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深藏的罪恶 第一百五十章 抑郁

    发布时间:2021-05-11 00:00:28   


    保镖看到连俊从走廊的一头过来,连忙低下头来。

    「连少爷好。」

    连俊随意点了点头。

    他左手捧着一束百合,右手提了餐盒,轻轻推开房门:这间单人特护病房条件极好,洁净而宽敞,明媚的阳光透过落地窗直洒进来,给人一种十分舒服的感觉。

    护士端着小碗,送到女孩跟前。

    「小羽,乖,吃一口吧……」

    她半勺稀饭递到女孩嘴边,柔声诱哄着。

    但连羽却将头一偏,看也不看眼前的吃食。

    连俊不自觉的皱了皱眉,上前几步,护士似乎听到了动静,扭头看见是他,随即一愣:青年面容俊秀,身姿挺拔,十分惹眼。

    护士之前就见过连俊,只觉得兄妹生得好,眼下再次相见,不觉心下一动。

    高富帅谁不喜欢呢?现在最流行的就是这种型男,可惜现实中灰姑娘的故事太少了,但人都有梦想不是吗?

    女人根本不了解事实的真相,只是本能的花痴。

    「她不吃吗?」

    连俊来到床前,双眼直视小护士,低声问道。

    对方面上一红,不知是羞的,还是自己未能照顾好病人而略为惭愧,低垂下眼睫,轻轻点了点头。

    「她不肯吃,我怎么叫,她都不理。」

    女孩抬头时,有些委屈,极力表达着自己的心力。

    连俊根本没有注意到她多变的表情,将百合递了过来,伸手将护士手中的小碗接了过来。

    「你去将花插好,剩下的我来。」

    女孩面色一冷:她本想多呆一会儿,可如今对方似乎不需要。

    护士接过百合,淡淡的香气溢满整间病房,她下意识的闻了闻:很香。接着她来到方几处,将花插进白色瓷瓶里。

    听到门声响起,连俊知道护士已然离开。

    他看了看小碗里的稀饭:莲子菜叶粥,米粒均匀,黏稠有度,想着这个医院的伙食着实不错。

    手掌里存有温度,连俊将勺子里的稀粥吃下:不是很凉,看来不用换。

    他就那么端着小碗,瞧着妹妹双眼盯着房间的某一角,不知在想些什么:她是知道自己到来,为什么不搭理呢?

    「小羽,哥哥来了。」

    连俊轻声道。

    女孩没有任何回应。

    连俊叹口气,舔了舔嘴角,一脸沈重:「我知道你在生气,可在气,也不能气坏身子啊,来先吃饭好吗:」

    连羽仍然沈默。

    青年没有办法,绕着病床走了一圈,到她视线所及之处,可连羽目光焦点根本不在他身上。

    此时连俊才发现,女孩的脸颊爬满泪水。

    他猛的心口一痛,眼角微微泛起湿意,连忙转过身去,一面调整情绪,一面抽了几张面巾纸。

    递到女孩跟前,对方没反应,连俊倾身擦拭着她的泪珠。

    「别哭了,一切都过去了,哥哥在的,哥哥会保护你。」

    连俊喃喃低语,似乎在说给女孩听,又似乎在告诫自己。

    可只有连俊心理明白,他的诺言是多么的苍白无力:他以前就说过类似的话,可最后妹妹还是出事。

    连羽的眼泪擦干了,又还在流。

    连俊在心痛的同时,只能不停的抽出纸巾,一遍遍不厌其烦的给妹妹擦拭泪水,不知过了多久,女孩的眼泪终于干了。

    「你别这样,哥哥很难受。」

    连俊发现妹妹红肿的双眼空洞无波,里面所住的根本不是一个还有生气的灵魂。

    青年的心就像被扔到油锅里煎炸过,疼的他几乎窒息。

    连羽根本不看他,她认识哥哥,但又在刻意的回避什么:她很想不去看,不去思考,只活在自己的世界中。

    那个世界里只有她,没有痛苦,没有快乐,只有无尽的苍茫。

    如果上天真的对她不公,想要给她苦难,那么她愿意承受,她就想知道,自己的人生还能糟糕到什么地步?

    倘若真的有二次元的话,她希望到另一个世界去,而她又把这当成信仰,盲目的去追寻着。

    「小羽?你怎么了?为什么不回答我?」

    连俊有些急了。

    他在女孩面前挥了挥手,对方的眼睛眨也不眨,目光发散,似乎已经聚不成一个人的影子。

    连俊放下小碗,抓住女孩的肩膀轻轻摇晃。

    「小羽,你看看哥哥,哥哥在跟你说话啊……」

    连俊一脸惊慌,不自觉的提高了音量,可他的话就像石头沈进了大海。

    连俊手指用力,几乎失去了理智,开始大力摇晃着妹妹。

    「小羽,小羽,你这是怎么了,千万不要吓哥哥啊……小羽。」

    在青年的惊呼声中,女孩仍是木着一张面孔,表情没有一丝波动。

    连俊几乎崩溃,他跌跌撞撞的往外奔去。

    「大夫……大夫……快叫大夫……」

    他大喊着来到门边,把一旁的保镖吓了一跳,也引得了方才小护士的注意。

    「怎么了,怎么了?」

    她手里捧着餐盒,正在吃午饭,听到动静,小跑了过来。

    「赶快给你们的主任打电话,赶快!」

    连俊口气很不好。

    护士见他神情惶恐,以为出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捧着餐盒跑回了导诊台,抓起座机就拨了过去。

    主治医师拿了钱,来的自然快。

    他来到病床前,给连羽做了简单的身体检查,而后叫来精神科的医生,她问了女孩几个问题,对方拒不回答。

    连俊站在一旁干着急,最后医生叫他出去说话。

    精神科的医生,是个50岁左右的老妇女,头发已经有些白,一脸严肃,两人来到门外后,对方站稳脚步,开门见山。

    「你妹妹的情况,需要进一步观察。」

    她慢条斯理的开口。

    连俊脸色铁青,口气不善:「观察什么?我就想知道我妹妹现在怎么样了。」

    医生微微皱起眉来,显然对连俊说话的语气,很有意见──她在精神科领域虽然不是很权威,但干了这么多年,还是很受人尊敬。

    「她有些自闭,也许是暂时的,也许更严重,这要看她今后的表现……如果实在不行就要进行治疗。」

    老太太很客观的给出评价。

    连俊心下一动,没说什么,但很清楚,妹妹这是刺激过度了。

    他做了个深呼吸,而后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在乡下时,村子里有这么一户人家,父亲死了妻子,独自拉扯儿子长大,生活十分艰难:为了吃饭,他们连死掉的畜生都要拿回家里食用。

    等孩子长大后,迟迟没有姑娘想要嫁给儿子,因为他们很穷,后来直到儿子快到四十那年,村子里偶然来了个流浪的疯女人。

    那女人衣不遮体,蓬头垢面,有二十五,六岁的光景。

    儿子将女人带回家里,给她买了新衣服,又给她剔掉光头,样子还算不错,就这样,男人将女人留下过日子。

    可这女人精神有问题,不知听谁说起,好是大学生失恋受了刺激,精神失常,她几乎没有清醒的时候,偶尔还会打人。

    村子里的小孩都怕她,大人们也告戒孩子离疯子远点。

    此时连俊不知怎的就想起了那个女人,记得以前很讨厌她,有次他和妹妹放学回家,那女人居然拦住他们,一边嬉笑着一边问道:你们操过X没有,那很疼的。

    两兄妹具是一愣,接着面红耳赤,绕着她跑开了,心里想着,这个疯子,真神经,就知道骂淫秽的话。

    后来怎么样了?直到他们离开,那个疯子仍生活在村子里,但一直没有小孩,不知是她不能生养,亦或是男人怕疯病遗传,家里穷,而断了香火。

    「这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作为家属,你一定要尽量开导她,让她开心点,慢慢就会好起来。」

    连俊的思绪被她的话拉了回来。

    「我知道了,谢谢您医生。」

    青年很怕,很怕妹妹也变成那个样子,他知道人的心理承受能力有限,自己是不是逼她逼得太紧了?

    他的眼前不自觉的浮现疯子的模样,慢慢那张面孔换成连羽,青年浑身一震,只觉得不寒而栗。

    「如果……」

    连俊有些紧张,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随即抬起头来,很小心的样子:「如果我妹妹情况变糟,会怎么样?」

    大夫双手倒背,想了想。

    「如果情况变糟,可能会抑郁成瘾,不爱说话,不喜欢交流,悲观厌世,甚至于有自杀倾向……」

    她决定实话实说。

    医生眼看着连俊眼中愁丝越聚越多,连忙摆手笑了笑:「年轻人,你们还小,有什么解不开的心结,好好开导你妹妹,实在不行,我会接手的,放心没事。」

    她也有儿女,十分理解孩子们的心情,所以不希望连俊的压力过大,但小丫头的情况吗?目前看来不怎么好。

    看来她有必要侧面打听,小姑娘的入院病情。

    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她绝对不会想到,连羽的情况如此复杂,又是中枪,又是怀孕,如果了解实情,她也不会将话说的这么轻松。

    「谢谢,我知道怎么做。」

    连俊再次道谢。

    他回过身来,返回病房,一声不响的拿起粥碗──里面的稀饭乱做一团,已经没有一点温度。

    连俊叫了护士,让她再打一份营养午餐。

    青年坐在女孩对面,轻声跟她交谈,先是从小时候说起,她们跟奶奶一起度过的美好时光,快乐的童年,村子里的小伙伴……连俊很想把故事说的生动有趣,但他没那个口才,连笑起来都十分勉强。

    过了没一会儿,护士端着吃食进来,连俊让她出去,拿过瓷碗,吹了吹温热的稀饭,而后递到女孩嘴边。

    「小羽,吃一口吧!」

    他央求着。

    没有回应。

    「哥哥,求你了,就吃一口好吗?」

    他放软语气,变得哀求。

    对方还是没反映。

    连俊继续诱哄,可连羽就是不吃,末了,他没了法子,只得将手中的羹匙送入女孩紧闭的唇中,可即使这样,对方仍没动作;如果用力稍大,撬开那虚弱的嘴唇塞了进去,她就象失去咀嚼能力似的,慢慢吐出来。

    连俊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猛的流了下来。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