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深藏的罪恶 第一百六十六章 亲够

    发布时间:2021-05-20 00:00:50   


    薛进和连俊一同扑了过去。

    男人拉着她的右手,青年握住她的左手,十分轻易将女孩制服,但连羽不甘心的挣扎着,试图脱离控制。

    「小羽,你冷静点,这样会伤到孩子!」

    连俊满脸焦急。

    薛进脸色也十分难看。

    女孩谁也不看,动不了,只有眼泪在流淌。

    两个大男人心里都不好过,连俊拿眼睛瞪了薛进一下,冷声道:「你先出去,我跟小羽谈谈。」

    薛进先是一愣,回头见对方十分坚持,便松了手。

    他犹豫着站在那里,见女孩没有过激动作,只是抬手抹了抹眼泪,连忙拿过纸巾递了过去,小丫头没好气的夺了过去,也没叠一叠,胡乱的摸在脸上。

    薛进叹口气,后退了两步,才转身离开。

    一时间,病房里就剩下兄妹两人,连俊握着女孩的手,见他哭的十分可怜,心像针扎似的疼痛难耐。

    「小羽,都怪哥哥不好,把你害成这样。」

    原本他高估了陈林,低估了薛进,硬逼着妹妹要了孩子,可如今一切都是骑虎难下,诚然,薛进说的有道理。

    青年将头埋的很低,用手抓住头发,使劲拉扯。

    如果烦恼能像发丝一样,这么容易被扯掉,他不介意做个秃子,连羽见她如此,心疼的伸出小手去拉他。

    「哥哥……哦……呜呜……你干嘛?不疼吗?」

    连俊抬起头来,眼圈泛红,看着妹妹哭,他也想流泪。

    「小羽,哥哥知道你不愿意结婚,可以后我们怎么办?我看薛进对你也不错。」

    青年自觉有愧,声音很低。

    连羽瞪着眼睛,用力拍了拍被。

    「我才多大,哥,你不觉得这样很奇怪吗?我的样子好丑?」

    说着女孩捂住腹部,泪眼滂沱。

    连俊苦笑两声。

    「如果是在古代你早应该嫁人了。」

    青年说着违心的话。

    女孩觉得他的话十分刺耳,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人,是跟自己一同成长的同胞兄弟,她忍住尖叫。

    「你在说什么?难道没有别的办法吗?」

    连俊深吸一口气,不忍看着妹妹难过的模样。

    「小羽,你听哥哥告诉你,孩子不能做掉,因为你的身体不允许,这件事哥哥已经问过专家;还有我们告不倒薛进,即使真的告了,他也可以逃走,到时候,还是一样的结果,那只会让事情变的更糟糕。」

    青年终于变聪明。

    人都是慢慢成长起来的,没经历过大事,怎么能变得成熟,一连串的变故,令连俊措手不及,但归根结底在于陈林。

    以前连俊依靠陈林,认为一切充满希望,可一旦他的眼光发生变化,考虑事情的角度也就不同,得出结果迥异。

    两兄妹一时相对无语。

    连俊抬手擦了擦妹妹脸上泪痕,扯起嘴角,露出一抹艰难笑意,他的目光柔和,带了母性光芒。

    「小羽,你是哥哥最亲的人,你一定要幸福。」

    青年说到这里,再也控制不住情绪,眼泪唰的一下流了出来,他的言外之意:自己得不到的,妹妹你要珍惜。

    尽管薛进不是东西,但他肯为了妹妹放弃高枝,也算有点良心,最主要的,自己的将来飘忽不定,不想让她再受苦。

    退一万步说,即使将来薛进对妹妹不好,她还有钱,不是吗?

    「哥……我……不知道……呜呜……」

    听了他的话,连羽的心更加纷乱,连俊痛心的将妹妹揽在怀中,任她发泄自己的不满和委屈。

    半个小时后,青年走出病房。

    薛进半倚在走廊的墙壁上,正在抽烟,见他出来,立刻站直身体,将烟头弹进了垃圾桶内。

    本来护士不准他抽,但男人控制不住。

    点了一根,被发现后扔掉,接着再点一根……搞到最后护士都想将他赶出出院部,但对方似乎也注意到了男人的紧张和不安。

    是的,薛进内心焦灼,不知道他们在里面谈什么,他曾不顾颜面的将耳朵贴在门板上,但里面声音细小,根本听不清。

    末了男人只得放弃,换做另一种方式纾解方式。

    连俊对男人的做法有些不认同,但没有指责,只是微微皱眉。

    「薛进,我们谈谈。」

    说着连俊率先走在前面,而对方稍微迟疑,很快跟了过去。

    两人除了住院部的大门,来到一旁的小树林,在深处的凉亭里落座,此时外面天色已晚,只有虫鸣瑟瑟,一片幽静。

    挨着坐下后,连俊朝薛进要了根烟,男人掏出火机,给他点上。

    连俊深吸一口,而后缓缓吐出烟圈,大声叹气道:「我真没想到,我们有一天也能心平气和的说话。」

    薛进先是一愣,接着半晌无语。

    是啊!怎么说都是他做的不对,略微犹豫,男人轻不可闻道了歉:「对不起。」

    连俊冷笑两声,回头逼视他:「对不起什么?」

    薛进没有搭话,自顾自的给自己点上一根香烟,跟着抽了起来。

    在青年以为他怯懦的不肯作答时,对方却开了腔:「其实,当初我利用你威胁小羽,十分不该,但那时候我鬼迷了心窍。」

    薛进说的一知半解,连俊并不买账:「你这么说,我就能原谅你了吗?你知道你给我们造成多大伤害。」

    薛进面带羞愧,回头真挚的看着对方:「我会弥补的,用我的一生。」

    连俊直视他的眼睛,好似在判断他所说的是真是假,但夜色太浓,灯光昏暗,他只能看出薛进大致轮廓。

    诚然,黑夜不是个分辨好人和坏人得好时机。

    「我只问你一句,你刚才说过的话,有几分真?」

    这是连俊最在意的。

    薛进目光深沈的看着他,一派诚恳。

    「我所说的都是真话,附加条件在领证的当天就可以兑现,至于我爱她……我确实爱,不能离开她。」

    俗话说得好:打着恋爱的名义,操着不花钱的逼。

    到薛进这里就变成,打着爱的旗号,干着强暴幼女的事,但在他自己看来,也十分顺理成章,应了那一句话:爱无所不能。

    连俊怪异的看着他。

    青年知道妹妹很好,但没好到人见人爱的地步,他最怕薛进,仗着权势和一张利嘴,耍弄妹妹。

    「她现在的年龄,并不适合谈爱,她还不太懂,你选择恋爱对象太过与众不同。」

    连俊出口讽刺。

    薛进很不以为然,反唇相讥道。

    「爱是不分国界,不分老幼,更不分男女,男人与男人之间,也有真爱。」

    连俊被他呛白的一时无语,面色十分难看。

    他是在暗讽自己和陈林吗?看来他这个哥哥做的非常不称职,居然让强暴妹妹的家伙,奚落得哑口无言。

    青年大概跟薛进天生反冲,二人之间总是充满火花。

    一时间空气变得有些沈闷。

    薛进将一支烟抽完,率先打破沈默:「我这几天就帮小羽办出院手续,我会请专人来照看。」

    见对方没反对,男人补充道:「你可以随时来看她。」

    「至于结婚证的事,我先把小羽的户口改一改,你知道她不到结婚法定年龄。」

    这事不难,只要薛进一个电话完全可以搞定。

    连俊听得心烦,霍然起身。

    「你看着办吧!」

    薛进被以为他要反水,说些对抗的话,心瞬间提到嗓子眼,但很快一颗忐忑的心,终于落了地。

    男人心情很好:事情比他想象的要顺利。

    几天后,薛进让人将别墅打扫一新,又请了两个保姆。

    这才开车将连羽接了过来,当然连俊也跟着参观了他们的新家,一时间有些无语:地点不错,环境舒心。

    他狐疑的看着薛进──这别墅是哪来的?

    看出对方的不解,薛进让佣人端来参茶,一边品尝一边空口说白话:自己朋友生意做得大,好几套这样房子,借来一套暂时住住。

    连俊心中颇不是滋味,忍不住问道:这得多少钱?

    薛进不答反问:这里比陈林那里如何?

    青年直觉他在消遣自己,气哼哼的别过头去,薛进最喜欢看连俊吃瘪,更是得意非常:小子,你跟我斗,还嫩的很。

    用过了晚饭,薛进问了女孩,菜色如何,连羽有些不开心──她嘴里没味,几乎淡出个鸟来。

    男人宠溺的摸了摸她的秀发道:「那好,明天让厨子做些酸的。」

    女孩眼前一亮,连连点头,薛进却有些不快,但表面一派自然:这整天吃酸的,会不会哪天自己吻她时,一口醋味

    薛进下意识的舔了舔嘴角,盯着女孩的嘴唇发呆。

    小丫头后知后觉并没留意,可连俊却看出了门道,心中不觉酸楚:自己最爱的宝贝,现在是别人的盘中餐了。

    又聊了一会儿,陈林打来电话,连俊起身走了出去。

    薛进趁机在女孩嘴角亲了一下,引得对方一声惊呼,外加一记粉拳,还有一句娇嗔:「你干嘛!」

    男人笑了笑,故意将舌头伸出来老长。

    连羽惊慌的瞪大眼睛,连忙捂住微张的小嘴,一副怕他偷香的模样,又回头去看哥哥的动静。

    生怕薛进的无赖举动被对方看到。

    连俊接了电话,回来时脸色越发难看,跟薛进匆匆道别,男人不容拒绝的将他送出大门外,才返回。

    薛进进门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将女孩按在沙发处亲个够。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