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迷情校园
  • 最新排行

    畸爱博士 第十三章 年关鏖战

    发布时间:2021-05-11 00:00:18   


    夜幕低垂,街灯璀璨的时刻,贾如月走在回家的路上,浑身轻快,然而雪肤美肌却仍旧止不住的阵阵发烫。太醉人了,却又太羞人了,刚刚过去的几个小时,是她一辈子最放纵最放松的时光,才不过过了半小时,她就已经开始了怀念。蓦地,她想到在一本闲书上看过,高潮过的女人走路的姿势都会有些特别不同,一念至此,她又仿佛连路都不会走了。天啊,她岂止是有过高潮,这个下午她就没有从高潮上下来过。

    在贾如月芳心忐忑的同时,另一个娇美无匹的女人,哦不,女孩,却正躺在自家的闺床上,意乱如麻。该死的向东!她的一切幻想全被打破了。还以为他那么成熟、高大、帅气,会是一个很完美的恋爱对象,谁料他竟然这么堕落,跟一个有夫之妇维持着不伦的奸情!

    这个女孩当然就是周枫了。一想起那天晚上的遭遇,她又不禁红晕上脸。她之前还以为向东是同志啦早泄啦所以不敢回应自己的追求,谁料自己根本是错得离谱!他其实男人得不能再男人了,否则能把一个成熟妇人弄得高潮迭起吗?想到惊鸿一瞥的他那话儿,她连脖子都开始发烫了。真想不到,第一次亲眼看到男人那里竟是在这种场合!

    周枫在床上翻了个身,又一把用被子蒙住了头,继续想道:袁霜华还拍了我的裸照!我那天真是晕了头了,我就是不给她拍,她还敢把我怎样不成?真是羞死人了!虽然她说连向东都不会看到,但我还能相信这对奸夫淫妇吗?只怕我前脚刚走,她就让向东看了吧?呸呸呸!

    好一会,周枫才从强烈的羞愤中挣扎出来,转起了旁的心思:向东这个淫贼指望不上了,我还能吊死在他一棵树上不成?呸,他也配!凭什么我还要留恋他,让他暗爽下去?哼,排队追我的男生多了去了,还别说,放假前法律系那个郑华还说寒假要请我去看电影来着,他人帅成绩好,打球也不差,重点是,比向东年轻十多岁啊,要不给他个机会得了?

    周枫眼珠子骨碌碌的一转,忽地嗤笑出声,仿佛已经预见到了,当向东看到自己跟郑华出双入对时吃瘪的模样。

    ***********************

    临近年关,每个企业都会忙于做很多总结,举办一些例行的年会的,柳兰萱所在的传媒集团自然也不例外。这一天,柳兰萱如常八点多钟到了单位,刚坐下打开电脑,社长康明雷就打来内线电话,让她进办公室一趟。

    「社长,您找我?」

    柳兰萱反手把社长办公室的玻璃门关上,盈盈站定,征询地看向康明雷。

    「小柳啊,来,先坐下再说。」

    康明雷和蔼地笑道,毒辣的目光却已经不动声色地把柳兰萱修长曼妙的身段尽收眼底。她今天穿着黑色的高领薄毛衣,灰色的及膝套裙,一双丰纤适度的长腿上包里着黑色棉袜,虽然露在外面的肌肤少得可怜,但贴身的衣物把她虽不夸张但却线条流畅优美的身材展露无遗,落在康明雷这种老色鬼眼里,其实比脱光了身子还要诱惑三分。

    康明雷只觉下腹一股热力噌的一下蹿升了起来,心里痒的发慌,忙借举起茶杯的功夫,稍稍把那一刹那的失神遮掩了过去。

    然而他虽然竭力掩饰,柳兰萱却已经对他龌龊的心理了然于心,登时眼底掠过一丝厌恶。她明知道康明雷是故意把她叫进来的,但却也只能在心里暗暗哀叹一声,不情不愿地走到办公桌前坐了下来。

    「社长,您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柳兰萱勉力挤出一个微笑。康明雷虽然才调来半年多,但他至少已经暗示过她两次那回事,而在她装傻搪塞过去后,没多久后办公室里一个新来的姿色尚可的女同事便火箭般升为高级编辑,她怎会不明白康明雷已经把潜规则带进了出版社?没错,她也想升迁,但要让她用跟这个糟老头子上床为代价,她是死也不肯的,若不是家里也有经济压力,她早就想辞职不干了。

    「哦。」

    康明雷回过神来,笑道,「是这样,这个周末的集团年会,你负责的那几个畅销书作家答应出席了吗?」

    柳兰萱面有难色的道:「社长,那几个作家都不爱应酬,我是都邀请过了,但他们都婉拒了。」

    她这话倒是有些不尽不实,至少对向东她是压根没提过这个要求,因为她知道向东不希望抛头露面,在公众面前表露自己的身份,所以这个口她开不了。

    「嗯?那怎么行啊?」

    康明雷正色起来,「小柳,你也不是不知道,这些年实体书出版都不好做,咱们出版社给集团的营收贡献本来就少得可怜,全靠这些个人气作家来撑场面了,如果到时候一个也不来出席,我这张脸往哪儿搁?我限你三天之内搞定他们,否则莫怪我不客气!」

    柳兰萱越听心里越是恚怒,她明知道康明雷是在借题发挥,但有什么办法?

    他毕竟是自己的顶头上司,他本来就对自己不识趣恨得牙痒痒的,不借题发挥才怪了。想明白这理儿,她只好答道:「那行,我努力努力。」

    说罢,也不等康明雷回话了,起身就往外走。

    康明雷眯缝着眼睛看着她挺翘圆润的美臀远去,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心道:最好你搞不定来求我,嘿嘿,等我把你弄到床上,伺候得我爽了,饶了你又何妨!

    柳兰萱带着满腔怒火回到座位,过了一会,情绪慢慢平复下来之后,倒是有些患得患失起来:跟这个老色鬼抬杠痛快是痛快了,但那后果也是我无法承受的,万一他找借口解聘了我怎么办?家里就靠伟庭那份旱涝不保收的稿费收入吗?那太没保障了。再找一份工作?这年头找一份好工作,哪有那么容易啊?

    思前想后之下,她一咬银牙,拿起了手机,走到了外面的楼梯间,拨通了向东的电话。

    「喂,兰萱,怎样?」

    向东的声音是一如既往的温厚,柳兰萱一听,烦躁的心情也略略舒缓了一些。

    「向东,方便中午找个地方聊聊吗?」

    「可以啊,你定地方。」

    向东的语气没有一丝犹豫。

    「那,就在我单位附近的星巴克好吗?一点钟左右。」

    「行,到时见!」

    在星巴克里,当柳兰萱吞吞吐吐地把希望向东出席年会的请求说完后,他哈哈一笑道:「就这事儿?行啊,你要我去,我就去呗,总不能让你不好交差。」

    「真的?我还怕你要一直躲在幕后,不愿意在那么多人面前公开你的身份呢。」

    柳兰萱明眸一亮,喜逐颜开。

    「你不是说这就是你们集团内部的年会嘛,反正你们集团里面知道我身份的人本来就不少,也不在乎再多一些。哎我说你呀,就这么点小事你电话里说说不就行了,还非要劳师动众的。我是没多大所谓,但你年底应该挺忙的吧?」

    柳兰萱俏脸一红。其实她心里早就猜到向东多半会答应,但不知怎的,她在这么郁闷的时刻,偏偏就想见着向东的面容,仿佛他是一帖人肉安神药似的。

    「咋的?你怎么还是心事重重的样子?」

    向东见柳兰萱玉脸上一丝忧色始终不散,关切的问道。

    「没什么。」

    柳兰萱双手转着咖啡杯,强笑道。

    「还说没有,我猜猜。该不会你约其他写手都碰壁了吧?」

    「哟,全中!」

    柳兰萱苦涩地笑道。

    「这样啊。」

    向东摩挲着下巴,略一沉吟,说道,「要不我帮你约他们试试,毕竟我跟他们一些人关系还可以。」

    「那会不会让你为难啊?」

    柳兰萱听向东这么说,差点要雀跃起来了,然而转念一想,又怕向东欠下太大的人情。

    「没事,我一个人去也怪无聊的,拉上他们热闹热闹也是好的。」

    向东轻松的笑道。

    「那……谢谢你了向东!」

    柳兰萱认真地盯着向东说道。

    「跟我你客气啥。」

    向东摸了下后脑勺,感觉柳兰萱今天的表现还是怪怪的,有股往日没有的沉郁,便忍不住低声道,「到底怎么啦兰萱?你有心事。」

    「没有啦。」

    「说。」

    向东的眼神很坚定,语气也不容置疑,柳兰萱愣了一下,旋即一股暖意由心头升腾起来。这是一种找到坚强后盾的踏实感觉。她组织了下词语,便把康明雷的龌龊心思和故意刁难吞吞吐吐地说了出来。向东一边听着,剑眉慢慢拧了起来,怒火填满了胸臆。虽然他自己也算得上风流浪荡了,但好歹这是你情我愿,他从来没有也不愿强迫任何女人来跟自己发生关系。他一向尊重女性,所以尤其愤恨那些仗着权势猎取美色的男人,更何况这个姓康的还把主意打到了他心爱的情人身上!

    「你打算以后怎么办?这次过了关,难保他下次不会再打你主意。」

    向东缓缓的道。

    「还能怎么办?走一步算一步呗。现在跟他翻脸也犯不着。这家出版社还是不错的,只可惜总部调了这个混蛋来管事。」

    向东瞧着柳兰萱黯然的俏脸,虽然没有搭话,然而却已经暗暗拿定了主意。

    这个头,他要替她来出。

    周六傍晚,康明雷早早就抵达了集团年会的会场,喜来登酒店。他今天西装革履,稀缺的头发精心梳理过,几缕发丝搭在前额上,正面乍一看,倒不太容易发现他头顶处其实比他脚下的大理石地板还光亮。他脸上带着矜持的微笑,主动在会场入口处帮忙招呼光临的宾客,如此亲切近人的姿态果然为他赢来了不少或称许或敬佩的目光,而越是自得,他越是挺直了腰板,心里已经在盘算,等下等老板陈董事长驾临的时候,此举该会为他加多少印象分。

    蓦地,他发现周遭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地投向入口前方的走廊,男士们均带着赞赏的神情,而女士们则是艳羡、嫉妒,不一而足,他好奇之下,也转身看去,便看到了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倩影。说她陌生,是因为这个身穿一袭贴身的黑色礼服,玲珑浮凸,颠倒众生的女郎形象分明是从未见过;但说她熟悉,是因为这张宜喜宜嗔,秀雅如画的脸庞分明就是他的下属柳兰萱!

    看着她自信地款款走近,康明雷胯下猛地火热起来,呼吸也短促了。这个不听话的婊子,她今晚还敢这么高调?莫不是准备好了,向我献身?若是那样,倒算她知道进退!

    一想到或许有机会一亲芳泽,康明雷竟然有一阵晕眩,皆因光是想象一下把眼前这位绝世妖娆抱到床上,他就彷如置身天堂,如登极乐了。

    然而,他的意淫毕竟还是落空了,因为柳兰萱竟然正眼也不看他一下,径直就转身走进了会场!

    「这是什么意思?」

    康明雷愣在当地。莫说她有求于己,便是普通的上下级关系,她也该向我问候致意啊!这算是破罐子摔碎吗?莫非她穿成这样,其实是想魅惑老板陈董事长?但那不可能啊,业界都知道陈董事长正直不阿,不是贪恋女色的人。她到底打的是哪门子的主意?

    他摸不着头脑的同时,其实柳兰萱也是心怀忐忑。今天上午向东给她发来短信,说了三层意思,第一是今晚要穿得漂漂亮亮的,得给他长脸;第二是康明雷这个人渣他找到解决方案了,不需要再看他脸色;第三是等他来到时,要亲自到入口处来迎接。看完这条短信后,虽然柳兰萱追问了他好几个问题,他却没再回复。所以被蒙在鼓里的她虽然照办了,但是与其说是胸有成竹,倒不如说是对向东的盲目信任,是以此刻的她,心潮也是不能平静,不知道待会向东的葫芦里卖什么药。

    在会场里跟一些来宾寒暄了片刻,柳兰萱便接到了向东的短信,匆匆地赶到了会场入口。她刚站定身子,便看见穿着一身休闲西服的向东从入口正前方的电梯间里走出来,她展颜一笑,正待朝他招手致意,便见他后面次第走出一串年轻人,这些人穿得五颜六色,看起来就像一群刚放学的大学生似的,然而柳兰萱定睛一看,便认出来了这些人的名号,「邪帝」,「龙家四少」,「狂歌」,「任我游」……一行十几个人,竟都是网络小说界的大神级人物,其中还有三四位,压根还不是自家出版社的签约写手!向东这面子真是给得不能再足了,竟然找到了这么多大神来捧场!

    柳兰萱凌乱了,眼儿湿湿的,几乎有了膜拜向东的冲动。而那边厢的康明雷早就发现了这堆特立独行的年轻人,悲摧的他其实根本不认识这些在网络小说界里呼声唤雨的大神,还以为是一群没有规矩的捣蛋鬼走错了地方,眉毛一皱,就迎上去硬梆梆的喝道:「你们走错地方了,这是XX集团的年会,不是你们来的地方!」

    这堆嘻嘻哈哈的年轻人愣住了一瞬,尔后「狂歌」就嘿嘿笑道:「喂向少,人家说这不是我们来的地方啊,你确定有收到请柬?」

    向东早就做过功课,知道这货就是康明雷,见他自己撞到了枪口上,也是嘿嘿一乐,一伸手就把他拨到了一边,一边嘻笑道:「让开吧大叔,本来就不是来找你的。」

    说着,已经朝柳兰萱走了过去,嘴上兀自大声叫道:「柳大编辑,我们来也!」

    见向东戏弄康明雷,又配合着这帮不正经的大神说着一些跟他本性殊不相称的话语,柳兰萱本就忍俊不禁,且心里又带着一股暖融融的感动,闻言笑容便如同春花般绽放起来,登时又惹得大神们「玉女啊」「御姐啊」大呼小叫不止,好一阵熙熙攘攘。

    好不容易一众大神簇拥着柳兰萱往会场里面去了,血红着一张老脸的康明雷也已经不好意思呆在门口等老板大驾降临了,因为同仁们那种强忍着笑的表情着实让他尴尬不已。他知道这次洋相势必很快就传遍了整个集团,希望老板听到后只当作一个插曲,一笑置之吧。

    向东一行十几个人的到来,着实在会场里造成了一个轰动效应。向东是一向低调,所以认识他的人不多,但是他邀请同来的这里面好多位写手都是经常抛头露面的,他们本身粉丝又多,会场里又大多是二三十岁这个年龄段的年轻人,有机会近距离接触偶像,而且还是这么多偶像,他们着实疯狂了一把,都趁年会还没开始,纷纷挤到大神身边去索要签名或是合影留念,一时间整个会场都闹哄哄的,全场的焦点都集中在向东等人身上,而当「狂歌」顺口一句指出旁边的哥们向东正是《狂神战纪》的作者时,全场的气氛彻底被引爆了,因为《狂神战纪》是今年网络小说界最火的一部书,好多人都在猜测作者是何方神圣,想不到竟然是这么样的一位大帅哥!一时间,不少女生奋不顾身地挤过来跟向东合影,酥胸美腿漫天乱飞,向东几乎被埋在脂粉堆里了,而当集团老板陈升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这是怎么回事?」

    陈升皱眉道。

    老板一发话,他的助理马上就蹦跶了起来,一路小跑过去,刚好逮到了在一旁笑吟吟看好戏的柳兰萱,盘问了半晌,才跑回去给陈升复话。

    陈升这人也就四十来岁,年轻时也是文学青年,网络文学这块其实他不大看得上,他好的是严肃文学这一口,所以一听向东这名字就留上了心:「向东?是不是早年写《XXX》的那个向东?」

    「是的。」

    「嗯。」

    陈升的浓眉舒展开了,步伐不停走向自己座位的同时,一挥手道:「等会请向先生来我这席吧。」

    陈升是踩着点进来的,年会司仪见主角就位了,便一清嗓子请大家各就各位,以此同时,陈升的助理也猫着腰跑了过来,请向东过去跟陈升共坐一桌。向东一听,倒是犯起了难,他此来是有一些搞臭康明雷的特别计划的,他设计了ABC几个方案,偏偏就没考虑到陈升的邀约。但此来是客,总不好驳了老板的面子吧?

    既来之则安之,只好相机行事了。

    其实陈升也算是向东的一枚粉丝,见他过来,很亲切的请他坐了身边的位子,没寒暄两句,就往他早年写的严肃小说上面引,向东一听,敢情这位老板是以粉丝的心态来跟自己交流的,便也放松下来,暂且把康明雷的事儿搁置一边,跟陈升侃起大山来。隔得远远的柳兰萱见了这一幕,心情也是颇为异样。一方面,心上人得到自家大老板的青睐,她与有荣焉;但一方面,她身为这个集团的一员,一年也没有机会跟老板说上一句话,而向东却可以跟他平起平坐,未免心理有些落差,感觉自己跟向东的差距已经越来越远了。

    其实,在会场中频频向柳兰萱注目,露出目眩神迷、羡慕嫉妒恨神色的男男女女也不在少数,她其实也是场中耀眼的一颗明珠之一,只是她自己没注意到罢了。世人往往如此,在羡慕他人成就的同时,浑然不觉自己本身也是他人羡慕的对象!

    年会进行得波澜不惊,最出彩处要算因为向东一众大神出席,临时加设的一个「网络文学年度风云人物」的奖项,把这一帮子大神全到请到了台上,而由于柳兰萱是出版社里跟他们最熟悉的编辑的缘故,她也被叫到台上负责向台下的观众介绍各位写手。生平第一次,柳兰萱站到了舞台的聚光灯下,承受着整个集团头面人物的关注,所幸的是向东温暖的笑容一直在默默地鼓励着她,她才有勇气很得体地完成了这个工作。而在向东作为获奖代表发言时,他刻意的几次点出柳兰萱的名字,强调她的专业性和重要性,也很自然地给柳兰萱加了不少印象分,后者的感念,自是不用多言了。

    煽情的颁奖过后,年会正式迈向觥筹交错,共谋一醉的高潮时刻。一直心怀忐忑等待着这一刻的康明雷可算逮着机会了,他小心翼翼地端起酒杯,领着自己在社里的几个亲信,一马当先地往陈升这桌挤过来。见他这么识趣,喝得有点微醺的向东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计划,果然,康明雷向陈升敬完酒后,亲切的笑着朝向东走近了两步,说道:「向先生您好,我是XX出版社的社长康明雷。方才在门口没认出来您来,真是不好意思了,我先自罚一杯。」

    向东端着酒杯也站了起来,也和气的笑道:「哪里哪里,小事情罢了。康社长,您是长辈,罚酒就免了,我敬您才对。」

    「一样一样,您不用客气。那我们一起来干掉这杯,好不好?」

    「好!那我就借这杯酒,祝康社长身体健康,康夫人青春永驻!」

    「好好……嗯?」

    康明雷一愣神,却见向东一脸无辜地把酒杯也递向了他的亲信之一,那位主动献身后,现在已经贵为高级编辑的刘姓小女生。

    「向先生您认错人了,她不是我夫人。」

    康明雷脸色都白了,却强笑着解释道。

    「不会啊,我怎会认错,明明前天在君怡酒店我还见到……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可能是看错了。」

    向东夸张地拍了拍额头做痛心疾首状,然而坐在这桌上的都是绝顶聪明的人,那还领会不到他没讲出来的意思?陈升的眼里闪过一丝嫌恶的神色,向东忙见好就收,匆匆把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借口上洗手间,便扔下面如土色的康明雷和他的小情人,扬长而去。

    康明雷完蛋了。向东早就调查过,陈升是个有书生气的正派人,生平最憎恨这种用权力胁迫弱势群体的人,他只要稍为做些调查就可以得知向东所说的大致是事实,到时势必容不下康明雷的存在。向东雇的私家侦探早就已经拿到了前天康明雷带刘姓小女生去开房的证据,他本来是打算「遗落」在有心人的手里达到搞臭康明雷的目的的,谁料这货配合若此,连证据也免了。

    向东当面揭露康明雷的一幕当然也落在了远处柳兰萱的眼里,不知就里的她只看得到康明雷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像丧尸一样难看,极度好奇的她见向东主动离席,忙不动声色地跟在他后面出了会场。

    「你对他说了什么?」

    柳兰萱趁身旁无人,快走几步跟在向东身后,低声问道。

    「天机不可泄露。」

    向东一听是她的声音,回头神秘地笑道。

    「快说!」

    柳兰萱一拉他的胳膊,抢到了他的面前,那急切的模样在在表明了,若是今晚听不到这个谜底,她铁定睡不着觉。

    「就是不说……」

    向东故意色眯眯的眯缝起了眼睛,打量着柳兰萱的娇躯。

    这件中档的快时尚品牌的黑色礼服设计剪裁都相当不错,唯一可以诟病的地方只是布料不够上乘而已,然而穿在天生的衣服架子柳兰萱身上,依然显得优雅至极,却又无掩性感。圆领的设计突出了裸露的精巧的锁骨和柔美的雪项,一串圆润的珍珠项链增添了几分华美气质。盈盈一握的丰美酥胸,迎风欲折的柔婉柳腰,翘圆如球的弹致美臀,笔挺如兰的纤长玉腿,全然被强调得淋漓尽致,再配上这张天生清冷,此刻巧笑嫣然的绝美脸庞,莫说向东是微醺,便是完全清醒的情况下,也要色授魂与了。

    「除非……」

    向东咂了咂嘴,续道。

    「你……」

    身为向东的亲密情人,柳兰萱怎会不明白他的所思所想,事实上她今天也多喝了几杯,心防本就轻便,况且今天向东大出风头,又给她出了一口恶气,患得患失的她其实也很期待跟向东有最亲密的交流,是以她轻咬了一下樱唇,白了向东一眼,便飞快地从坤包里摸出一张房卡递给向东,「你先上去,我待会来。」

    「哎,你想得真周到。」

    向东失笑道。

    「你神经啊,这是集团给今晚的VIP客人包下的房间,我也只分到这么一间。快去,小心些,别让人看见了。」

    说罢,柳兰萱不等向东答应,便赶紧转身急急跑掉了。

    回到会场的柳兰萱甚至不需要刻意打听,便从嘴快的同事口里听到了刚才向东和康明雷那一幕的细节再现。听罢,柳兰萱既觉解气,又觉佩服,向东的急智真是让人惊叹,亏自己以前还一直以为他是个书呆子!过了一会,柳兰萱见集团的头面人物都走得差不多了,便也悄悄的溜了出去,坐电梯上了客房。

    铃刚按响,门就开了,仿佛向东就一直站在门后面似的,柳兰萱刚闪身进去带上门,向东就和着酒气扑在了柳兰萱身上,把她搂得死死的,死命地往自个身上揉,仿佛要把她揉进自己体内似的。

    「亲爱的,你要把我勒死了。」

    柳兰萱心情大好,咯咯笑道。

    「死就死吧,咱们就殉情一次不好吗?」

    向东呢喃道,热吻雨点般落在她的俏脸上。

    「你喝醉了吧?殉情就殉情了,还分次数的?你能死几次啊?」

    柳兰萱好笑地躲避着向东的索吻,纤纤玉指在他腰间一掐。

    「我啊,一天死个三四次没问题。你呢,你十分钟就可以死三四次了,这我是自愧不如的。」

    向东坏笑道,大手用力地揉搓着她弹性十足的臀瓣。

    「你坏死了。」

    柳兰萱晕红双颊,娇嗔道。她已经被向东死死地抵在墙上,前后左右均无处闪躲,只好任由向东放肆的双手游遍身上每处敏感地带,这件第一次穿的礼服已经皱的不成样子了,但她无所谓,至少对此刻酒后动情的她,是完全无所谓了。

    「我不要坏死,我要爽死……」

    向东嘿嘿笑道,大手覆在她那堪堪一握的酥乳上,一松一紧地逗弄着。哪怕隔着两层布料,这对美乳的质感也是无可伦比的,向东酣畅的鼻息就是明证。

    「你今天帮了我的大忙,我来服侍你,好不?」

    柳兰萱也不挣扎了,在向东脸颊上亲了一口,柔声道。

    「不好!我要侵犯你,狠狠的侵犯你,所以只能我来,不能你来!」

    向东粗声道,忽地伸手在柳兰萱的胸襟处狠狠一拉,嗤啦的一声,合身的礼服就从当中撕裂了,露出了里面无肩带的镂花黑色文胸,正中那两座形状姣好、凭空夹峙的玉女雪峰巍巍挺立,好不诱人。

    「你要死了,这是我刚买的……」

    柳兰萱娇嗔道。

    「我再送你一条,啊不,十条!」

    向东一边说着,灵巧的舌头已经沿着她的雪项往下,游遍了她的锁骨,尔后叼住了一处欺光胜雪的乳丘。

    「嗯……」

    要害被侵,柳兰萱也懒得计较其他细枝末节了,动情的她只觉浑身有如过电一般,起了细细的鸡毛疙瘩,一股热流从下腹处腾升而起,涌遍了四肢百骸,把娇嫩的肌肤都染成了一片玫红,煞是美艳。

    嗤啦的衣料撕裂声音再起,这次是从礼服的下摆一直往上,直接撕到了髋骨的位置,把一双浑圆玉柱般的长腿及紧里着私处的黑色提花蕾丝三角内裤都裸露了出来。

    「粗鲁吗?」

    「嗯……」

    「喜欢吗?」

    「喜欢……」

    向东嘿嘿一笑,蹲身下跪,双手扶着柳兰萱凝脂般滑溜的大腿,毫无花巧地、直捣黄龙地隔着内裤就咬住了她那轮廓分明,形态绝美的蜜唇。

    「噢……别,还没洗过……」

    「洗什么,我就是喜欢你这股骚味。」

    向东含糊地笑道,如饮甘霖,用力吸吮着两片蜜唇。很快地,提花蕾丝小内裤的裆部就全湿透了,说不清楚是由于向东的口水,还是由于柳兰萱的蜜液,抑或兼而有之。

    嗤啦……这次撕裂的声音赫然发来自柳兰萱的小内裤,与此同时,只听唰唰唰的几声,向东也已经把自己浑身扒个精光,再次埋头叼住了那两片水光潋滟的鲜美蜜唇。柳兰萱没有说错,一天没洗的蜜穴的确有股淡淡的咸咸的尿骚味,但这对于此刻的向东而言,只不过益增肉欲而已,非但不能使他闻而却步,反倒更起劲的啜弄起那两片泛着毫光,饱满粉嫩的蜜唇来。渐渐地,彼处的蜜液就丰沛了起来,缓缓地浸润而出,把白玉般的股间涂成了一片沼泽,此间的主人柳兰萱更是体酥如泥,若不是向东挈着她一双大腿,她早就软瘫在地了。她鼻腔的娇喘也已经凌乱不堪,一双柔荑用力而无意识地揉着向东的头发,看样子若是她把着的是向东的肉棒,非狂撸一通不可。

    "给我!"柳兰萱娇呼道。

    向东抬起头来,嘴角涂满了晶莹的蜜液,仿若刚饕餮了一顿美味似的。他咧嘴一笑道:"别急呀。"一边说着,一直抚着她的翘臀的大手冷不防的往里一滑,食指前伸,挤进了柳兰萱的菊花。

    "别!你在干嘛?"柳兰萱抽搐了一下,杏眼迷离,含糊不清的抗议道。

    "你说呢亲爱的?"向东促狭的笑道。

    "不要弄那里……"柳兰萱本能的娇嗔道,最后的一个隐秘所在被侵入带来的刺激感却是那样的新鲜动人,是以她都忍不住随着向东手指的深入而起了一身细细的暴栗。

    玉人娇喘连连,律动如蛇,汁液流溢,异香蔓延,如此全感官的强烈刺激让向东也已经不克抑制,他猛地拦腰抱起柳兰萱,回身走了两步,直接就掼在了又大又软的床上,在柳兰萱惊呼出声的一刻,他已经一跃而上,覆在她娇躯之上,一分两条粉光玉致的长腿,沉腰上马,直接贯入了她的玉体深处。

    「喔……」

    柳兰萱的惊呼直接拔高盘旋,作了一声绵延的娇吟。细致而猛烈的前戏早就让她迫切难耐了,此刻向东的勇猛入侵,不啻于久旱之后的一场甘霖,一场极暴烈的雨。

    "爽吗?"向东嘴上问着,虎腰猛摇不停,话音未落,肉棒已经大开大阖的抽插了三回。

    "嗯……嗯……"柳兰萱下意识的应声,居然也生生的被向东狂烈的节奏断成了几截。

    "干死你!干死你!「"来啊,有本事就来!"……

    俚俗不堪的话语交织在两人此起彼伏的喘息声中,与两人的身份殊不相称,但却完美地诠释着这两具紧紧纠缠着的躯体。

    在向柳二人不知疲倦、忘情肉搏的当口,周枫这小丫头也没闲着,她欣然赴约,跟郑华看电影来了。

    话说郑华之前已经约过周枫几十回了,本来也没想到这次能成,便是跟周枫肩并肩坐在电影院里的此刻,他仍然有一丝无法抑制的狂喜。这可是中文系的系花啊,便是在偌大的Z大里,认同她为校花的男生也不在少数,这样的名花,多少人排着队要去攀折,没想到就让自己捷足先登了。这消息传出去后,眼红我的男生还不得排出一公里去?

    郑华沾沾自喜的想道,忍不住扭头看了眼周枫。在漆黑之中,一明一灭的银幕把周枫的侧脸轮廓勾勒得完美无瑕,郑华看在眼里,心头更是激动。其实他早就不是情场初哥了,靠着出众的外形,被他俘获过而又无情抛弃的小女生没有一打也有十个,事实上现在跟他保持着亲密关系的女生也有两个,但是周枫跟她们是不同的,她的惊人美貌,他过往的女友全部加起来也及不上。

    这是一部惊险的动作片,不过郑华的心思根本就不在电影上,他选择这部电影,不过是看中它的"惊险"属性而已。果然不一会,男主角遭遇了一个惊险场面,周枫惊叫了一声,郑华眼明手快,忙伸手过界,在周枫的手背上拍了拍,以示抚慰,实质上是趁机拉近距离。

    周枫吃他一碰,本能的一缩手,郑华悻悻的把手抽回来,却不死心的低声道:"还好吧?""还好。"周枫一蹙秀眉道。男人喜欢采取主动亲近女孩,这她都明白,但郑华的出击也未免太快了些。

    过了一会,前面座位坐着的一对情侣开始卿卿我我起来,互相搂着脖子在亲吻,郑华见状当即决定今晚最好的机会已经来了,便不动声色的伸手抚向周枫的大腿。俗话说,少女怀春,见了别人在亲热,她应该也开始情动了吧?

    周枫不成想郑华竟然变本加厉起来,当她感觉到牛仔裤上被触到时,她当即反应过来,忙不迭的一跳而起,大发娇嗔道:"你干嘛?不看了!"说罢,不等郑华反应,就气呼呼的往外走。

    郑华脸色红如鸡血,所幸在黑暗中,也没有人看得清楚。他忙追在周枫屁股后面出了电影院,来到街上,见四下人没那么多了,才低声恳求道:"对不起周枫,是我情不自禁……""不好意思我不是那种随便的女孩,以后别来找我了!"周枫正眼也不看他,冷冰冰的道,旋即拔腿就走。

    郑华一噎,站在当地,就这工夫,周枫已经走得远了,他看着她娇美难言的背影没入人群,心中一股无名火郁结难泄,忽地邪邪的一笑,一抹阴毒的眼神一闪而过。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