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白天鹅的羽翅 三脱衣斗技

    发布时间:2021-09-23 13:05:40   


    琳蒂斯几乎就是硬着头皮走进牢场的,她不知道要如何面对那些曾经跟随自已的民众,奴隶主不怀好意地给她穿上了华贵的礼服,但脖子上还带有象征奴隶身份的项圈。如此尴尬的会面让可怜的公主忍不住找个地洞钻下去,但即使如此她还是走进了关押数百名阿塞蕾亚平民的牢场,正面面对那些曾经跟随过自已的民众,公主认为自已必须要负起责任来。

    "这,这不是公主吗?琳蒂斯公主!。"有人第一眼就看见了公主,然后兴奋地叫起来。然而当所有的人都转过身,看见如此打扮的琳蒂斯公主时,全场陷入了一片沉默声中。所有人的焦点都集中在这个显目的奴隶颈圈之上。

    琳蒂斯也注意到了人们的变化,曾经有一瞬间的想法让她试图夺门而逃,但终究还是留了下来,因为她知道有很多事情必需要去确认和交待。

    "公主,真的是公主吗?"一个女孩的身影忽然跑了上来。

    "阿莎……"琳蒂斯心里一阵宽慰,仍然还有人愿意接受自已。阿莎是个娇小柔弱的女孩,从小就作为公主的侍女在皇宫长大,可以说是琳蒂斯公主童年时代的好朋友。女孩像小鸟一样冲到公主面前,兴奋地看着眼前的公主,眼泪不住地向下流淌。

    "我以为再也见不到您了。""说什么傻话呢,我这不是好好的嘛。"琳蒂斯温柔地用手擦干对方的眼泪。

    "可是……可是……您已经……"阿莎红着脸,吞吞吞吐吐的说道。

    "广场上的事情,你们已经知道了?"琳蒂斯知道她想讲什么。

    "恩,这件事传得很大,连我们都有耳闻。公主……他们真的……真的这么对您?"少女用痛惜的眼神看着公主,似乎也在为公主的悲惨遭遇而感到不公。

    "好了,别谈我了,我没事的。"琳蒂斯凄楚地笑了笑,她不是来诉苦的。

    公主放开侍女的手,转身走向目瞪口呆民众们。她能感觉到各种各样的目光聚集在自已身上,同情,愤恨,贪欲和无助,无论哪种感情都没有什么可奇怪的。

    "大家,还过得好吗?"琳蒂斯展目望去,从一个个疲惫和绝望的脸庞上得到了答案。

    "公主……他们逼迫我们从事各种劳动,就像奴隶一样,一旦有所松懈就会遭到鞭打,他们像恶魔一样,已经有一个人被他们折磨死了。"阿莎解释道。

    公主的心沉了下去,她早该想到的。

    我……我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如果当时大家没有跟随我的话,或许大家就……""或许我们当场就死了,琳蒂斯公主,这不是你的错,请不要自责。"人群中的一个男子站起来发言。

    "谢谢你。"男子的发言让公主宽慰了很多,"我来这里并不是想请大家原谅,或者推卸责任的。现在大家都处于同样的境地,所以我们更需要互相扶持来渡过难关。""我们,还有谁能帮我们逃出去吗?""机会不是上天给予的,而是自已去创造的。"公主轻轻叹了口气,事实上她现在也没有任何思绪,"但至少现在,我们没有任何可以正面抗衡的力量,所以我想请大家尽量地忍耐,去服从他们,听从他们,不要做无谓反抗。""公主,难道我们就可以让他们如此践踏我们的自尊而苟活吗?"男人叫了起来。

    "我不知道,或许我没有权力要求你们什么……"她想起了她的姐姐,那个具有无比荣誉感的姐姐,"的确,有些东西的确比生命更重要……但……"公主摇了摇头,她刚想说什么,但突然间以往皇家的各种警言和家训历历在目。

    "但我并不认为那些东西就是骄傲和自尊。"琳蒂斯迷茫地看着周围的侍女,"这听起来是不是很奇怪,难道是我变了吗?"事实上在破处之后,当时清醒过来的自已却惊人的平静,她自已也不明白为什么。

    "公主……"阿莎毫无头绪地看着独自烦恼的公主,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的姐姐,那个以皇家的骄傲和矜持的姐姐也被抓来这里了。""什么,连尼娜公主也被……""是的,我已经见过我姐姐了,她……"姐姐责难的表情突然浮现在眼前,这让女孩的心一阵绞痛,但她还是决定将姐姐误会自已的事情藏在心底,"她还是和以前一样,把皇室的血脉和荣誉看得比生命还重要,我有点担心……""您在担心什么?""姐姐……她对于有些东西过于执着,看得太重了。外表看起来虽然坚不可摧,但只要施于更强的力量将其打碎之时,她也会受伤得越深。而现在我们所有人都是刀板上的鱼肉,只能任人宰割,我怕到时候……"不祥的预感让公主拒绝想下去。

    "好了,漂亮的小小鸟,再感人的会面时间也该结束了。"两下响亮的掌声,奴隶主劳伯斯肥胖的身影出现在门口,仍然像以前那样眯着那双可以强奸人的眼睛施施然地走到众人们前。"接下来我们高贵又迷人,而且富有同情心的蓝宝石公主还有好玩的游戏要表演呢,是时候结束了。""你这个混蛋,竟然这样对待公主!!!!"一个男人大吼着,拉扯着身上的铁链向劳伯斯扑过去。

    "这个贱奴,在主人面前还敢撒野?"一个士兵拦在他的主人身前,然后用手中的长戟将男人扫倒,接着将刃口刺向男人的左臂。

    "啊啊啊啊啊!!!!!"锋利的刃面直刺入男子的身体里,他顿时发出痛苦的哀嚎,鲜血直流。

    "我奉劝你们自重一点,你们的小公主可是为了你们才表演的。"劳伯斯笑着说道。

    琳蒂斯恨恨地看着眼前的奴隶主,如果有可能的话真想将他撕成碎片。

    ………………………

    劳伯斯将公主以及所有的阿塞蕾亚难民带到了一个圆形的斗技场上,然后安排那些民众站在醒目的位置上,他希望让公主能在任何情况下看到他们,也希望他们能在任何情况下都对公主的情况一阅无遗。

    "这只是一场练习比赛而已,看周围没有其它观众不是?我有一些好朋友,他们的儿子都希望自已能够强壮起来,嘛,在这个乱世每个人都需要有点防身之术不是吗?所以他们想找一个陪练。""但是我剑使得并不好。"琳蒂斯看着眼前的四个商人之子,暴戾和浮华写在他们的脸上,公主深深痛恨这类不学无术的富商之子。

    "不用担心,所有的练习用剑都是不开刃的,这点想必你也很明白。不过呢这些孩子们想为比赛找一点刺激性,他们提意如果他们能击中你的要害的话,每次被打败你就要按规则脱一件衣服,脱光为止。"人群开始了骚动,公主的脸一阵羞红,她早该想到的。

    "那我如果我打倒他们了呢?""每打倒一个人你就可以穿回一件衣服,他们有四个人,看这是不是很公平?

    "琳蒂斯恨恨地看着一旁淫笑的富商之子,然后回过头看着台上注视着自已的民众,劳伯斯残酷的目的非常明显。但是她没有任何选择。

    "那么,请多指教了喔。"对方带头一个小伙子满怀期待的说道。

    随着比赛开始,四个男子很快四散排开,采取包围的阵势企图围攻琳蒂斯。

    公主环视着她的对手,心中暗暗叫苦。从他们持剑的手势来看,并不是自已之前预想那种初学者,他们拥有一定的技术,虽然并不高,但四对一却在人数上有着优势。然而更麻烦的地方在于劳伯斯之前让她穿上的那身符合公主身份的华贵礼服,绷紧帖身的上衣虽然村拖出了公主曼妙的身材,但过于窄小的设计却也同时限制了上半身的动作。而下半身那长可及地的丝裙就更不必说了,别说奔跑,甚至连走路都变得非常困难。

    "不好,哪有人穿着礼服去比剑的。"虽然心中叫苦不止,但琳蒂斯只能硬着头皮上场。

    "老师,您可一定要认认真真的比赛喔。"其中一个男人边嘲笑边攻了过来,他似乎早就看穿了公主行动不便的状态,神态一脸轻松。

    "当",公主轻易地架住了对方的攻击,他的技巧并不高,所以很容易进行隔挡。然而几乎是在同时,另一把剑从她的侧身攻过来,公主连忙一个急转身挥剑拔开了攻击,但第三把剑也跟着刺了过来。

    "喔喔,老师的技术真棒啊。"男子嘲笑着,享受一般地进行虚虚绵绵的攻击,戏弄着被围在中间左右招架的公主。

    "他们在玩弄着我。"琳蒂斯无力地想着,礼服的限制让她无法随心所欲的移动。只能留在原地疲于招架。

    "真是让人流口水的身材啊,老师。"男子大笑道,他们不断围攻包夹,女孩在当中则只有一味地搁挡,很快在剧烈的活动中琳蒂斯的身体就被汗水所浸透,原本就紧身的上衣变得更加透明,公主雪白的肌肤就这样隐隐约约地暴露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中,别有一番朦胧感。

    "啊,不行,这样下去不行。"攻防之中琳蒂斯看了一眼周围的民众,他们正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已,一言不发。

    男子们笑着,看着,享受着女孩包里在礼服中玲珑有致的身材,嘲笑着她的尴尬,然后用剑一点一点划破她的礼服,手臂,胸口和大腿侧被划出一道道剑印,露出了藏在内侧的诱人肌肤。

    "好了,老师,你输了一局喔,在战场上的话你已经死了。"一个声音笑着,然后将剑抵在了女孩的脖子上,示意自已的胜利,"先脱哪件,你自已决定吧。

    "琳蒂斯羞耻地看看周围不怀好意的目光,然后看着台上紧张的民众们。她咬了咬牙很快将那件过长而导致行动不便的长裙脱了下来。在众人的惊叹声中,一双雪白丰满的大腿露在外面,现在公主的下半身只剩下内裤了。

    "白色真的和你很相称呢,老师。"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女孩白色的丝稠内裤上,琳蒂斯的脸颊因为羞耻而红了起来。

    "不行,大家不要看这里。"琳蒂斯甚至不敢回头去观察民众的反应,仍然可以感到的那种被视奸的感觉,她的双腿微微发颤,即使还穿有内裤但还是禁不住用双手掩住下体,脸则红得像个苹果。

    "啊!!!!!等等"突然间一把剑从侧面刺了过来,慌乱中的公主一下子坐倒在了地上。

    "老师啊,在战场可没有第二次机会喔,这算不算你又输了呢?"所有人笑了起来,琳蒂斯红着脸后挪几步,笨拙地支撑起身体站了起来。

    第二轮马上就开始了,男子们继续围攻着可怜的公主,下半身得到自由之后琳蒂斯的行动快捷了很多,她可以更多次地避开对方的攻势,在乱剑之中跳舞。

    她躲了很多次,但终于因为双手的原因被一个男人捉住空隙,刺倒在了地上。男子猥亵地笑容出现在自已面前。

    "好了,再脱一件吧。"劳伯斯命令道。

    其实根本没有什么选择,内裤是无论如何不能脱的,于是公主只有慢慢褪下身上的礼服,露出了丰满的胸部和乳房,这样上半身只留下胸围了。

    在身上礼服褪落到地上的一瞬间,所有人惊呆了。站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具多么高贵美丽的女体啊,公主身体微弓,竭尽全力用双手掩盖住因为羞耻而发红发颤的身体。琳蒂斯那头金黄的秀发散乱地披在脸颊两侧,一双清澈湛蓝的眼眸羞愧不安地晃动着,眼角边上还有点点湿痕,好像快要哭出来一样。即使双手遮在胸前,还是掩不住女孩那坚挺饱满的双峰,雪白的胸膛因为羞耻而激烈地上下起伏,而修长丰满的双腿更是牢牢地夹紧在一起,就好像双腿间夹有什么珍宝一样。

    琳蒂斯发现自已的听觉从来没有这么好过,似乎背后民众的呼吸声都能听见。

    他们正目瞪口呆地看着场上的一切,看着以前高贵的公主半裸的模样,偶尔发出一阵阵低叹,连阿莎也在里面!

    "不,我要勇敢起来,这是早晚要面对的。"公主暗暗为自已打气。

    "老师,这很适合你啊,完全体现出了您美丽的身材,如果您被脱光了,让我们插你好吗?"带头的男子狞笑着攻向琳蒂斯公主,但是很快就发现他们完全错了。没有了衣服的束缚,公主显现出了作为神官战士应有的实力,她的动作变得更快,也更准。尽管已经气力不支,但公主还是精准地将剑指向了其中一个男子的胸膣。

    "按规则,我是不是能取回一件衣服?"琳蒂斯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是的。"劳伯斯点点头,似乎不为所动,眼神志在必得。

    "我要裙子。"琳蒂斯提出了要求。

    这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及地的长裙完全限制了公主的步伐,当每个人都这样想的时候。只见剑光一闪,琳蒂斯尽然用剑在齐膝以下的部分全部切了开来。

    "这下就方便了。"公主笑着面对她的对手。

    男子们铁青着脸面面相对,却毫无办法。比赛继续进行,男人们也开始定下心,使出全力来对付可怜的公主。在场的每个人都全神心地注意着场上的比赛,阿塞蕾亚的蓝宝石公主上半身只有胸围,下半身只有短裙的半裸形态,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流着满头汗,在赛场上疲于奔走的狼狈模样,让场面显得极之诱人。

    战斗的时候,男子们非常喜欢用剑去砍公主的小腿,因为手中剑身太短的原因,琳蒂斯无法弯身用剑尖去格挡,于是她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高高跃起以避开扫过的剑锋。然而这一切都是男子们有意为之,每一次跃起女孩的被切开的短裙就是会随风飘荡,隐隐约约地露出公主那神秘的隐私处,让场面变得无比色情,这不仅增添了诱人的魁力,更能有效地消耗她的体力。

    "哈,哈,哈……"琳蒂斯奋力地挥动细剑,大滴大滴的汗液从她头上流过,明显有些气力不续了。

    "呵。"男子将剑放低,直刺向女孩。但琳蒂斯轻轻用剑一拔就把攻势化解了。

    "哎,老师,你的裙子快掉下来了,内裤都看到了啊。"男人乘机喊着。

    "住嘴!"琳蒂斯不理会对方的言话骚扰,一剑迫开了眼前的对手。

    "是真的喔,我可以看到里面了喔。"又有人这么叫道。琳蒂斯按捺不止羞耻心,忍不住低头察看,并腾出一只手来按住飘起来的裙子的时候,身后重重地一击让她倒在地上。

    "很遗憾啊老师,练习的时候最好不要分心啊。"男子笑道。

    "怎么样,你选哪一件?"劳伯斯又催促道。"内衣?裙子还是内裤?"琳蒂斯环视着周围,她明白所有人都在期待着什么,只得颤抖着将双手伸到自已的胯下,然后将白色的内裤轻轻褪下至膝盖,用其中一只手护住后臀,然后小心意意在抬起一只脚用剩下的另一只手将内裤取下。

    背后又一阵低鸣声,民众每发出的一次声响都让女孩心里一紧。她终于鼓起勇气向后望去,她发现民众仍然沉默地站在这里,他们显然在压抑着自已,眼神在透露出的不再是怜惜和关心,还是贪婪和欲望。

    "不要看,求求你们不要看啊。"公主的心里在呐喊。"老师你的屁股露出来了。"男子兴奋地指着。

    "嘻嘻,又白又大,真漂亮呢。"另一个点头表示同意。

    又一局开始了,男子们的攻势更猛烈了,他们紧盯着琳蒂斯移动中不断摇晃的双乳,和不时掀起的裙子下的隐私部位,女孩如此羞耻的模样让男子们大为兴奋。但琳蒂斯自已可不这么觉得,她的下半身实在太有感觉了,每次跃起女孩都能感到空气在自已的私处流动,一种带有瘙痒的敏感不断骚扰着她,让她无法集中精神。当然她最害怕的,还是让自已的民众看到自已羞耻的模样。

    "啊!!!不要!!!"公主惊叫一声,因为身体太过于敏感的关系,她没有注意到身后的男子,被一下子扑到地上。

    "你在干什么?"琳蒂斯惊叫着,只见男子从后面抱着公主的纤腰,其它人见状也兴奋地扑上来帮助男子将女孩按在地上,然后伸手掀起了她的短裙。就这样琳蒂斯美妙的下体就这样完全暴露在众人的视线之中,大家盯着女孩雪白丰满的屁股,每个人都吞了一口口水。

    "老师,这样你就算输了吧。"带着的男子狞笑着,举起手中的剑慢慢捅进了公主的私处。虽然因为没有开锋的原故,剑并不真正伤害到公主。但冰冷的触感还是让琳蒂斯感到了极度的恐惧,她奋力挣扎却被死死地按住。

    "是不是认输呢?"男子戏弄式地一前一后反复用剑抽插着公主的私处。

    "是的,是的!"琳蒂斯已经顾不得什么了,急忙投降。

    "好了,继续选一件脱吧,只有两件了喔。"男子又反复玩弄了几次才住手。

    答案很明显,裙子是无论如何不能脱的,那么就只剩下内衣了。琳蒂斯红着脸望向台上的民众们,原先一旁警卫的士兵似乎已经走开了,也就是再没有人逼着他们观看自已羞耻的斗技,女人都走光了,只有阿莎还留在现场,但却没有男人离开!他们的眼神就像饥渴的狼群…。

    "大家不要看了,快走啊,不要让公主难堪,快走啊!"阿莎挡在琳蒂斯的面前,急得快要哭出来了,她嘶叫着人们离开,却没有人理她。

    如此尴尬的模样让琳蒂斯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但劳伯斯的神色让她明白了自已的身份,于是公主只得含着眼泪慢慢脱下了雪白的内衣。

    这一次,连背后的人群也按奈不住,发出了明显的骚动,阿莎则哭得更历害了。

    "真棒啊,老师。"男子们发出了口哨声。

    "大家在看着我,我不能输。"其实有可能的话,她真想头也不回的飞奔出去啊,但究竟是做梦。琳蒂斯只能忍住眼泪,红着脸一手掩住乳房,一手握起细剑。男子们的视线全部盯在公主那对圆鼓鼓不断摇晃的双峰上面,他们互视了一眼,彼此心照不宣地点了点头。他们再一次开始放慢了攻势,不断戏弄被围在中间疲于招架公主,欣赏着无限的春光。

    可是身体实在太敏感了,被所有人视奸让她很不自在。似乎每一次移动周围空气的流动都像爱抚一样,让她全身一阵酥麻,使不出力气,很快又露出了致命的破绽。

    "好了,最后一件了,脱吧老师。"男子将剑抵在琳蒂斯的胸口。

    "不要,请至少让我的民众们离开!"想到自已既将要全裸展示到自已的国民面前,公主就感到极大的羞辱,她转过头哀求奴隶主。

    "不行。"劳伯斯的语气充满着恶意。

    "不,在他们面前我脱不下去!""我杀一个给你看看,就脱得下去了。"琳蒂斯看着奴隶主,又看了看台上的民众,阿莎已经在台上哭起了一个泪人,羞耻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这不算什么,我要坚强起来,要坚强……"女孩安慰自已。

    她咬了咬嘴唇,慢慢得将身上最后的衣服也脱下…………露出了光滑美丽的裸体。

    顿时,背后的民众一片哗然。

    "哈哈哈,琳蒂斯公主,你果然天生就是个婊子啊,看看你背后那些爱戴你的民众,再看看他们那坚挺起来的男根,是不是应该让他们骑一骑你呢?"劳伯斯大笑着,命令女孩回头望向民众。

    "你们玩够了吧,放过我吧,这太羞人了。"琳蒂斯微微弯起身子,一手掩住私处另一手则尽力掩住双乳想尽力藏住点什么,但她不知道自已如此楚楚可怜的模样其实对于男人来说更有诱惑力。

    "太,太棒了。"男子直直着瞪着眼角的景象,仿佛呆了一样,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他重重地吞了口口水,"接下来才是最后一局,输了就让我们操,是这样吧。""是的,"劳伯斯点头同意。

    "嘿嘿。"男子们心领神会地笑着,在大庭广众下被脱光衣服,羞耻已经占满了琳蒂斯的全身,这种情况下可怜的公主根本没有任何取胜的可能。

    于是,在一个明昧的斗技场上出现了惊人血脉贲张的景象。一个金黄秀发的美丽女孩被一群男人围在中间,全身上下什么也没有穿,咬着牙疲于奔走在男人的夹攻之中,她全身布满汗珠,雪白丰满的双峰可爱地上下摇动着,背部,臀部和私处随着女孩一次次跃动被春光毕露,一脸羞耻地承受着所有人的视奸,口中不断发出阵阵的娇喘声……是不是该结束了呢?男人们决定再玩一会儿。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