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心悦诚服 第二十四章 闹妖的小孩要被惩罚!

    发布时间:2021-09-23 13:05:41   


    尹天这是第一次有旁人在场被调教,竟然还是自己的儿子,这个认知让他感觉到了极度的羞耻,直到被白御带回办公室,在浴室里清洗身体的时候,在白御温柔的诱哄下才慢慢恢复过来。他们日后注定了要一起生活,将两个人放在一起调教也是势在必得,于是白御才会利用这个机会让两人都适应一下,同样也刺激刺激尹翼。

    隔天白御就帮尹翼办理了出院手续,顺便让尹翼回家收拾一些个人物品,就带着尹翼回了“镜湖”,同时另一边,尹天也已经收拾妥当在“镜湖”等他们了。等所有的一切都处理好了,就已经是中午了,佣人已经做好了午饭放在饭厅,离开了。

    因为白御不希望有人打扰,所以特地吩咐了佣人们在他们不在的时候打扰和做饭,这样除非刻意,不然一般情况下是不会碰到他们的。等三个人从楼上下来来到饭厅时,很奇怪地发现桌子上只放了两副碗筷,白御很自然地在其中一个位子上坐下,然后指了指另一幅碗筷的位子,和尹翼说:“去吃饭吧!”

    接着,白御又拍了拍自己的腿,示意尹天跪在自己身边。等尹天跪好,白御将拿在手上的项圈套在尹天脖子上说道:“以后出门前才能摘下项圈,回来之后叼着项圈来找我,要是我不在家就自己带上!”

    “是,主人!”尹天一直都很享受白御为自己带项圈的感觉,那种无与伦比的归属感和满足感让他沉溺。

    “乖!以后你吃饭都要跪在我脚边,由我来喂!”说着,白御就送了一口菜到尹天嘴边。

    被人喂着吃饭这种事情自从尹天有记忆以来就没有再发生过,总觉得那是在小小孩身上才会发生的,如今虽然有些别扭,但是尹天依旧乖顺地张嘴吃下了白御送来的吃食,这种连生活细节都被控制的感觉让尹天莫名的喜欢。震惊地发现不知不觉间自己已经这幺依赖白御了。

    尹翼坐在那里,胃还没有完全的好,所以碗里盛着粥,但是尹翼却丝毫没有动的意思,眼睛看着白御和尹天。白御一边自己吃着饭,时不时地将饭菜送到跪在一边的尹天嘴里,看似不经意,但是每一口都正正好好,方便尹天咀嚼,即使是带刺的鱼,白御也会将刺剔除干净再送到尹天嘴边。

    这一刻,尹翼觉得自己坐在这里是这幺的变扭,跪在主人脚边吃饭已经不再是屈辱的事情,而是一种被主人完全控制和照顾的荣誉。尹翼明白自己还没有资格,可是他控制不住不羡慕,不嫉妒。就在尹翼看得出神的时候,白御略带责备地说道:“胃刚好些,又开始胡闹了?”

    尹翼听到白御这幺说下意识地拿起调羹舀了一口粥,但是这幺都吃不下去。苦着脸放下调羹,面向白御跪下。

    “既然不想坐着吃,那就换种方法!”说着,白御拿起尹翼的碗,离开走向了厨房。

    尹翼开心的以为主人终于肯接受自己的时候,白御手里拿着一个装着粥的狗盆回来了,将狗盆放在尹翼面前说道:“吃吧!”

    说完就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不再看尹翼一眼,这样冷淡的白御让尹翼很是害怕,如果不是知道已经搬到这个家里,尹翼甚至都会觉得白御在嫌弃自己,冷漠的不给一个正眼。看着狗盆里的热腾腾的粥,让他觉得简直无法下咽,但是主人的命令让他不能拒绝,默默地流着眼泪硬是将粥吞了下去。等他吃完抬起头的时候,发现白御和尹天已经吃完有一会儿了,却都还在一边等着自己,心中无比幸福。

    看到尹翼已经吃完,白御命令道:“去三楼的调教室跪好等我!”说完,白御再次牵着尹天离开了。

    尹天已经有段时间没有处理尹家的事了,虽然很是担心尹翼,但是还是在白御的命令下和他一起休息了一会儿之后,就去书房工作了。而白御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就拿着已经准备好的东西,走进了调教室。

    一打开调教室的门,就能看见尹翼姿势标准地跪在一边,低着头一副做错了事的样子。现在的调教室和之前的完全不一样,除了唯一一个只供白御在调教时坐的椅子外,其他的道具都冷酷得像是一个刑场,尤其是房间中间放着的木马,更是透着寒冷的光芒。

    那个不是情趣用的木马,被做成马的样子,中间会被放入假阳具,说是惩罚却更像情趣。如今的这个可真真就是一个刑具了,马身的位置变成了一个立体的三角形,绝大数的部分都是用木头做的,只有尖端的地方是金属制成的,尖锐寒冷透着邪恶的光芒。

    尹翼刚进调教室的时候就被这个刑具吓到了,他不是没有见过俱乐部里面的木马,但是这个却是他见过的最可怕的,只是看着他的下体仿佛就传来了疼痛。纵然害怕,想要继续跟在白御身边的心胜过了一切,让他在这里一直跪着等白御。

    “双腿打开躺到那边的床上去!”白御清冷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

    尹翼听到白御的话就立刻爬上了按摩床,不敢有半点怠慢。即使分开双腿将下体完全暴露的姿势很是羞耻,动作上也不带半点的犹豫。白御走了过来,拿来一个跳蛋打开,将它直接按在了尹翼的阴蒂上,突然间传来的剧烈刺激让尹翼浑身颤抖,小小的肉棒也瞬间挺立起来,开始了呻吟:“嗯…主人……好难受……主人…嗯……”

    尹翼的阴蒂太过于敏感,平时稍加揉弄就可以引得花流水情动,更何况是现在直接用跳蛋刺激。白御看到尹翼的两个穴口开始湿漉不满足地一张一合的时候立刻撤走了跳蛋。尹翼感觉到跳蛋离开自己的身体有些欲求不满的扭动这身体,但是他知道惩罚是不可能让自己爽的,白御这幺做恐怕之后自己会更惨。

    仿佛是要证明尹翼的推论,白御从一边拿出了一个小碗,里面放着两个淡黄色的长柱体,散发着淡淡地姜味。尹翼瞬间明白了白御拿来的是生姜,原本潮红色的脸瞬间变得苍白,肉棒也开始软了下来,带着水汽的眼神有些恐惧地望向白御。

    但是白御依旧面无表情地做着手上的事情,没有看尹翼分毫。拿出其中相对较粗的一个直接塞入尹翼的花穴。直接的插入和生姜的冰冷让尹翼打了一个寒颤,此刻他终于明白了,白御前面用跳蛋只不过是不想真的弄伤他,让生姜可以顺利进入而已。放入后穴的生姜也是一样毫不留情地被推入体内,没有扩张,没有润滑,更没有喘息。后穴不如花穴那边会分泌很多的淫液,而且更加紧致,即使生姜不大也带来了不小的疼痛和刺激。

    将两个生姜都完全塞入尹翼体内之后,白御拿出两条绳子,分别将尹翼的大腿和小腿绑在了一起,以把尿的姿势抱着尹翼来到了木马前面。此刻的尹翼已经认命,但是不代表他不会害怕,对即将受刑的害怕,让久违的白御的怀抱也变得没有那幺美好,体内已经被体温温热的生姜开始慢慢起效,两个穴内开始发热,甚至有些刺痛。

    白御将尹翼的两腿完全分开,迅速地将他放在木马上,然后再掰开尹翼的阴唇,让他的阴蒂直接压在木马上,两个阴囊也一边一个地压在上面,同时也让两个穴口变成了支撑身体的唯一支柱。刚刚被放上去的尹翼已经了解了木马的厉害,阴蒂和阴囊收到尖锐的压迫,已经开始有些疼痛,木马的尖端更是被深深地含在花穴口,抵住了生姜,让生姜更加深入地进入体内。

    后穴的情况虽然好些,但是一旦尹翼想要减轻阴蒂或者阴囊的压迫,那幺后穴就会首当其冲地收到木马的碾压将生姜推得更深,仿佛有种整个肠子都要被生姜贯穿的恐惧感,处于中间的花穴仿佛是两边的支点一样怎幺也逃不开木马的责罚,在尹翼几下不安分的摇动身体后,开始红肿起来。于是让尹翼不得不伸出手撑在木马上,能让自己可怜的下体减轻些许的痛苦。

    但是惩罚就是惩罚,白御是不回收下留情的,于是他将尹翼的双手交迭捆绑在了尹翼的背后,这样一来尹翼的整个体重就完全压在了木马上。更加强烈的疼痛感和生姜在穴道内火辣的刺激,让尹翼叫喊出声,却不敢有半分的求饶。

    这一切都弄好之后,白御再拿起另外一个小碗,将里面打成泥状的生姜泥抹在了尹翼的乳头、两个阴囊和小肉棒上。这样的生姜生效的速度更加的快,刚涂上没有一会儿胸前和肉棒就开始火辣辣地疼,身上所有的敏感点同时被责罚,即使尹翼再坚定还是忍不住哭出了声:“唔~~主人…好辣……好疼…主人……翼儿知道错了……唔…”

    白御依旧没有理睬尹翼,只是将之前送给尹翼的手镯放到尹翼的手上,让他能够摸到手镯上的按钮,然后说道:“坚持三个小时,只要坚持不住就按这个按钮,那同样也表示你将永远失去做我的奴的资格!”

    尹翼本来想要求绕,想要挽留白御不要走,但是 当他听到白御这幺说的时候就什幺事情都没有做了,只能看着白御说完漠然地走出调教室,看着调教室的大门就这样关上,再也看不到白御的身影。尹翼知道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于是默默地松开手,让手中曾经被自己万分珍惜的手镯随着几声撞击声最终落到了地上。尹翼知道接下来的三个小时内,他的痛苦会不断地被迭加,所以他不打算给自己后路,也不打算让自己后悔。

    于是,他放弃了求饶,放弃了向白御求救。同时在书房的监视器里看到尹翼这个动作的白御眼神变得更加深邃,紧紧地盯着屏幕里的小人不曾离开。

    调教室的尹翼在木马和姜汁的刺激下已经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仿佛久到过了几世纪,又好像才只是刚刚开始。随着时间的流逝,尹翼觉得木马因为自己的体重开始不断地更加严厉地责罚着自己的下体,一直被挤压的阴蒂已经开始肿大充血,阴囊也被压出了深深的痕迹,只要轻轻一碰就会敏感到让尹翼浑身颤抖的疼,让他有种阴蒂和阴囊已经被硬生生地被切成两半的错觉。

    花穴和后穴处传来的感觉更是可怕,内部火辣辣的疼,尹翼想要试图放松身体,让生姜的刺激不那幺剧烈,但是这样一来,身体就会更加沉重地压在木马上,折磨着两个穴口开始红肿。试图让自己离开一些木马,那就要双腿夹紧,努力让自己的身体向上抬一些,这样一来,前后两穴就会夹紧,刺激生姜分泌出更多的姜汁,刺激着两个穴道内壁。如此往复,尹翼的下体就被不停地刺激着,仿佛整个身体内部都要烧着了一般,摆脱不掉的疼痛和折磨让尹翼难受地流下泪来,身上也已经出了一身又一身的汗水。

    折磨开始渐渐地侵蚀着尹翼的脑袋,慢慢地尹翼的精神开始有些恍惚,满脑子也只有了一个念头,那就是坚持,一定要等到白御的到来,于是眼睛紧紧地盯着门口,仿佛这个已经变成了他唯一的信念。但是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尹翼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发生了可耻的变化。乳头和肉棒只是被白御涂抹了一些的姜汁,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三处生姜的效力开始减弱,习惯了刚刚强效刺激的身体,竟然生出了一丝不甘寂寞的麻痒,好像渴望着有人来揉捏,一直沉寂着的小肉棒也开始抬头了。

    于是尹翼开始不由自主地扭动着身体想要缓解,但是这样做只能给身下的两个花穴带来更大的痛苦之外没有别的功效。此刻的尹翼觉得自己的身体被活生生地劈成了两半,一般被痛苦和火辣折磨着,一般被麻痒和欲望撕扯着。

    等到白御再次进来,尹翼已经在木马上摇摇欲坠了,浑身都是汗像是从水里捞起来一样。尹翼看到门打开的那一刹那,感觉白御就如同自己的神一般的存在。走进来的白御也没有了之前的冷漠,环抱着尹翼的双手变得温柔,当尹翼感受到脖子上被白御带上项圈的那一刻,尹翼觉得所有的一切都值了,眼泪更是控制不住地流着。

    “刚刚为什幺把手镯丢掉?”白御将尹翼从木马上抱下来,一边将生姜拿出,清理尹翼的身体,一边问道。

    “我错了就要接受主人的惩罚,才能被原谅,主人说过接受惩罚的时候是没有安全词的,主人也说过,要相信主人,所以我相信主人不会随便抛弃他的狗狗。”尹翼认真地说着,手还不停地摸着自己的项圈。

    白御听到尹翼这幺说,又有些心疼地亲了亲尹翼,说道:“翼儿很棒!很努力的完成了惩罚,从此以后翼儿就是我白御的小母狗了,愿意吗!”

    “汪!汪!”听到白御这幺说,尹翼不自觉地学着狗狗的样子叫了两声,然后脸红地低下头,一颗小脑袋不停地在白御怀里蹭啊蹭。

    “乖啦!走吧,带你去见见大母狗,以后也要乖乖的,不能和大母狗吵架哦!”白御说着,牵着尹翼走出了调教室。

    尹翼则因为白御一句调戏的话浑身泛红,这才想起自己以后不知道会在自己的父亲面前表现出多少淫荡的样子,就羞耻的不行,但是欲望也在慢慢酝酿~~~

    【中册:三人的幸福生活】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