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深藏的罪恶 第一百六十五章 谈判

    发布时间:2021-05-20 00:00:49   


    白思思和薛进到民政部门领了离婚证,相约吃了最后一顿散伙饭,席间两人都很沈默,只有刀叉在盘子上切割牛肉的声音。

    饭后两人握了手,相继咧开嘴角,大有一笑泯恩仇的意味。

    但女人在感情中,大都是弱势一方,受到的伤害更重,白思思看着薛进开车离去,眼泪唰的一下流了出来。

    她没有叫出租,而是一个人沿着马路前行。

    她一直低垂着头,神情沮丧,偶尔还会撞到行人,匆匆道歉后,继续向前,一路上只觉得风很凉,很冷。

    不知走了多久,到了一个自己不熟悉的区域。

    白思思豁然抬头,天边的太阳沈了下去,只留一丝残红,女人扯起嘴角,朝着日落方向轻巧一笑。

    她告诉自己,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一个男人?

    女人甩甩头,决定将这一页翻过去,万事从头来,她还有事业,家人,朋友,甚至于情人,不是吗?

    白思思从挎包中翻出纸巾,擦了擦泪水,拿出手机给姐妹淘打了电话。

    她不知道所在地点,只能找到公交站点,说给对方听,姐妹淘十分诧异:那里离市区很远,贫民区亲在咫尺。

    白思思这次注意到,周围没了高楼大厦的身影,只有低矮的二,三层小楼,而且十分破旧不堪。

    姐妹淘问她怎么去了哪?

    白思思含糊其辞,只说跟人来办事,对方有事先走了,她想四处看看,却没想到居然不知不觉中迷了路。

    姐妹淘不疑有他,叫她在原地等候。

    大概二十分钟后,女人将车开到了白思思面前:此刻好友正坐在马路牙子上,脱了中跟鞋,在晾脚。

    看见她,赶紧穿了鞋,想要起身,但由于疲累和太过心急,头脑一晕。

    姐妹淘赶紧下车,她马上发觉异常:白思思的脚肿胀起来,还起了脚泡,而且一张脸十分憔悴,双目微肿。

    「你这是怎么了?」

    姐妹淘一面扶着她上车,一面关切道。

    白思思走了大半天,累坏了,站在那儿等车等的几乎睡着,所以完全不顾形象,将鞋子脱掉,坐在马路边。

    听到好友问自己,白思思只是更难受。

    「你怎么不打车啊,你啥啊,站在那丢什么人?」

    姐妹淘忍不住训斥她,但实则在心疼好友。

    对方还是沈默不语,这次将头别开。

    「思思,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和思翰吵架了?」

    姐妹淘试探着问。

    白思思刚止住泪水,被问及伤心事,忍不住无声哭泣,好友见她肩膀抖动,不愿面对自己,以为猜的八九不离十。

    「妈的,那个小白脸,我早看他不是东西了,他到底怎么欺负你?」

    姐妹淘冲口而出的全是粗话。

    白思思连连摇头,哽咽道:「不是。」

    姐妹淘一愣,马上反应过来,迟疑道:「是薛进啊?他又怎么你了?」

    白思思猛地回过头来,泪眼朦胧的看着好友,哇的一下放声大哭道:「淘淘,我们玩完了,离婚了。」

    相对于白思思的水深火热,薛进则一派轻松。

    他拿了离婚证,几乎是迫不急待来到医院,但此时连俊还没来,薛进不打算先将事情告诉女孩。

    尽管已经吃过,还是陪着小丫头用了午饭,而后带她去医院四处溜达。

    连羽这些日子,枪伤愈合的很快,几乎只留下淡淡一块小疤,但身子却不舒坦──整天无精打采,而且嗜睡,喜欢吃酸东西。

    上次说是要吃橘子,薛进怕她上火,没敢多买,称了3个:一天不到黑,就被小丫头消灭干净。

    第二天吵着又要吃,薛进琢磨着,还有什么水果是酸的?于是到了医生那里去求教,很快有了答案。

    再来薛进给她买了杨梅和柠檬,这下女孩大叹过瘾。

    人都说酸儿辣女,男人的目光停留在女孩小腹上,变得十分柔和,心道难道这一胎是个小子?那么下次一定要努力要个女儿!

    连羽并不晓得他的想法,要是知道,肯定拿水果扔他。

    晚饭十分,连俊姗姗来迟,见了薛进也没打招呼,此时两人正在用餐,男人倒十分客气,问他吃了没。

    连俊怎么看他,怎么不顺眼,脸皮比城墙厚。

    「吃了。」

    他不情愿的回了一句。

    薛进见他不爱搭理自己也没多难过,实际上这以前比以前好很多:至少不再动手,或者是目光象暗器似的,随时刮着自己。

    用完饭,护士小姐将餐台撤走,两个男人坐下陪女孩看电视。

    节目告一段落,插播广告时,薛进从公事包里拿出了紫红色的东西,先是递给了连俊,而小丫头也好奇的张望。

    青年看到离婚证时,下意识愣了,但马上接了过去。

    打开外皮,里面是白思思和薛进的照片,着注明了离婚的日期,以及带有法律效应的印章一枚。

    连俊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东西,但却十分灼手。

    他抬头看着薛进,真痛恨自己的迟钝反应,怎么就接过来,翻开了呢?他应该把这东西撇到对方脸上。

    「你什么意思?」

    薛进很认真的看着他。

    「小羽和你没有父母,长兄如父,所以先要让你过目。」

    连俊脸色十分难看,将这烫手山芋递回给薛进;男人拿了过来,又来到床边,将离婚证送到女孩手上。

    连羽同样的错愕──说离就离了?

    薛进回过头来看着连俊,见他脸色不善,不禁有些着急,但马上稳住思绪,安慰自己──至少他没有拒绝。

    「你上次说,我没资格照顾小羽,现在我离婚了,恢复自己之身,希望你能给我一次机会,我爱小羽,是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爱。」

    本以为很难开口,但到了关键时刻,薛进的脸皮比自己想象的厚。

    连俊喘着粗气,心中懊恼。

    「你离婚就有资格了吗?你别忘记我妹妹还没成年?」

    青年搜肠刮肚想要打消薛进的无耻念头。

    「我知道,我会帮他改户口。」

    连俊瞪大眼睛,直觉一切都是场阴谋。

    「你,你早就想好了?」

    他磕磕巴巴的质问着。

    薛进点点头,也不否认,但连俊却更加生气,这男人吃定他拿他没办法,逼他就范吗?青年梗着脖子,盯着薛进。

    「不行,我不答应,我妹妹这么年轻,凭什么跟你个老头子。」

    男人也不恼,从公事包里拿出两样东西,递给连俊,一本是房产证,一本是他的私人存折。

    「房子我早就给她买了,另外还有二百万存款,保证将来她和孩子都会过得很好,我是真心的。」

    房产证上是豪园那套,而存款名字虽是薛进的,但上面有标密码。

    「如果有必要,我会把钱过户给小羽。」

    其实那点钱对薛进来说,九牛一毛,但他不想让连俊知道太多自己底细,否则谁知道连俊会不会狮子大开口。

    「这是我全部的积蓄,以后我会更加努力,让小羽过的很好。」

    连俊脸上青白交加: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钱买不来一切,但能让你生活无忧。

    对于出身贫穷的人来说,钱永远都是个敏感东西,他们对钞票又爱又恨。

    「你这是想拿钱买我妹妹?我不同意。」

    这样的方式,多少让连俊有些受不了,他感觉受了侮辱。

    薛进摇摇头。

    「不是,我只是表达我的诚意,另外你也应该为连羽今后的日子做打算,难道我的孩子生下来,要让陈林来养吗?」

    连俊只觉得晴空一个霹雳打得他眼冒金星。

    他在痛恨薛进,戳中他痛楚的同时,更多的是无地自容:陈林喜怒无常,自己一旦被抛弃,连羽和孩子怎么办?

    这是一个现实而忧心的问题。

    「不劳你操心。」

    连俊虽然觉得薛进说的在理,但仍嘴硬的不肯服软。

    薛进挑挑眉,嘴角抿成一道笔直的曲线。

    「那好,最后一个问题,孩子没有父亲,小羽又没成年,你怎么给孩子上户口,难道要他成了黑户,读不了书吗?」

    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不过如此:连俊挺直的脊背,顿时弯了下去。

    没有父母的苦楚,从小兄妹两感触颇深,单亲小孩,在别人眼中都是个异类,别说是父母双亡的。

    一时间兄妹两面无血色,表情凝重。

    连羽听他们你一言我一语说的十分激烈,但完全没有问另一位当事人的意愿,不觉心中气恼:诚然薛进说的都在理,但……女孩对婚姻没有概念,就算是腹中的骨头,也关爱甚少。

    在他看来,十几岁的自己,肚子里跑进来个怪物,它在不停变大,最后到一定时期就要滚出来。

    可这怪物是小孩,她自己还没成年,怎么会对那东西感兴趣。

    连羽怀孕天数有限,经历的少,没办法一下子成熟起来,做个合格母亲;就像20岁时,不懂爱情;30岁努力寻找;40岁过尽千帆。

    每个年龄段都有它自己的特点。

    「我不要……不要结婚,不要生孩子,我要把她拿掉……」

    小丫头疯狂的摇头,并用手去锤自己的腹部。

    事情怎么会这样?

    原本是要告倒薛进,后来变的纵容他出入,再来怎么谈到了结婚?虽然现在连羽对男人没有那么恨了,但反差很大,一时接受无能。

    都是孩子惹的祸!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