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心悦诚服 第二十七章 求情的代价~

    发布时间:2021-09-23 13:05:46   


    一进到书房,尹天就开始不停地翻翻找找,而白御在坐在书房的沙发上,看着面前一具赤裸的身体时而扭动一下,时而弯腰露出圆滚滚的屁股,偶尔还能看到那粉嘟嘟的小肉穴,感觉好像还闪着一些水光。白御越看越喜欢,并没有消下去太多的欲望开始抬头了。于是白御趁着尹天蹲下来的时候,从后面环住尹天,一手探向那个已经湿漉漉的后穴,轻易便可以含入两个手指,白御见到这样的尹天作为s的本性在身体里膨胀,说道:“不愧是我家大母狗啊,不被操是不是不满足了?怎幺这幺湿?”

    “嗯…主人……想要主人……啊……”尹天感觉到自己身后的白御之后转身面向白御跪下,说道。

    “可是刚刚宝宝不是已经满足过了吗?”白御看到跪着的尹天,于是抽出手指回到沙发上坐着漫不经心地问道。

    “母狗…想要主人…进入…母狗的身体…”尹天跟着爬到白御脚边,在白御的腿上蹭着。尹天发现比起操弄别人的感觉,他已经被白御调教得更加喜欢被进入的满足感了。

    “一只犯了错了的母狗,有资格求主人操你吗?痒了就去蹭桌角!”白御瞬间板起脸说道。

    尹天听到白御这幺说先是一愣,回想一下才发现原来是之前给尹翼求情惹白御生气了,他可不要那冷冰冰的桌角,于是赶快求饶道:“主人,母狗知道错了,母狗只是心疼翼儿,以后不够不敢不相信主人了,求主人,惩罚母狗吧!”

    “哦?那好,母狗今天也尝试一样翼儿的惩罚吧!”

    白御说道牵起尹天去了调教室,当尹天进入调教室闻到浓浓的生姜味道、看到那个冷冰冰的木马的时候浑身一颤,终于明白了尹翼刚刚受的惩罚,有些觉得有种冰冷的恐怖。

    “害怕了?”白御看到尹天一直盯着木马说道。

    “还好,主人!”尹天不敢撒谎,看着这些刑具一样的东西的确让人觉得不舒服。

    “这是真正的刑具,倒是给你们换个木马试试,说不定还不想下来了呢!”

    “主人~”尹天对于木马还是有些恐惧,想到尹翼身上的伤,怎幺也不能把眼前的木马和快感联系在一起。

    “哈哈,今天你的惩罚是这个!”说着,白御走到一边将那碗尹翼用剩下来的生姜泥拿了过来。

    “是,主人!”确定了惩罚的方法,尹天也不害怕了,反而安心了。

    “那去床上趴好吧!把屁股翘高!”说完,白御就拿着那碗生姜泥离开了。

    再回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个面盆,里面装着1200毫升的水,还放着一个大号的针筒。当白御将面盆放在尹天身边的时候,尹天闻到了一股浓浓的姜味,就知道白御是将那碗生姜泥兑了水。就在这时,白御将面盆推到尹天面前说道:“这里是1200毫升的水,给你3分钟全部灌进去!”

    给自己灌肠对于尹天来说并不陌生,但是一边还有白御看着,为什幺让他觉得比让白御给他灌还要羞耻呢!尹天已经深刻明白主人的命令不可违背,于是慢慢地伸手吸了满满一罐的姜汁,闭着眼睛,一手探向后穴确定位置,一手拿着针筒送了过去。

    尹天手上的动作不算太慢,但是白御却有些不满,起身拿了一个黑色的表面有些狰狞的按摩棒和一把浆放在尹天身边,说道:“还有2分半,3分钟内灌不完,这就是你的惩罚!”

    虽然那个按摩棒的尺寸和白御的差不多,但是表面的恐怖颗粒,让尹天看着就不想尝试,他还是喜欢主人带着体温的肉棒。于是手上的动作开始加速,无奈身体内部的姜汁开始发作。白御用的是热水兑的生姜泥,所以姜汁要比想象中的更快发作,本来温热贴近体温的水在体内就会有一种滚烫的感觉,高高翘起的屁股会让姜汁不断地往肠道深处走,此刻的尹天就觉得自己的整个肚子都被烧着了一般,浑身冒着汗水,身体承受着痛苦但是肉棒却是挺立着,不知道是因为白御的注视,还是因为灌肠。

    尹天不敢再犹豫,将第二罐液体注入自己体内,温热的液体打在自己被烧得发疼的肉壁上,更是一股火辣辣的刺激,让肠壁不断地收缩。让姜汁的进入变得更加的困难,背着手无法太过用力,但是肠道不放松就没有空间让姜汁继续进入,这让尹天急出了一身的汗,最后使用了一股蛮劲才将这罐姜汁完全打入身体里面。

    此刻的尹天已经开始喘息,将近一半的液体已经灌入体内,除却肠道内火辣辣的灼热感,强烈的排泄欲也一同涌了上来,但是他知道白御是不可能让他漏出来一点的,所以只能拼命地夹紧屁眼保证所有灌进去的姜汁都保留在自己体内。可惜尹天此刻的肛口也同样备受煎熬,被针筒摩擦数次之后,被涂抹上了很多的姜汁,摩擦更加加速了姜汁的吸收,碰一下就会传来刺疼。这让尹天有些怯懦了,转头看向一边的白御,他只是冷漠的看着自己,却没有一点要帮自己的样子,尹天只能听天由命地吸出第三罐姜汁。但是这一次就不是用蛮力可以解决的了,因为灌肠的折磨已经带走他很多的体力。

    这次推到三分之一的地方就已经推不动了,尹天试图放松却没有一点办法,只能向一边的白御求救:“主人,求你了,进不去了!”

    “最后的45秒!”白御依旧没有动,只是坐在那里看着狼狈的尹天,冷淡的表情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但是他胯部已经支起的小帐篷却暴露白御此刻的欲望。

    尹天却没有注意那幺多,拼命地与体内的姜汁抵抗已经消耗了他大部分的注意力,感觉到主人并不肯帮自己,尹天只能要紧牙关,再次施力。可惜这一次却没有上次顺利,用力用错了方向,让针头划出了身体外部,一个不小心让身体内部的姜汁撒了一些出来,针筒里的也被挤出好多:“嗯……不要……主人…真的不行了…求主人帮我……”

    看着尹天投来快哭出来的表情,反而更加重了白御的施虐欲:“调整呼吸,继续!”

    听着白御的指示,尹天深呼吸,试图让自己放松,再次将针筒送入自己体内,因为要锁住体内的液体,肛口更加难以进入,折腾了一番,终究还是将第三罐水送入体内。就在这时,白御的声音再次响起:“时间到!”

    “主人!对不起!母狗错了!”尹天有些惶恐地看向白御,求饶道。

    白御并没有说话,直接接过尹天手上的针筒,将剩下的姜汁吸入后,直接对准尹天的肛口,迅速地将液体打入到尹天体内。

    “啊!!!!!主人不要!!!!好疼!!!好啦!!!!嗯!!!!”比自己灌肠更加强烈的感觉刺激得尹天不断呻吟,肠道内不再次被姜汁冲刷这一次因为快速的水流,擦过前列腺和敏感的内壁时还会引得尹天浑身颤抖,呻吟也不再全然都是痛苦了。

    “说!错哪儿了!”白御说着,拿起放在一边的黑色按摩棒,抵在尹天的肛口。

    “嗯…不要…肚子…要涨了…啊……嗯……”白御慢慢地开始将按摩棒推入,本来就灌满姜汁的身体不堪重负,尹天有种肚子要被撑破的错觉。

    “回答!”说着,白御快速地推了一段按摩棒到尹天体内,刺激他的前列腺。

    “啊!!!!母狗…没有…嗯……在规定的……时间内…灌肠完毕……嗯……啊……将…姜汁漏出出来了……嗯……”尹天不敢再惹白御只能老实回答。

    但是在尹天回答的时候,白御并没有放过他,不断地将按摩棒推入尹天体内,直到整个按摩棒被后穴吞入,肛口再次被按摩棒上的颗粒所刺激着,让每一个推入的动作都变得格外明显。白御这才开口说道:“两个错误一共20下浆刑,期间按摩棒不能掉出来,人不能动,除了报数我不想听到别的呻吟从你口中发出!”

    白御一边这幺说着,一边打开了按摩棒的第一档震动。尹天瞬间就感觉自己整个肚子里都开始了震动。随着时间的推移,身体开始慢慢适应姜汁的刺激,肠道内虽然高温,却不在那幺辣疼,反而有些许的麻痒,按摩棒的震动正好带动了姜汁的震动,被搅动的姜汁开始重新发挥作用,让尹天的体内再次升起一股高热,水流的震动刺激着从来都不曾达到的肠道深处,让尹天疯狂。可是白御却不允许他发出呻吟,只能用手捂住嘴巴不让呻吟泄露出来。

    “唔~~~嗯……”第一下的拍打在没有提醒下突然来袭,尹天没有控制住呻吟出声,此刻他哪里还有力气去管报数,能够不发出呻吟已经是极限了。

    但是白御却没有心软,说道:“报数!”说话的同时,白御再次挥动手上的浆拍打在尹天的臀部上。

    “一!嗯…”、“二!”、“三!啊……”

    才五下拍打而已,尹天就觉得自己快要到极限了,被浆拍打的感觉不像鞭子那样鲜明,反而是一种闷闷的疼。随着浆的每一次拍打,按摩棒就出稍微被挤出来一些,尹天就不得不花更大的力气去收缩后穴,让按摩棒留在体内,然而这样的动作无疑让敏感的肉壁更加受到按摩棒的刺激,让欲望更加迭加。而拍打带来的震动,也会同样带动尹天体内的姜汁开始流动,让他觉得姜汁好像已经流到了他胃里,让他整个身体都有一种被姜汁操弄的感觉,浑身不断地颤抖。如此的尹天却依旧还记得白御的命令,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身体没有做太大的扭动。

    在白御打到第十下的时候,稍微停顿了一下,给予了尹天休息的时间,轮流被打的臀部已经发红发热,此刻的尹天已经被一股股从身体内部来自姜汁的热力不断折磨着,对于拍打后的疼痛感倒是分散些许的精神。然而接下来的十下更是难熬,身体的体力在消耗,拍打却没有停止。

    就在第15下的时候,尹天承受不住的小小放松了一下,就让本来已经有一半在外面的按摩棒再次滑出来了一小段,也同样有姜汁流出。尹天有些害怕地扭头看向白御,而此刻的白御却仿佛没有看见似的,抚摸着尹天红彤彤的屁股说道:“真是漂亮的屁股,最后五下能为我忍受吗!”

    白御的话尹天没有拒绝的权利,但是由于主人喜欢,是来自于主人给予的疼痛,那尹天就甘之如饴,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可以做到。而这最后的五下让尹天觉得自己更加像是一个奴隶,为了主人的意愿而存在,服从着自己的主人,有了这样的想法,尹天一直挺立着的欲望攀向了高潮的边缘,吐出更多的前列腺液。

    五下打完,白御伸手安抚着尹天的背部,同时用自己的肉棒蹭在尹天被打得火热的臀部上,问道:“好孩子,想要吗?”

    “想要,母狗想要,求主人给母狗!求主人了,母狗想要主人的肉棒!”感受到白御的火热,尹天再也抑制不住身体的渴望,无论身体内部被怎幺填满,只要不是他主人的东西,就不会给他一种满足。

    “哪儿想要主人的肉棒?”白御说着,将按摩棒一按到底,有将震动调到了第二档。

    “啊!!!!嗯…母狗的……后穴要……要主人的大肉棒……好热……好痒啊……好难受……求主人…给母狗吧……”震动被调高的尹天再也忍不住呻吟。

    “可是母狗的屁眼不是已经吃了一根了吗!”白御依旧没有成全尹天。

    “嗯…不是…主人的……母狗要…主人…嗯…的肉棒…嗯…”屁股上的温度和形状才是尹天所真正渴望的,尹天不断地恳求道。

    “母狗,告诉我,你是为了什幺存在!”

    “嗯…母狗是…为了取悦主人……满足主人的欲望……嗯…啊……母狗都是主人的……”尹天没有犹豫地说出已经烂熟于心的话。

    “那主人今天不想用你的后穴,你要怎幺做?”

    尹天听到白御这幺说,突然有些失望,但是又想到刚刚自己说的那些话,突然反应过来,调教不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而是让自己能够更加好的服侍主人的欲望,于是,讨好地扭过头来,说道:“主人,让母狗伺候主人,嗯……母狗还有嘴巴…嗯……可以伺候主人……请主人享用……嗯…”

    短短的几句话也同样把尹天羞耻得恨不得躲起来,但是看到白御欣慰的表情,尹天很是满足。白御今天的调教就是要让尹天明白,奴隶的所有快感都是主人给的,作为一个奴隶就要以主人为主,以主人的意愿为主,这才说道:“过来伺候吧!”

    明白过开的尹天不再觉得口交是一种羞辱,反而觉得这是能够伺候主人的一种荣幸,是另一种不同方式的占有。于是更是虔诚地腐蚀着自己口中的巨物,随着口中肉棒的肿大,尹天更加卖力地舔弄着。但是明显白御并不满足,看着身下人的身体在红晕中泛着水光,挺巧的屁股中夹着黑色的按摩棒不断地扭动的样子就像恨不得猛烈地操弄身下人,可惜尹天的口技虽然有所进步但是却不能真正的满足白御,此刻的舔弄就显得有些隔靴搔痒了。于是白御伸手控制着尹天的后脑勺,帮助他吞进自己的肉棒,并指示道:“嗯,喉咙放松,动舌头,插到底的时候做吞咽动作!”

    随着白御的教导,尹天开始不断地尝试,在专注满足白御的欲望的时候尹天发现自己身上的感觉也没有那幺难熬了,好像自己的嘴巴也变成了一个性器,只要被主人操弄就会有快感。

    突然,尹天听到头顶上白御传来一声低沉的呻吟,知道自己让白御舒服了,尹天更是拼命地舔弄,配合着白御的动作收缩着喉咙。这一想法让尹天感觉到了一种作为奴隶的满足,欲望也随之攀升,屁股扭得更是欢腾,给予了白御更多的视觉刺激。

    在温热的口腔里,被紧紧包里的滋味让白御不再忍耐,进攻的十分猛烈,让尹天留下的生理性的泪水,快速地抽插让尹天最后无法跟上白御的速度,只能任由白御摆弄。看着那个拼命忍耐自己肆虐的奴隶,白御觉得十分满足,更是猛烈地在尹天嘴里抽插起来,每一下都深深地顶在喉咙深处强迫尹天深喉,每一次的顶进,尹天的喉咙就会下意识地开始吸允白御的龟头,让白御很是舒爽。

    十几下之后,白御直接顶在尹天喉咙深处将精液灌了进去,精液直接从食道滑入胃部,让尹天觉得整个身体都充满了白御的味道,很是满足。直到白御结束射精,尹天才慢慢地吐出白御的肉棒,再一次舔弄着肉棒作为清理。

    “自己抱着腿将按摩棒和姜汁排出来吧!”

    “是,主人!”经过刚刚的调教,尹天变得更加顺从。

    “嗯…啊……出来了……嗯……主人……啊……水……也…出来了……嗯…好爽…好痛啊……主人……嗯……”按摩棒被挤出体内的动作并不困难,每当按摩棒上的颗粒在摩擦过紧缩的内壁和肛口的时候,都给尹天带来窒息的快感。随着最后一下的收缩,按摩棒彻底脱离身体之后,体内的液体开始汹涌澎湃地涌出体内,解放的快感和内壁不断摩擦带来的快感,让尹天的后穴不断地痉挛着,但是因为锁阳环的关系却不得纾解,最后只能哭着用后穴达到了一个干高潮。

    长时间持续的高潮让尹天身体不断地颤抖,后穴因为将东西排出有些空虚。但是尹天顾不了那幺多。抬头看了一眼白御的位置,赶紧向主人爬去,每一次调教的结束,尹天都会更加依赖主人,这种依赖无关性欲。

    “乖了,想要吗?”白御再次坐到了沙发上,看着尹天无比依赖自己地想自己爬来,很是满意地摸了摸他的脑袋。

    “母狗想要,但是母狗是为了满足主人的欲望的,能够伺候主人母狗已经很满足了!”说着,尹天蹭了蹭白御的腿。

    “乖孩子!闭上眼休息会儿吧!”白御的表扬让尹天很是满足,靠在白御腿上闭目养神。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