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古典
  • 最新排行

    流氓太监 第一百一十三章 光屁屁吓人

    发布时间:2021-05-11 00:00:09   


    侯佳玉看到了什么?其实很好理解,她无非是看到了她无法接受的事情,或许是什么让她吃惊的事情?但是在富贵的被窝里有什么可以让侯佳玉有这样的反应呢?其实也很简单,因为她看到了富贵的大屁股。

    富贵白花花的大屁股,富贵怎么就把屁股露出来卖了,也不怪富贵,他刚刚利用阴谋诡计,骗得侯佳玉为他手淫了一次,当然男人手淫的最后结果就是射出一堆不太好看的白花花的东西。

    而富贵为了欺骗小姑娘说自己那里真的就被踢坏了,不得不装作是麻痹了,所以是不能脱裤子的。侯佳玉虽然是个几乎成熟了的蜜桃,但是还是个黄花大闺女,毕竟没有经历过那神圣的一刻。

    所以她不懂那是做什么?她被富贵耍了。

    但她仍旧是个冰雪聪明的女子,富贵害怕,害怕他真的把裤子脱下来以后,自己那里的丑态,会不会一下子就把侯佳玉刺激成熟了,让她顿悟自己是在欺骗她。

    他为了这次刺激的艳遇,不得不作出一下牺牲。

    而这个牺牲也是显而易见的,那就是不得不把那一堆白白的不太好看的东西弄到自己的裤裆里。那么一堆东西弄到自己的裤裆了,傻子也知道不好受。况且富贵并不是一个傻子,还是一个不可多的的聪明人物。他当然不能让它就那么的折磨自己。所以他刚才起来去找裤子。

    找到了裤子当然最大的问题就是侯佳玉在这里。富贵当然不介意侯佳玉看光自己的裸体,关键是侯佳玉乐意不乐意看光自己的裸体,虽然自己差一线就强暴了她,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富贵也要分开对待。

    现在她要是认为自己非礼怎么办?富贵自己明白自己的事,自己虽然是有些喜欢耍流氓,但是那也是有时候的。,比方现在他就没有心情。

    富贵趁着侯佳玉找水洗手的空档钻回了被窝,迅速的就把刚才那条裤子脱掉了,另一条裤子他就在被窝里开始摸索这穿。可是问题总是爱向人们不乐意的方向发展。

    富贵两条腿穿到了一条裤腿里,按说这样的黑夜里穿裤子,穿到一条裤腿里那事很正常的。若是平时,富贵定然光着大腚就把裤子脱掉了,啊裤腿理顺了再穿。

    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他没有了那样的时间,也没有了那样的环境。富贵急忙钻到了被窝里,想要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条裤腿就是里不顺了。就在他刚刚理顺,撅着屁股要把裤子穿上的时候,被窝忽然被人掀开了。

    不用怀疑,这里除了他自己,就没有人敢这么掀开自己的被窝,尤其是在自己惩罚了威武之后。不过这个时候,却要把一个女人除外,他就是侯佳玉。她虽然知道富贵是什么监军,但是监军是个什么样鸟官,在她脑海里没有印象。所以她并怎么畏惧富贵,尤其是两人现在这样的关系。所以她掀开了富贵的被窝。

    富贵抬头看了看侯佳玉,见她似乎十分震惊,呆呆的傻子一样盯着自己的大屁股。富贵哼哼一声,晃着大屁股就战起来了,扭过身来,故意把自己黑黑的茅草暴露在侯佳玉的眼皮底下。

    尤其是那一条肉棒棒更是耀武扬威的晃动了好几下之后才消失在富贵的裤裆里。富贵这个时候已经开始系裤腰带了。其实也不是什么鳄鱼牛皮的名牌,就是拿条比较华丽的带子在腰里捆一下,然后自己在系一下,就那么简单。

    “看到了什么你?”富贵见她仍旧没有回魂,用手在她眼前晃了晃。不会是刺激太过猛烈,傻了吧?

    “你,你,你……”侯佳玉脸色羞愤,倒退着走路,右手指着富贵,无法成语。身体却已经远离了富贵,好像富贵身上真的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而她就怕那东西沾染自己。

    “你什么你。傻了啊?还真傻了?不就是看到了男人的屁股吗?这一步你早晚都要走的,早走早利索。怎么就这样了?”富贵把手里的裤子仍在了一堆脏衣服上,那些自有勤务兵为他解决。

    “好了,天要亮了。天一亮这个帐篷就要拆掉了。你的身份是不能见光的。恩,你现在出去也不好办。你在这里等着,我去把我的马车赶来,然后带着你走。他们就不会发现了。幸好这马车是我自己驾驶的。***他们好像早就猜到老子要有艳福似的。富贵把有些发呆的侯佳玉按在了床上,就出去架自己的马车。

    出去的时候,发现守夜的侍卫早就进入了梦想。睡的东倒西歪的,还流了一地的口水。甚至有个侍卫还把手放在自己的裤裆里使劲的揉搓。看来是作了春梦了。

    富贵懒得理会他们,看来还是没有压力啊,值夜的都敢睡着。就是不知道打起仗来,是一副什么光景。

    富贵把轻功使出来,轻车熟路的就把那匹灰龙弄了出来,架到了马车上。如今的灰龙渐渐的有了千里马的神韵,渐渐就有了龙虎之势。看的富贵双眼金星狂冒。

    爱怜的抚摸了一阵,富贵把马车轻轻的赶到了自己的帐篷前,然后把侯佳玉接了进来,就把马车赶到了行军的路上等着。

    灰龙不愧是千里马,在富贵赶着它走在曲折的营地里时,它仍旧时那样的气定神闲,走的铿锵有力,马车没有多余的晃动,看来千里马就时聪明,就连拉马车也不时寻常马可以比拟的。

    侯佳玉到了马车上以后脸色已经恢复如初,仿佛方才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发生过,富贵再次为女人的演戏本事绝倒。不过她也乐的侯佳玉装聋作哑。现在不时驾车的时候,所以他不需要坐在外面,而是到了里面,和侯佳玉挨着坐下。

    等了片刻,东方出现了鱼肚白,富贵知道天要亮了。看见侯佳玉不安的扭动屁股,看见在看她,不好意思的笑笑。

    “搁的难受?来先坐我腿上。”富贵看出了侯佳玉的窘境,把自己的腿伸到了侯佳玉面前,应该是身后。

    侯佳玉脸红的看着富贵,似乎没有了先前的任性和骄傲,有了一些女人特有的温柔。见富贵这么为自己付出,虽然有些害羞,仍旧扭着把小巧的屁股放在了富贵的大腿上。

    柔润的屁股玉富贵的大腿做着最亲密的接促,富贵清晰的感觉到了她的不安,颤抖的屁屁暴露她主人的内心。侯佳玉并没有完全把自己的重量放在富贵的腿上。

    她担心他是不是真的可以坚持下去。她已经忘记了两人都是习武之人。对于这样程度的压迫富贵是无所谓的。不过是她娇生惯养,小屁屁娇嫩,才无法承受坚硬的地板。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