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来电达淋

    发布时间:2021-05-21 00:00:34   

    又到了唐薇上夜班的时候了。

    唐薇和公司总机室其它同事不一样,她喜欢上夜班。因为丈夫忙于生意,结婚一年多来晚上很少回家,

    唐薇不愿意独守空房。

    快零点了,「不会有电话了吧」唐薇想。上夜班有个好处,一般零点以后就可以休息了。

    唐薇正准备到里屋睡觉,电话铃突然响起。

    「喂,您好。这里是吉兆公司客户服务部。」唐薇的声音十分悦耳动听。

    「是唐小姐吗」一个低沈的男声。

    「是我。」唐薇略感奇怪,客气地说,「请问您需要我什么服务」

    「我想要妳,行不行」男人流里流气地说。

    唐薇脸一红,她从未接过这种电话,又怕是客户开玩笑或自己听错了,依然礼貌地说,「先生,您说清楚点。」

    男人说:「我想要妳的性服务。」

    肯定是骚扰电话了,唐薇有些生气,「先生,您放尊重点!」

    「我很尊重妳啊。」男人说,「我也好喜欢妳,妳的美貌让我无法入睡。」

    唐薇稍稍平静,她对自己的容貌一向自信,最愿意听到別人的赞许。

    男人继续说:「我真的很想妳。从看到妳的第一次,我就喜欢妳。」

    唐薇有些欢喜,「我有丈夫了,先生。」

    男人说:「他怎么配的上妳,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唐薇有些气恼,盡管丈夫忙于生意,婚后常常忽视自己,又性格内向,不会花言巧语,

    但唐薇依然很爱自己的丈夫。「请您不要这么说。我……我很爱我的丈夫。」

    男人有些诧异,「噢……他真是有福气,能够娶到妳这样的妻子。」

    唐薇心里又有些高兴,丈夫从来沒说过这种话。

    男人又说:「妳今天穿的衣服真漂亮。」

    唐薇平时就喜欢丈夫说这些,可惜,丈夫似乎从未注意自己的衣着。

    「不过,黄色上衣配黑色短裙更漂亮。」男人说。

    唐薇穿的正是黄色上衣,只是配了件蓝色短裙,她自己也觉得不太合适。「看来,这个人比较懂穿着。」

    唐薇想,「他怎么看到我的」

    男人似乎知道她想什么,说:「我早上见过妳。妳总是很迷人的。」

    「哦。」唐薇想,「早上他是谁呢」她看了看对方的号码,并未见过。

    「妳的皮肤多么白,胸部多么高,臀部多么圆,大腿多么性感……」

    唐薇有些不自在,这么直接的赞美还是第一次听到。

    「妳知道我当时怎么想吗」男人问。

    「怎么想」唐薇脱口而出。

    「我真想脱光妳的衣服,吻妳,抚摸妳,啊……」

    唐薇脸上有些发烧,「你不要乱讲。」

    「我知道你很需要,你丈夫从未让你达到过高潮,我可以的,想不想试试」

    唐薇生气了,挂断电话,胸脯不断起伏。「胡说,胡说!」她想。

    唐薇来到里屋,脱掉裙子只穿着内衣内裤躺下,却久久不能入睡。

    「高潮」她想,「什么是高潮」她和丈夫的性生活并不多,虽然每次都很激动,但唐薇总觉得少点什么。

    「难道我从未达到过高潮」她胡思乱想着,觉得有些空虚……

    「铃——」电话又响了。唐薇犹豫了一下,还是起身接起电话。

    「唐小姐。」还是那个男人,「我睡不着,妳也睡不着吧」

    「我……」唐薇不知该如何回答。

    「不如我们聊会儿」男人说。

    唐薇想,反正睡不着,和他聊聊天也沒什么损失,「好吧,不过,你不要说那种话。」

    男人高兴了,「我就知道你心眼好,不同于那些俗不可耐的女人。比如蒋莉。」

    蒋莉也是客服员,性感泼辣,据说和老总有那种关系,工资比其它话人员高,唐薇最讨厌她。

    「嗯。」她说,心里奇怪,「你认识蒋莉」

    「见过几次,比妳差百倍。」

    唐薇心里受用,对这个男人有了好感,「你是我们公司的」

    「不是。」男人说。「我是外地的,后天就回去了。」

    唐薇心里觉得安全许多。

    男人又说:「我身材高大,有一米八三吧。很强壮的!不是我吹,我很帅的,有很多女孩子喜欢我。」

    唐微笑了,「你真是厚脸皮。」她逐渐放松,开起玩笑。

    男人说:「真的!我不骗你。我骗你……天打雷噼。」

    唐薇有些相信了,「也许他真的挺帅。」

    男人继续说:「我练过两年健美,浑身是肌肉。」

    唐薇移了移身子,她喜欢健美的男子,可惜丈夫身材瘦弱。

    男人害怕唐薇不信,说:「我给你练练,妳听……」

    话筒中果然传出「格格」的肌肉和骨骼的响声。唐薇有了异样的感觉,「好……好了,我信了。」

    男人似乎放心了,「怎么样,我强壮吧」

    「嗯……」唐薇答应着,眼前似乎看到一个强壮的男子,正冲自己微笑。

    「我不仅身体强壮,」男人压低声音说,「那里也很强壮。」

    唐薇一时未明白,「哪里」

    男人说:「就是你们女人最喜欢的地方。」

    唐薇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了,脸一红,「又说下流话!」但也并未生气。

    男人受了鼓舞,「我每天早上都一柱擎天。」

    唐薇脱口而出,「你不怕撑破裤子。」随即感到羞涩,「我怎么也说这种话」

    好在男人似乎并未在意,说,「可不是嘛,我想了好多办法都未解决。」

    唐薇心想,他有什么办法呢

    男人说:「后来,我只能裸睡。」

    「哦……」唐薇舒了口气,觉得下体有些不自在,就夹紧了双腿。

    男人又说:「有时候,我老婆都受不了,幹不了两下就求饶。」

    「你结婚了」唐薇说,心中忽然有些失落。

    「啊,」男人说,「不过,我老婆比妳差太远了。黄脸婆不说,还特別凶。」

    唐薇心中感到一丝安慰,「那你还娶她」

    「沒办法,」男人说,「我们是邻居,双方父母定下的娃娃亲。我父母身体不好,我不忍心看到他们不高兴,

    唉……」

    唐薇觉得他也挺可怜,又觉得他其实心眼也很好。

    沈默了一会儿,男人说,「不过,我从不在外面乱搞女人。」

    「你这样做是对的。」唐薇贊许地说。

    男人默默地说:「能让我喜欢的女人太少了。」

    唐薇又有些生气,「你也太清高了。」

    男人接着说:「直到遇见妳。」

    唐薇心中突突乱跳。

    「我这几天每天都到妳公司门外,就是想偷偷看看妳。」

    唐薇心乱如麻,又有一丝感激和自豪,心想,「毕竟我还是与众不同的。」

    男人说:「我知道,妳有了丈夫。我们是不可能的。」

    「你知道就好。」唐薇说。

    「你能……」男人犹豫地说,「能满足我一次吗就一次。」

    「不行。」唐薇坚定地说,「我有丈夫的!」

    男人说:「我知道,我不让妳背叛丈夫。」

    「那怎么办」唐薇觉得这人有些自相矛盾。

    「我们可以通过电话。」男人说。

    唐薇不置可否。

    男人说:「我们又不见面,只是聊聊。」

    唐薇有些心动。

    男人说:「满足我的心愿,好不好」

    唐薇想,反正不见面,就说:「聊什么」

    男人高兴了,「我先脱衣服了。」

    话筒中传来脱衣服的声音,唐薇不知该不该阻止。

    「我脱光了!」男人说,「妳也脱光,好不好」

    唐薇脸又红了,「不行。」她果断地说。

    男人有些失望,幽幽地说:「我不勉强妳。」

    唐薇舒了口气。

    「能告诉我妳穿着什么吗」男人问。

    「我……」唐薇有些为难,她只穿着内衣内裤。

    男人说:「我猜猜,嗯……哈,妳沒穿衣服,像我一样光着身子!」

    唐薇沒想到他这样说,怒道:「你胡说,我还穿着内衣内裤呢!」随即感到不妥,怎么能告诉一个男人这些

    男人又问:「妳的内衣什么颜色」

    唐薇犹豫着。

    「我猜猜。嗯……是透明的吧好性感啊!」

    「不是。」唐薇赶忙否认,「是……是桔红色的。」

    「哇!」男人一声惊嘆,「你真有眼光,桔红色,好漂亮啊!」

    唐薇感到一丝得意,她一直喜欢这种颜色的内衣,但丈夫居然说难看。

    「你的皮肤白不白」男人又问。

    「你不是见过我吗」唐薇不悦地说,她对自己的肌肤也很自信。

    「妳穿着衣服呢,我看不到。」男人笑道。

    唐薇也笑了,他肯定沒见过,于是说:「我……我很白的。」

    男人又问:「妳胸围多大」

    「这……」唐薇想,该不该告诉他。

    男人失望地说:「看来不够丰满,如果是这样就別说了,不要破坏我的好印像。」

    「嘁!」唐薇不满地说,「你怎么知道我不丰满我不仅白皙而且丰满。」

    「这么说,你胸部很大了」

    唐薇只得说:「当然了。」

    「那……你丈夫一定喜欢得了不得,天天抚摸了」

    「嗯……」唐薇底气不足,丈夫结婚前倒是喜欢抚摸,但婚后就……

    「能把胸罩脱掉吗」男人悄悄说。

    「不!」唐薇说。

    「哈哈——」男人笑道,「露馅了吧!不敢脱,说明不好看。」

    唐薇生气了,「你怎么知道不好看」随手解下胸衣,一对丰满挺拔的乳房露了出来。

    男人似乎听到了脱衣的声音,「哇!真的很美啊!」

    唐薇本来有些后悔,听到贊美声后又有些高兴,随即又想,反正他在电话里又看不到。

    男人又说:「把内裤也脱掉好不好」

    唐薇犹豫着,透过窗户四下看了看,公司一片漆黑,只有自己的总机室还亮着微弱的灯光。

    「公司沒有人了。」她想。

    内裤已经湿了,既有汗水也有自己不经意间分泌的爱液,贴在身上很难受。于是站起来,轻轻褪下内裤。

    唐薇重新回到话筒前,坐下,「我……我已经脱了。」

    男人兴奋地说:「我看到了!」

    唐薇吓了一跳,正想站起来重新穿上。

    男人说:「妳已经把内裤脱到膝盖了!」

    唐薇心中一笑,知道他并未真的看到,因为自己的内裤已经扔到身后的沙发上了。

    唐薇放心了,重新坐好,只听那男人说,「你脱到脚腕了,你的大腿太美了!」

    唐薇笑着,晃了晃自己的大腿,夹紧。

    男人说:「你把臀部翘一翘,我看看美不美」

    唐薇沒动,骗他说:「我翘起来了。」

    男人立即惊喜地说:「哇!这是我看到的世界上最美的臀部。」

    唐薇暗笑他是个呆子,又觉得挺有趣,就逗他说:「你还要我怎么样」

    「把腿叉开好不好」

    唐薇依然未动,却说:「我照做了。」

    男人说:「我看到妳的毛毛了。」

    唐薇有些不好意思,生气地说:「你胡说!」

    男人说:「真的!我能离妳近些看看吗」

    唐薇说:「好啊,你过来吧。」

    男人说:「我站到妳的身前了,我抱住妳了。」

    唐薇脸上发烧,毕竟都赤裸着,下意识地说:「你別碰我呀!」

    男人说:「我忍不住了,这样的美女让我怎么忍得住。」

    唐薇心中欢喜,「你只能抱一会儿,规矩点儿啊。」

    男人说:「我感觉到妳光滑的肌肤,还有妳的体温呢。妳有什么感受」

    「我……」唐薇不知该说什么。

    「是不是感到我的前胸特別结实、宽阔」

    「嗯……」唐薇心中一动。

    「这里是你安全舒适的港湾。」男人温柔地说。

    「哦……」唐薇真觉得有些温暖,这正是自己渴望的感受。

    「我能亲亲妳吗」男人问。

    「嗯……」唐薇有些迷茫。

    「我的炽热的双唇吻上你的小嘴儿,我的舌尖撬开你的牙齿,伸入你的口中,我吸吮着妳的舌头……」

    唐薇的舌头微微颤动,感到一丝甜蜜。

    「我的双手开始抚摸妳柔软而坚挺的胸部……」

    唐薇把双手护在胸前,她要保护自己。

    「闭上眼睛,静静感受我的爱抚吧……」

    唐薇听话地闭上双眼,双手却禁不住开始抚摸。

    「我的手开始用力,啊……妳发出快乐的叫声……」

    唐薇真的呻吟了一声。

    「我抚摸到妳的乳头,妳的乳头翘起来……」

    唐薇的乳头真的变硬。

    「我揉捏着,揉捏着……」

    唐薇的双手动着,感到无比舒服。她轻轻靠在椅子背上,头向后仰……

    「我的双手向下滑去,摸到妳的小腹……」

    唐薇双手按到自己的小腹上。

    「我轻轻抚摸……向下抚摸……轻轻的,轻轻的……」

    唐薇按照他的话去做,她感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需要自己的双手。

    「摸到毛毛……再向下……对,就是这样……手指呢,用手指……放进去……放进去会很舒服的……

    再往里放……对……拿出来,再放进去……快一点,可以快一点……对,就是这样……」

    唐薇进入激情状态,下体蜜汁磙磙,口中发出迷人的呻吟。

    「舒服吗」男人问。

    唐薇勐然惊醒,羞得无地自容。「啪」的一声挂断电话……

    唐薇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那男人沒有再来电话。

    「我做了什么」唐薇想,她感到脸上发热,同时她感到下体也在发热。她把手放在阴户上,这里还湿润着……

    第二天,唐薇在家昏昏沈沈地睡了一天,梦中都是那男人温柔的话语和白马王子般的形像。

    晚上来到公司值班,八点一过,唐薇的心就开始怦怦直跳,她有些害怕,有些害羞,又有些期待。然而,

    十点一过,电话就再沒响过。

    「他回家了吗」唐薇想,那男人曾经说后天就走。

    「他是不是生气了我昨天挂断了电话。」

    「他是不是有了別的女人」唐薇突然感到一丝酸楚。

    这个夜晚在平静或不平静中度过。

    第三天晚上,零点快到了,唐薇又有了一丝期待。

    「叮——」电话!唐薇一惊。

    「叮——」又响了一次,唐薇不再犹豫,接上话筒。

    「唐小姐吗」

    果然是他。唐薇有些生气,沒有说话。

    男人说:「实在对不起,我昨天请客,太晚了,怕耽误妳休息,就沒打电话。」

    唐薇心中平静了一下,怒气顿消,但仍不客气地说:「我才不稀罕你的电话,你好坏。」

    男人笑了,「我想妳想得不得了,妳想不想我」

    「谁想你啊!」唐薇说,心中却感到一丝甜蜜。

    「一点都不想吗」男人失望地说。

    「我……」唐薇也有些感动,「嗯。」

    「嗯——就是也想我了」

    唐薇沒否认。

    「我们做个新游戏好不好」男人说。

    「不好!」唐薇知道他的游戏肯定让人脸红,但又想知道是什么游戏。

    「我明天一早就要走了,不知何时再来。」

    「哦。」唐薇有些失落,「明天就走吗」

    「是的。」男人也恋恋不捨地说。

    沈默了一会儿,唐薇问:「你……你又有什么坏主意」

    男人高兴了,「先告诉我妳今天穿了什么」

    唐薇说:「黄色上衣,黑色短裙。」

    「哇!正是那天我说的搭配。肯定漂亮极了!」

    唐薇十分欢喜。

    男人又说:「把这身衣服送给我吧,我要留个永久的纪念。」

    唐薇感到温暖,「我怎么送给你」

    「妳脱下来放到身后,就算送给我了。」

    唐薇沒有犹豫,脱掉放到身后的沙发上,说:「我脱掉了。」

    男人很高兴,「今天穿什么内衣」

    唐薇说:「是大红色的。」

    「那件桔红色的呢」

    唐薇脸一红,那套内衣那天湿透了,已经洗掉。

    男人又说:「大红的也很好看。脱下来让我看看,好不好」

    唐薇知道他想让自己脱衣服,不忍拒绝,就站起来全脱光,反正沒人看见。

    然后说:「我全脱光了,你呢」

    「我根本沒穿!」男人说。

    唐薇笑道:「你在大街上吗」

    男人也笑道:「是啊,好多人在看我。」随后又说:「我在宾馆的床上。妳能过来吗」

    唐薇有些生气,「不行!」

    「別生气!」男人说,「我们空中也可以做爱。」

    唐薇沒说话。

    「我再抱抱妳,行吗请蒙上眼睛。」

    「嗯……」唐薇不知是答应还是拒绝,但还是找了条毛巾把眼睛蒙上。

    「我紧紧拥抱着妳,抚摸着你的后背……」

    唐薇心潮澎湃,对这个游戏有些期待。

    「我的手滑过妳的腰,摸到妳的臀部,轻轻抚摸……」

    唐薇静静享受。

    「我的大肉棒顶到妳的小腹……」

    唐薇动了动,似乎要躲避。

    「你躲不掉的,我抱起妳向床上走去……」

    「不……」唐薇想要拒绝。

    「我分开妳的双腿……」

    唐薇把双手挡在私处,她本来要拒绝,但却把手指摸了上去。

    「我的肉棒好大……」

    唐薇感到恐惧和惊奇。

    「我轻轻的,轻轻的……插了肏进去……」

    「啊!」唐薇惊唿,「別肏放进去……你不可以这样……」

    「我轻轻的抽插……我的肉棒进出妳的下体…屄…」

    唐薇感到下体彷佛被塞满,十分舒服,分泌出磙磙蜜汁。

    「我用力一顶……」

    「啊!」唐薇更加舒服,情不自禁发出低吟。

    「我开始用力肏妳……」

    唐薇似乎感到一个强壮的男人压在自己身上,她分开双腿迎接他的插入。

    「妳的小屄紧紧包住我的肉棒……」男人的话越来越下流。唐薇却感到越来越舒服。

    「把双腿分开,抬起来,放到我的腰上……」

    唐薇不知不觉地把双腿抬起,放到桌子上,极力分开。

    「我顶到最里面了,噢……」

    「哦……」唐薇也叫了一声。

    「我插到妳的花心了……噢……妳舒服吗」

    「嗯……」唐薇进入梦幻,「舒服……」

    「我连插十下……」

    「用力……」唐薇模模煳煳地说。

    「用力幹什么」男人问。

    「用力……插我……肏我……哦……」唐薇呻吟着,她感觉下体还有些空虚,希望男人再用力些。

    「肏你哪里」

    「肏我的下面……」

    「什么地方」

    「是我那里……」

    「哪里」

    「我的屄……」

    「妳的屄长在哪里」

    「长在……我的大腿根……我的阴道……」

    「我用什么肏妳」

    「用你的……大肉棒……肏我…屄…」

    「我肏妳……使劲肏……肏到妳的花心……妳舒服吗」

    「很爽……我快来了……噢……噢……我死了……出来了……」唐薇竞达到了高潮。

    「我也要射了……我要射到妳的花心里……可以吗」

    「可以……我要……你快……快……射进来……把你的精液射进来……射死我……」

    「啊……啊……我射了……射进了妳的花心……最深处……」

    「噢……烫死我了……」唐薇忍不住浑身发软,瘫倒在沙发上。

    「妳舒服吗」男人又开始问了。

    「舒服……你弄死我了……」唐薇无力地回答。

    「愿意不愿意让我真的肏妳一次」

    「愿意,你快来吧……」

    「我就在你身边!」男人的声音十分清晰。

    「哦……」唐薇呻吟着,勐然一惊,感觉自己的双腿正被人抬起。她赶忙撕下眼上的毛巾,朦胧中发现一个

    裸体男人正站在自己面前。唐薇吓得花容失色,立即惊醒,仔细一看,那男人正是自己公司的刘子华。

    「你怎么进来的」

    刘子华拿出一把钥匙,「我有这个,我进来很久了。」他突然压低声音说:「我就在妳身边,让我肏妳一次吧!」

    「是你!」唐薇大惊,原来自己梦中的王子竟是他,不少女孩子都毁在他的手中,唐薇时时小心,

    总算沒有吃亏。沒有想到,这次还是落入了圈套,要和这样的人肏屄,唐薇实在不愿意。

    唐薇羞愤交加,正要挣扎着起来。

    「不,不要!」唐薇痛苦地摇头,全身酥软。

    刘子华抱起唐薇,向里屋走去,把唐薇丢到床上。

    唐薇挣扎着想逃走,却被刘子华抓住她双脚脚踝往后一拉并分开,转瞬间她的双腿已紧靠在刘子华大腿外侧,

    那肌肤的感觉像火一样发烫,她的嫩屄也因为刚才的电话做爱早已经湿透了。

    刘子华将龟头顶进唐薇的阴道,唐薇无力地挣扎着,「啊……不行……我有老公的……你不能插进来……

    求求你……不要插进来……不要……」。

    刘子华根本不管唐薇的反抗,他看着唐薇的眼神,将阳具缓缓抽出一点,接着双手按紧唐薇的腰部用力一挺,

    将肉棒顶到唐薇的嫩屄最深处。唐薇受到这突如其来的刺激,全身为之一颤。

    「啊……啊……不要呀……啊……」刘子华连续勐烈的攻击让唐薇不断地呻吟,快感随即从阴户屄深处不断涌来,

    让她逐渐无法自控。

    唐薇终于彻底放弃抵抗,她的双腿开始夹着刘子华的腰不停晃荡。

    「唐薇小姐,春宵一刻值千金,你可要好好享受啊。」刘子华用力地抽送着肉棒,插得唐薇很快就有了高潮。

    接着刘子华把唐薇像玩具一样翻过来,让她双脚着地趴在床上,从背后抬起她的左腿,拉高跨过自己顶在

    床上的左腿,硬梆梆的肉棒再次插入她的屄。

    刘子华玩过很多公司的女职员,但今天在唐薇身上却得到了不同的感受。他感觉唐薇的肉屄里面潮湿且温暖,

    收缩的功力更是前所未遇,不禁喜上心头,「今天能玩到这样的性感尤物,真是艷福非浅。」

    刘子华抽送了一阵子后,又把唐薇抱到床上,不断变换体位,正常位、老汉推车、观音坐莲等,

    花样百出地肏弄唐薇。

    「喔……喔喔……喔……」唐薇边挨肏边浪叫,闭上眼睛,脸上露出享受的表情。

    刘子华终于受不了了,又把唐薇翻倒,抬起她的双脚跨在肩上,作最后一次也是最勐烈、最深入的冲刺。

    「啊……啊……你不能射在屄里面……啊啊啊……今天不是安全期……」唐薇意识到刘子华快射精了,

    急忙想阻止,不让他射在屄里,她知道如果射进去,会有怀孕的危险,那就对老公沒法交代了。

    但刘子华不理她,他是一定要在唐薇的肉屄里射精的,在他看来,肏一个女人的屄,如不把精液射入女人

    屄里的最深处,就不能算是真正肏过那女人。

    他双手握紧了唐薇的纤腰,用力顶到屄最深处,接着一股热流激射而出,唐薇「呀~~」的一声,

    接着全身一抖,晕了过去。

    刘子华又射了十多次才干净,他把唐薇双脚继续拉高跨在肩上,确保精液都储存在唐薇屄内,

    再也无法流出才放开她。

    唐薇醒来后,刘子华已经走了。唐薇感觉浑身无力,屄口微微发痛,一小股粘液正慢慢从屄内往外流,

    她知道那是刘子华射入自己屄内的精液。

    「老公,我终于还是被別的男人插入肏了,还被他在那本来只属于你的蜜屄射了精,现在我的屄里仍然

    装满了那男人的精液,老公,真对不起,我实在控制不住自己」。

    唐薇想起了自己的老公,不禁心怀愧疚,因为她知道经过这一次,自己已经无法离开刘子华的鶏巴了,

    自己不能沒有性行为,不能沒有性高潮,她必须追求她应该享受的性爱欢乐。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