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深藏的罪恶 第一百四十九章 苏醒

    发布时间:2021-05-11 00:00:24   


    「啊……」

    护士坐在一旁的沙发椅上,单手托着自己的头,迷迷糊糊中,被尖叫声惊醒──她在这儿守了大半夜,又是换药,又是打针,怎能不困?

    睁开惺忪的睡眼,护士连忙从椅子上站起,紧走一步来到病床前。

    女孩的额头上全是汗,脑袋不停左右摆动,弄得枕头里的橘皮沙沙作响。

    这是高级病房,一切都很讲究,连枕头都是带有特殊功效的:橘皮能够提神醒脑,帮助病人改善睡眠。

    护士连忙走进洗手间,将毛巾打湿,然后拧成半干。

    回过身来,她用毛巾给女孩擦了擦额上的汗珠,接着旁到一旁的茶几处,拿了电话:病人有情况,需要及时报告上级。

    「主任吗?405病房有情况,您能马上过来吗?」

    护士一边讲话,一边留意着床上的动静:此时女孩翻了身,小手也伸出了被子外,紧紧攥了拳头。

    电话那头很快有了回应,护士放下电话后,连忙返回床边。

    「啊……不要……走开……走开……」

    女孩声音不大,但十分凄厉苦楚,她断断续续的呻吟着。

    护士知道她可能做了噩梦,连忙用手轻轻拍了轻她的后背。

    这一下,让连羽受了惊吓,她手脚四处滑动,将被子整个推到了一边,身上穿的白色病号服也被弄的皱皱巴巴。

    护士神色慌张,用手去抓她的小手,同时注意着,让她不要翻身压到腹部的伤口。

    「乖……没事了……没事了……」

    她轻声安慰着。

    但女孩根本听不到她在说什么,只觉得被什么东西束缚住,男人下半身的东西,不断刺进自己的下体,很疼很疼。

    ──不,她不要受这样的折磨。

    于是女孩更用力的挣扎着,护士几乎抓不住她,正在这危急时刻,病房的门开了,一个四十左右岁的男人走了进来。

    他穿着白大褂,胸口挂有铭牌,在铭牌的下面,是一只口袋,那里别着一副眼镜:他边走边将其取出。

    「主任,您可算来了,您看……」

    护士一边压制连羽,一边面带难色的看着对方。

    男人带上眼镜,凑到近前,低下头来:女孩鬓角已经被汗水打湿,衣衫狼狈,整张小脸一片惨白。

    女孩还是病人,如果贸然叫醒她,恐怕受了惊吓,如果是自然清醒?这就要看她的心理承受能力。

    如果到了极限,人自然也就醒了。

    男人见护士左支右绌,连忙伸手拽住女孩的一只胳膊,让她身体平躺,而后静静在一旁观察着小。女。孩的反应。

    很快,女孩的眉心蹙起了三座小山,呼吸越发急促,在一声惊天的怒叫中,猛的睁开了双眼。

    她看着头顶,眼睛不安的四处乱转,接着将视线转移到身旁的两人。

    鼻子间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四处的装饰不错,但那统一而扎眼的白色,显示着这里是医院。

    连羽转头看了看护士和主治医师,枪击前的一切记忆开始回炉。

    她记得雨好大,记得那场车祸,记得那个男人以及他手中黑洞洞的枪口,越想浑身又冷,刚从一个梦魇中清醒,又回到了现实中的绝境。

    她紧紧闭上眼睛,复又睁开:她以为她会死,但她还活着。

    「你怎么样?哪里不舒服吗?」

    主任放开女孩,拿过一旁的病治本,低声关切的询问着。

    连羽想开口说话,但张了张嘴,话语在嗓子眼中,就是吐不出来。

    她有些着急,求救似的看着主任,大夫了解的点了点头:「你先别急,你已经一天没喝水了,慢慢来。」

    说着,让护士拿过一旁的营养液。

    看护按了个按钮,轻微的机械声从床铺上传来,随即女孩的上半身缓缓升起:由于连羽伤到腹部,所以调动的幅度很小。

    护士在营养液的瓶子中插了一支吸管,用手拿着递到女孩跟前。

    连羽觉得腹部有点疼,但在床板不动时,好了很多,她知道自己哪里受了伤,所以也不敢乱动。

    只是张开小口,含住吸管,一点点的喝着瓶中的饮品。

    片刻后,女孩松开嘴,感觉干涩的嗓子好了很多,她转过头去看向主任,尝试着开口,这次她成功了。

    「我……我……孩子……」

    她断断续续的表达着。

    医生马上明白她要问什么,拿着笔在纸上飞快的写着什么,抬头看了她一眼,随即道:「孩子没事,你也很好,但需要休养。」

    连羽心头一震,原本没什么感觉的腹部,此时似乎有什么在里面动了动。

    一时间,连羽的眼泪唰的流了下来:她本以为这个负担会去掉,可现在她的苦白受了,那孽种还在!

    见她哭,主任连忙抽出了纸巾,递了过去。

    连羽根本没接,只是眼泪霹雳巴拉的掉,她觉得自己还不如死掉算了,怀有有妇之夫的孩子,还要生下来吗?以后怎么见人?

    「你别哭,你哭什么啊,这样对身体不好。」

    医生等了一会儿,将纸巾又放了回去。

    对于病人有情绪,医生见多了,也很理解,这不是随便劝劝就能好的,待到她们自己想通就好了。

    「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医生再次问道。

    连羽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前方,沈浸在自己的悲伤情绪里,她不知道将来的路还有多么艰难?

    刺杀显然是针对她的,如果没人在身边,很可能已经死掉了。

    这样的生活要如何继续下去,难道要被人看护一辈子吗?哥哥又有什么能力来保护她一生,依靠陈林吗?

    想到自己以前听到的不堪传言,连羽越发的气苦,这日子为什么会这样?她看不到希望,看不到光明……她和哥哥就像是两叶孤舟,被人牵着走,完全身不由己,越想越伤心,连羽有些愤恨这个世道的不公,为什么坏人得不到惩罚,他们要承受苦难呢?

    医生见她一直不说话,也没在询问,跟护士简单交代了几句后,转身离开了病房,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不过首先要通知病人家属。

    主任回到办公室拿起了座机,对着病治本备注的号码,拨了过去。

    连俊刚从医院回来没多久,脑袋刚粘到床铺,手机便响了起来,他拿起一看,是个陌生号码。

    平时他的手机,只有陈林会打,这个嘛?似乎心有所感,他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按了接听毽。

    听到那头说妹妹已经清醒,连俊一面接着电话,一面开始穿衣服,又顺手拿了一个手包。

    这是陈林送给他的,以前根本不会用这东西,如今倒也趁手。

    放下电话后,连俊让保镖准备车,急忙往医院赶,在半路上看到一家粤菜馆,临时起意下了车。

    他走进去后,服务员以为他要吃饭。

    连俊只要了菜单,看着上面的清淡菜色,琢磨着该给妹妹吃什么,末了选了两荤两素,又要两盅稀粥。

    他付了款,让保镖留下,待吃食好了后,打包带到医院,接着转头回到车上继续赶路,很快便到达目的地。

    连俊没有去病房,先到了主任的办公室。

    他敲了敲门,而后推门而入,主任医师看到他,先是一愣,接着马上反应过来,随即让他坐下。

    「我妹妹,她现在如何?」

    主任看着他焦急的样子,站起来给他倒了杯水。

    连俊看也不看,只是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他。

    「你妹妹今天做了噩梦,醒来时,情绪很不好!」

    说到这时,医生补充道:「尤其是知道孩子没事后,似乎更不开心。」

    青年双眉紧锁,低下头,似乎在思考什么。

    「你去看看她,尽量不要刺激到她,少提孩子的事……」

    医生的声音再次响起,引得对方回过神来。

    连俊知道小羽生下孩子,让她非常为难,可他不得不这么做,恶人需要受到惩罚,哪怕,哪怕付出一定代价。

    「我知道了。」

    青年恹恹道。

    妹妹就是他的心头肉,在自责的同时,连俊也痛心疾首:他差点失去了最亲的人,这份揪心的痛苦谁懂?

    只要她们熬过这一关,他一点要加倍爱护连羽。

    「嗯!」

    医生点点头,接着将手中的本子往办公桌上一摊:「马上要中午了,医院有营养配餐,你叮嘱她多吃点。」

    特护病房,伙食很不错,为了病人身体考虑,营养均衡。

    「她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不要让她吃的太多,否则对胃不好,慢慢来,多吃水果,多喝水……」

    连俊在心理记下,接着想到自己所点的外卖,又再次询问医生,是不是有什么菜色不适合病人食用。

    医生听他报了菜名,笑了笑。

    「你说的东西都不错,但今天还是让她多喝点粥好。」

    他知道特护病人,家里都很有钱,眼前的哥哥,对妹妹的疼爱不言而喻。

    但医生毕竟是专业人士,连俊也只得应了。

    在临出门时,连俊从包里拿出了一叠钞票:本来他想装在信封里,但由于过于匆忙,也没有准备那东西。

    「这点意思不成敬意,以后多多照顾。」

    说着连俊将钱放在办公桌上,而主任嘴角的笑纹再次加深。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