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迷情校园
  • 最新排行

    渣女撩汉系统 第六章 不要脸要你

    发布时间:2021-09-25 00:00:33   


    白书闲本是不想来的。

    他很少参与这种意味不明的群体活动,即使他的欲望会比一般男性强烈很多,但这种公开场合的裸露行为也是他不喜的。

    但他实在是有些累了。

    自从上次在学生会放跑了小秘书,又莫名其妙拒绝了李芮之后,他的状态变得十分差劲。

    一开始只是性欲亢进得更加频繁,以往只是偶尔看到与性有联系的东西,才会被激发欲望。而现在,可能只是在咖啡厅点了一杯加奶的咖啡,他都会因为那有些熟悉的气味,不受控制地陷入半勃起状态。

    后来他开始失眠,整晚整晚被噩梦侵袭,似乎又回到了几年前那段难熬的日子。大火,呻吟,都像纠缠不休的魔鬼,重新找上了他。

    他也曾试过继续吞服解药。纯洁的处子攀附在他的腿间,樱红的小口艰难的吞吐着他的硕大。而他靠在床头,面无表情。

    他的欲望越发坚挺,眼底却越发清醒。

    没有用的。

    他推开女生下了床,进到浴室,任冰寒的水珠重重地打在他的身上。身体在生理性地战栗,胯下却并没有软下去的痕迹。

    因为哪怕是冰凉的水,也会让他想到性。

    呵,真是个怪物。

    他眼底发狠,一只手摸到自己的勃起处,下了大力狠狠一握。

    “唔——”

    因为剧烈的疼痛,一声闷哼不受控制地从紧抿的唇角泄出,肉棒总算软了下去。

    白书闲艰难的直起腰,抬头看着镜中苍白的面孔。

    ——他不得不承认,因为某个意外的出现,性爱这副用了几年的麻醉剂,在他身上突然失效了。

    他需要新的解药。

    ————

    “把她给我。”他说。

    包厢里顿时一静。

    此刻在场的男人,虽都是有权有势的主,但要论起在h市只手遮天的影响力,除了邀请白书闲来此的姚宋,没一个敢跟白书闲呛声的。

    这场聚会,虽说是世家勋贵子弟常见的寻欢戏码,但这些人中又有几个不是听说白书闲会到场,想着来套套近乎的呢。

    姚宋算是白书闲的半个发小,花花公子一个,因为好玩在学生会也领了个不大不小的闲差。

    而此刻,刚接收了白书闲推过来的女人,正左拥右抱的姚宋,闻言只是怔了怔,下意识的顺着白书闲的目光看过去。

    是个学生妹打扮的女人,看背影倒是清纯,此刻正被不情不愿地禁锢在一个男人怀里,上下其手。

    白书闲自从进了包厢就一个人喝闷酒,怎么?这是看上了?

    想着他便朝那男人看去,见男人一开始不明所以,被集体注视之后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却颇有些不甘愿。

    姚宋忙给他打眼色。

    “啊……瞧我这没眼力见儿的,白少是看上这丫头了吗?哈哈哈白少难得看上一回,我当然不能夺人所好了……”说着男人才干巴巴地松开手,一双眼睛却仍然恋恋不舍地盯着女孩。

    这女的是真的嫩,还真有点舍不得,刚刚那一声娇怯怯的“不要”,直接给他听硬了。

    一被放开,穿着水手服的女孩连忙后退两步,一边手忙脚乱地整理着衣襟,一边防备而无措地看着企图侵犯他的男人。

    “过来。”他的声音平静,微带一丝喑哑。

    他注意到,少女听到他声音的那刻,瘦削的肩膀,微不可查的一颤。

    他只以为她是害怕了。

    少女怯怯地走到她面前,小心翼翼地离了点距离,弱着声音试图开口:“你……可不可以不要……啊!”

    还没说完,便被男人突然拽住了手腕,一声惊呼,猝不及防地落座在男人身上。

    此刻的少女,还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两条细白的大腿分开圈在男人身体两侧,葱白的指尖为了稳住身体,轻轻地揪着男人的衬衫,一时竟忘了放开。

    她的额头虚虚地抵在男人的胸膛上。白书闲微微低头,闻到一股清淡的乳香,带着丝丝的甜。虽不同于那天混合着果香的气息,却同样令他下腹一紧。

    白书闲苍白瘦削的手指,轻缓地下滑到她因为姿势上滑的裙摆,又落到她裸露在外的奶白色大腿上。

    他手指轻轻摩挲,色情的动作配上他波澜不惊的表情,给人一种他的手下不是某个少女的肌肤,而是办公室里需要严谨对待的某份文件的错觉。

    他低头,看白净柔软的大腿肉在或轻或重的抚摸下,似乎害羞地轻轻凹陷,又热情的用细腻柔滑的触感挽留着他的指尖。

    他的眼神逐渐暗沉下来。

    暗淡闪烁的包厢灯光下,白皙匀称的小腿上也泛着暧昧的光泽,流畅的曲线延伸到膝盖处,才陡然转折,圆润小巧的膝盖泛着微微的粉,勾人凌虐。

    “挺白。”他说,语气似乎只是单纯的赞赏。

    温热的体温从他的指腹流入身体,让情欲更加高涨。

    [叮——接收到白书闲欲念值10点]

    他的大手从裙外的大腿抚摸到小腿,又从小腿上以磨人的速度向上抚摸。突然,他一反缓慢的节奏,在少女没反应过来时,滑到膝盖处的两只大手狠狠一握,以凶猛的力道,将她整个人重重撞向他的小腹。

    同时一只大手按上她的后腰,大力往自己身上一揽。

    “呀——”安笙猝不及防叫出了声。

    然后她意识到,这个姿势太暧昧了,自己腿部以上的身体,几乎紧紧贴在了男人身上,没有一丝缝隙。滚烫的胸膛透过布料,炙烤着她娇嫩的肌肤,让她的身体不自觉敏感地瑟瑟轻颤起来。

    她试图往后躲,但男人钢铁般的大手紧紧箍住她,让她寸步难行。她不死心的向后挪动着小屁股,但没动两下,就吓得僵住了。

    男人的胯间,一根火热坚硬的的东西正雄赳赳的顶着她的小腹,她每动一下,就不得不蹭一下抵着自己的大家伙,她甚至能感觉到那东西一下一下地脉动着,似乎有什么滚烫的东西迫不及待地要喷薄而出。

    要被烫伤了。

    [叮——接收到白书闲欲念值10点]

    “继续动。”男人的声音喑哑,其中似乎带着罕见的愉悦,但少女分明知道,他的意思是再动一下,后果自负。

    安笙羞恼万分,晕红着一张脸抬起头看着男人:“你!你不要脸……”

    白书闲在少女抬起头的那刻,只觉得心脏重重地收缩了一下。

    她太干净了。

    白皙的小脸上,遍布着樱花色的浅晕,一双杏眸水汪汪的,似乎被他气得不行,此刻正微红着眼圈,潮乎乎的眼睫毛颤颤地挠得他心痒。粉唇微抿,细眉轻皱,似乎连泛红的小鼻子都皱了起来,透出一股娇嗔意味来。

    他从她的眼底,没有看到任何的欲望和贪婪,只有清清浅浅,一眼望到底的透亮。

    [叮——接收到白书闲爱意值10点,当前好感度17/100]

    白书闲握在她腰上的手重重收紧。

    “嗯,不要脸,要你。”声线平稳,潜流暗涌。

    白书闲一贯平稳的呼吸骤然加重,胯下突突地跳动着。

    ——找到了,他的药。

    他恨不得此刻,此地,就将面前的少女一口一口吞吃入腹。

    但看着少女此时纯澈天然的模样,他突然有些不想唐突了他。

    鬼使神差地,他开口问道:

    “我可以吻你吗?”

    少女闻言,眼睛睁的大大的,似乎见到了天敌的小鹿,也不管胯下顶着她的威胁了,扭动着身体往后缩:“不——”

    刚刚张口,白书闲已经低喘一声,张口堵住了她拒绝的话。

    “唔……唔不……嗯……”

    少女拼命摇头,辫发在这个过程中散乱开来,软软的垂在肩头,白书闲一手紧紧箍住她的后脑,阻止她的躲闪,另一手将少女拼命捶打他胸膛的手揪住握紧,困在胸前。

    与他手上强硬的动作相反,他唇齿间的动作居然异常地温柔。一开始他只是唇贴着唇,感受着少女流露出的香甜的气息,然后才小心翼翼地用嘴唇磨蹭起少女娇嫩的唇瓣来,他试探的伸出舌尖,轻轻舔舐着。而少女不期然的开口,让他的舌突然撞进了少女嫩滑的内腔。他顿了一下,突然一改温柔攻势,凶狠的握住少女的后脖颈,大舌迅速探入少女的口腔,叩开牙关,一进去便风卷残云,攻城略地。他迫着少女拼命往后缩的舌头与他纠缠,如渴了几天一样搜刮汲取着少女口中香甜的津液。

    很难想象,这是他的初吻。

    看似随意却又郑重无比地,交付在这个迷乱晦暗,无头无尾的夜里。

    似乎感觉到少女有些喘不过气了,他恋恋不舍地退开一息。少女的唇瓣红艳艳、亮晶晶的,似乎被他咬肿了。

    他这才想起,自己后来一时激动,恍惚间用上了牙齿。

    想吃了她。

    真的是甜的。

    他的药,他的奶昔。

    枯涸的内心如倾盆般淋下一场欢喜的雨。有一瞬间他甚至觉得,这样就够了,仅仅是这样的口舌交缠,似乎就比以前所有的肉体碰撞都要舒服千倍万倍。

    [叮——接收到白书闲爱意值20点,当前好感度37/100]

    不同于以前酸涩的麻醉剂,这颗解药,

    ——甘美无比。

    ————

    作者碎碎念:

    下章,下章一定能写到真肉!orz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