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白天鹅的羽翅 四人偶戏虐

    发布时间:2021-09-25 00:00:41   


    "不要,求求你了,主人!我快受不了了!"黑间的调教室里,身着暴露的女王装,拉米娅宣泄似地拿着手中的皮鞭狠狠地抽打被吊在空中的少女。少女留着黑黑的短发,身体比较瘦弱看起来是娇小可爱型的那种,但此刻她纤细的双腿被粗绳牢牢捆住,左腿被向外拉至极限,少女的私处充分毫无防备地暴露在外面。拉米娅这么做,当然是为了更容易地用皮鞭抽中她的蜜穴。

    "主人,求求你,放过我吧,我真的不行了。"这个被吊在空中的可怜少女是琳蒂斯的另一个侍女,同样也是她童年的玩伴珍妮。为了折磨公主,拉米娅迁怒一般地抓住这个无辜的少女,用来发泄自己的怨恨。

    "哭吧,叫吧,要怪就怪自己命不好,有了这么样一个主人。"拉米娅冷笑着继续挥动皮鞭,每一下都抽得很准,正中女孩的娇嫩部位。

    "住手啊,拉米娅。珍妮是无辜的!为什么要牵扯到她?"琳蒂斯挣扎着,事实上她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公主伏在地上双手被铁铐反绑在背后,而双腿也被锁了起来,以至于根本无法自由地站立和移动,全身只披有薄薄的透明轻纱,曼妙的身材若隐若现的呈现出来。

    "哦?还是如传闻中一样的善良啊琳蒂斯,你打算替代她吗?你又能袒护她到几时,别忘了她根本不会感激你的,因为把她害成这样全是因为你!"拉米娅得意地看着倒在地下的女孩,她走上去对着丰满的乳房狠狠地踩了几脚。

    "我知道。"琳蒂斯默认地说道。

    "哼!"拉米娅继续挥动皮鞭打在了公主的身体上,在雪白的肌肤上留下了道深深的痕迹。

    "呀!"琳蒂斯吃痛地闷哼一声,但仍然没有什么表情。

    "哼,叫你忍?看你还忍不忍得住!"拉米娅大力地抡起皮鞭在空中滑过一个弧线,然后重重地抽打在了女孩的身体上,一次,两次,三次……她不停地抽打着可怜的公主,宣泄自己的仇恨,她想听到女孩的惨叫和哀求,但出乎意料琳蒂斯仍然只是默默地承受着这一切,一言不发,这让拉米娅越来越生气。

    "你知道吗?这也是你作为一个奴隶所应承受的教育中的一环。"拉米娅说着,又一下重重地抽打在了她的身上。

    "我知道……""你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吗?""因为男人有各种各样的癖好,有喜欢强迫别人的,也有喜欢让女人倒帖上来服侍自己的。""还有呢?""还有一种人总是喜欢以虐待女人为乐,他们喜欢听女人的惨叫和哀求,女人越痛苦他们也就越兴奋!""你认为自己是哪一种奴隶?""……"琳蒂斯沉默了一下,她看着眼前疯狂的女人,然后垂下眼皮,"那种自己越痛苦,别人越高兴的那种。""你又明白,为什么你什么都明白!"拉米娅实在是不甘心,她不止在肉体上,还想在心灵上彻底征服眼前的女孩,让她屈服在自己的脚下,这才能让她满意。但无论她怎么尝试都无法突破对方的内心。

    "既然你什么都明白,那为什么还要抵挡?还要逞强?你知不知道这么做会给你带来什么,最终你什么都得不到,迎接你的只会是漆黑的末路!"拉米娅突然疯狂地大吼起来,她想起了自己,想起了自己的悲惨遭遇,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让她发狂。

    琳蒂斯仍然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的女人,用她那双蓝色清澈的双眸审视着拉米娅的内心。两个女人就这样互不相让地对望着,良入良久……终于,拉米娅移开了眼眸,带着一副颓败的表情慢慢离开了。

    "珍妮,你还好吗?"琳蒂斯挣扎移动着身子靠近被扔在一边的女孩,用关切的语气寻问她。

    "不要碰我!"原本静静沉默了不出声的珍妮忽然跳了起来,她一把甩开了琳蒂斯,然后退到一边。""珍妮……"好友突出其来的变化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不要碰我,你这个霉星,都是因为你,一切因为你,我才会沦落到这样的地步。琳蒂斯公主,你知道吗?我恨你,我恨不得将你撕成碎片!"一切都如自己所预想的那样,琳蒂斯带有愧疚的眼神看着珍妮,她不知道说什么好。

    "现在你又想把我从主人身边拉开,你究竟还想害我到什么地步?""主人?你是指拉米娅?难道你看不出她对你是什么态度吗?""因为她是主人,主人惩罚奴隶不是应该的吗?我不许你说主人的坏话,我是自己愿意跟着主人的,她能给我饭吃,给我衣服穿,给我地方睡。是她将我从那个地狱中拯救出来的!而你,你又做过什么吗?"琳蒂斯呆呆地望着眼前的女孩,这次是真的有些吃惊了,她做梦也没有想到现在的珍妮竟然是自愿跟着拉米娅了,彻头彻尾成了一个女奴。

    "不,珍妮。听我说,你错了。她只是把你当成她的发泄工具而已,她不会真正的关心你。你不能把自己的一切托付在她身上啊。""那我应该求助谁?你说啊,你吗?"珍妮吼回去。

    琳蒂斯闻声后呆了一呆,是啊,反抗又能怎么样呢,又有什么样的力量来进行反抗呢?难道也要让她落得和自己一个下场吗?谁又有权利决定别人的命运?

    "说实在的,有时候我真的有些羡慕你。"被奴隶主劳伯斯称为心之友的高瘦男人,随手在台前拿了一壶酒就灌了下去。

    "哦,苏伦特,比如说?"劳伯斯还是一如既往地斜躺在沙发上,毫不在意友人放肆的举动。而此时身着透明薄纱的拉米娅正像小猫一样腻在她的主人身旁,侍奉着主人喝酒。

    "那两位阿塞蕾亚的小公主。"劳伦特一口气将整整一壶酒灌进了肚子里去,然后将空的壶放在拉米娅面前,"喂,漂亮的小猫,偶尔是不是也为尊贵的客人服务一下?""是,苏伦特大人。"拉米娅垂下眼皮,顺从地站起身为男人添酒。

    "那个琳蒂斯公主是一块真正的水晶,这我承认。但是她的姐姐看来也不错嘛,难道她不是水晶?"劳伯斯转了下身。

    "她是长得很标准,这没错。然而你的比喻却有一点问题,那个公主……她叫什么来着?"苏伦特敲了敲脑袋。

    "妮娜,妮娜。提纳尔,大人。"拉米娅将添满的酒壶递给了苏伦特。

    "哦,是的,瞧我这记性。"苏伦特接过酒壶,然后顺势在拉米娅丰满的乳房上捏了一下,"那个叫妮娜的公主,我换一个比喻吧,很遗憾我之前以为她是真钢,没想到却只是一块硬铁。硬铁虽然外表坚硬,但实则易折。""砰。"苏伦特玩笑一样做了个折断的手势,"所以我从来不在战场上用这玩意儿。""你给那位公主破了处?""当然,为什么不呢?你的那一位公主被破处之后表现得怎么样?""很平静,超乎我想象中的平静。""很好,真棒。说实话我更喜欢你那一位,柔性的思考方式能让她在这里活得更长一些。要不要我们交换一下?"苏伦特提意。

    "我拒绝,朋友。为什么你会有这种想法?事实上,在你来这里之前我已经让拉米娅去教育过她了。""调教?""当然不是,过度的调教只会让一个真正的水晶变成玻璃,我无非只是想让她知道自己的身份而已。嘛,顺从驯服的女奴我这里到处都是,这并没有什么特殊的,绝大部分人根本就激发不了我的欲望。而很多人,比如我就特别偏好于强奸和凌虐,而琳蒂斯高贵的身份更能放大这种效果。我就喜欢看着她在我手中挣扎,拼命咬着牙把眼泪往肚子里吞的样子,这才是最美的,你不这样认为吗?"苏伦特没有回答,只是笑着举起了酒壶。

    ************夜晚,塞拉曼的中央广场上的宽大舞台灯火辉煌,大量的人群围观在台前嘶吼喧哗。人们无一例外地将灼热的射线指向中央的大型舞台。舞台上,一个雪白的肉体被无数根粗绳吊在空中,女孩全身赤裸露出了诱人的美体,此时她的颈部,手臂处和大腿都被许多粗绳吊起来,双腿大大地向外分开,活像一个人偶一样。

    "哦……再右边一点,然后放下,好了,插进去了!"随着男子的一声吼,粗绳牵动着女人的身躯慢慢接进她胯下的青年男子,然后粗绳慢慢向外移了一点,方向调整之后绳子开始放低高度,一点一点,将女孩的肉洞送到胯下男子的肉棒之上!

    顿时全场一阵欢呼!

    琳蒂斯此时紧锁双眉拼命地忍受着这非人的折磨,她现在就如外表所见的那样,身体上下全都被一根又一根的粗绳所牵动,没有一丝一毫的自由,活像一具活生生的人体木偶一般被人偶师任意操控,在人偶师熟练的操作之下,手指轻轻拔动琳蒂斯的四肢就会按对方的意愿摆成各种格样猥亵的姿势,无论哪种姿势无不是隐私大露、阴户大开的暴露姿态。台上的琳蒂斯公主此时早就被折磨得满脸通红,只能任凭对方随便作贱自己的身体,连最基本的抵抗也做不到。

    "嘻嘻,那个小姑娘可真淫荡啊……"有人在下面发出唏嘘声。

    "喂,再卖力一点啊,把腰扭起来让我们看看。""呃。"琳蒂斯闷哼一声,纤细的腰肢竟然真的按观众的意愿开始慢慢摇摆起来,伴随着身体主人屈辱的呻吟声,让人不禁浮想联翩。

    "哦哦,干得好啊……"观众欢呼起来!

    更令人惊奇的是,琳蒂斯的双手竟然慢慢抬起来,就像回应观众的欢呼声一样,赫然向观众招起了手来,这个令人目愣口呆的动作顿时让全场沸腾起来。人们欢呼雀跃着高喊琳蒂斯的名字,但只有公主一个人知道自己的身体不受自己操控,被人随意摆动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屈辱,而她现在所能做的只是紧紧的闭着双眼,用眼泪来进行诉讼。

    在所有粗绳的上方,巨大帘幕的后面是一个瘦小的男人在操控着这一切。随着人偶师手指每一下晃动,台上的琳蒂斯就做出相应的动作,有时是挥动双手,有时则是分开大腿露出美妙的私处,有时候甚至连阴核也被绳索吸引着跳动起来。

    "操啊,给我更狠狠地操一下啊!"人们在不断催促。

    于是琳蒂斯的身体又开始动了起来,她上下晃动不断用自己的肉洞来一进一出地抽插着胯下的巨棒,从远方看去活像一个欲求不满的少女在不断榨取胯下男子的精液一样!然而走进一看众人才发现,可怜女孩身下的根本不是一个真正的男子,而只是一具活像真的木雕人偶!

    这才是真正的人偶戏虐!在这个欢腾淫欲的舞台上,被操纵意识的人,无意识的人,两具人偶就这样互相交合着。

    "啊,看起来太刺激了,这票买回来真值啊!""是啊最啊,真亏劳伯斯想得出这样的点子。竟然把一个皇家公主这样的玩弄!"台上,被任意操纵身体的琳蒂斯仍然在被迫与胯下的木偶人进行着性交,然而没有体温和触感的阳具抽插让女孩感觉痛苦和屈辱异常。也不知进行了多少次抽动,琳蒂斯已经全身布满了汗渍,她重重地喘息着,头上的秀发无力地垂在胸前,显得凄惨无比。然而虽然琳蒂斯的体力在不断地透支,但胯下的人偶那坚根的假阳具却仍然坚挺着,丝毫,也根本不会有什么变化。

    终于,也不知过了多久,时间像停顿了一样,琳蒂斯那被抽插的肉洞已经全然没有了感觉。正当她迷迷糊糊的时候,操纵着自己的粗绳突然停了下来。女孩喘了几口气,正当她天真的以为对方想让她休息一下的时候,台下怒吼声传来。

    "接下来是屁眼,我们要看插屁眼!"男人们催促道。

    粗绳再次开始移动,身体慢慢被提上去离开了那常人无法比拟的巨大假阳具,然后向前移动了一点点。琳蒂斯惊恐地看着自己的后庭径直对着那根阳具,一阵恐惧感袭上她的心头……在舞台另一边的特别席上,妮娜公主全身冰凉地瘫坐在椅子上,静静"观赏"着琳蒂斯的表演。

    "怎么样,你妹妹的表演还不错吧。"苏伦特正在她身后大口饮着酒。

    "琳蒂斯,她已经完全堕落了。"妮娜无力地垂下头。

    "哦,你这样认为的吗?那你自己呢?"男子意味深长地笑着打量着她。

    欢宴还在继续着。

    直至深夜,明灯消逝,人群也全部离开了这个欢淫过后的舞台。然而在这个漆黑空旷的剧院中,可怜的琳蒂斯仍然独自一个人被残忍地用粗绳吊在空中,保持双腿大大地向外开去的淫秽姿势,全身布满了精液和鞭痕。女孩此刻眼睛半闭,气若游丝地喘息着,原本秀美的长发无力地披散在胸前。

    没有人关心,没有人救助,琳蒂斯只是这里一个最为低贱的婊子,被垃圾一样留在现场,甚至都没有一个人愿意处理和回收她。

    就这样过了很久很久,身体严重虚脱的琳蒂斯意识已经开始变得模糊。

    "就这样死去也好吧"这是公主坠入黑暗前的最后一丝意识。

    ……利剑出鞘声,钢铁的长剑削断了捆在琳蒂斯身上的粗绳。"扑"地一声,公主的身体从上空直直坠下,重重地摔在了一个宽厚温暖的怀抱中。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