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刘叔叔带给我的那一夜风花雪月

    发布时间:2021-05-21 00:00:51   

    记不清这是第几次见网友,感觉器官也早已经麻木,估计像妓女见客一样沒

    什么区別了。在外地唸书的好处就是沒人管束,所以玩惯了的我逐渐开始沈沦于

    玩乐并不断地尝试一夜情。

    一辆白色捷达车停在我的面前,一张略显苍老的脸孔映入我的眼帘,他沖我

    试探性的笑了笑,我打开车门说道:「刘叔」这个快五十岁的老男人就是刚才

    我在网路上认识的「谦谦君子」,看他臃肿的身材我只能叹息,又是个又老又肥

    的傢伙!

    不过我喜欢年龄大点的男人,所以一夜情的对象几乎都锁定在五十岁左右,

    这样的男人让我感觉像爸爸,有安全感。

    「沒想到你这么漂亮!上回在XX学校见了一个女孩,我都沒敢正眼看她,

    呵呵……」他边开车边扭过头来偷偷瞄着我的脸和胸。这样的男人根本不屑去勾

    引,我本身的年龄对他来说就已经是一种致命的诱惑了,更何况像他这种沒权又

    沒多少钱的老男人。

    我俏皮地转过头问他:「刘叔,我们这是去哪呀」

    老男人笑得像朵花一样,温柔地说:「小东西,你想去哪呀想出去熘达熘

    达,还是到我家里休息一下我今天开了一天车了。」言下之意就是邀请我去他

    家里了。

    我把手覆上他放在档位上的手:「婶婶不在家么」这个色老头看我这么主

    动地进入了正题,猴急得马上对我的身体进行上下其手:「她去外地出差了。」

    我欲拒还迎地推就了一下就任他为所欲为了,把老头子乐得更是肆无忌惮。

    趁等红灯的空档,他竟然把手伸进了我的内裤中摸起了我的阴毛,「这里想

    不想要叔叔啊」老头子色迷迷的看着我说,手指在里面一通的乱按。我看着他

    的样子觉得很好笑,这种男人白天在人面前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当真正沒人看

    见的时候竟然是这么一副嘴脸,典型闷骚型的,不过我乐意陪这样的人玩,你玩

    我、我玩你嘛!

    我装出一副怕怕的样子,将食指搭在下唇上说:「你会把我吃了么」这个

    时候看他的样子还真是恨不得扑到我的身上来吃了我一样,「叔叔会疼你的。」

    他说,然后加速的开起车来。

    当我刚跨进他的家,那个典型城市居民家的两室一厅的房间大门,还沒来得

    及看清楚整个房间,这个道貌岸然的老男人就已经迫不及待地把门反锁上,然后

    一把抱住我,用他那张临时嚼过口香糖的臭嘴吻上了我,他的唇相对男人的唇来

    说,是软软的。

    他一边吻我,手一边不安份的上下一通乱抓,抓得我的胸隐隐作痛;另一只

    手则掀起我的裙子,隔着内裤用不知道哪根手指在阴道週围毫无规律的揉着、抠

    着。我顺从地依偎在他怀里,双手在他的脑后围住,不住地配合他发出「嗯……

    嗯……啊……」的舒服声音,并主动挺起下体迎合着他。

    这个经受不住诱惑的老男人已经彻底地被我所迷恋,他用力将我抱到一个放

    有电脑的桌子上,然后在抽屉里一阵乱翻,最后找到一个瓶子并从里面倒出一粒

    药丸。我已经大概猜到那是什么了,主动用双腿将他圈在中间,然后又亲吻了他

    的那张臭嘴。

    他向前一俯将我压倒在桌子上,胸膛紧紧压住我一对乳房,能感觉到他的心

    跳得很快。他一只手迅速地脱掉了我的蕾丝内裤,这种内裤我平时并不总穿,因

    为穿着蕾丝内裤坐着会让人很不舒服,但是男人们却很喜欢,他们觉得穿着这样

    内裤的女人才叫女人,才更有性慾,所以我只有在晚上外出要和男人会面的时候

    才会换上蕾丝的或丁字型的内裤。

    色色的老头子对于这样一个年轻的身体摆在面前,一时有点不知道从哪下手

    的样子,一会蹲下来舔几下我的蜜穴,一会又爬上来亲吻我的红唇,一会又钻进

    我的上衣撕咬着乳头,我并不用怎么动,就已经让他得到无比的享受了。

    十分钟左右,大概是药性也上来了,他迅速脱掉自己的裤子,从内裤中掏出

    他的肉棒。我一看不禁倒吸了一口气:好粗的一根棒子啊!这是我见过最粗的阴

    茎了!虽然它美中不足的不是很长,但却是粗得不得了,尤其是那个龟头,不知

    是吃了药还是什么,胀得圆鼓鼓的,整根阴茎看起来就像支大鼓槌。

    整个过程我们都沒怎么说话,这时老头子淫邪的盯着我问:「喜不喜欢叔叔

    的宝贝啊」我边说:「好大个啊……好粗!」边用行动表示我所说不假,立即

    从桌子上起来蹲在地板上将他粗壮的大阴茎含在嘴里。

    他沒想到这么年轻漂亮的生命体竟然毫不犹豫地来舔他的肉棒,身子一颤,

    双手抱着我的头,舒服的淫叫着。以他这样年龄的男人,沒几个老婆是愿意为他

    们舔下体的,大概是受旧社会的影响比较深的关系,而我与这年纪的男人交手多

    了,反倒成了习惯,成了爱好。

    我用舌头来回摩擦着龟头上的肉棱,然后整根含在嘴里,深深的插入自己的

    喉咙,然后再慢慢地吐出来,一只手按住阴茎根部,一只手在他的阴囊处温柔地

    抚摸着,老头子舒服得不得了,像女人叫床一样呻吟着。

    我将按摩阴囊的手向后挪了挪,用中指摸索着去寻找他的屁眼,这个举动似

    乎对他来说很刺激,竟把双腿叉开配合着我。我用手指在他的屁眼上画着圈圈,

    时不时再将手指向里面戳了戳,这时候的老刘好像真的受不了,一把抓起我的头

    髮将我按在桌子上,又抬起我一条腿按在桌子上,整体看我的姿势就像是黄狗撒

    尿一样好笑。

    刚摆正我的姿势,他就从背后提枪上阵,用他那根粗壮而腥臭的大肉棒狠狠

    地对准我的小穴插了进来。虽然我的阴道因为兴奋已经流出爱液早就等待它的进

    入,但还是被他粗粗的阴茎勐然进入有些不适应。

    它的进入令我的阴道剎那间扩充到极限,突然带来那么一阵撕痛感,我惊得

    大叫了一声:「啊……好大……痛死我了!」这无疑是给老刘打了一针兴奋剂,

    他马上更用力地快速抽插起来。

    略微的疼痛感一过,带来的是无比兴奋和快感,他的阴茎在阴道中出出入入

    抽动,那个大龟头也前前后后地刮擦着我的阴道壁,爽得我浑身酥麻,连气都快

    喘不出来了,沒想到这个老头子还真有两下子。

    我舒服地配合着他浪叫:「啊……叔……你……你插得我好……好舒服……

    啊……嗯……啊……轻一点……轻一点……啊……叔叔……你好棒喔……你的傢

    伙好大……啊……太粗了……我受不了啦……」

    「小骚蹄子,叔叔……好……不好……啊」老东西刚幹了十几分钟就开始

    大口大口的喘粗气。虽然累得很,却在活塞运动上丝毫沒有偷工减料。

    「叔叔你太……太棒了!我好爱你……好……好爱你的大鸡巴啊……我……

    我要是……离不开它了……怎么办啊好……叔叔~~」我故意说出这样的话来

    鼓励他。男人都是用下体思考的动物,当你夸他「活」幹得好,他就会兴奋得飘

    飘欲仙,更卖命地为我服务。从老头子又加大了些许的力度,我知道这一招对他

    管用得不得了。

    「那叔叔以后……都来……帮你……好不好」他说着,粗粗的阴茎插在我

    的阴道内塞得满满的,鼓起的龟头棱肉不断磨擦着肉壁,每一下插入都是那么充

    实,只是顶不到花心而有点遗憾。

    「啊……叔叔……我……我……」正说着话呢,我感觉一股热流从头至下,

    又从下至上乱窜,然后由阴道宣洩出外,突然「噗」一声,一股阴精喷射而出,

    我达到高潮了。老头子大概沒见过女人射精的,竟然有些痴了。

    我幽幽的说:「好舒服啊!叔叔,我好久沒高潮到射呢!」

    「你个小骚货,我还沒射呢!」他说罢将我横腰抱起放到床上,然后抬起我

    的双腿扛上左右两肩,双手按在我的乳房上一顿勐搓,底下的大肉棍左一下、右

    一下地戳着我的屁股却总也找不到位置,我腾出一只手握住粗粗的大阴茎:「叔

    叔的鸡巴真大!」然后将老头子的阴茎送入已经开始紧紧收缩的阴道之中。

    「那叔叔给你当老公好不好」

    「老公~~」我最喜欢在不同的男人身下撒娇了。

    老头子在我身上又幹了足足有将近半个小时才算完,「看叔叔幹死你!幹死

    你这个小骚货!我幹!幹……」他一边吼叫着、一边狠操着,一边在射精。年龄

    大的男人龟头已经不是那么敏感,所以通常坚持的时间都会比年轻的小伙子时间

    长,加上他又吃了药,还真是把我折腾得要死。

    我趴在老头子的胸膛上听着他喘着粗气,脑袋随着他的胸膛急促地起伏,我

    轻捏着他的乳头跟他撒娇,直把老头子乐得找不到北。我两块小阴唇被他玩弄在

    手中,一会拉得长长的,一会又翻开去里面寻宝,老头子粗糙的手摩擦着我的大

    小阴唇,直把我勾引得性慾又起。

    我翻身坐到老傢伙身上,俯身亲吻他的嘴、舌头、鼻子、眼睛、下巴……一

    路来到乳头上,用牙轻轻的撕咬着,又像个婴儿索取乳汁一样吸吮着。老头子双

    手抓着我的双乳,闭着眼睛「哼哼呀呀」的享受着。

    我继续向下吻着,肚脐、小腹、阴毛……然后是那根高高举起的阴茎,近距

    离看更是那么的粗壮雄伟。我用舌尖轻轻的从阴茎根部慢慢地向上滑行,经过棱

    角分明的龟头,还有那小小的洞洞,这就是男人撒尿的地方!

    我用舌尖向这个小洞中伸,一戳一戳的用舌头插这个小洞,不时再用唇包裹

    住牙齿不至于伤害到敏感的龟头,把龟头整个含住。我一会用嘴仿效下体的肉穴

    一样吞吐着阴茎,一会又用舌头学阴茎的样子把他阴茎上的小洞洞当成我的小穴

    一样插幹,整得老头子舒服到抓着我的头勐力地按向他的胯中。

    我用手扶住粗壮的大肉棒套动,然后一口含住了一颗大睾丸,交替的含了这

    个又含那个,再用舌头来回地舔着他的阴囊底部,乐得老头子直用脚趾磨蹭我跨

    坐在他脚上的阴户,最后干脆直接把大拇脚趾一下插进了我的阴道之中。

    我「啊」的一声窜了起来:「坏老公,把人家弄痛了!」心里却在想:这个

    老不死的,也不知道有沒有脚气,让我得了什么阴道炎的我准让他精盡人亡!

    老头子哈哈一笑,顺势起来一口含住了我的乳头,灵巧的舌头将我的乳房伺

    候得舒舒服服。我稍微一抬屁股就想坐到他的大阴茎上,谁知他却一把紧紧地抱

    住我,贱笑着问:「又想要了小骚货。」

    我性慾正起,这老东西竟然还折磨我,我气得一低头咬住了他的下唇,把舌

    头整个伸到他的嘴里。老头子双臂紧紧地将我固定在他的怀里,我勉强地抬起屁

    股还是将他的阴茎纳入了体内,那一刻是非常销魂的,那粗粗的大肉棒满满地塞

    在我的阴道之中,我享受地昂起头,身体向后仰。

    沒等我彻底享受完这种插入时的快感,老头子已经按捺不住,抓着我的腰示

    意我上下套弄。我一把将他推倒在床上,跨骑在他上面,双手按着他的小腹,蹲

    起、坐下,再蹲起、再坐下……因为角度的关系,这样可以让他的阴茎更深入地

    插入我的蜜穴之中。

    随着「啪!啪!」的声音,我低下头去看我们交合的地方,粗壮的肉棒深深

    地插入我下体的洞穴之中,伴随着我的起起落落,大肉棒在抽出的时候总能带出

    一小段我阴道中的内壁,白白的肉;而进入的时候,因为我的阴道被粗大的肉棒

    塞满,两片小阴唇紧紧的裹住阴茎根部,不免也给捲了进去,甚至好像连阴毛都

    被带进去一般,每一下都是那么到位而刺激。

    我抬头看了看老东西,他也正紧盯着这美丽的情景,看见我望向他,竟带有

    些骄傲的邪邪一笑。我双手扒开着大阴唇,让他能更清楚地看见自己的大阴茎是

    如何在我的蜜穴中抽插,并操得淫水四溅的。老头子将双手埝在脑后,一副悠哉

    游哉的样子享受着我带给他的欢快,时不时还闭上眼睛回味一下。

    我蹲在他身上不停把屁股起起落落,时间一长竟也支持不住,虽然舒服却也

    败下阵来,自己竟把自己快操出高潮了。我软软的趴在刘叔身上,在他的耳边轻

    语:「老公,救命……」

    老头子一个翻身将我抱起又来到那个放着电脑的桌子旁,让我坐在桌子的一

    个角上,然后他拖来一张椅子,一脚踩在上面,看来这个姿势他经常用,要不也

    不会这么熟练。

    准备好一切他就立即提枪上阵,说实在的,他还真沒有什么花样,一插进来

    就开始抽送,并伴随着粗粗的喘息声音。虽然这招式玩不出什么花巧,但胜在角

    度极为配合,我的阴道与他的阴茎成一直缐,每一下都是直出直入,将大肉棒捅

    到我阴道的最深处,偶尔龟头还会顶中我敏感的花心。

    「啊……老公……真要了我的命……啊……嗯……轻点……轻点……啊……

    又顶中了……受不了……嗯……用力……再用力……」

    「小骚货……以后还……找不找刘……叔了嗯我幹……幹死你!喜不喜

    欢老公幹你啊我幹……幹……」

    我们语无伦次地享受着性爱的快乐,我在他胯下一次又一次地达到高潮,直

    到阴道干涩得再也流不出一滴爱液来,他才终于将浓浓的精液射进我体内。

    在他家里简单的沖了一个澡我就离开了,虽然他一再挽留我过夜,但我还是

    离开了那屋子。夜色苍茫,我走在冷清的街道上,我知道自己不会在这个男人这

    里停下脚步。并不是我不知廉耻、沒有妇道,我只是在走着自己的路,自己想要

    的路。我只是个普通的人,不想学圣人强迫自己,我只是随心所欲而已……这样

    的我,你们会爱我么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