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迷情校园
  • 最新排行

    渣女撩汉系统 第十章 被玩成破布娃娃

    发布时间:2021-09-27 00:00:19   


    当时的安笙在走出包厢之后,并没有立刻离开月煌,而是去了卫生间。

    那里有自己提前让人准备好的衣服,而且自己现在这副被折腾得凄凄惨惨的模样,怕是也见不得人。

    “030,加上白书闲的,这次一共获取了多少欲念值?”她一边向这层的洗手间走去,一边在脑海中问系统。

    因为这层是只有最高档的vip客户才能预定的,因此整个一层都没什么人,她也就没怎么给自己遮掩。

    030在她脑海中欣喜地转了个圈圈:“一共拿到了452点欲念值呢宿主,再加上白书闲的13点爱意值,一共获得了470个商城点数。”

    470点,倒是比她预料的还要丰厚,她得想想下一步要用这些点数换什么。毕竟看起来很多,对于商城很多定价高昂的东西来说,也只是杯水车薪。好钢要先用在刀刃上。

    沉心思考的安笙,并没有注意到,在她走到卫生间门前时,一个她非常熟悉的男人从另一侧的男洗手间走了出来。

    男人一身休闲西装,领口微敞却不显散漫,只是削减了几分衣服的商务冷峻气息,显得更加易于亲近。短发是最规矩的纯黑色,一副金丝眼镜架在高挺的鼻梁上,薄唇似笑非笑,浑身透露出一股温和儒雅的气质。

    男人一出洗手间,就注意到了不远处神思不属的少女。此刻他一双隐在镜片后的眼睛,正神色不明的盯着她。

    在他眼里,平常文静内向的女孩,此刻很明显是一副被人操狠了的模样,嘴唇湿漉漉的泛着暧昧的水光,唇瓣红肿鲜嫩,也不知是被哪个咬的。

    他的眼睛死死盯着少女走进洗手间的背影,清纯又欲气十足的水手服,翩跹着裙摆轻轻打在她的小屁股上。裙摆短得,几乎要在晃动间露出两团挺翘的臀肉来。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那底下的小屁股有多么招人。

    不,现在可能有了。

    他一贯轻微上扬的嘴角,不自觉地抿了起来。

    她刚刚在想什么?在回味被那个男人压在身下的感觉吗?

    他烦躁地从口袋里取出烟盒,抽了一只叼住。没有点。

    唇间尼古丁的气息,能让他的思维更顺畅清明一点。

    他得好好想想。

    突然,一只手从后面拍了拍他的肩膀,“怎么不回包厢去,在这抽烟?”

    他转过身,见是今天谈生意的那人身边的助手,笑笑:“馋了,就在这尝一口。”

    助手似乎来了不止一会了,问道:“我看你刚刚一直盯着那边,看什么呢?有认识的人?”

    他闻言,停了用牙齿研磨烟嘴的动作,一双一贯温和有礼的眼睛,直直盯视着眼前一脸好奇的助手,也不笑了。

    助手确实对刚刚走过去的小骚货起了点心思,但看岑少这副样子,怕是与他脱不了干系,哪敢再打什么歪主意。

    于是也不敢打听了,连忙赔笑道:“啊……岑少不用回答……我就问问,就问问哈哈哈……”岑少平常一直一副平易近人的随和模样,从不摆架子,刚刚在包厢更是跟他们相谈甚欢。他便以为自己跟他关系亲近了些,这才贸然开口,问出这明显不该问的问题,把人给得罪了。

    助手心里连连叫遭,本以为今天定然不好收场,已经谈好的生意怕是也要吹,自己在老板那也脱不了一个丢饭碗的下场。却见眼前的岑少突然温和一笑,似乎刚刚眼里的冷厉都是他的错觉。

    “没什么,”他微微低头,用打火机点燃齿间的香烟,轻轻吸了一口,语气漫不经心,“不过是家里养的猫跑出来了,”他缓缓地喷出一口烟圈,“我在想着,怎么逮回去而已。”

    ————

    安笙很快在卫生间换好了自己平时的衣服,一照镜子,果然,不说惨不忍睹,也差不多了。

    只见镜子里的少女,一张脸染着情欲未褪的酡红,眼睛还湿乎乎蒙着一层泪雾,两瓣红唇更是肿的老高,嘴角还破了口,一副被人凌虐过的失足少女模样。

    她又在心里狠狠骂了白书闲一声,并发誓,再馋他身子,她就是小狗。

    她又不傻,天下帅气的男人又不是只他一个,这人人模狗样,发起情来就是条疯狗,她才不上去找虐呢。

    安笙用凉水拍了拍脸,收拾妥当才走出洗手间。

    她乘着电梯下到一楼,刚要打电话吩咐在负一层停车场候命的保镖过来接她,就听到一声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

    一辆纯黑色的加长轿车停在了她的面前。

    车窗缓缓降下,一张熟悉的温雅面孔露了出来,戴着金丝眼镜的男人朝她温柔一笑:“笙笙,上车。”

    安笙愣了一下,实在是没想到能在这里看见他,他实在不像是会出现在月煌这种场合的人。

    当然,她也不像就是了。

    她得好好想想,怎么应对这个话痨的盘问。

    安笙从另一边打开的车门上了车,还没来得及动作,驾驶座的男人就非常自然的探过身来,一只手越过她,扯过她身侧的安全带,然后稳稳地扣到另一边的搭扣上。

    她不自在的动了动。心想,还不如让她自己系呢。

    这下安全带正好箍在她的一只乳房上,再加上刚刚被白书闲狠狠操了一顿,虽然没真刀真枪吧,但她的情欲早被勾出来了,此刻她硬翘的乳头被硬邦邦的安全带厮磨挤压着,分外折磨人。

    男人系好了安全带,却并不马上远离,而是就停在两人咫尺相对的姿势上。他似乎对女孩隐晦扭动身体,企图逃脱乳尖折磨的动作毫无所觉,只是一脸担忧地盯着她明显红肿的唇,问道:“嘴巴怎么破了?还这么红?”

    似乎根本没有往一个正常男人都会有的猜测的方向去想。

    又被乳头上的带子磨出水来的女孩,感受到男人几乎喷吐在自己脸上的气息,不自在地撇开脸。也没心思仔细想什么借口了,“晚上跟同学吃了顿辣的,哦就是月煌旁边,当时一门心思聊天,一不小心就咬到了嘴唇。”

    拜托别离她这么近啊,她害怕再来一点刺激,等下车时座椅就不可能干干净净的了。

    男人身上带着淡淡的烟草气息,混合着清浅的古龙水香,因为过近的距离,悉数钻进了她的鼻腔。

    强烈的男性荷尔蒙扑面而来,几乎让刚刚从情事中抽身没多久的安笙,透不过气。

    瞧着女孩越来越红的脸,男人轻笑一声,这才坐回驾驶座上启动了汽车。

    “你啊,还是这么不省心。”他语气宠溺,转而又似乎极其自然地提议道,“今晚去我那吧,给你上药。”

    女孩张张口,刚想拒绝,但想起自己的人设,和眼前这人的话痨属性,还是无奈妥协:

    “好吧……哥哥。”

    ————

    小剧场:

    白书闲:嗯,我是疯狗,你是小狗。

    安笙不想说话,她脸有点疼。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