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深藏的罪恶 第一百六十七章 领证

    发布时间:2021-05-21 00:00:36   


    薛进想的比较简单,但更改年龄,还是动用了老关系。

    男人请客吃饭,送了点礼,但却十分高兴,因为这根跟自己所要拥有的幸福相比,简直不值一提。

    办好了身份证,男人抽空带着女孩去了民政部门。

    半个月内,到过此地两次,第一次心情不错,第二次更是喜上眉梢,薛进翻了家中的万年历,仔细推算着。

    他心想这个月,万事顺意,为了避免横生枝节,结婚证也在月内领了。

    手捧着鲜红的大红本,薛进的嘴角忍不住上扬,一路上轻快的和弦月响遍整个车厢,到处充满了快乐因子。

    连羽也受了感染,笑容满面。

    在别墅她住的很舒心,有保姆照顾,薛进又宠她,最主要的是,行动十分自由,不象在陈林那里,处处拘束。

    但有一点让她十分不快──乳房胀痛,又酸又痒。

    连羽常常偷偷自己抚摸,觉得羞耻的同时,忍不住感到畅快,而男人偶尔的求欢,更令她不知如何应对。

    既期盼又害怕。

    她不知道怎么了,突然之间对男人的碰触,没有那么抵抗,全身上下的细胞,似乎很饥渴,需要人安慰。

    ──难道我是个淫荡的女孩吗?

    女孩没有妈妈,更没有知心朋友,所以有事只能闷在心中。

    这一天,薛进带了连羽到妇科医院检查,大夫极其仔细的给她做了彩超,然后把结果拿给薛进。

    孩子和大人一切正常,但由于骨架太小,可能生产有困难。

    薛进明白她的意思,但想到要剖腹,又替女孩骇疼,他皱眉心中不快,但事没临头可能有转圜余地。

    男人另外还十分关注一件事,这一胎是男,是女。

    他暗地里找了主治医生,说明来意,对方十分为难,当薛进从口袋里掏出大红包时,对方态度立时转变。

    连羽本来做完检查,穿好衣服要起身,结果又被按了回去。

    女孩躺在床上,十分不安,感觉那冰凉的膏液再次涂满肚皮,不禁浑身一僵,医生拿着仪器让她放松。

    反复看了几个体位,医生才让女孩下床。

    她摘了口罩,走了出去,满脸堆笑:恭喜先生,是个男孩。

    薛进也没多高兴,只是感激一笑:其实男和女都一样,他就是想提前知道,小丫头肚子里到底什么种。

    男人见小羽出来,连忙迎了上去,给她穿好外套。

    怀孕接近四个月,女孩的小腹微微凸起,外面罩着一件宽大罩子,如果不仔细看,还真不会觉出异样。

    回到家中后,薛进让她上楼休息,自己去了书房。

    翌日,薛进找了周易大师算好了良辰吉日──就在一个星期后,决定在教堂举办婚礼。

    定了日子,男人跟单位请了几天假,他要和小新娘拍婚纱照,另外还要置办酒席,但现在非常时期,一切从简。

    他先是给丁步去了电话,告诉他,自己离婚了,对方十分诧异,待说到不日的婚礼,好友更是错愕万分。

    被追问新娘是谁,薛进笑着跟他说了实话。

    丁步原本就佩服薛进的商业头脑,这次连泡妞都要甘拜下风,居然娶了一个怀孕的小新娘。

    丁步咧开嘴,里面全是醋味。

    想他要钱有钱,人嘛虽说糙了点,但却也心善,怎么不见哪个小女,看上自己呢?那些主动贴上来的,都是为钱,即使自己追到的,刚开始不贪婪,后来也变味。

    不过话说回来,丁步还真没薛进那本事,制服不了家里的母老虎,所以他只有羡慕,嫉妒,恨的份儿。

    放下电话,薛进打给了自己的老朋友。

    薛进警官学校时,认识了一个铁哥们,现在人在背景,混的很不错,平时过年过节都有电话来往,如今这等大事,当然要去个电话。

    哥们虽然很忙,但还是满口答应。

    薛进拿着电话,翻看着通讯录,想要再找出几个能到席的,但看了半天,末了只能放弃──里面大都是官场朋友,或是岳父那边的人。

    男人不能在这时,去打白奇的脸。

    待到给连俊打电话,问他要请谁时,对方半晌无语,薛进忍不住提醒他:如果实在没什么人,可以叫陈林来。

    青年啪的一下,将电话挂掉。

    薛进本是好心,没想到碰了一鼻子灰,但也没生气。

    男人原本想在高级酒店举办婚礼,但怕遇到熟人,不好说话,另外就是参加之人非常少,包个场地,十分冷清,于是就决定在别墅请高级厨子过来烧菜。

    安排好这些,薛进又给主婚的牧师打了电话,约好时间,而后便按照计划,一步步来做。

    薛进结过一次婚,那时候的婚纱照比较简单,但也十分费神,如今到了影楼,看着一本本精美的样板,两人着实犯难。

    每一册都很美,一时间难以选择。

    经理见二人年龄有些差距,便猜想很可能是小三上位,但看着连羽一脸稚气,却也生出疑问。

    这孩子太小了吧?

    八卦归八卦,挣钱是王道,于是推荐了一套高级组合。

    连羽看的眼花缭乱,再听对方一顿吹嘘,顿时动了心,回过头来望着薛进,满眼恳求,男人哪里受不得住这个。

    尽管心理对几百张照片发怵,还是答应下来。

    先是拍外景,在化妆时,连羽有些别扭,又是脂粉,又是假睫毛,十分不习惯,但定妆的效果很美,只不过看上去成熟很多。

    为了视觉效果,其间有好多袒胸露乳的照片,薛进看着女孩鼓鼓的胸脯,登时有些不乐意──好东西是他的,其他人凭什么看?

    这里的其他人,重点指向男摄影师。

    连羽也很尴尬,要知道他从没穿过如此暴露的服装,当薛进跟经理商议要换掉时,着实松了口气气。

    外景地在一处公园,此时绿意盎然,女孩穿着婚纱也不冷,但摆出各个造型,却费了翻工夫。

    那七寸高的鞋子,让她吃足苦头。

    薛进也不好受,他平时笑得很自然,但为了配合摄影师,嘴角都弯的麻木,当休息时,看着女孩走路不自然的样子,很是心疼。

    他让对方坐下,将鞋子脱下,细心的为了捏脚。

    此时女孩也顾不得羞耻了,她累的心不在肝上,只想旁边有张床,立刻扑上去,结果拍了三个小时,连羽吃不消了。

    薛进交了钱,但摄影师的时间有限,本来一天的工作量,要分四天完成,怎么可以?

    可男人有钱,出了几倍的价钱,买摄影师的时间,几天后,外景终于拍完,女孩却累的不想再拍室内了。

    薛进每天晚上都要给她搓脚,知道她辛苦,也不为难。

    到影楼要求退钱,对方不答应,薛进让他们出具个证明,以后有时间过来补拍,见他面色不善,气派非凡,只得让步。

    两天后,叫他们去选照片,制作影集,连羽这才不得不出门。

    三天后,薛进下班后,捧着影集进门时,连羽惊呼一声,冲了过去,夺在手中:她这辈子都没拍过这么多照片,而且还那么漂亮。

    看着女孩目不转睛的盯着瞧,薛进感到一切的疲累都值得。

    当女孩抬头,开玩笑的说道:不如我们去补拍吧?男人面上一僵,但马上欣然答应,可女孩狡黠一笑,不了了之。

    薛进这才松口气。

    婚期很快到来,薛进这天去机场迎来一位朋友,老友带了妻子和女儿,一同来给他庆祝,男人十分高兴。

    由于关系好,不想他们去住酒店,比较麻烦,所以安排到别墅。

    好友知道他近来发达,但看到气派的住宅,还是很吃惊,拍着他的肩膀道:你小子,真行啊。

    薛进想要叫连羽下去,可女孩就是不肯。

    她在闹别扭,不愿见人,他觉得那是薛进的朋友,跟她没关系,那些都是成年人的世界,怕自己应付不来。

    男人笑着亲了她一口:小羽,你不用说什么,只要吃东西就好。

    哄骗再三,女孩终于下楼,她穿着彭起的小洋装,尽量做的优雅,举止得体,可人们却看傻了眼。

    好友看了看连羽,又瞧了瞧自己女儿。

    觉得她们年龄相近,样貌十分鲜嫩,不禁冲口问了句:这是你妻子?

    薛进抿嘴一笑,连羽看到他们所带的女儿,脸蛋唰的一下红了起来,见她想要退缩,薛进连忙拉住她的手。

    他大声张罗着要佣人开饭。

    席间薛进跟好友东拉西扯,聊的十分投机,而好友的妻子跟连羽没什么共同话题,毕竟年龄摆在那儿,倒是他们的女儿,主动跟连羽攀谈。

    两人说着,说着,便说到了学习的事,薛进假意咳嗽一声,连羽根本没注意到,当谈到几年级的课程时,露了底。

    一时间,饭桌上静得有些可怕,气氛十分压抑。

    薛进面色难看,不动声色的瞪了连羽一下,连忙圆场:小羽她上学比较晚,所以还在读初中,实际上她已经成年。

    夫妻两对看了一眼,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女孩知道自己说错了话,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后面说话也变得谨慎小心,生怕一不小心出了丑。

    饭后用了甜心,薛进让一家人上楼早休息,毕竟明天还要去教堂。

    男人带着女孩回到卧房,十分无奈的看着她,没什么责怪的意思,但小。女。

    孩被他看得不自在。

    「我是不是很笨啊,连说谎都不会。」

    她知道他们与别人不同──年龄不够,被篡改,不过男人答应自己,在她成年后,会改回来,如今需要些伪装,但她今天似乎说错了话。

    薛进拉过她的小手,放在唇边轻轻一吻,温柔道:「小羽,难为你了,三年后,我会给你一场盛大婚礼,让你成为最风光的新娘。」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