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深藏的罪恶 第一百四十七章 淫性不改下

    发布时间:2021-05-11 00:00:50   


    卧室很大,干净而整洁。

    红木大床十分奢华,床头上雕琢有滕云流水,透过懒洋洋的阳光,正中央镶嵌着红色水晶,闪着令人心悦的光芒。

    思翰眼前一亮,遂将女人推倒在床上,跟着扑了上去。

    他并没有扑到女人身上,而是倒在了绵软的铺盖中:大红的被罩,细密绵滑,有一股清新的味道。

    男人忍不住将脸贴近,轻轻的蹭了蹭。

    思翰闭着眼睛,睫毛不是很浓密,但却长的极长;由于侧脸受了压迫,居然有些稚气,好像没长开的长包子。

    白思思觉得她十分可爱,不禁伸手摸了摸他的板寸。

    「白姐,你家不错啊,尤其这床……我躺着都不想动了。」

    思翰闭目合睛,说话有些兔子不清。

    白思思笑了笑。

    猛地男人睁开眼睛,支起身来,压在女人身上,对方的笑纹加深,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他。

    「你多大?」

    「二十了。」

    思翰叹了口气:「没钱,没房,没车……也没人要。」

    好似为了验证自己的话,男人微微嘟起嘴来,做可怜状,逗得白思思花枝乱颤,笑过之后忍不住感慨。

    「年轻真好。」

    青春转瞬即逝,应该及时行乐,自己都30多了,再风光能有几年呢?女人都怕老,白思思也不例外。

    「好什么啊,还不知道将来如何呢?」

    思翰蹙起眉头,一副愁苦模样。

    思翰并不单纯,他说这话是有缘由的,谁不想多捞好处呢?他就曾哭穷,骗了一个少妇不少金钱。

    实际上每月都有2万多的收入,在这个城市来讲,品质很高。

    「我原来也什么都没有,如今倒是什么都全了……」

    白思思说着,低垂着眼睫,目光中有什么缓缓流过。

    物质上的宽裕,并不代表精神上的富足,实际上她烦死的事一堆,只是不能想,一想就掉进灰色的深渊中,不能自拔。

    见她原本很开心,没想到说了几句后,居然表情恹恹,思翰知道,这是个有故事的女人,这样的女人脆弱而敏感,最容易到手。

    他俯下身去,轻轻啄了一下,她的嘴角。

    「白姐,你真美,让我看看你的全部。」

    男人转移了话题,开始享用自己的大餐。

    说着将手伸到她的腰际,抓住衣服的底边,一点点往上掀,白思思也很配合,片刻后,白嫩的胸脯露了出来。

    思翰将紧身衣随手扔在地板上,又去解她的胸罩。

    当女人的奶子完全暴露后,顺势抱住了她的细腰,张开了口,含住了她的大奶:奶子不小,十分丰满,乳晕呈褐色。

    樱桃大小的乳头,被叼住的瞬间,白思思呼吸急促。

    男人两排牙齿咬住奶核的部分,微微提起,乳晕登时鼓起,白花花的一片乳肉,跟着颤抖。

    「啊……」

    白思思发出一声吟叫。

    思翰受到鼓励,知道她已然进入状态,手下也没闲着,十分麻利的去剥对方的紧身运动裤。

    白思思微微踢蹬着双腿,方便他褪下裤子,末了运动裤到了脚边,她脚跟用力,纠动了几下,裤子终于掉了。

    女人的大腿十分滑腻,手感极佳,男人一边吃她乳头,将手伸向她的背后,去摸她那圆大而有弹力的两团臀肉。

    揉搓的档儿,手指顺着臀缝,轻轻磨蹭着她肛门。

    「不……啊嗯……别碰那儿……」

    白思思一边喘气,一边呻吟着抗议。

    思翰抬起头来:「怎么了?不舒服吗?」

    白思思肛交过,但她不想让男人知道,只得推说:「不……也不是……只是觉得很奇怪。」

    男人会心一笑:「那我不摸那了,白姐。」

    说着果然将手指下移,磨蹭过会阴,来到了花谷的底端,只是用指尖磨蹭着那一小点的嫩肉,却不急于突进。

    「你湿了!」

    男人笑着说道。

    白思思脸白,被小自己这么多的男人调侃,白中也透出含羞的粉色。

    思翰再次低头,含住了另外一边乳头,同时用手指描绘着对方阴唇的形状:大阴唇宽厚,小阴唇肉感十足,也不小。

    摸了片刻,白思思在吟叫同时,开始不耐的扭动。

    思翰知道她不满足,于是将手指顺势塞进她的花穴,突的来了这么一下,白思思身体一弹,将胸微微挺起。

    「啊……嗯啊……哦!」

    她感觉爽利。

    眼前的胸儿紧紧的依了过来,腰儿颤颤,白思思轻呼一口气,缓解着自己的激动:「思翰,好弟弟,你好会捅啊!」

    手指被肉穴缠住,湿漉漉一片,男人得了夸赞,开始有技巧的抽动。

    「别,啊……你别穿……衣服啊……脱了,啊……」

    白思思面上发红,气息不稳,说着就去扒男人的衣服。

    思翰也难耐非常,就着不太舒服的姿势,脱的只剩下内裤,但他的手始终没移开,仍是死死的顶弄着小穴。

    「亲爱的,爽吗?」

    男人双眼放光,第一次接触白思思,他还是很有感觉。

    女人也不答他,只是将手伸进他的内裤,抓住对方的阳具:那话儿已经如同树干般直立起来。

    白思思上下撸动,用手丈量尺寸:粗度还可以,长度也行。

    女人阅男人无数,对长度和粗度十分介意,如果东西太小,很难满足自己,睡过一次后,下次绝对不会谈床事阳具火热热的,那东西受到挑逗,竟有鼓腾腾的,并且周身血脉奋张起来。

    「你的东西好烫啊!」

    白思思感受到他的激情。

    思翰笑着道:「怎么喜欢吗?帮我口交吧,它需要你。」

    男人不等她作答,遂即起身,将内裤脱下扔到一边,然后平躺在床上,白思思刚得趣,就要她去服侍他,不禁有些迟疑。

    男人朝她使了个眼色:「好姐姐,弟弟求你了。」

    说着挺动腰身,那阳具左右乱颤,白思思看的有趣,情不自禁的低下头来,张开了朱唇小口便把阳具吸着,可是那龟头微大,她只能含着多半边,把丁香妙舌在上面舔着。

    思翰的肉棒给她的小舌头舔得那龟头又趐又痒,欲火更加翻腾,那阳具更加硬得像铁杆似的。

    男人心下了然,猜想不错,是个骚货,口活很好。

    白思思是翻坐在他身上,男人用手指拨她的阴唇,举起指头插入她的阴户,左左右右的挑动着,玩得她淫水直流。

    舔弄了一会儿,白思思觉得口舌酸痒,于是放开肉棒。

    「行了吧!」

    说着,女人从他身上下来,扶住床头,将自己的一条腿微微抬起:她已经很久,没用比较刺激的体位了,今天想回味。

    劈开的侉子下,有着黝黑的阴毛,在就是女人最吸引男人的地方。

    男人翻身坐起后,跪在了床上,挺起阳具,找准了位置,噗嗤一声,将大半个肉棒刺了进去。

    「啊……」

    白思思半眯着眼睛,收紧下处。

    思翰笑嘻嘻的在她的奶上摸了几下,又伸手到下面的阴户去摸弄,只觉得她的阴户那两边,厚实得很,像一个破裂的肉桃一样,那两片阴唇紧紧的把阳具包住,十分得劲。

    他一边抽插,一边抚摸着对方的阴蒂,那是女人最敏感的地方,果然弄了没几下,白思思的水流都更多。

    几乎是淋漓着一路到了大腿根。

    思翰越弄越精神,但女人的下面刚开始还紧,被插久了反而没了感觉。

    「白姐,你被弄过屁眼没?」

    白思思正得趣,被他问的一怔:她当然玩过,而且还是四人一起做爱,想起那次的经历……女人刚开始难受,但后来确实很爽。

    「去,你听谁说,玩屁眼的?啊嗯……」

    白思思不想承认。

    「白姐,你真是的,这都没体会过?女人的屁眼跟嘴,都是给男人玩的地方,都能让男人抽插的,屁眼跟阴户一样的,几天不弄,就会发浪发痒的。」

    「啊!哼!我才不信呐,你骗我,屁眼那么小,阳具那么大,怎么会插得进去呢?啊……」

    白思思很不以为然。

    她被操屁眼那次很爽,后来也没怎么玩,怎么屁眼没痒,只有花穴想要鸡巴弄。

    这时男人已经用手把阴户里流出来的淫水慢慢的涂到了女人的小屁眼上,然后猛的拔出了阳具,把白思思的身体一翻,使得对方伏在床上。

    「啊……」

    白思思心下一惊:「思翰,你干嘛啊!」

    男人用手分开了那大白的屁股,在一条深深的屁股沟里,一个小小的屁眼儿正在收缩思翰咧嘴,发出淫笑,一边把阳具对准了屁眼,往里一顶,半个鸡巴插了进去尽管有心理准备,但这一下却已经把女人痛得大叫起来:「哎唷!痛啊!痛死啊……啊哈哈!」

    白思思的叫声变了调。

    她一边叫着,一边扭动着屁股,想甩掉男人的阳具。

    但此时阳具已被夹得紧紧的放不掉,反而对方用力一插,那大阳具又窜进了半根,然后,男人伏下身去,在女人的耳边说道!「好姐姐,你忍耐一下,等会就不痛了,这跟阴户开苞是一样的。」

    这时,白思思却也觉得这一阵刺痛在慢慢的减轻,但对方忽又抽插了起来,肉棒子顶着,又感到一阵剧痛,忙又叫着!「啊……弟弟,哎唷!不行!痛!」

    思翰顾忌她的感受,没敢太用力,但浅抽深插,待女人的屁股放松之后,一下比一下插得深,终于插的肆无忌惮,大开大合起来;卵蛋儿拍打在屁股上,肉与肉的碰击声,使得男人更加性起,只见她那大白屁股的肉儿震震的抖动。

    「啊啊……嗯啊……哦……」

    白思思只觉得屁眼又烫又痒,浑身的毛孔舒张开来,要开心有多开心。

    激情还在继续,而性是最好的麻醉剂。

    思翰和白思思从浴室里出来,已经是两个小时后,她们浑身湿漉漉只在外面披了大浴巾。

    思翰十分自来熟的,给白思思倒了杯水。

    「白姐,我的课上的怎么样?还满意吗?」

    男人打趣道。

    白思思用眼白剜了他一下,张口含了口水,吞下肚道:「我屁股好疼,你还说呢,都是你干的好事。」

    「嗯啊……」

    青年拉着她的手撒娇。

    「难道你不快乐吗?」

    他反问道,说着在他旁边的沙发处落座。

    白思思又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但这一眼中了,多了几分赞许。

    将手中的水杯交给男人,白思思起身,来到阳台处,也不知从何处,拿过来一个信封,里面厚厚的一叠。

    思翰心下一动,尽管面上不动声色,但心里很高兴。

    「姐姐,等会还要去店里,就不送你了,这是你的打车费。」

    白思思说着,就将信封递给他。

    思翰一脸惊慌。

    「白姐,你这是干嘛?我喜欢你,我应该的,我高兴。」

    说着就往外推。

    「听话,你也不容易,拿着吧,否则下次姐姐不喜欢你了。」

    白思思将信封硬塞到他手中。

    男人本就想要,此时也就不再推脱。

    「白姐,那我穿衣服去。」

    目的达到了,他也累,所以此时动作还算麻利,进了卧室,两三下齐整。

    思翰过来亲了亲对方的额头:「我把电话给你,如果想我,给我电话。说着男人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名片,纸地一般,但号码和姓名都有,白思思接了过来,看了看,捏在掌心。

    两人又缠绵了几句,男人做不舍状,匆匆离去。

    这是开始,接下来的日子,白思思跟思翰走的越发亲密,男人岁数不大,活儿也不错,又会逗女人开心,白思思很喜欢。

    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没过多久,姐妹淘就发现了两人的奸情,这可把她气坏了,白思思熟解她的脾性,知道风雨只一会儿,过后晴空万里。

    如此这般,随着时日的加深,思翰的手段越发高明,寒嘘恩暖,体贴入微,俨然她的小男友。

    尽管有时工作不便,但只要白思思打电话,他肯定随叫随到。

    白思思也觉出,对方的『情意』,也相应的给了回报,为了约会方便,她给思翰买了辆新车。

    马自达6,尽管价格不高,但也算过得去。

    思翰很是感动,几乎赌咒发誓的对白思思好,用他的话说,他用尽了一生的好运,才盼到了这个好姐姐,恨不能天长地久。

    而白思思呢,只是笑而不语。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