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淫色人妻
  • 最新排行

    妻子与她的女同事

    发布时间:2021-05-14 00:00:17   

    大家好,大家可以叫我做阿光(假名),小弟今次第一次以故事型式想同大家分享一些内心慾望,希望巴打们都支持,与及能够遇上有差不多情况人仕,甚至女性如果有男朋友或生先相似,都可以留言互诉心声。小弟今年三十三歳,结婚已经三年,太太(阿敏丶亦是假名)是网上相识,跟我是同年,彼此认识了两年后结婚的。当然结婚之前我们已经发生过无数次性行为,她工作是一位OL,老实的说,样子未算是十分突出,只是一个普通女文员,但也是竹门对竹门吧,因为小弟亦只是一个月入万多的货仓管理。起初能够在网上毒L宅男羣中,竟然跟一名真正女性交上,仲要是OL,觉得很是幸运,开始时候,每当互相留言私讯,已经令小弟多晚心甜蜜,性慾膨胀,经常幻想着OL网友打J,虽然仍然未有交换相片。

    跟OL网友交谈上不算太长久时间,应该她亦喜欢我,之后就交换手机号码 ,往后当然日夜短讯,相片,很快就交换了,当时的兴奋是完全遮盖她样子的平淡无奇,可能大家感情上已经有了一定的好感,只庆幸她不是一个大肥婆,样貌身材也很均等,可能是OL,确实有点斯文气质的感觉,当然见了相之后打的J,次数更多更为充实。其实自己亦很害怕自己的外貌,未能及至她的所求,后来发现是有点多馀的,因为她告诉我男人的高度与及健壮比起様貌更为重要,难怪她一早就问及我的高度与体重。

    我们开始见面拍拖,性爱方面她亦不算保守,是很投入,我们拍拖后一个多月就开始做爱性交,她好像比起我还有经验,即使都是我主动的要求,无论怎么,她也会很配合,口技亦非常了得,很多时我们乘搭夜间巴士,上层尾段的情侣位,她都肯替我手淫至射精一刻时,再用口去接将要爆浆的精液,所以我真的很爱她。要是有机会去一些过夜的旅行,就更为精彩,她的乳房不大,只是A cup,但是乳头十分之敏感,每次我去吸啜一会,很容易就勃起,她就已经陶醉得呻吟起来,阴道的水好快就流出,两腿很自然地分开。她的阴道很湿,很多时连阴唇附近的阴毛都湿透,插入的第一下,她总会叫出,还会说好舒服,之后就紧抱我,当我节奏地插她时,我可以感觉到她阴道的水会愈出愈多,又滑又紧又温暖,非常之舒服,她亦会随自己快感把我抱得更紧,直至呻吟声愈来愈大,阿敏每次高潮时,都会直接开声叫我大力些插她,叫我插得入些,这是我前两度女朋友从来沒有的。

    其实我也有一些矛盾,一方面庆幸自己的女朋友在床上或性爱方面的投入,但是另一方面我不时担心她的性慾,我是否能够满足她,若然她在我身上得不到性方面满足的话,以她的网上交友经验,莫说是找一个,即使找多个SP,也是谈何容易。实质上她很能满足我的性需求,因为即使地方上关系不能真正性交,但每次我有要求,她都会用手在一些较为人不当眼的地方替我解决,因为她说男人想要而又出不了,心就会野起来,说倒也是真的,当女朋友每次在我想要时都会替我洩出,我觉得自己很幸运,其他朋友有时也会去揼邪骨,但是当我想到也只是女人替自己用手出时,而自己女朋友更会在紧要时刻去用口替我含与呑我的精液,的确是不需要去花那些钱。

    当大家都开心决定搬出来同居时,因为结婚可以申请公屋,所以就索性註册结婚了。在等待公屋期间,我们亦正式成为夫妻,性爱当然仍然很精彩,但已经成为顺理成章,好像少了一份男女朋友时期,偷食禁果的那份刺激,开始时差不多每晚都做爱,到两个月后每星期只会一两次,到半年之后,甚至好像公式化了。阿敏仍然很投入很享受,我也很享受她的阴道与及反应,但是可能男人对征服了的女人,兴趣总会减低,或更难听的一句玩厌了。

    我知道阿敏仍然有跟其他网上朋友交谈,我是无法子阻止,而且交友自由上好像亦很难谈得通。作为妻子阿敏亦很盡责,管理金钱她比我精明,家务亦管理得很好,只是她好像不打算生孩子,这一点我们当然在结婚前已经倾谈过,她只是回应结婚后看看环境才打算,而当时的我当然不想因将来的问题,而失去一个每次自己有需要时都会满足我的女朋友,谂希望结婚后的她对生小孩子决定会有所改变。

    现在,结婚已经三年了,阿敏对性的需求,有増无减,即使我仍能应付得来,但总似应付多于享受,即使阿敏已经成为主动,我知道女人到这年纪性慾很强,但是我的性趣已经转移到別的女人身上,所以已经开始了一边看AV,一边做爱,而开始写这篇文章时,已经说阿敏不是头脑保守的。有一次我又再看我最喜欢的女优,幻想着自己插着的阿敏就是那女优时,做完之后,阿敏问我是否很喜欢那位女优,她的公司有一位女同事的样貌有点像那女优,之后我当然笑说不相信,香港人跟日本人气质样貌总会有差別吧,但当她拿出 Annual Dinner 所影的相片时,说有十分相似当然是假的,但的确有一份感觉与那女优相像,之后我就认同阿敏,她的同事确实有几分相似,就继而问那女同事的名字。亚敏告诉了我她同事的名字,再告诉她已经结了婚,更问我是否想跟她做。

    听到自己妻子问自己,是否想跟她的女同事做,真的不懂得回应,但自己下面却很老实地硬起来。那一次,我跟阿敏即时又再做多一次,而做的时候,我都仍然谈问她那女同事的资料与及婚姻状况,我更扮忘记了她的名字,好让妻子再说出她同事的名字一刻时,射出自已的精液。

    Ada(真名) 就是妻子女同事的名字,当我第一次听到时,很自然就想起了自己成长时经常手淫幻想的女演员,无错,就是曾经有一段何堪身世的那一位,即使一方面我很可怜她的遭遇,无奈她确实美丽动人,自己更曾经多次幻想自己就是欺凌他的男人,对她作出可耻令女仕们呕心的变态性行为,每当想到自己的幻想,就是她的真实经歷一刻,通常就忍不住将精都射到八卦周刊中她的面及身上。想不到妻子女同事名字竟然也是叫 Ada,自然地又增加多一分来自回忆的好感,甚至幻想这位 Ada 是否又曾经受过任何性方面的凌辱,所以当我问及妻子可知她的婚姻状况时,希望能够从答案之中,寻找出一些蛛丝马迹。

    阿敏相当坦白,很直接就讲出她的丈夫曾经有过外遇,鬧至差不多离婚,最终因为小朋友缘故,接受了已经发生的事实,保留了婚姻,但她丈夫是否仍然与外间女人有染,则是没再提及了。其实阿敏年来都已经讲及办公室是非多多,除了办公室政治上,更有很多桃色故事新闻,最离谱的是某些故事或新闻完全是生安白造。所以我追问那 Ada 丈夫有外遇,是否也是有人制造谣言但阿敏的答案只是人说她就听,因为妻子在公司的位置只是小角色人物,是是非非她盡量避免我是明白的,也是她的性格,妻子和我都是较为平实和低调的人。

    即使妻子低调,但是为了找外快,她在 Facebook 参加了一个羣买的羣组,而很多时她为了赚多些少水脚费,都会帮助其他组员交收,我也曾帮过她多次代她交收,通常都是些厨房用品,清洁剂洗粉或急冻肉之类,都是些家庭用品,接收的都是些师奶煑妇,但妻子为了屋企䁠多点钱,我自然也应该出一份力帮轻她一点是不介意的。本来已经打算在一个星期日,大家都休息,就预备陪她一起交收一套生铁煲,之后就出外食饭睇戏之类。岂知道星期五公司通知她要陪同上司到上海,星期日下午起程,好使星期一早上就到上海的公司,那我就告诉她方心去吧,交收一事就交由我,也不是第一次,她好像很感激我的体谅,用口交回报了我。

    岂知,口交的回报本来已是相当不错,但与将会得到的惊喜比较下,估不到有机会见到一个人的脸,比起得到口交更加开心,说到这,大家可能已经估得到接收人是谁了,无错,生鐡煲的单据上,地址电话号码及姓名,正是 Ada!!那一刻我的心砰然在跳,又或者只是自己日有所思,话不定只是巧合,是另一个 Ada 也无奇,于是我就扮作平平无奇问妻子说:”咦呢个 Ada 好似我以前没交收过咁既”

    阿敏回答我说:”系呀,佢第一次,终于俾我引到佢买,小心d送货,唔好甩底啊,如果唔系,人哋无下一次喇。”

    老婆答了好像没答,但当我回味她的那句回答,是否又有特別意思吗回答得好像很暧昧,或还是自己心已经暧昧着呢就如那一次老婆问我是否想跜她的同事做,到底是怎么意思呢接收人到底是否就是她的女同事 Ada 呢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