起努力才达到的效果!如今凭借一根假鸡巴轻而易举就能做到了!这一发现让帅哥男如获至宝,他得意的看着跪趴在炕上还在不断抽搐的美人肥臀,心里盘算着自己今后的日子该如何过……有了这个宝贝,不怕这骚货不乖乖的听话!越想越美的他又开始兴奋起来,他挺着再次雄起的鸡巴凑到我老婆的因为高潮不断抽搐的臀沟里,对着她不停蠕动的臀眼插了进去——屁眼骤然被帅哥男侵犯的我老婆一声娇喘,“啊——”柔软紧凑的臀孔贪婪的把帅哥男的大鸡巴“吃”了下去……帅哥男一面挺动着自己的大鸡巴狠狠抽插着我老婆的浪屁眼子,一面不时的用手操控一下还塞在她骚屄里的假鸡巴,随便在我老婆饿了一天的嘴里也塞进了一根粗大的火腿肠,得意的对他胯下臣服的女人说道:“我的大骚货姐姐,这样也算是三洞齐开了吧?弟弟这样玩姐姐你喜欢吗?”我老婆一面大口吞咽着嘴里的火腿肠,一面享受着来自骚屄屁眼里的双重刺激,嘴里发出断断续续的回答声:“我……我的好弟弟……弟你太会……太会玩姐姐……姐了……姐姐都……都让你……玩的……玩的快要……快要泄……泄了……啊啊啊啊啊……姐姐又来了!……啊啊啊啊!”说着一股透明的略带骚味的液体从我老婆的阴户里喷了出来!久未被谭少的大鸡巴玩弄过的她在“谭少一号”和帅哥男的配合下让她又一次羞耻的潮喷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