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深藏的罪恶 第一百六十三章 愤愤

    发布时间:2021-05-20 00:00:44   


    陈林跟连俊黏了没几天,立刻『疏远』。

    好几天没见人回来,反而跟着自己的人多了起来,连俊本就心灰意冷,如今不禁黯然伤神。

    是不是陈林新鲜了一会儿,又去会别的情人,亦或是陪着妻子。

    连羽身体很好,连俊没那么担心,但似乎快乐不起来,整日心事重重,这一天小护士见了他,欲言又止,好似有话说。

    连俊十分不耐。

    「你到底想说什么?」

    护士被他一催,便交待了那天早上的实情。

    从连俊一再的让他注意男人行踪开始,护士就知道连俊对那个男人心存芥蒂,所以为了迎合心上人,护士决定合盘托出。

    连俊简直连发火的力气都没有了。

    薛进居然趁着那么点空当,都能做出那种事,他简直太小看他了;只一天而已;但他更气恼陈林。

    青年深吸一口气,胸口闷闷的。

    这几天他常这样,开始自我怀疑和批判,自己到底哪里做错了,怎么什么事看起来都如此绝望。

    「谢谢,我知道了。」

    连俊没有过多表情,却十分疲惫。

    他本来想去病房,但此刻没了心思,他觉得医院到处都是消毒水的味道,简直让他难以忍受。他顺着原路折回,除了住院部的大门,四处了望。

    左边有一片小树林,看起来绿意盎然,十分幽静,连俊信步走了过去,阳光并不十分强烈,从树叶间的缝隙照射下来,感觉舒服。

    连俊在林间小路上走了很久,脑子几乎停不下来。

    他想了很多,但似乎又什么都没想明白,只有一股淡淡的愁丝弥漫在心底,他跟了陈林也不算短,他就那脾性:花心滥情,阴晴不定,再加上强势不讲理。

    青年越想心越乱,眉头间竖起一座小山。

    以前他接触的人十分有限,乡亲和同学,朋友都十分友善,到了A市,却受了委屈,跟地痞打架,进了监狱,本以为那就是地狱,可他错了。

    后来遇到陈林,折腾的他毫无还手之力;还有薛进,这个人颠覆了他对人本性的认知,无耻又骄傲。

    陈林是光明正大的无赖,那薛进绝对称得上伪君子。

    但连俊不想认输,起码对陈林他不想,青年很清楚,如果跟着对方,一定不会让自己接触女人,如果玩了几年,将自己抛弃,那么他受伤很重,毕竟,尽管不愿意承认,连俊还是感情丰富的人;如果玩了几十年,他人老珠黄,企不更可笑。

    青年觉得只要想到陈林这个人,他就觉得窒息。

    不知何时,身上的手机响起,连俊不用看,也知道是谁打来的,尽管不怎么见面,却每天一通电话。

    连俊扯起嘴角,自嘲一笑:这是丈夫在查岗吗?

    他就那么看着手机响个不停,也没接的意思,直到传来嘟嘟声,显然线路没有接通;几秒后,电话再次响起,这回连俊很快接起。

    「喂!」

    还没等他说什么,对方那边一顿虎吼,青年觉得耳朵发麻,不得不将手机移得远点。

    「你他妈干嘛呢,我打电话不接?」

    陈林这几天忙的不可开交。

    陆家的底细他摸的清楚,台湾黑道第二把交椅,现任掌门人,正是陆雪森的哥哥陆雪征。

    对方有备而来,不禁自己的赌场遭殃,歌舞厅的小姐受了威胁。

    陈林没办法,不得不将小姐集中起来,供应宿舍,否则他损失就大了:这些都是能下蛋的金鸡,不能少。

    「在医院,刚才没听到。」

    连俊淡淡道。

    「哼!」

    陈林冷哼一声:「现在马上给我回家,我等你。」

    陈林刚给自己的手下,开会勉励,十分倦乏,但心中想着好几日没见连俊,非要回去宅子看看。

    由于不太平,他已经加派人手跟着对方。

    尽管不承认,但陈林心中明白,千万不能让他出事,否则自己会很麻烦。

    连俊眉眼低垂,一副恹恹表情:皇上召见?自己是不是又暖床了?想着,青年撇了撇嘴角,轻不可闻答应了一声。

    连俊赶回去时,陈林已经到家十多分钟。

    如今是晚饭时间,他回宅子的第一件事,便是吩咐厨师做几样上好的美味,当然大都是青年喜欢的。

    这段时间,他们矛盾不断,为了给他教训,陈林冷落了他,男人心理明白,如今忙里偷闲,想要略表心意。

    连俊一门后,看到陈林歪在沙发上,将腿高高翘起,担在椅把手上,十分闲适,一副很享受的模样。

    其实陈林表面轻松,内心却在不停筹划。

    陆家人过来很明显,先给自己教训,进而要求放人,但陈林是谁,从小到大不吃亏的主,这挤闷棍必须得还。

    自己手上有王牌,他还怕他不成。

    见到青年,陈林没有多做表示,扬扬手,叫他坐下,而后将电视关掉,递过来一杯热茶。

    「你好像又瘦了。」

    陈林并不会体贴人,能如此已经很不错。

    连俊没在意,暗想,我是胖是瘦你关心吗?

    「没有,最近比前一阵好多了。」

    这是实话,连羽刚中枪那段时日,他简直夜不能寐,再加上陈林不着家,压力陡增,一时间轻减很多,好在一切都过去了。

    「多吃点,走,我们去餐厅。」

    陈林见对方只喝了一口茶,便放下,也没说什么,催促着开饭。

    陈林走在前面,连俊跟了过去。

    当他看到满桌菜色时,不禁一愣,胸口微热,他还记得我吃什么?

    佣人布好菜后,很快退了出去,餐厅里只剩下两人,此时外面的天色暗了下来,连俊将灯打开。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淡淡的聊着。

    陈林夹了一筷子菜,刚送入口中,电话突然响了起来,男人看了看号码,猛地恍然大悟──潘然打来的。

    今天是周末,原计划要跟对方一起。

    陈林没接,但电话十分执着响个不停,男人脸色很难看,连俊的面孔也绷的很紧,末了,陈林终于被烦死了。

    他按了通话键。

    「喂,有事吗?」

    他口气平常。

    对方不知说了什么,陈林半晌没说话──前几天,潘然想要去听歌剧,自己勉为其难答应了,今天却爽约。

    潘然小姐脾气被宠坏,登时耍了脸色。

    陈林心情好时,还能让让他,如今正在跟连俊用餐,被打扰得很不快。

    「好了我知道,回头再说。」

    他十分不耐。

    潘然当然不依,回头再说,那歌剧图兰朵,是天天都有的吗?但还没等她发火,陈林果断挂掉电话,关机。

    连俊将一切收于眼底。

    「谁来的电话?」

    他尽量压低声音。

    陈林先是一愣,接着不可思议的看着对方:连俊很少过分他的私事,青年向来比较懂事体贴。

    虽然不太高兴,但男人并没有表现出来。

    「一个朋友,没事,吃饭。」

    回答的很简单。

    连俊一口鱼下去,也忘记要拨刺,虽然这种鱼刺很少,但刺还是有的,只觉得十分难咽,却卡在了半路。

    「啊……嗯……」

    青年咳嗽一声,忍不住想吐。

    但鱼刺卡在嗓子眼,就是不上不下。

    陈林看了着急,想要去按铃叫佣人,连俊连忙制止,面红耳赤道:「不用,我去拿点醋就好了。」

    说着起身,从开放式厨房里找出陈醋。

    打开瓶盖,含了一口在嘴里,接着喝下,如此三次后,那根鱼刺软化,慢慢顺着食道进入胃口。

    连俊只觉得好酸,这醋太难咽。

    吃晚饭后,连俊跟着陈林回了房间,男人脱掉衣服走进浴室,见青年没有跟上来,打开浴室的门催促。

    连俊耿耿于怀那个电话,从陈林的语气就能觉出不对。

    其实平常,陈林的小三们是不会打扰他的,这个电话有些诡异,想来是妻子打来的,人都说女人有直觉,男人的第六感也很准确。

    青年磨蹭了一会儿,最后将衣服脱光,还是走了进去,不出意外,宽大的浴室,是很好的做爱场所。

    一场激烈的欢爱过后,陈林半抱着连俊来到床边。

    他将男人重重一抛,惹得对方一阵尖叫,接着陈林压了上去,胯间那根大家伙,再展雄风,挺立起来。

    连俊好不吃惊,因为陈林的性欲十分旺盛,不禁自嘲的想道:如果是单单自己应付,恐怕还真是做不来。

    当陈林想要进一步行动时,连俊半眯着双眼,盯着他看。

    「老公,如果你将来结婚了?我怎么办?你会放我走吗?」

    陈林身体明显一僵,接着十分错愕的看着对方。

    「傻瓜,你在想什么?」

    他不答反对。

    「我想听你说。」

    连俊微鼓小嘴,撒着娇──想着自己现在的模样,青年一阵恶寒。

    「切……」

    陈林不想回他,但连俊丝毫不放弃:「老公,你会结婚吗?」

    「不会。」

    陈林正在发情,眼里全是欲火,被问的十分不耐,只得应付性的回答,其实他内心也不想连俊知道太多。

    连俊双腿大开,笑得十分勾人。

    陈林受不了,喊了声小妖精,挺身而入;连俊双手抱住他粗壮的颈子,一双眼睛再也没有方才的动人神采。

    那里面冷冷的冰冰的,十分渗人:陈林你太虚伪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