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深藏的罪恶 第一百四十六章 淫性不改中

    发布时间:2021-05-11 00:00:45   


    姐妹淘,将汽车停在楼下。

    她拿出手机给白思思打了电话:「喂,思思,我已经到了,你快点下来吧。」

    姐妹淘最近身材发福,又听白思思介绍的这家健身房不错,所以随后也办了张会员卡──这样两人,就能一起锻炼身体。

    「啊,马上马上好。」

    白思思将手机夹在勃颈处,另一手,拿了爽肤水,对着镜子快速涂抹。

    「你在干嘛?」

    姐妹淘听出她很忙。

    「我在化妆。」

    白思思放下化妆水,伸手从柜子上拿了兰蔻的防晒液。

    「啊,不是约好了中午十二点的吗?现在都过了十多分了,你还没搞好吗?」

    姐妹淘有些生气。

    白思思最在意的就是那张脸,如果由着她的性子,可能要一个小时。

    以前还好,青春靓丽,随着年龄的增长,她发现好姐妹越发的墨迹,每次她们出门,都要她等或者干脆迟到。

    「很快了,你着急干嘛,反正也没事。」

    「哼,你进行到哪个步骤了?」

    姐妹淘将汽车熄了火,选了一个舒服的姿势,仰卧在椅子上。

    「正在抹防晒霜。」

    白思思将乳液涂完,轻轻用手拍打面颊,让其更好吸收。

    「抹什么防晒霜啊!我们除了坐车,就是在室内。」

    衣食住行,姐妹淘比较喜欢衣服,至于她那张脸……女人透过后视镜看了看:微黑的皮肤是天然的,看上去十分健康。

    姐妹淘也想面皮白皙,但很不幸,她就是黑皮人,脸黑不打紧,连身上的皮也十分粗糙。

    在经过一系列努力,仍没什么特别效果后,她终于放弃了。

    面容是爹妈给的,好赖都是福,黑怎么了?黑看着不显老,不是吗?即使有皱纹也很难看的清。

    一边想着,女人还侧过脸去,仔细瞧了瞧眼角。

    「你没看到今天的太阳很大吗?出去晒死你。」

    白思思说着哈哈大笑起来。

    姐妹淘翻了个白眼,心想这才几月啊,还没到夏天,太阳怎么就大了?心知女伴跟自己开玩笑,也没放在心里。

    「是吗?你皮肤白啊,如果真晒坏了,可就没人要了!」

    姐妹淘忍不住打趣她。

    「哈哈,你脸黑不怕晒,我可不行!」

    白思思毫不示弱,顶了回去。

    「好啊,你竟敢骂我脸黑,不许抹了……」

    姐妹淘假意恼火:「如果在抹,我上去抓你下来啊!」

    白思思冷哼一声。

    「你来啊,我怕你不成。」

    说着,也不等对方反应,急忙挂了电话。

    姐妹淘听到电话里嘟嘟的忙音,不禁莞尔,她将手机放回到包里,随手从口袋中摸出烟盒,悠然点上──她慢慢等。

    在西餐厅,吃了简单的午饭,二人驱车来到健身房。

    下午1点,正是肚皮舞操课的时间,在会员休息室换衣服,用了十分钟,两人都有些着急──迟到了。

    操课室在二楼,他们经过大厅时,姐妹淘突然眼前一亮。

    在器械区,有一个挺拔的身影正在指导会员训练:身高大概在一米七八左右,不是很壮实,黑色的背心,紧紧里在上半身,隐约可见鼓起的肌肉,下半身穿的是短裤,修长的双腿十分有力。

    从他偶尔的动作中,肌肉线条曲线分明,恰到好处的惹眼。

    对方一直背对她,或者侧着身子,这让姐妹淘有些不满:看身型十有八九是个帅哥,怎么就觑不到庐山真面目呢?

    白思思见好友,脖子都要转了一百八十度,不禁有些气恼。

    「你看什么看?」

    女人伸手拍了一下她的肩膀,由于对方过于专注,突如其来的这一下,吓了一大跳。

    姐妹淘不情愿的扭过头来,瞪了白思思一眼。

    「哎,那是谁啊?好像挺帅!」

    姐妹淘仍不住好奇道:她今天是第二次过来,属于对环境很敏感阶段。

    冷不丁的看到一个惹眼的帅哥,有些热血沸腾。

    姐妹淘和白思思的家庭都不错,丈夫也算出众,但由于她长相一般,所以老公也经常偷腥,前两年有些想不开,两口子干了不少架,如今孩子上了小学,她反而有了新觉悟:你能找,我不能泡吗?

    只有剩男,没有剩女,更何况她还年轻,再不济,花钱找小伙儿,总行了吧!

    及时行乐才是硬道理,所以姐妹淘平时没少猎艳,但都很有分寸,高兴就好,真要认了真,那就傻了。

    「一个健身教练,你问那么多干嘛,快走!」

    白思思口气不耐。

    有些哭笑不得,姐妹淘看中的小伙儿不是别人,正是思翰:由于小伙儿人长的好,所以操课排的很紧,白思思的课,要等过几天才上。

    此时两人还算陌生,都没正面接触,没想到,自己的花痴女伴倒惦记上了。

    越想越来气,白思思扯着姐妹淘的胳膊,几乎是一路拖着面带难色的女伴去了二楼的操课室。

    「哎呀,晚都晚了,你能不能慢点啊!」

    姐妹淘娇嗔道,她的声音很大,故意提高了嗓门,几乎大厅的所有人都能听到,不出所料,小伙儿转过脸来。

    楼梯和机械区是互为死角,在踏上阶梯的那一刻,姐妹淘终于得尝所愿,尽管只是惊鸿一瞥,但那张年轻的面孔,确实赏心悦目。

    女人勾起嘴角,露出狐狸一样算计的表情,而这一幕也落到了白思思的眼中,不禁打了个寒颤。

    她突然手上用力,掐着女伴的指头用力,狠狠拧了一把。

    「啊……」

    姐妹淘失声尖叫,但马上闭了嘴,她的叫声太惨了,听上去很没涵养。

    对于好友的冷然出手,姐妹淘几乎气炸了肺,她口中含冤带屈,十分不快道:「白思思,你干嘛啊,要掐死我了。」

    女人理都没理她,放手后,径直往前走,但踏在楼梯上的脚步声,明显比较沈重。

    操课室很大,能容纳下一百多人,一位美丽的女教练随着音乐,正在翩翩起舞,她们的到来并没有引起大家的注意。

    很快两人也加入其中,不知怎的,今天的课上的很不如意。

    姐妹淘为了一身的赘肉,煞费苦心,节食了一个星期,效果明显,但是她终是管不住嘴,各种应酬的场合,总有宴请,看着满桌的好菜,最后终是破了功。

    家里也有跑步机,但用了没几次,就失去了耐性。

    听了白思思去办了健身卡,很是鄙视,对方身材已经很好,还要锻炼?要炼成妖精吗?这叫她们这些资质一般的女人,怎么活?

    两人互为姐妹好友,几乎没什么不能公开的小秘密。

    一起泡帅哥,偶尔去酒吧消遣,每次男人过来搭讪,通常都是冲着对方的芳颜,她只是个绿叶,虽然有些失落,但多年下来,也习惯了。

    谁叫人长的好呢?再说男人满地是,还不至于没人要。

    既然好友这么努力,她也不能落入人后,所以姐妹淘成为这家健身房的会员,遂下定决心改造自己。

    可今天才第二次上课,她就失了兴趣,心理明白,都是帅哥闹的,等她们上完课,对方还在不在原处呢?

    好不容易,熬到下操,姐妹淘,精神才好些,拉着白思思急匆匆的往外走。

    白思思忍不住翻白眼,同为好友多年,怎么不知她在想什么,每次遇到看上眼的男人,几乎都是这般热血,但很抱歉,她不能让给她!

    女人对自己的资本很清楚,不信她争不过好友。

    下了楼梯,姐妹淘开始四处搜寻,先是看了器械区,没有盼望的身影,又瞧了瞧跑步区,健身教练是在,但不是心中人。

    姐妹淘有些失落,白思思也是如此。

    二人在休息室,将身上的舞服脱去,打开花洒,热水浇打在皮肤上,顿时心中一暖,舒舒服服的享受完淋浴,擦干身体,换上运动服,复又返回大厅。

    刚巧一个熟悉的身影闯入眼帘,姐妹淘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下意识的揉了揉眼角,定了定神,随即笑了。

    白思思也注意到,思翰在跑步区,心微微一动。

    她们选了挨近男人的一处,先后踏上了传送带,而一旁的健身教练也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形。

    首先看到的是微黑的姐妹淘,再来视线转到了白思思的脸上。

    两人先后冲他微微一笑,算是打招呼,思翰扯起嘴角,不着痕迹的打量了她们,重点在白思思:尽管女人保养的很好,但30岁的女人那股子成熟劲,还是毫无遮掩的透了出来。

    皮肤很错,身材也很好,应该是个家境富裕的少妇。

    健身教练,有很多都兼职,借着登门教课的由头,干些男盗女娼的事,当然你必须付费,名副其实的鸭子。

    尤其是思翰这种,年轻帅气的小伙子,最得富太太们的宠。

    他名下的好些个富太太,都向他暗送秋波,在上课的同时,借机占他便宜,但思翰也不是省油的灯,话里话外,透着股金钱至上的味儿,明眼人,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一来二去,混了好几个情人,收入也丰厚起来。

    姐妹淘,看对方把注意力集中在好友身上,有些微愠,连忙先声夺人:「你好,你是这里的教练吧?」

    思翰收回视线,报以微笑:「是的,我叫思翰。」

    他报上姓名,向前走了一步,将手放在姐妹淘的跑步机上,按了加速:「你这个速度太慢了,想要减肥,得提速。」

    只听到跑步机轰轰直响,明显要散架了。

    姐妹淘有些吃不消,但仍是笑得很灿烂,一双腿紧着前后捯饬,恨不能飞起来。

    「只要,你能坚持,效果立竿见影。」

    思翰留着板寸,整张脸的线条明朗,看起来阳光帅气。

    尤其是笑的时候,两颊微露的酒窝十分可爱。

    「是吗?我也这么觉得,我们刚办卡不久,教练,你看,我这身材要减到100斤,需要多长时间?」

    青年单手倚着跑步机,看了看姐妹淘。

    「你现在多少斤?也不是很胖啊!」

    女人最喜欢听人说自己苗条,体重正常,姐妹淘顿时心花怒放,眼角的细纹若隐若现,但面上带了少女的欣喜。

    但马上想到自己的体重,顿时吞了吞口水。

    「我现在115斤。」

    姐妹淘有些心虚道:明明是120斤,愣是少说了五斤。

    思翰笑了笑,接着道:「大概需要3个月。」

    姐妹淘垮下脸,有些无语:显然这个数字,让她不满意。

    「减肥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太急功近利,会损伤身体,还是慢慢来,对了,您贵姓?」

    青年很是平易近人。

    「我姓陶。」

    见他看着白思思,有些不情愿的介绍道:「这是我朋友,白思思。」

    思翰朝白思思点点头:「白姐,您的身材很好,继续保持。」

    白思思勾起唇角,刚想说什么,姐妹淘适时打断:「那个,教练,你给我制定一下,塑身计划呗?」

    思翰顿了顿,没有正面回答,反而问道:「你是什么星座?」

    「金牛座!」

    有些摸不着头脑,但姐妹淘,还是老实作答。

    「哦,我听说金牛座特别执着,您看您健身就有股这种力量!肯定是金牛座无疑。」

    青年笑眯眯的夸奖着。

    姐妹淘听他这么说,激动的又按了加速器,但马上感觉腿酸胀的厉害,但仍努力运动着:不能在喜欢的男人面前出丑。

    「我觉得我能行。」

    姐妹淘信誓旦旦。

    白思思至始至终没说话,对好姐妹的表现,她已经无语了,但气闷没多久,青年就绕过姐妹淘,来到了自己跟前。

    「白姐,你们通常什么时候过来?」

    思翰方才站在那边,虽然跟姐妹淘在讲话,但目光始终似有若无的往白思思身上飘:他仔细看了看两人的运动服,都是品牌,而且带的手表也不错,欧米茄和浪琴,但如今真要选的话,当然是相貌重要。

    他名下的会员已经不少,不能再随便收人了,所以方才他岔开了话题,没有继续关于姐妹淘健身计划的事。

    「不一定,但周末没时间。」

    白思思目光平和,看不出多大的波动。

    她是天之骄女,有股子傲气,绝对不像好友那么肤浅随意,她是淑女,习惯了被动,要有身份和涵养,这样的女人,男人才喜欢。

    这只是个开始,思翰继续话题,从健身开始,到美容,服饰……期间姐妹淘一直积极加入两人中间,三人聊的还算不错,末了思翰,看白思思没有对他的学识倾倒,想要聘教练的打算,不禁心下一动。

    他推说,店里有活动,两人如果同时办理私人卡的话,打九折,能省钱。

    姐妹淘连连说好,但白思思却兴趣缺缺,思翰见她没松口,也不气馁,他名下的女人多的是,少她一个不少,多她一个也不多。

    原本打算泡她,如今看来,颇有难度,此时姐妹淘,几乎按奈不住,想要同这名帅哥亲近,放下话说,多少钱,她都要参加特训。

    「一节课1小时,六百!」

    思翰站在那儿,双手抱胸,看上去很有男人味。

    遇到肥羊怎能不宰,明明最高的才五百,愣让他临时涨价,报了个六百,但这点小钱,对于姐妹淘来说,不算什么,马上欣然应下。

    白思思皱了皱眉,没说什么。

    「教练我马上去办,什么时候能上课?」

    姐妹淘不着痕迹的扫了眼,对方的肌肉:她好像摸摸看。

    「等我通知吧。」

    说着看了看表,接着推说还有事,临走前,眼中微微有情,飘向白思思的目光中,带了几丝电流。

    接下来的几天,两人天天去健身房,但都没看到青年。

    姐妹淘的心情很差,但回想起那天青年的态度,不禁更是消沈:对方似乎对她没意思,反而跟白思思比较亲近。

    这一天建身完毕,开车回家的路上,姐妹淘终于忍不住了。

    「思思,那个小白脸,怎么都不见人啊!」

    她先去东扯西拉的说了些,健身房的话题,而又话题转到了男人身上。

    「我怎么知道!」

    白思思故作心不在焉。

    「我看他对你好像有意思,你喜欢他吗?」

    姐妹淘跟她向来无话不谈,所以问的毫无顾忌。

    「什么意思啊?」

    白思思假作不知她话里话外的内容。

    「就那个意思呗,你喜欢他?如果喜欢的话,不玩玩吗。」

    姐妹淘故作轻松的继续试探。

    「人都见不着,怎么玩?」

    白思思避重就轻。

    在有权有势的男人眼中,女人是玩物,他们私底下很粗俗的,一般称小马子为小逼,这个小逼怎么样?那个小逼如何,肆意快活。

    而在猎艳的富女们也有共识,男人到这里也成了货物。

    随着性观念越来越开放,人们的离婚率节节攀升,一部分是因为感情不合分手,另外一部分则是因为性生活不协调,女人要求平等的呼声越来越高,所以如果女人真的放荡起来,男人们是望尘莫及。

    「也是啊,我的课不知道什么时候上!」

    钱话了,人别说摸一下,连见一面都不能,你说姐妹淘有多郁闷。

    白思思噗嗤下笑出声来。

    「你还是少打他的主意,那一看就不是省油的灯。」

    白思思坐在副驾驶上,车内放着舒缓的轻音乐,蹙眉指点道。

    其实她心理也明白,但白思思自恃甚高,对这个男人手到擒来。

    男人几天不见,十有八九是忙着跑外单,去会员家里教授指导,至于指导的怎么样?谁清楚呢?只是人不见了而已。

    白思思虽然对这个男人十分欣赏,但玩心很重,毕竟她有家室,和薛进的关系,刚有点起色,低调为上,也许只是个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呢,对于白思思这样的熟女,什么男人没经历过,只是图个新鲜罢了。

    「人是帅哥,有卖弄的手腕,就像你是美女,有骄傲的资本一样。」

    说到这里,姐妹淘颇不以为然,继续道:「哎,我怎么就不是美女呢?」

    白思思看着她愁苦着一张脸,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也不丑啊,就是黑了点,咱就将就点吧,回炉重造,也还需要几十年的功夫。」

    女人禁止不住开她玩笑。

    「切……你别臭美,你也有老的时候!」

    姐妹淘不服气的顶了回去。

    两人都是说笑,所以也不见得生气,一路上,时不时的聊这聊那,倒也过的很快,没一会儿,白思思到家了。

    跟姐妹淘道别后,白思思心中越发的难耐。

    她拿出手机,给销售指导打去了电话,对方很快接听,白思思说明了自己意思:有姐妹要结婚,邀请她做傧相,为了那天能大放光彩,所以需要修身塑形,穿上漂亮的小礼服,希望销售指导能跟思翰传达一下,实在不行,加点辛苦费也行。

    销售指导态度很好,毕竟没人跟钱过不去,但思翰确实很忙,只能试试看。

    放了电话,白思思也没上楼,在小区庭院里走来走去,片刻后,对方回了话,说是这个星期的周末有时间。

    白思思微微皱起了眉头,周末是店里最忙的时候,但禁不住疯狂欲望的诱惑,很爽快的答应下来。

    白思思略微迟疑,还是决定将人带到家中──周末薛进有应酬,上午得出去,孩子有钢琴课要上,所以基本没人,再有毕竟第一次正式上课,也不会进展那么快,发生什么风花雪夜的事儿。

    女人有时候很天真,即使她不想,男人呢?哪个不是急色鬼?

    思翰家境一般,但由于长的好,就动了歪心思,他初中开始谈恋爱,学业没什么成绩,最后干脆辍学,学起了健身舞蹈。

    毕业后,先后做过三家健身店,刚开始不太会跟客人沟通,对方暗送秋波,他接受不能,对方送了礼物,他全收,就是不见献身,末了,同为同事的某人,给他画出了道道,这才幡然醒悟。

    其实刚开始思翰也犹豫过,他是有女朋友的人,也是个健身教练,教授瑜伽,两人是同期学员,颇为投缘,所以处在一起,但禁不住诱惑,最后便随波逐流。

    越在女人堆里混,越是精明,店也换了一家又一家,越换越高级,钱越挣越多,但他也留着心眼,私藏了大部分,怕的就是吃穿用度,变化太大,被女朋友怀疑。

    在众多寂寞难耐,准备投怀送抱的女人当中,白思思无疑是个中翘楚。

    思翰忙的很,但并没有将她忘记,所以登门时,看到对方那张俏丽的面庞,不禁微微一震,但随即反应过来。

    「白姐,您什么时候办的卡?」

    男人微笑着走了进去。

    白思思的家虽然不是个新小区,但是里面装修的很有味道,摆设也十分高档,这思翰看的出来。

    在换鞋的档,他注意观察了下鞋柜:男人的皮鞋,女人的高跟鞋,还有孩子的球鞋,摆放的很整齐。

    「没几天。」

    白思思扔了双拖鞋在他面前。

    「姐夫呢?大周末的,家里就你一个人吗?」

    思翰弯下腰去,装作随意问道。

    白思思是个已婚女人,在两人以前谈话中,虽没提及,但是现如今,人到了家中,也没什么好隐瞒。

    「他们都有事,上午不会回来。」

    白思思说的很无心,但听者却有了意!男人眼珠发亮,动了龌龊心思。

    男人在沙发上落座,白思思给他倒了水。

    「你先歇会,一路过来好找吗?」

    白思思今天穿了黑色的紧身衣,将身材曲线勾勒的纤毫毕,胸前一对丰乳,呼之欲出。

    思翰觉得口渴,先是喝了口水。

    「还行,白姐,你做什么生意的?」

    思翰开始打听对方的老底。

    「我做美容的,开了没容院。」

    思翰今天穿的比较休闲,但人却清新年轻,她双手环胸,将乳沟挤得更深。

    思翰点点头,算是知道了。

    他不能问的过于深入,否则会适得其反:「那也不错,怪不得您这么漂亮。」

    男人蜻蜓点水的过了这么一句,便收住了话头,转移了内容:「你家很大,我们在哪儿做操课呢?」

    「就在客厅吧。」

    思翰起身,来到白思思跟前,脸微微俯下,有一拳的距离,呼出一口气道:「白姐,你想学什么?」

    那张脸孔十分年轻,皮肤紧绷,连毛孔都看不到。

    没有修整的眉毛,天生被造物者雕琢般,浓厚分明,长长的两道,微微上行,拖入鬓旁,英气十足。

    白思思感觉气息打在脸上,热热的,而男人眼中的情意,更令她心头发颤。

    「我们学拉丁吧,你身材这么好,不学拉丁可惜了。」

    见对方怔住,思翰勾起唇角,露出招牌微笑。

    他牵着白思思的手,顺势一带,对方马上投入怀中。

    女人的胸部十分丰满,两团柔嫩堆在胸前,不禁令男人热血沸腾,想也没想,思翰俯身含住了白思思的唇。

    陌生的气息,使得她脑中一片空白,但似乎有哪里不对。

    「不要……」

    白思思从魔魇中挣脱:这是她的家,她始终心存顾忌,毕竟没在家里偷情过。

    所以,在两唇相碰的同时,女人推了他一把。

    「白姐,别拒绝我,好吗?」

    男人的眼中盛满动情的微光,伸手摸一下她的粉脸,紧紧地把她的身子搂住,伸出舌头舔着她那雪白的面颊。

    顿时女人浑身一阵酸痒,像几千万只虫蚁在毛孔里爬来爬去,她此时已没有阻挡的能力了,眼晴紧紧地闭上──薛进对她很冷淡,面对可心男人的求欢,久经情事的女人,又能坚持多久?

    青年得意一笑,知道女人屈服了。

    他伸手进她的形体裤,在她的大腿根上,忽轻忽重的按摩起来,这一来,白思思吃不消了,阴户微微发烫。

    「你,你好坏,别在这里。」

    她说着,抓住思翰的手,将它拖了出来,同时感觉到,自己的底裤微微有些湿意。

    「姐姐?」

    被人打断,青年觉得有些不爽,还想继续进攻。

    他觉得女人都喜欢被人征服,像白思思这样的熟女,越是强悍的男人,她应该越是喜欢──这是个典型的骚货。

    「不,门没锁,等会我们去卧室。」

    白思思气喘吁吁,她也想要。

    听她这么说,青年笑着走到防盗门前,轻巧的落了锁:这事他长干,刚开始还有些不安,但现在已然无所谓。

    回过头来,思翰拉着白思思的手走进了卧室。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