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迷情校园
  • 最新排行

    女子高中 第二章

    发布时间:2021-11-24 00:08:15   


    雅萍快步的往学生餐厅走去,现在是早餐时间,其他的女孩们都慢慢的走着,抱怨着为什么要那么早起床,但是雅萍有一个特别的理由让她比其他人都早,明天就是她的十七岁生日,她希望那里有信件正在等着她。

    果然如此,她收到好几封各种颜色的信封,上面都要她在生日那天才可以拆开它,雅萍微笑着,看着信封上的邮票,有叔叔阿姨们从泰国寄来的,她的父母从香港寄来的,还有同在台湾的亲戚们寄来的。

    送到学校的信件都是按收件人的姓名排好的,雅萍不经意的看到了美琪也有信件,她的位置刚好在她的旁边,她很惊讶她的信件竟然比她还多,她知道美琪的父母几乎每天都会给她写信,而且美琪好像在外面有男朋友也常会给她写信,可是这里有大约十几封信耶,『真是奇怪。』她想着,然后走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等着其他的女孩和老师们过来。

    美琪大概在五分钟后走了进来,身上带着一种特殊的傲气,校长进来后在台上说话,然后大家坐了下来,美琪坐在雅萍的旁边,整理着收到的信,两个女孩好像看不到对方一样,然后美琪开始拆开了信件。

    「喔,大家看,」她叫着,「爸爸给了我五千元的支票让我买鞋子,真是个好爸爸!」雅萍在一旁觉得很吃味,如果她所有的生日礼物有那一半的价值就足以让她惊喜了,接着美琪又拆了其他的信件,展示着各式各样的礼物,雅萍终於受不了了。

    「你到底为什么收到礼物?」美琪没有生气,有点轻视的看着她。

    「为什么,雅萍,」她装着很温柔的语调的说着,「这是爱我的人送给我的,为什么,你怎么庆祝你的生日?解些特别的方程式吗?还是写一篇特别的作文?」虽然美琪在调侃她,可是雅萍却吃惊的忘了生气。

    「什么意思?这是你的生日礼物?」「不是今天,亲爱的,」美琪说着,仍然用着甜的发腻的温柔语气,「这些信太早到了,我明天铁定会收到更多的。」「你是说明天是你的生日?」雅萍愈来愈讶异。

    「不是,我的生日还有三百六十六天。」美琪觉得自己的回答很幽默,她期待着大家的笑声,但是并没有,只看到一个跳级就读的十四岁女孩偷偷的笑着,她看着她。

    「依洁,告诉我,有什么好笑的?」依洁低下了头,然后一旁的女孩说着,「我记得每二十三个人就会发生这种事情。」「发生什么事情?」美琪问着,声音急躁了起来,「你们……到底在说些什么?」「她们是说,」雅萍说着,「你和我是同一天生日。」随后美琪收到了周末禁足的通知,校长不喜欢有人在早餐时大声喧哗,特别是对着学校里最好的学生,原本她收到父亲的钱高兴的很,但是当第一堂课看到了雅萍的时候,她的心情又差了起来。

    雅萍想现在美琪无论做什么她也不会讶异,她只要当作没看到她就好了,她对着身边的人微笑着,想装做没有事情,但是她心里却烦杂的很,她从来没有被一个人讨厌过,当然她和美琪从来没有好过,但她从不觉得美琪真的很讨厌她,虽然有时候她的话很刺耳。

    雅萍觉得很不安,突然间,她觉得自己好孤独,作为学校里成绩最好的学生,女排的队长,她似乎很受欢迎,但是她觉得没有人可以让她吐露心事,没有一个让她足以信任的人,简单说,她没有任何朋友,事实上,每个女孩都很喜欢找她谈话,但是她想要的是一个能真正让她信任的,让她可以倾诉她最近那种奇怪感觉的朋友,美琪让她这种孤单的感觉不断的涌现起来。

    现在是玉珍老师的课,她又准备了电视和录影机,女孩们都很高兴可以度过轻松的一节课,雅萍却想起自己上次错过的带子而懊恼起来。

    「同学们,又来到礼拜四了。」玉珍老师的声音很小、很轻,她是一个很娇小的女人,一头卷发和她常穿的羊毛衫让她看来比实际年龄老了十岁,她那件毛衣真的是老气到不行,又带着那副金框眼镜,看起来像老鼠和猫头鹰的合体。

    而且她有着很严重的近视,没有眼镜就像瞎了一样,即使是带着眼镜,她走路时也总是小心的弯着腰,那副模样实在很难让人相信她只有二十八岁,但是无论如何,她是个很好的老师,不只是在她中国文学的范畴上,她也总是会给学生很多善意的建议,而且很为学生着想,她认为如果学生一周来的表现很不错,那么在每个礼拜的最后一堂就应该给大家轻松一点。

    「这个月初的时候,我让你们看了一场催眠秀的前半段。」台下开始鼓噪了起来,好几个女孩窃窃私语着,雅萍觉得很懊恼,她没有看过这个录影带,不知道这些女孩到底在期待什么。

    「现在我们来看接下来的部份,我倒回了五分钟让你们大家回忆一下上次已经播到了哪里。」玉珍老师站到了旁边,微笑着,让她看起来年轻了不少,雅萍突然觉得,在那件糟透了的毛衣和眼镜下的玉珍老师其实也是很可爱的,只要她可以多笑一点,大家都会发现的。

    雅萍也发现美琪对这堂课出奇的感兴趣,最近她常在图书馆理看到美琪,这对以往的她根本是不可能的,雅萍偷偷的注意着她,发现她看的是关於催眠术的书,雅萍曾经觉得很可笑,但她现在发现美琪的表情不只是好奇,而是几乎带着侵略性的。

    玉珍老师开始播放带子,根据同学的反应,那应该非常有趣,可是雅萍一点也不感兴趣,她只是一直注意着美琪,她到底对什么这么感兴趣,美琪完全没有笑,她一直盯着萤幕的某个角落,好像在寻找着什么、或是谁。

    雅萍也转过头看着萤幕,这时镜头正扫过了观众,突然间雅萍认出了一个人,浑身颤抖了起来,小莉坐在看起来像是她父母的人的中间,没有其他人注意到她,因为镜头只在带着观众的时候扫过了几秒钟,但是她确实在那里,而且她坐的很挺,和平常懒散的样子不太一样,而且好像紧闭着双眼,镜头立刻又回到了舞台,上面有很多自愿者,看起来都像小莉刚才的样子一样。

    催眠师命令舞台上的人站起来,这时镜头换到了另一个角度,可以在角落看到观众,雅萍讶异的看到其中有一个人好像试着要站起来,雅萍不是非常确定,但是那个人好像就是小莉,接着催眠师要舞台上的人坐下,舞台上的人随即坐了下来,而那个好像小莉的人也一样。

    然后催眠师对观众说着他等一下要让这些自愿者做些什么表演,雅萍转过头看了看美琪,她坐在她的位置上,脸上带着有点邪气的笑容,好像她已经找到了她所期待的东西一样。

    接下来的影片雅萍看的很模糊,她一直想着美琪为什么会有那种表情?那个观众席中的人真的是小莉吗?她被催眠了吗?她可以再被催眠吗?突然雅萍又感到身体颤动了一下,她希望能成为催眠她的那个人。

    雅萍一整个上午都过的恍恍惚惚的,她可以确定美琪一定是认为小莉在那场催眠秀中被催眠了,小莉不是有说过她的父母带她去看催眠秀吗?也是这样美琪才会去看催眠的书的,但是她到底想做什么?

    当雅萍在吃午餐的时候,她身边很多人,但是她没有和任何人说话,她一直在想着她该采取什么行动,第一件事,她想再看一次那个带子,她并不是想去确认那个人是不是小莉,或是她有没有站起来,甚至是她有没有被催眠,看完带子什么也不能确定,但是美琪似乎从带子里确认了什么,她想找出它。

    下午,雅萍计画好去打排球,她换上了短裤和衣服,来到了练习室,女排是这个学校的女孩们唯一热衷的运动,这是个以升学为主的学校,大部分的学生都没有什么运动天份,除了因为校长要求,大家都学了柔道用以自保,雅萍在柔道方面的表现更是优异,因为她从小就学了一点基本的武术。

    雅萍看着她的队友们,都是和她一样年轻、很结实而可爱的女孩,她们的上衣都因为被汗水浸湿而显得有点透明,穿着很短的紧身裤,雅萍心中突然扬起一种很奇特的感觉,第一次,她怀疑自己也许是个同性恋。

    在练习的时候,因为扑救一颗球,雅萍和队友撞在一起,她的队友的手刚好压着她的臀部,雅萍感到浑身一阵颤抖。

    因为下起了雨,练习草草的结束了,雅萍一个人待着,她觉得好空虚,她了解那种感觉,就算她不是同性恋,她也确实对女人有着……性欲,那和同性恋不是一样?她觉得自己比以前更孤单了,她看过一些女同性恋的书,但是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也会那样,她终於了解了自己这些日子来怪异的感觉,可是没有人可以帮助她。

    她想要去找小莉然后……怎么样?告诉她?亲她?抚摸她?如果运气好的话,她不会告诉别人的,不行!她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她不要告诉任何人,即使是她的父母和亲戚也一样,反正她们什么也不能帮她,雅萍觉得眼眶湿润了起来,无法自己的啜泣着,她感到彻底的无助与旁徨,突然从外面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雅萍,是你吗?」玉珍老师细细的声音传了进来,「你没事吧?」雅萍站了起来,赶紧擦乾了泪水,走过去开门,玉珍老师站在她的面前,还是穿着那件羊毛衫。

    「雅萍,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雅萍试着要微笑,但泪水又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她啜泣的告诉她是因为练习中止了,玉珍老师微笑着,伸出手温柔的搭着她的肩膀。

    「雅萍,我不认为你会因为少了一次的练习哭的这么伤心,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玉珍老师等着她的回答,但雅萍一直没有说话,「我知道你离家很远,你的生日又要到了,我也知道美琪对你说了一些很过分的话,我有发现你在课堂上一直显得不太专心……」玉珍老师继续说着,但雅萍并没有听进去,她脑海里不断翻转着:美琪、催眠术、录影带!如果美琪是知道了催眠小莉的方法,那么她一样也可以!

    这么一来,她就可以没有风险的问小莉对她有什么感觉,影片中的催眠师是不是说了什么?但是那个人真的是小莉吗?她又怎么催眠她?

    雅萍擦乾了眼泪,这次她真的止住了泪水,她看着玉珍老师的微笑,也对她微笑着,玉珍老师知道她已经恢复了,但是她还不打算让她走。

    「雅萍,你可以来我的房间,我们好好聊一聊。」雅萍笑了笑表示同意。

    「跟我过来,我相信一切都会更好的。」雅萍看着老师的房间,那里并不大,有一张双人床,一个办公桌和两张椅子,一些储藏柜和一个衣橱,墙壁上贴着一些电影海报和照片,让这个房间显得很家庭化,地上和桌上都有着学生的考卷,床上有着没摺好的衣服,桌上也有还留着饮料残渣的咖啡杯。

    「这里很乱,真不好意思,」玉珍老师道歉着,「只有有其他人要来我才会想整理。」她清出了两个座位,然后和雅萍一起坐了下来,「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真正的烦恼吗?」「没什么,」雅萍说着,「我想我是太想家了,就这样。」这虽然不是事实,但雅萍想这也是让她如此伤心的原因之一,玉珍老师点点头,然后安慰般的握起她的手。

    「一个人离家这么久是很困难的,特别是在这种特别的日子,这好像只会提起你的思念,」她停了一下,「我说怎么样,要不要和我喝点酒?晚餐前你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吧?」雅萍很讶异,玉珍老师本来就偶尔会邀请学生到她的房里,但是含酒精的饮料在学校里是被禁止的,就和抽烟一样,但是雅萍觉得这也不坏,她是应该要得到点什么。

    「好的,玉珍老师,如果可以的话。」老师微笑着站了起来,走到储藏柜拿出了一灌葡萄酒和两个杯子,她打开了酒倒满了杯子,一杯自己拿着,一杯递给了雅萍。

    「乾杯,」她说着,「祝你找回以前的快乐,雅萍。」雅萍微笑着,轻轻的敲了下老师的杯子。

    「谢谢玉珍老师。」她说着。

    「雅萍,别这样,」老师说着,「叫我玉珍就好,如果你认为我是你的朋友的话。」雅萍微笑着,喝了一小口酒,感到很温暖而润口,却紧接着一股刺口的辣味,雅萍其实不会喝酒,也几乎没喝过酒,所以她想这应该是正常的,她愉快的又喝了一口,因为这是被禁止的行为,这让她更加的想要挑战,她们就这么静静的坐着,直到雅萍决定问她有关於录影带的事情。

    「玉珍老师……」她说着,但当她发现玉珍瞪了她一眼随即停了下来,「对不起……玉珍……我对今天课堂上看的带子感到很好奇,我上次错过了前半段,不知道你可不可把录影带借我。」这是个很合理的理由,而且一点也不会透露出雅萍想看带子真正的原因,但是玉珍却好奇的看着她,好像知道雅萍在企图着什么。

    「好啊,」她终於回答着,「如果你想看的话当然可以……可是我想你要在这里看,休息室那边又没有录影机,」雅萍竟然没有想过她怎么去看这卷带子,她想要一个人看,但是她哪有办法一个人弄到电视和录影机,玉珍用着疑问的眼神看着她。

    「告诉我,雅萍,你为什么想要看这卷带子。」「那个,」她拚命的想要说一些合情合理的理由,「我看到那些人做了那些动作,很好奇他们是怎么被催眠的。」这应该还可以,但是玉珍仍然用着很怀疑的眼神看着她,『也许她知道我真正的目的!』雅萍突然这么想着,然后玉珍又开口说着:「如果你想更了解催眠术,」她说着,「最好的方法是亲自去体验它,」雅萍奇怪的看着玉珍,这是什么意思?然后她继续说着,「如果你想要了解催眠复杂的技巧的话,你应该要自己尝试看看。」雅萍感到很讶异,玉珍老师的意思是说她懂得催眠吗?玉珍看着她疑惑的表情,站了起来,将酒瓶收了起来,然后看着雅萍的眼睛说着:「我当然不是要你出去随便催眠别人,最好的方法就是让我催眠你,然后告诉你我是怎么办到的,让你从自己的体验中去学习。」雅萍讶异的说不出话,她甚至还不相信催眠!舞台上的人也许全是在演戏也说不定啊,但是那个很像小莉的人也和台上的人一样被催眠了,所以说这不会是骗人的,但是雅萍又有了其他的忧虑,为什么玉珍要教她催眠术?也许她有其他的……隐藏的目的,该怎么做呢?

    「好的,」她考虑了一段时间后说着,「请你……催眠我来教我催眠,玉珍。」「太好了,雅萍。」玉珍的表情整个亮了起来,看来她真的很想要催眠雅萍,雅萍又犹豫了起来,但是当玉珍冷静了下来,露出了温和的微笑,雅萍感到她的担心又烟消云散了。

    「什么时候?」雅萍问着,希望有几个礼拜的时间可以再考虑一下。

    「就现在吧,你应该没有什么事情吧?我也刚好没有工作。」雅萍咬了咬嘴唇,事情发展的太快了,但现在她已经无法脱身了,而且她也很希望自己能这样学会催眠。

    「好啊,」她说着,「来吧。」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