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古典
  • 最新排行

    流氓太监 第一百二十四章 邪恶的一扑

    发布时间:2021-05-16 00:00:22   


    “你回去吧你!”富贵一回收就把李斯攻击来的十分拉风一剑,打了回去,李斯面色一红,气氛的盯着富贵,手里的利剑举了几次,最后还是想起了自己和富贵的差距,把手里的利剑放在了剑鞘里。

    富贵点头道:“就是,以后出门别带什么刀啊剑的,就是不伤着自己,但是你吓坏了走路的小孩怎么办?万一你手没拿稳了,掉在地上,砸坏了花花草草也是不好的。是不是?”

    富贵萝莉唆的和李斯瞎掰,李斯的眼睛却瞪着那一条被秋风和春雨接住的长鞭,断线风筝一样的飞了出去,顿时傻了眼?这这是怎么回事。

    夏花已经打出的长鞭抽在了空出,发出一声响亮的击空声,又弹回了夏花的手里,不过夏花正在发呆的盯着冬雪手里已经被冬雪收回的长鞭,而自己的长鞭弹回之后,她忘记了自己的长鞭已经快要到自己的手里,唰的一个响亮,夏花立刻啊的一声尖叫。低头看手心,已经有一条清晰的通红鞭痕。显然是刚才自己的长鞭回来时,她没有收拢住,而被伤着了。

    众人都愕然的盯着富贵和夏花。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长鞭怎么这么虚不受力?

    富贵正准备好好的挖苦一下这些年轻人的无知,咳嗽咳嗽嗓子,不顾夏花含着泪水的双眼,就想卖弄一番自己对于内力的控制心得。

    “他方才那不过是虚张声势?那一鞭看似声势吓人,实际上只是故意把气势加载了上面,而实际的内力却没有注入。所以你们看着惊人,到争先恐后的出后之后才会有刚才那样的结果。”清冷的声音没有一丝波动,似乎她就是一个没有感情的人,说出这样一句让大家都十分崇拜的见解后竟然没有半分的欣喜雀跃,这还是年轻人吗?朝气那里去了,青春那里去了?

    “啊哈哈……不愧是世家出身啊?见识就是高明啊?就是不知道呼延小姐介不介意接下方才秋风小姐没有接下的问题呢?”富贵满肚子的话被人堵在了肚子里十分的难受,仿佛是自己急火火的把裤子脱了,套也带上了,扒掉美女裤子一看,人家大姨妈来了!那叫一个难受啊!

    所以富贵就像拿这个小姐出出气,虽然他刚才还要死要活的找人家搭讪,但是此一时彼一时,现在他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他要这个小姐出丑。大大的出丑。

    “好啊,你说?”呼延谨头也不回,仍旧稳稳的留给富贵一个后背,让富贵望着优美惹火的身段咽口水。富贵感觉自己这样实在是太吃亏。凭什么她就可以背对着自己,而自己就必须在她后面。美女怎么样?美女不怎么样?老子一样不待见。

    富贵啪的拍了灰龙一把,灰龙一个箭步就和呼延谨的马并排而行了,这个时候怪事发生了,本来在呼延谨屁股下面十分老实的白马,忽然变得躁动不安,喷鼻子,刨地都做了出来。

    呼延谨就不明白了,自从富贵靠近自己开始,自己坐下一直十分温顺的白兔马就显得有些躁动,但毕竟是经过系统训练的好马。像当今的世道,不是大富大贵休想骑马,但是只要有马骑,那马就不会是劣马。所以呼延谨的这匹白兔,就是千里挑一的良马,否则也不会被呼延谨看上。

    刚开始,富贵离的有些距离,她还压制的住白兔,现在富贵忽然窜了上来,白兔立刻就不听训示,躁动不安的要靠近灰龙。

    富贵也是纳闷啊,刚才若不是他内力深厚,还真压制不住这匹烈马,这也是刚才他不便回击冬雪,仅仅用手抓住的原因之一。

    白兔灰龙终于脱离了自己主人的魔抓,富贵啊啊叫着就被拖着撞向了呼延谨,忽然谨也短促的叫了一声,这一声对于她已经是极限了。

    两匹马马上就要撞在一起,两匹马上人也马上就要撞在一起。

    富贵心里忽然开了花一样的高兴,嘿嘿怪笑着死死的盯着呼延谨被薄薄白纱包里的奶子,露出了他的邪恶用心。呼延谨面色仍旧雪白一片,处变不惊一向是她的长处,虽然突然遇到急变,可仍旧保持冷静的头脑,轻喝一声就要离座飞身空中,以此来躲避两马的相撞,最主要的是躲避富贵邪恶的爪子。她已经透过富贵邪恶的嘴脸,看到了富贵猥亵的灵魂。她不想被这样的人占到便宜。

    富贵就知道她会有这样的反应,除非她是骚的不能再骚的闷骚娘们,不过看情形她不是;或者是中了强烈春药急需男人抚慰,富贵没有见到她有类似的遭遇;最有可能的就是她内力不计,嘿嘿飞不起来。

    富贵装模做样啊啊惊叫着驾着灰龙就撞向了白兔,这个动作十分的让人怀疑他的技术含量,以富贵的内力会控制不住自己的马?就是单手抓起来,如果必要,富贵还是做的出来滴。

    现在是不需要表现自己臂力的时候,富贵最需要满足的是自己的下面。

    呼延谨在两马撞击前一刻,飞身而起。富贵在两马撞击前一刻,飞身而起。呼延谨飞身躲避富贵的扑击,富贵飞身扑击呼延谨美妙的身段。

    空中的呼延谨曼妙的身形忽然凝滞了一下,就忽然向地面跌去。富贵嘴角露出一抹诡异邪恶的笑意,他可是清晰的感觉到呼延谨被铁拳打出的严重内伤根本没有痊愈,若非被一种特殊的物质压制着,估计大有恶化的趋势。

    本来按照方才的趋势发展,呼延谨身体向上飞舞,富贵向前飞扑,两人定然是要在空中交叉而过的。现在呼延谨身体忽然凝滞了一下,跌落下来,就成了呼延谨忽然向富贵投怀送抱的情形。

    呼延谨洁白的面纱忽然绽放出一朵艳丽的血花,勉强压制的内伤再次迸发,呼延谨修长的身躯飘絮一般向地面跌去。

    “小姐……”四女异口同声惊呼。

    “我来了!”这是富贵的大呼声,富贵大鹏展翅一样扑击到了呼延谨的身体,并乘机装作手忙脚乱,把呼延谨的面纱抓了下来。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