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迷恋巨屌的偷吃少妇

    发布时间:2021-05-21 00:00:49   

    悬挂的水晶灯随风摇晃,折射着午后日落,落在大理石点点发光,俨白的雕刻石像、镶边的落地窗、充满浓浓欧洲风味的建筑里,正瀰漫着截然暧昧激情的气味。

            

    「亲…亲爱的,再快点、快点,阿阿…恩阿…。」女子娇喘着。

    「宝贝,你好紧、好舒服。」

            

    男子双手扣紧女子纤细的腰间,从她背后抽插着她紧致的阴部,随着男子的沖刺,弯着腰的女子,胸前两团浑圆不断摇动着,每一次阴道跟雄鸡紧密的结合,下下都碰触到她的花核,使她身体阵阵的颤慄。

    「不…不行了,阿阿…嗯…我不要了…嗯阿。」白皙的皮肤下,因激情而泛起淡淡的粉红。

    「真的不要了吗」

    男子故意停下动作,邪恶的笑着看她。他知道她爱假装害羞,他上了她那么多次,每次都总在快高潮的时候喊不要。

    「你真讨厌。」女子害羞的打了他一下。

            男子大笑一下,继续了先前的动作,这次更疯狂的加速,让身下的女子尖叫不断,直到她高潮的不断抖动身体。

            女子名叫凯蒂,原是时尚模特儿,年纪轻轻就嫁入豪门,20岁的她与丈夫足足相差40岁,足以作她阿公了,在床第方面无法满足正值青春的她,趁丈夫出差期间,常与园丁阿华私通。

            在性爱方面是箇中高手的阿华,总是挑逗着她的每一个感官,他的抚摸、舔舐着阴蒂,以及各种姿势的深入,都让凯蒂体会到前所未有的感觉。

    当初她其实是个安分守己的家庭主妇,直到那天夜里的强暴…

    *******************************************************************************

    那是跨年的前夕,宅里所有的僕人都放假,到市区里观赏跨年的烟火,丈夫已出差一个多月沒回家,虽天天通话,但仍弥补不了凯蒂心里的空虚。

    刚泡完澡的凯蒂,濡湿丝绸的睡衣,服贴显现出她姣好的身材,她平躺在法国进口的双人床上,缓慢的抚摸自己的胸部,时而揉转大胸,时而扭捏乳头,不满足的她,摩娑着每一吋肌肤,从胸部到肚脐、再到腹部,一直往下到粉色的蕾丝底裤,隔着底裤不断的摩擦、按压那刺激的花心,随着自己的抚摸愈来愈快,喘息声也逐渐急促,嫣红的双颊,蹙着眉享受的一波波的快感,直至底裤渗出淫秽的汁蜜,她加快手指的摩擦,娇喘更大,直到达到高潮的顶点。

    「阿…。」

    凯蒂阖眼的摊在床上,胸部因刚才的兴奋还上下喘息着,完全沒有注意到在门口有道灼热的眼光一直在欣赏这血脉贲张的画面。

    阿华早在应聘园丁时,就深深被这美丽的女主人给吸引,混血着法国血统,让她拥有模特儿高挑身材,傲人的上围、纤细的腰以及紧緻的双臀,但是凯蒂平时非常嚣张跋扈,鄙视那些女僕、工人粗俗、骯髒,对他们看都不看一眼,他虽然觊觎她的美色,但也都是在暗地躲着偷看她。

    如今看到这春心荡漾的场景,再也忍不住想解放小弟弟的胀痛,突然窜出一把摀住凯蒂的嘴巴,一手在她胸前乱抓。

    凯蒂微瞇的双眼霎时睁大,叫喊声被阿华的手给掩盖着,不停发出呜呜…的声音,双手则不停的挣扎着。

    阿华的本是粗工,健壮的体魄轻易就压住柔软的身体,一手仍摀住她的嘴,另一手已开始脱下她蕾丝内裤。

    凯蒂知道阿华的下一步便是要做甚么,惊慌的扭动身体,想从他身下挣脱出来,哪知他干脆直接把蕾丝撕碎,平压在她的背上,两人上下紧密的贴着,硬直的鸡巴直接顶着她的私处。

    感受他沈重的压迫,只见他大手从下腹微抬起她的臀部,在她还来不及反应时,便把以胀红许久的鸡巴背后挤进她深处。

    「不要──。」

    一阵刺痛划过凯蒂,还沒准备好接受巨屌的她,难受的直喊不要,蠕动着身躯,想逃离他的钳制。

    凯蒂新婚沒多久,加上甚少的房事,那阴道仍有如处女的紧緻,当阿华的雄器硬深深的插入时,紧窄的阴道仍因撕裂而微微出血。

    「老闆娘,舒服吗」阿华淫笑着看着身下扭曲的胴体。

    凯蒂疼到说不出话来。摀住她的手轻轻放开,看着她一张小脸纠结在一起,饱满的红唇微开呻吟着。

    阿华含住她的小嘴,凯蒂厌恶的想要推开他,他有力的手掌扣住她的后脑,只能任他不断搅和、吸允她的口中的密汁,丁香小舌被他不断往外吸,疼的她不断推他。

    趴在她身上的阿华,缓慢动着下身,那雄鸡穿过她夹紧的双腿,直往她洞口插去,随着他抽插,腿内侧沾上许多湿黏的体液,液体愈流愈多…愈来愈湿…

    疼痛过后,凯蒂紧接感受到的是撞击到顶点的酥麻,每次撞击就像电流流过全身,颤抖的身体,让她不自觉得舒服叫出声来。

    「嗯嗯…嗯阿…嗯阿……。」

    噗滋!

    噗滋!

    阿华看到她红彤彤的脸颊,知道她开始享受他带来的快感,将她翻回正面,抬起细长的腿、扣住腰间,向前深深插入小穴。他低下头,含着以硬挺的乳头,由吸允到轻咬着,强烈的感官刺激着凯蒂,这是丈夫从来沒有给过的感觉。

    抽插慢慢加速,愈来愈快…。凯蒂不由得拱起胸,蹙着眉淫叫着,胸前的丰满因着他的动作前后快速摇动着,「不……嗯阿…。」

    直至她感受到阿华的一阵抽蓄,满满的液体磙进她的子宫深处,她则因为高潮仍一阵一阵的抖动着。

    这时,阿华从口袋拿起手机,喀擦!喀擦!

    「老闆娘,你样子性感到我都捨不得跟別人分享,如果你把我们之间的事情说出去,明天你就会在各大媒体上看到,届时老闆也不要你了,你要回到模特儿界也不可能了。」

    他邪笑的将刚拍的照片翻转给她看,恼怒的凯蒂身手一抓,想要抢走他手上的手机,哪知阿华的动作却比她快,拿着手机一跃至床边,转身离开。

    凯蒂既愤怒又害怕,嫁给那老头无非是为了钱,当初答应嫁他,是因病重的母亲可以得到妥善的治疗,而年幼的弟弟也能得到良好的教育,如果东窗事发,她的一切努力都白费了。

    于是她隐忍了阿华对她的强暴,然而阿华却食髓知味似的,以手上的照片再三威胁她与他做爱。

    起初,她愤怒、羞耻,不甘愿的配合着他,而慢慢的她也爱上这高潮的滋味。

    *******************************************************************************

    几个月下来,她跟阿华已不知道做过几次,这种偷吃的滋味更是刺激。

    凯蒂偎在阿华的胸膛,刚完事的她还有点喘。而他则把玩着她粉嫩的乳晕,轻轻的滑过她的乳头,让她刚兴奋完的下体,又流出黏稠的汁液。

    「你很讨厌耶!」她娇羞的推开他的手。

    就在此时,碰──

            玄关的门被重重的打开,直冲进来的不是谁正是凯蒂的丈夫,身后跟着四五个人,分別是宅里的男僕人及司机,他们每人手上皆拿着摄像机对着前面正遮掩二人拍摄。

    丈夫狠踹了阿华,一群僕人便围着阿华勐打,而后冲了过来就给凯蒂一巴掌。

    「你这他妈的贱女人!」

    男人的巴掌力道很强,凯蒂嘴角被打出血来,但她沒时间喊痛,连爬带跪的到丈夫的脚下,哭喊着。

    「老公,我错了…呜呜…我错了…对不起,你原谅我一次吧!」她抱着丈夫的脚,害怕丈夫会因此而跟她离婚。

    被打得奄奄一息的阿华被带离开,至于是死是活,凯蒂已经无暇去管別人了。

    丈夫一把拽着凯蒂的头髮往前拖,凯蒂尖叫着,双手握住着丈夫的手,随着他的拖拉,使她丰满胸胸圃摇摆着,双脚因为在地上挣扎,那粉嫩的私密处若隐若现,让现场观赏的男僕不由得跨下紧绷起来。

    丈夫拖拉她直致卧室,他拉下拉鍊,露出他的鸡巴,压着她头贴近。

    「你给我好好含着。」

    凯蒂从来沒有给人吹过,高傲骄傲的她,觉得这种事很骯髒,就连阿华好几次要她做,她都不肯,丈夫当然也知道,把她捧在手心上的他,只要是她不想要的,从来也沒有免强过她,如今他竟然要她口交。

    凯蒂因为害怕丈夫一气之下提出离婚,她的家人都还需要他的金援,于是委屈的缓慢张开口,含下老公鸡巴,一边啜泣一边吸允着。

    「吸,吸快点。」

    丈夫抱住她的头,前后加快速度,一阵抽蓄后全射到她的口中,她噁心的想要吐出来。

    「你要是敢吐出来,你妈跟你弟,你自己就看着办。」

    凯蒂压下噁心的念头,很狠咽下去。

    丈夫满意的看着她吞下去,捏着她的下巴抬起,阴狠得跟她说。

    「你他妈得很喜欢给人操,是吧!」

    凯蒂边哭边摇头,无法说任何反驳的话,她不知道丈夫说的这句话是甚么意思,只能拼了命的摇头。

    而她未来悲惨的命运又该会如何…

    *****************************************************************************

    诺大的房间间,迴盪着女子的哭泣声。

    自那天起,丈夫发现她的背叛后,她已被软禁三天了,除了一天三餐的佣人外,她再也沒见过任何人。

    凯蒂心情从恐惧、害怕,直到绝望,一双哭红得杏眼,望着窗外的月光。

    扣扣!她知道是小菁送饭来,她期待得从床上站起。

    小菁年幼曾遭火吻,脸上凹凸不平的得疤痕,让凯蒂非常嫌恶她,如今她被困在这里,却不得不求情她。

    「小菁,老爷有问起我了吗」她急切的询问。

    「夫人,老爷…他只说夫人不能出去,其他甚么都沒说。」小菁小心翼翼的看着凯蒂。

    凯蒂失望的退了一步,随即恼怒得挥扫桌上,铿锵地撒落一地饭菜。

    「不──,都是你们,都是你们,你们全部联合起来陷害我。」

    接着,她随手抓起桌上的杯子,就往门口丢去。

    小菁尖叫得想闪躲,仍被碎裂的玻璃划过手臂,白嫩的手臂很快流出鲜红的血液,她只能默默得低着头,眼眸闪过一丝恨意。

    凯蒂沒有注意到其他事物,徒自沈醉在悲伤当中。

    小菁收拾好凌乱的房间离开房间,但过沒多久,却手拿一盒像是礼物的盒子进来。

    「夫人…老爷说,要你穿这件衣服跟他去参加聚会。」

    凯蒂望着那盒礼物,高兴的接过。老爷原谅她了,他跟之前一样带她去豪华餐厅,享受着高级美酒,他一定是原谅她了。

    她迅速换下丈夫要她换上的衣服,但是她愈换愈奇怪。

    黑色无袖的紧身皮衣、黑色皮手套、黑色皮靴,黑色丝袜以及不能再短的皮制短裤,亮红的丁字裤,怎么看也不像是要参加聚会的样子,倒是像A片里SM的模样。

    「这真的是老爷要你给我换上的」她很是疑惑。

    「嗯嗯,老爷说你赶快换上之后,就先到聚会场地,他随后就到。」

    凯蒂心里很是疑惑,看着这身诡异的服装,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是这是三天来,老爷唯一主动跟她联络。

    她乘上专属的轿车到达会场,进入大厅后,她更是觉得奇怪。昏暗的大厅闪烁着彩色的霓虹灯,一间间包厢紧闭着门户,像是要隐藏甚么,迷离暧昧的音乐,听得让人心跳加速。

    「阿顾,你确定是这里吗」她询问司机。

    「恩,老闆说你先进去等他,他开会完很快就会过来」

    凯蒂随然疑惑,但是也不敢为被丈夫的命令。拿了包箱钥匙进入包厢,里面微湿的雾气从正中央得温水泳池冒出,鲜红色的加大双人床显得刺眼,她缓慢前进直到她看到一些她不认识的器具,有鞭子、男性生殖器具、铁夹子、手铐等等。

    她铁青了脸,转身就想从门口逃走,此时却近来了两个中年男子,凯蒂认识他们,他们是丈夫的合作伙伴,每次的宴会都可以看到他们用猥亵的目光盯着她看,像是要把她生吞剥。

    「你…你们也是来参加聚会的吗」她胆怯的问。

    「聚会哈哈哈哈。」两人对看一下,接着狂笑着。

    「我…我想出去。」

    「想走,老子可是花了很多钱。」较胖的那个男子一把抓住凯蒂的手,贴着她的脸颊,淫秽得看着她。

    「你们幹甚么快放开我。」

    凯蒂另一手推着她,无奈力气太小仍被他拖扔在那张鲜红的床。

    「我们可是折抵了20%得合约获利,才让你家老总捨得让你来服务我们呢~」胖子勾起她的下巴,望着她含泪的双眼。

    「不会的…不可能,你们骗我,我要出去我要出去。」

    胖子与另一个平头男子拉着挣扎的凯蒂,一前往到那性爱器具的区域,两人一手一边将她手脚扣上手铐及脚铐,让她呈大字型,黑色紧身衣紧绷得让人血脉贲张。

    胖子猥亵得拿着剪刀过来,凯蒂害怕得求饶他们。胖子沿着她乳晕形状剪开,两个乳头霎时弹跳出来,黑色皮衣少了两个圈。再来,他蹲下,剪开她的底裤,粉嫩的阴部崭露无遗,刺激着他们视觉感官。

    「我会报警,你们会完蛋,快放了我,快放了我。」冰冷的剪刀划过她的肌肤,让她害怕得不停发抖。

    「老总说,若你不从的话,你妈跟你弟…。」

    这下凯蒂确定了的确是她丈夫安排过来得了。

    在她还在震惊丈夫的无情时,胖子一嘴含住她乳头,不停得吸允、轻咬,凯蒂咬着下唇不自己发出声音,他另一只手伸到她的私处,指腹摩擦阴蒂,然后伸出中指往她的阴道插入,湿软的肉壁包覆着手指,让他下腹的鸡巴逐渐变硬。

    刑具下有张黑色皮床,胖子让她躺在上面,她被禁锢的手脚仍被锁着,无论她如何挣扎,只让她手脚多了几条红肿。

    胖子让她的双腿开至极限,他蹲下舔舐着两片鲍鱼中凸起的顶点,平头男子手上拿着跳蛋放在她的阴蒂处,太多的刺激让她忍不住叫出来。

    「阿…阿阿…‧」

    「马的,老总说你爱被操,还是真的。」

    平头接着带刺的长条物,毫无预警得直插入她的阴道,还不适应得她尖叫着,「不要─。」

    「我才插进去,你他妈的就那么爽啦!」

    平头加快手上得抽插,凯蒂疼痛的扭腰,手脚的挣扎让鍊条撞击不断发出噹噹声,随着抽插愈来愈快,体内的汁液愈来愈多,噗滋!噗滋!让她激动的抖动身体,舒服的叫出声音。

    「恩阿…阿阿…。」

    平头抽插了几分钟后终于停止,她以为结束了,只看到平头拿着鞭条走了过来。

    啪!啪!

    「阿─阿─」

    平头拿着皮鞭朝她私密处抽了两下,抽鞭到敏感的阴蒂,甩下的瞬间,她疯狂尖叫的缩紧身体,疼痛使她双手握紧紧皱着眉,而下腹留下火红的两道痕迹

    「爽吧!爽吧!哈哈哈哈。」平头像是受到刺激似的,更是狂颠得抽鞭着她。

    「阿─阿─痛…阿─。」

    「妈的,我受不了了,我先来。」

    胖子一把推开平头,将鸡巴顺着小穴滑入子宫颈。平头不以为意的坐在旁边观赏着。

            「不…不要…呜呜…不…呜。」

            随着胖子前后的抽插,摩擦着刚刚被鞭红的伤口,让她下体更加红肿,疼痛使她不断的往后缩,胖子却一把抓回,扣住她臀部,快速的抽插。

            不能动弹的凯蒂,只能承受每下撞击到顶点深处的刺激,使她收缩的阴道分泌更多的汁液,疼痛中带点快感,每次碰撞身体都不由得颤抖一下。

            「嗯嗯……嗯阿…恩…。」

            她无力的配合着胖子的抽插,愈来愈快…愈来愈深,愈多的撞击让她叫得更大声,直到胖子抖了一下全全射入,热黏的精液从阴道口慢慢流出。

            平头此时拿起许多夹子,夹在凯蒂的乳头、乳房、阴道、阴蒂上,前前后后夹了二十只不止,然后─

            「阿─。」

            

            一把扯下的同时,凯蒂感觉同时有人再撕碎自己身体似的,疯狂哭喊着,身体微冒出汗水,不停的抽蓄着身体。

            「哈哈哈哈哈。」

            平头似乎一点都不想幹她,只想不断凌虐她,听着她痛苦得尖叫,刺激的他更加兴奋,他拿着刚刚棍棒硬是塞往她的口中,一直推挤到她喉咙,凯蒂不断得呕噁,眼泪不停流。

            「你这样会玩死她的。」胖子皱眉推开平头,一把抽出她口中的长棍。

            平头无所谓的回到器具区,找其他可以让他兴奋的工具。凯蒂不断的咳嗽,大口唿吸着空气,惊恐着看着他的背影,害怕他又拿甚么道具折磨她。

            平头手上拿着有如刚刚的长棍,只是不是棍而是带有锯齿状的三角型长条,扳起凯蒂的屁股,从她菊花狠狠往里面戳。

            「阿─,痛…好痛…放开我…我不要了…求求你们。」

            听到惨叫声的平头,更加兴奋得抽插她肛门,血渍沾在长条棒上,凯蒂疼得一阵一阵抽蓄,觉得她今天会死在这里。

            胖子也拿了长棍插入她的阴道,就这样前后抽插得,凯蒂绷起身体,紧抓着鍊条,小脸疼得皱起来,紧咬着牙忍受每次插入得疼痛。

            胖子看她快昏厥过去了,于是让她休息一下。

            凯蒂无力摊在刑具上,身体因为刚刚的抽插很不停抽蓄。

            紧接休息完后,平头又开始抽鞭着她,她泪水交加的疯狂尖叫,无论他如何叫,只激的他更加用力的抽鞭。

    他们玩了四个多小时,凯蒂终于承受不了昏厥过去,大腿跟下腹看得见带有血丝的鞭痕,手脚因刚刚的挣扎留下一圈一圈的肿红,肛门跟阴道还插着条状物,前跟后的小穴因为多次的抽插而破皮流血,血渍在她大腿清晰可见,不知道哭了多久,眼睛红肿还噙着泪。

    胖子看着血迹斑斑、惨不忍睹的凯蒂,看向一旁的平头摇摇头。这傢伙简直是个变态。

    而平头却带着疯狂的笑容,看着满身是血的凯蒂更加得兴奋,想再听她那痛苦的叫喊声,愈让他想要疯狂抽鞭她。

    胖子看着平头还想继续搞她,一把拉住他往门口走,怕在搞下去真的鬧出人命来。

    凯蒂已经失去知觉,满身是伤得昏厥着…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