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深藏的罪恶 第一百六十四章 签字

    发布时间:2021-05-20 00:00:47   


    白思思回到家中,发现男人的衣服全部不见。

    她呆愣地看着,空荡荡的半边衣柜,完全无法置信:一声招呼不打,居然就这么走了?究竟去了哪里?

    酒店吗?或者是有了新欢,亦或是那个小丫头身边?

    白思思脑子乱作一团,后面那种猜想最让她难以接受,女人精神恍惚,觉得疲累不堪,茫然的走向大床。

    白思思瞪着眼睛,看着头顶天花板。

    她在反思这么多年自己和薛进的关系,一直还算不错,怎么才半年光景,居然就玩完了?

    女人感觉自己像在做梦,但这个梦如此真实。

    自怨自怜了大半天,白思思起床洗了脸,给自己多了简单面膜后,在镜子前坐了大半天:难道自己老了?

    是的,一个三十几岁的女人怎么跟少女相比?

    白思思的泪水再次决堤──既然男人已经搬走,那么她们的关系还有挽回的余地吗?也许薛进只是想静一静吧。

    女人看着自己的电话发呆,她很想拨通那个熟悉号码,但有不知说什么,怕听到男人的声音,忍不住眷恋和争吵。

    可如今这个地步,也不允许她装聋作哑。

    白思思迟疑着,拿起手机,翻出号码,轻轻按了拨打键。

    耳边是好听的古筝音调,女人耐心的等着,几乎入了迷,但音乐断了,白思思瞪着手机屏幕,里面传来──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还没等她说完,女人再次按了重拨。

    这一次那边同样没有应答,白思思脸上覆着一层冰碴,就这样一次次打了过去,但得到的结果相同。

    女人几乎发了疯:分手后置于这么绝情吗?居然连我的电话都不踩!

    可那个男人就是这么可恶,真真一直没有回应,白思思气不过,很想将手机摔了,但终究没有下去手。

    她起身穿好衣服,决定去办公室找他。

    薛进跟丁步看了别墅,十分满意。

    豪华装修,里面的设备一应俱全,拎包就可以入住,男人效率奇高,很快搬了家,但有一点比较差。

    别墅离上班和医院稍远,薛进如今花在路上的时间,是过去的一倍。

    为了节省时间,薛进必须让连羽尽快住进来,这样自己会轻松许多,薛进一边开车一边给自己的私人律师打了电话。

    对方是个金牌律师,在北京有名的律师事务所挂牌。

    薛进将自己的意图表述清楚,让他按照自己的意思起草离婚协议,对方办事很快,第二天就将所要的东西快递过来。

    薛进先是看了自己那份,而后将另一份通过专人转给白思思。

    期间女人一直有电话进来,但是薛进拒不接听:他们没什么好说的,如果要谈必须有律师在场。

    白思思还是低估了薛进:男人居然不见她。

    建设厅不是随意出入的地方,门前有守卫,当被告知厅长不在时,白思思将信将疑,但放眼张望了一下,马上察觉出不对。

    露天停车场内有辆牌照熟悉的奥迪。

    白思思气的七窍生烟,但只能咬牙跺脚,完全无计较可施,她满腹委屈折回了美容院──此时她不想一个人呆着,那只会更难过。

    可她的坏运气还没到头,有人送来一个牛皮纸袋。

    上面没有署名,白思思十分好奇的,打开纸袋的密封口,当离婚协议四个大字映入眼帘时,女人顿觉五雷轰顶。

    女人后知后觉的看了看四周,大家手头都有事。

    她强忍住泪水,拿着纸袋上了二楼,找了间靠窗的房间,强自镇定,但却怎么也不敢去碰那张纸。

    末了,白思思终于崩溃。

    她翻出小镜子,将自己脸上的泪痕清理干净,而后带上墨镜,跟美容院的经理吩咐了几句后,匆匆出门。

    这一次,白思思雇了辆出租车守在薛进的大门口。

    司机也没有好奇,因为这种事,明眼人一看,便知其中有猫腻,他们拿的是钱,何必多嘴呢?

    但在等待中,白思思受不住煎熬,开始跟人家大吐口水。

    有很多事,你不能跟熟人说,但陌生人往往能让人敞开心扉:她在编排薛进泡小。女。孩,不顾家,却只字不提自己的私生活。

    眼看到下班时间,里面的车子陆续往外撤。

    白思思这才住嘴,注意观察停车场附近的动静,很快丈夫挺拔身影出现在视线内,此时女人已经无暇欣赏。

    薛进根本没想到背后有只眼睛在看他。

    本想按着平时的习惯,先去饭店给连羽买点好吃的,可中途车却坏了,没办法他只能打了故障电话。

    而后等着救援,白思思在出租车内等了好几个小时,还要等?她有些不耐烦,于是付钱了车前,踩着中跟鞋走下出租。

    薛进悠闲的抽着烟,回过头来,看到白思思时,先是一愣,但马上恢复平静。

    两人大眼瞪小眼的互相对视,谁也不肯让步,最后薛进提议到周末西餐厅坐坐:他可不想白思思破坏自己的行程。

    女人知道大街上不是处理家务事的地儿,随即点头。

    薛进选的西餐厅在拐角处,装修的不错,白思思十分熟悉,她到这里吃过几天饭,都是小情人作陪。

    男人要了个包间,几样小吃外加一桶咖啡。

    拣了靠里面的位置,两人分别落座,白思思没见到薛进时,十分气愤,当人在眼前,倒也平静不少。

    「你介意我抽烟吗?」

    薛进拿出烟盒放在桌面上。

    他简直是多此一举,男人在家也偶有吸烟,她何时拒绝过,白思思摇摇头。

    「你要不要来一根?」

    薛进给自己点上后,很客气的问着女人。

    白思思有些受不了,他这种疏远的态度,明明是礼让,却不是夫妻间该有的,反而更像是朋友。

    「薛进,你少来这一套。」

    白思思冷着脸。

    恰在此时,门外响起铃声,服务员拿着咖啡机走了进来,现场为他们煮了蓝山咖啡,而后转身离开。

    还没等他们说话,几样小吃也端上桌面。

    当所有餐点都布置妥当,包间变得十分安静──薛进给自己倒了杯咖啡,又给白思思填满。

    男人举止优雅,倒咖啡喝吸烟的动作看起来高贵大方。

    但这些在白思思看来却十分刺眼,她平静的西湖,再次被打乱:难道只有自己在惴惴不安吗?薛进巴不得早点离开自己。

    显然这个疑问句不是疑问。

    「薛进,你拿我当什么?想娶就娶,想离就离?」

    白思思尽量压低声音。

    薛进嘬了口咖啡,目光平和的望着她。

    「思思,你有什么理由质问我?你自己的自白书和相片还在我手中,我给你的离婚条件,不满意吗?」

    白思思愣了一下,离婚协议她根本没看。

    「怎么?你没读吗?」

    白思思别过头去,算是默认。

    烟卷斜斜的叼在嘴里,薛进从公事包里拿出一张纸,端正的举到面前,一字一句地说道。

    「所有财产全部归你,我只要儿子。」

    白思思吃惊的看着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有考虑离婚的后果,对于财产分割,存在很大疑虑:她自己有美容院,一年收入不菲,而薛进虽然官职不小,但工资有限。

    当然这不排除他有灰色收入,但谁又能说的清呢?他又不拿回家里。

    所以明面上,这个家的大部分资产都是白思思挣的,其间包括住宅,门面,股票以及银行固定存款。

    原来离婚,白思思怕薛进分割这些东西,但没想到丈夫如此大方。

    白思思一把都过协议,找到了薛进所述内容的详情,抿了抿嘴角,心中略微踏实:既然男人要走,起码钱要留下。

    「孩子为什么要归你?」

    白思思对这点不赞同。

    薛进咧开嘴角,露出一抹讥笑。

    「你行为不端,没资格抚养孩子,他跟着你,只会影响他的前途。」

    薛进句句带刺,扎得白思思浑身都疼。

    「你……」

    她气的脸色发青。

    「你难道就做了什么好事吗?祸害幼女,不知廉耻。」

    白思思口出恶言。

    原本『恩爱』夫妻要翻脸时,往往十分可怕而丑陋。

    薛进嘴角的笑意僵住,眉头深锁,他不紧不慢的弹了烟灰,白思思见对方不答,认为理亏,不禁有些得意。

    「怎么被我说中了丑事?」

    薛进冷冷的看着她,目光森然,他低低道:「你的罪证确凿,我不介意到法院起诉你,分得大部分家产。」

    白思思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猛的窜起。

    「薛进,你敢!」

    他恼羞成怒,但又不敢发作,只是虚张声势。

    薛进抿嘴一笑,目光如刀。

    「你知道我敢不敢,另外我还要告你诽谤,要知道法院判了我无罪,我就是无罪的。」

    薛进句句铿锵。

    白思思浑身一震,软倒在椅子上。

    薛进说的没错,这是个』法制国家』,一切律条说了算,在平常道义上讲,男人的话站得住嘴。

    「薛进你真卑鄙。」

    白思思咬牙切齿道。

    薛进颇为不耐。

    「好了,白思思,你要不要签字?」

    男人下了最后通牒,见对方没有发言,便从衣兜里拿出碳素笔,递了过去。

    女人迟疑了好久,才接了过来。

    她只觉得手臂像灌铅似的,千金重,在空白处,怎么也落不下去,耳边传来薛进哒哒的敲桌声。

    白思思把心一横,笔落下去的那一瞬间,所有的压力都消失:原来办一件勉强自己的事,没有那么难。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