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迷情校园
  • 最新排行

    秘密 第十七章

    发布时间:2021-12-06 00:08:44   


    柳玉洁说到这里,华月虹点点头,说道:「当时你可没跟我说你们已经进展到这个程度了。」

    柳玉洁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这种事情我实在不好意思对外说。」

    这话听在华月虹的耳朵里,让她竟生出了些许失落感,从一开始柳玉洁邀请自己加入到自己拒绝,然后的冷处理,让两人的关系又回到了医生和病人家属的位置,自己成了理所当然的外人,不再是参与者,虽然这个结果正是她需要的,但不知为什么,却让她感到难受。

    柳玉洁敏锐的察觉到了华月虹面上的那缕惆怅,不过她没往自己这边想,关切的问道:「怎么了?好像心情不是很好的样子。」

    华月虹啊了一声,撩了撩耳边的秀发,轻声自嘲的笑道:「哦,刚下飞机,时差还没倒过来。」

    说着这话,心底却有些异样,自从主意识重新占据身体后,总感到心神乏力,有些控制不住心中的喜怒哀愁,作为一个心理医生,自己好似越来越不合格了,想到这儿,她愈发的感到疲倦,懒洋洋的提不起半点精神。

    见到华月虹此刻的精神实在很差,柳玉洁以为她真的是时差没倒过来,想到对方刚下飞机就赶过来了解儿子的病情,心中着实感动,温柔的说道:「妹妹,我给你安排睡一会吧,晚上别走了。」

    华月虹赶忙摇摇头,说道:「不行不行,太麻烦了。」

    柳玉洁一把按住她,笑道:「有什么不行的,不是第一次在这睡,呵呵。」

    此话一出,顿时让华月虹想到月前的虚凰假凤,顿时面上一红,说道:「姐姐,我们不能再那样的。」

    柳玉洁一愣,接着顿时失声笑起来,揉着肚子,肠子都仿佛笑断了一般,说道:「哎唷,笑得我肚子疼,你想哪里去了,我可是半点心思都没有。」

    确实,有了真实的肉棒后,她脸华月虹的假阳具都不太爱用了,哪里还会对一个女人有性趣。

    华月虹闹了个笑话,尴尬极了,不好再说出拒绝的话,正在这尴尬的时候,楼梯那边传来脚步声,抬头一看,正是阮玉珠母女面带羞色的款款走来。

    在这里生活了这么久,这阮家母女依旧改不好害羞的毛病,对柳玉洁还好,面对华月虹这个不常来的客人,总还是有些放不开,至于其他人就更别说了,门都不出,哪里会见得着。

    华月虹则是再次惊艳于这母女二人的变化,母亲丰腴妖娆,体态风流,女儿身姿摇曳,轻盈可人,不仅没有半分当初流落街头的影子,甚至比年前最后一次见到还要美上三分,阮玉珠那裂衣欲出的饱满酥胸愈发的坚挺鼓胀,随着她轻轻摆动的身体,不自禁的在胸前上下摆动,宽大的家居服也丝毫掩盖不住她那傲人的曼妙身材,可惜这里没有男人,不然非得流一地的哈喇子不可。

    「华医生好。」

    「阿姨好。」

    阮草儿怯生生的立在母亲身边,随着母亲打了声招呼,刚刚她跟母亲在楼上收拾哥哥的房间,以免华月虹进去发现三人淫乐的痕迹,这十几天来,在两位妈妈的教导下,小小年纪的她已经彻底陷入了乱爱迷情中不能自拔,完全被激发出了淫荡的体质,这会儿她最希望的就是华医生离开,这样她就可以肆无忌惮的缠在哥哥的旁边,去享受那根神奇的鸡巴带给自己的无穷快乐。

    不过华月虹被柳玉洁说的现在没办法走,她对阮草儿笑道:「草儿,过来给阿姨看看,几天不见,你又长漂亮了好多啊。」

    阮草儿很不情愿的凑过去,刚到华月虹的近前,柳玉洁就不禁皱起了眉头。

    气味,草儿身上有一股很浓郁的气味,之前几人一直腻在一起,倒是没有察觉,分别了一会儿后,她立刻就分辨了出来,阮草儿的身上有一股混杂这奶香、淫液、精液和汗水的味道,想到这儿,她这才发觉自己身上好像也有这个味道,顿时觉得羞人的很,虽然对华月虹来说这不算什么秘密,不过依然让她感到有些窘迫和尴尬。

    华月虹好似没有闻到这股异味似的,温柔的将少女揽入怀中,逗弄着少女的小鼻梁,她问十句,草儿往往也只答个两三句,神情紧张的很,阮玉珠坐在沙发那边,无奈的对着女儿苦笑,心中叹息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的女儿才能像个同龄女孩一样,可以无忧无虑的放声大笑。

    好半晌,华月虹才放开了阮草儿,少女急不可耐的扑到母亲的怀中,惹得三个女人低声偷笑。

    有了这个打岔,华月虹的精神好了许多,在阮家母女去厨房做饭的当儿,她提出想看下这段时间的病情记录,华月虹犹豫了些点点头,上楼去取。

    在独自一人坐在沙发上的时候,华月虹长长的舒了口气,先前华月虹的话和身上的味道就给了她极大的冲击,待到把阮草儿抱在怀里后,她身上那股浓郁到几乎化不开的气味差点让她窒息过去,那仿佛是一根导火索,将自己身体的引线一点一点的烧着了,这会儿她忍不住在头脑里幻想起来。

    这段时间这三人究竟做了些什么,淫靡的镜头在脑海里闪现,她不停的脑补着,根本就无法停止下来,甚至连柳玉洁回来都没有察觉,直到对方推了她几下才反应过来,惊出一声冷汗,同时感到下体潮湿闷热不堪,赶忙起身说道:「抱歉,我上个厕所。」

    看着华月虹急匆匆的跑进卫生间,柳玉洁还有些奇怪,但是当她用手摸上华月虹刚刚做的地方时,心中顿时有了一点想法,俯身凑过去闻了两下,顿时偷笑起来,心中自言自语道:「妹妹,看来你并不是一点想法都没有啊,嘻嘻。」

    待华月虹一丝不苟的从卫生间出来,柳玉洁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把小册子递过去。

    华月虹翻开记录本,却没注意到这本跟之前看的其实已经不一样了。

    一月十三日,腊月二十五。

    今天事情有点多,年底了,太忙,差点忘了记录,真是不应该,幸亏有玉珠和草儿帮我照顾小鑫,真是感到有些对不起他,再等两天,二十八以后,妈妈就呆在家里陪你,真希望除夕那天你能醒来。

    玉珠口述,今天上午和下午个涂抹了一次药膏,小鑫的鸡巴很硬,而且勃起时间比昨天还长五分钟,上午是勃起四十二分钟,下午是三十六分钟,上午我泄身四次,草儿两次,下午我泄身三次,草儿两次,小鑫没有射精,但依旧与之前一样,后期有白色的半透明液体流出,我给小鑫喂了六次奶,草儿喂了两次,这孩子食量越来越大,希望他把这些营养都吸收了,早点醒来。(口述记录完毕)真是不知道该说她们母女辛苦还是幸福,好想跟她们调换个身份,真气恼,这孩子每天为什么就勃起两次,刚刚我这个亲妈辛辛苦苦帮他口交了半天都没有反应,气死我了,真的好想你快点醒来,用大鸡巴使劲的干我,我都三天没见过你那根东西了,好想你。

    腊月二十八。

    这一年终于结束了,昨天下午把工作全部交代了,今天我要好好舒服一下,儿子,妈妈来了,嘻嘻。

    今天上午勃起时间不太好的样子,只有三十五分钟,不过真的好硬啊,妈妈很舒服,谢谢你,儿子。

    刚刚太刺激了,我现在手还有点软,是不是要补偿妈妈啊,下午居然勃起了五十八分钟,儿子,你差点就过了一个小时了,真棒,妈妈爱死你了,太棒了,妈妈都爽哭了,阴道里都是你那鼓胀胀的大鸡巴,真的好胀好舒服。

    华月虹红着脸继续翻了两页,二十八、二十九、三十依然是记录了这样的生活,简简单单的几行字中,透漏出一股扑面而来的淫荡之气,让她感到身体酥麻滚热,身体里有一团散不出去的火在熊熊燃烧,不由自主的轻轻扭动身体,以便把这股难以忍受的炙热感受稍微释放出一些。

    柳玉洁一直在旁边观察着华月虹的神色,见到女医生这副情动的模样,心中不觉有些好笑,不过她依然不动声色,安静的坐在一旁,等待着。

    翻到下一页,记录的是大年三十。

    今天是大年三十,往年都只有我和小鑫两个人,今年多了两个新的家人,我很开心,小鑫,你如果能感觉到,一定也很开心吧。

    早上勃起了四十八分钟,是个很不错的记录,草儿今天很勇敢,把小鑫的鸡巴吞进了一半,真难为她这个小姑娘了,我看着有些不忍心,最后她哭了出来,不过我看得出是因为太舒服了的缘故,这孩子遭难了这么多年了,剩下的这几十年,就让她快快乐乐的开心生活下去吧,有小鑫这么厉害的丈夫,相信她以后的日子一定能过得很好。

    下午三点多,早早的结束了年饭,我有些迫不及待了,玉珠也是,只有草儿有些郁闷,呵呵,没办法,谁叫她早上弄得自己现在阴道都肿了,真可怜。

    我们三个人围成一团,帮小鑫口交,很快他就硬了,计时开始,希望这次能突破一个小时,早上是我先上的,现在轮到玉珠了,她的模样很开心,看着小鑫的神情也好温柔慈爱,好像是真的把小鑫当成自己的儿子了,唉,这让我有点小小的嫉妒,她的奶子比我的大,小鑫醒来后,可能会爱她多过爱我吧。

    玉珠中午喝了不少红酒,她很喜欢喝,记得一开始时,她还觉得有些苦,但是现在已经到了每天都要喝上一瓶左右才行,今天中午她喝了差不多三瓶,天,真不知道她怎么喝进去,她喝醉的模样真是风骚又可爱,呵呵。

    草儿现在应该是有些嫉妒吧,因为玉珠轻而易举的就坐到了根部,这点我也做不到,她做爱的时候,喜欢揉自己的奶子,看着她一上一下,快活呻吟模样,我也好想快点坐上去,儿子,淫荡的妈妈已经迫不及待想要你的大鸡巴了,快,快呀,快点把那个骚货送上高潮,然后再把我这个骚货也送上去,妈妈想你想得好难受,好想快点给你。

    儿子,你真的是太厉害了,你知道你这次勃起了多久吗?整整一个小时零十二分钟,我和你干妈都软了,而且,你最后射精了,第一次射精,好多,好浓,好稠,可惜,不是射在妈妈的身体里,也不是你干妈的身体里,而是让你老婆占了个便宜,呵呵,草儿这丫头待我们都没劲的时候,帮你口交,谁也没想到。

    你居然在她的嘴里射了,把她吓了一大跳,最后是我帮你口交清理鸡巴的,你的精液有点咸,不过妈妈喜欢,如果以后你喜欢这样,可以每次都把精液射到妈妈的嘴巴里,我会当着你的面全部吞下去,对了,你干妈说,她也愿意,草儿也道歉了,说刚刚是因为被吓倒了,并不是不愿意让你在她的嘴巴里射精,让你别生气,呵呵,你听了应该已经不生气了吧。

    看到这儿,华月虹红着脸喘着粗气问道:「小鑫已经射精了?」

    柳玉洁微笑的点点头,指了指对方手中的本子说道:「你继续看,后面的记录还有,很奇怪,从那天第一次射精后,大概每隔两三天,小鑫都会射一次,而且勃起的次数也多了,不再限定是涂完药膏以后的一个小时内,只要是接受到持续性的刺激,鸡巴就会勃起,时间也没有限制,我和玉珠母女试过一次,我们三个不停的刺激了他差不多两个小时,直到我们都没气力了,鸡巴才软下去。」

    华月虹不置可否的点点头,哦了一声,似乎有什么想法。

    柳玉洁急忙问道:「妹妹,是不是有什么进展?」

    华月虹笑了笑说道:「你别急,还需要继续观察才能有结果的。」

    说完,她继续翻看其手中的记录。

    正月初七。

    今天我们三个没和小鑫做,昨天弄得太狠,结果我们三个都肿了,讨厌的坏家伙,昨天两个小时都不射,今天却仅仅是用口交和乳交就让你射了一回,气死人了,难道乳交比性交还舒服,那怎么之前都不见你射。

    唉,你还是比较喜欢干妈的奶子,对吧,妈妈废了半天劲,你都没有射,最后全射在了你干妈的奶子上,我们可没有浪费一滴哦,呵呵,我和草儿趴在玉珠的奶子上舔了半天,奶水加精液的味道还挺不错的。

    正月初九。

    好开心,今天是小鑫第一次射在妈妈的身体里,暖暖的,热乎乎的,好胀,妈妈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体会过这种感受了,谢谢你,儿子,妈妈爱你,唉,如果可以的话,妈妈真想把你的精液留在我的身体里,让他们和我的卵子结合。

    然后给你生个孩子,如果是女孩,等她长大了,嘻嘻,可以让你干哦,如果是儿子,嘻嘻,就让你们父子一起干我们,干你的亲妈,干你的干妈,干你的老婆,干你的妹妹,好不好?他是你儿子,你应该不会吃醋吧。

    啊,我真是个淫荡的女人啊,我居然在脑海里想这种无耻下流的事情,儿子啊,请你快点来惩罚我吧,用你那粗大的鸡巴狠狠的干我,处罚我这个淫荡的女人,求你了,儿子,快点来干我吧,妈妈是条欠肏的母狗,是儿子永远忠实的性奴隶。

    正月十二。

    痛苦的第二天,经期到了,唉,我们三个都是昨天来的,抱歉了,儿子,妈妈今天只能帮你口交了,真是让人羡慕啊,玉珠还会肛交,天,受不了,看她快乐呻吟的样子实在是让我心痒难耐,她说肛交不适应的话很痛,我很犹豫啊,到底有多痛,儿子,你的鸡巴太粗了,我怕我受不了啊。

    正月十四。

    明天经期就结束了,到时候我一定要快快活活的爽一把,不,是好好的伺候你,我的乖儿子,嘻嘻。

    看完最后一天的简短记录,华月虹合上本子,心中觉得分外古怪,这记录的有些不太对劲,好像跟之前的记录风格迥异,倒像是日记一般,想到这儿,她突然又打开本子,看了看前面,顿时羞意上涌,怒视对方,只见柳玉洁一脸无辜的看着华月虹说道:「怎么啦。」

    华月虹羞红脸把本子扔过去,说道:「这本子不对。」

    柳玉洁笑嘻嘻的翻了两页,说道:「哎呀,不好意思,我拿错了,这个是详细版,是打算留作纪念的,对不起,对不起。」

    嘴里说着对不起,面上却浑然没有半点对不起的意思,满脸的促狭。

    华月虹也不好与之继续争辩,气氛尴尬了几下,这时阮草儿跑过来喊她们去吃饭,华月虹僵着脸坐过去。

    四人落座后,柳玉洁端起一杯酸奶,冲着华月虹敬了一杯,说道:「别介意啊,妹妹,我跟你开个玩笑嘛。」

    华月虹叹了口气,端起酸奶说道:「下次可不许了。」

    「一定。」

    柳玉洁笑道。

    华月虹轻啜了一口,发觉味道与平时喝的酸奶不太一样,略显清淡,却多了几分甘甜,不由自主的咂咂嘴问道:「这是什么牌子的?跟平时喝的不一样。」

    柳玉洁看了一眼阮玉珠,咯咯笑道:「妹妹,这可是花钱都买不到的特殊饮料。」

    华月虹见到对方的眼神瞟向阮玉珠,心中顿时一紧,果然接着听到柳玉洁说道:「阮家妹子奶水足,倒了也浪费,这喝不完的我用酸奶机做成酸奶了,味道我觉得很不错,而且卫生,绝不含防腐剂、添加剂,营养好的绿色食物,妹妹,你觉得如何。」

    华月虹被柳玉洁弄得很无语,不喝吧怕伤了阮玉珠的心,以为嫌她脏,喝吧又觉得怪怪的,正在左右为难的时候,却听到阮玉珠满含歉意的说道:「那个,华医生,如果喝不惯的话,我给你倒点红酒吧,我们乡下人,奶水里的土腥味太重了。」

    听了这个话,华月虹赶忙说道:「哪有啊,味道很好,我很喜欢喝,只是有点不好意思。」

    说着,急忙喝了一大口,差点呛到气管。

    还别说,这味道还真不错,嘴巴里没有丝毫的涩感,放下芥蒂后,华月虹倒是有点喜欢上这个特殊的饮品。

    不过这种东西量不是很多,待酸奶喝完后,几人开始喝起红酒来,连阮草儿都分到一杯,这酒桌上的感情特别容易累积,几人各自聊起往昔的生活,在酒精的作用下,华月虹再次想起了死去的弟弟。

    心中的压抑让她感到伤感,借酒浇愁愁更愁,她开始絮絮叨叨的说起自己和弟弟发生的那段不伦情感,这件事,柳玉洁知道,阮家母女倒是不清楚,她们没有打断华月虹的絮叨,静静的在一旁听她说,听她哭。

    得到宣泄口的华月虹越喝越多,她的酒量原本不算太差,红酒又不易上头,结果不知不觉就喝了很多,待到酒劲上涌的时候,她已经完全扛不住了。

    看着醉倒在餐桌上的华月虹,阮玉珠小心翼翼的说道:「大姐,你是不是想把她和小鑫撮合在一起?」

    柳玉洁扑哧一声笑道:「干吗那么小心翼翼的,我早绝了这个心思了,这种事情得你情我愿才行,现代人跟古代人不一样,我就算是把她脱光了,扔到小鑫的怀里,难道她就会对小鑫死心塌地了?」

    说着,她顿了顿,笑道:「换句话,就算是她最终也加入我们这个家庭,难道你怕她会抢了你们的位置,进门分先后,她就算是进门,也得喊草儿一声三姐才行,呵呵。」

    阮草儿赶忙摆手说道:「不可以不可以,华阿姨那么漂亮,我不要跟她争,只要她不赶我就行。」

    柳玉洁笑道:「傻丫头,哪里会有人赶你走,这就是你的家啊,你还能往哪去。」

    阮草儿激动的点点头。

    华月虹醉倒后,倒是解决了她们三人的后顾之忧,今天好不容易经期结束,下午刚玩了一会儿,还未尽兴,结果华月虹就来了,弄得三人鸡飞狗跳,欲火难耐,现在终于是可以毫无顾忌的享受性爱了。

    把华月虹送到阮家母女的房间睡觉,反正这段时间,她们母女俩都和柳玉洁睡在楼上的主卧,稍后自然又是一番翻云覆雨,饥渴了许久的母女三人,使出浑身解数,终于是痛快淋漓解放了一把,王鑫也很给面子,最后乖乖的把浓稠的精液射进了阮玉珠的子宫里,三人这才尽兴的在疲惫中呼呼睡去。

    深夜,柳宅中静悄悄的没有半点声响,突然,一声轻微的开门声打破了这丝静谧,在昏暗的夜灯中,一道身影缓缓的从楼梯上走了下来,他的脚步很轻,明显是赤着脚,这道黑影走到客厅的中间,长长的舒一口气,扭动着脖子和手腕,轻轻的舒缓筋骨,好一会儿,才甩甩头冲卫生间走去。

    当他进入卫生间的时候,却惊讶的发现里面有人,一个女人,从窗外照进来的月光打在这个女人的脸上,让她在沉睡中带着惊心动魄的美丽,凌乱的头发不仅没有让她显得邋遢,反而有种狂野的诱惑美,上身只穿着一件浅米色的半透明薄衫,两团乳房鼓鼓的耸立在胸前,坚挺饱满,乳头若隐若现,分外诱人,下身只有一条褪到了膝盖的内裤,那双修长笔直毫无瑕疵的美腿,美得浑然不似这凡间的俗物,让人舍不得离开眼神。

    黑影站在门口,呆呆的看着月光中这仿若美神雕塑一般圣洁女体,整个人都呆住了,也不知看了多久,忽见着美女因为坐在马桶上睡着了,时间太久,身子像一旁摔倒,他毫不犹豫的冲过去,一把抱住她,待暖玉入体,他才忽然想到万一对方醒来怎么办,只能心中祈祷她千万别醒。

    可是,也是他是上辈子不敬神佛的缘故,怀中的女人在迷迷糊糊中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在月光的照耀下,两人都可以清楚的看到对方的容貌,黑影沮丧的在心中痛哭,早知如此,在楼上上个厕所不就好了。

    就在他做好了心里准备,等待这个女人大叫的时候,却惊讶的看到这个美得不可方物的女人,竟然在对着自己浅浅的笑,笑得很含蓄,笑得很开心,只见她轻轻的抬起手,摸上对方的脸颊,柔声说道:「弟弟,好久不见。」

    说着,她仰起头,带着满嘴的酒气吻了上去。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