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深藏的罪恶 第一百四十三章 新问题

    发布时间:2021-05-09 00:00:48   


    阳光透过干净的玻璃窗照射进来,暖洋洋的打在薛进脸庞。

    粗挺的眉毛整齐有序,好似刻意修剪过,单薄的眼皮下一双细长的炯目,正聚精会神的盯着面前的稿件。

    四周十分安静,只有笔尖在纸张上滑动,留下的沙沙声。

    薛进低垂着眼睫,脑子不停思考──他正在修正一份秘书刚递上的材料,是关于郊区改造的项目。

    家事和公事挤在一起,都十分不顺,让薛进本就菱角分明的面庞,看上去有些轻减,但这无损他的英俊,倒是多了几分颓废的男人味。

    薛进手指间衔着香烟,时不时的抽上一口,房间里没开空调,为了避免空气浑浊,男人将窗子打开,丝丝缕缕的白色雾气,随着微风慢慢消散在不知名的角落。

    过了不知多久,薛进微微蹙着的眉,终于舒展。

    他放下手中的金色派克笔,懒懒的舒展着四肢,而后眨了眨酸涩的眼睛,抬手看了看时间:马上到饭口。

    薛进从老板椅上站起,伸手拿起大班台上的电话。

    「小王,进来一下。」

    工作调动后,身边的人也换了一批,这让薛进有些不放心,正值换届当头,所以凡事都要亲力亲为。

    少顷,一个带着眼镜的胖男人走了进来。

    「薛厅,您叫我。」

    男人大概四十多岁,微微有些秃顶,肥硕的一圆脸上嵌着绿豆大小的眼睛,看上去有些猥琐。

    但好在男人的声音十分中听,淡淡的有些磁性,想来也是文职工作做久了,有些修养,这多少抵消了薛进视觉上的不适。

    「嗯,这文件弄好了,我已经签了字,下午你通知一下,三点准时在四号会议室开会,研究下议题。」

    薛进挺着胸脯,慢条斯理的交待着。

    人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薛进到了厅里实事没少做,也得罪了不少人,尤其是在下属面前,更是冷面无私。

    「是,是,我马上去办。」

    秘书一脸恭谨,将文件接了过去。

    「厅长您还有其他事吗?」

    秘书弯着腰,心理做好了撤退的准备。

    薛进摆摆手,示意他可以下去了,眼看着办公室的门关上,薛进从大班台里走出,取了衣架上的外套,寻思着该吃点什么。

    最近胃口一直不好,昨天又跟白思思吵了一架,更是没甚心思:把自己爱吃的菜都想了一遍,末了做出了决定。

    到了新单位,食堂几乎没去过几回,不如去尝尝那儿的水煮鱼。

    薛进拿定主意后,反而发觉肚子有些空,于是勾起嘴角,暂时放轻松,打算安安静静的享受一顿饭食。

    食堂离办公楼不远,薛进走在林荫道上,身边偶有路过的同事,不管熟悉或者不熟悉的,通通跟他打招呼,薛进十分客气的点点头,就算过了。

    自己好歹也算个大领导,不能过于热情,或者太过冷淡。

    眼看食堂近在咫尺,突然口袋里的手机响起,薛进边走边将电话掏出,定睛一看,原来是陈林打来的。

    薛进心下一动:他和陈家兄弟来往,最近比较密切。

    如果是老大的电话,十有八九是应酬生意,至于老二吗?那肯定跟连羽兄妹有关,薛进忍不住往好的方面想,也许连俊改变了主意?同意不再追究自己的责任?

    薛进连忙按了通话键,那边传来陈林,有些痞痞的男中音:「喂,薛厅,您好,现在方便听电话吗?」

    陈林这个人,江湖气很重,同官场上的人打交道有限,都是由他大哥出面。

    所以他没有一般商人的市侩,说起话来不卑不亢,偶尔还带了些不可一世的气概,但这也无妨。

    「没事,你说。」

    薛进眼角四处瞄了瞄,见过来吃饭的越来越多,不禁临时改变了行动路线,拐到岔路。

    建设厅的大院不小,办公楼前有假山亭阁,方便工作人员,偶来休憩。

    「最近您怎么样?」

    陈林不冷不热的来了一句。

    「很好。」

    薛进手持电话,来到亭阁处,拣了块干净的方凳坐下。

    「……」

    略微停顿,陈林的声音再次响起:「您最近很忙吧?没做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吗?」

    薛进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阳光透过树荫,一点点撒在地砖上,斑斑驳驳的,十分好看,薛进微微眯起炯子,抿了抿嘴角。

    「我能做什么大事?最近都是公事。」

    他四两拨千斤。

    那边沈默了片刻,气氛有些凝重,薛进知道他确实有事,但他有耐心,所以也没急着开口讨问。

    陈林眼珠在眼眶里转了一圈,决定开门见山。

    他本是阴郁气质浓厚,算计人的本领也有,但在江湖上呆久了,有很多时候,喜欢直来直去。

    「那我就直说,连羽受了枪伤,现在躺在医院里。」

    恰巧亭子里有一队蚂蚁,正在集体搬运一只肥虫,准备回家享用,薛进心不在焉的看着,也没觉得怎么有趣。

    但听到陈林的话,薛进只觉得眼前一黑,眼前的景物有片刻模糊。

    他的身体比嘴快,豁然从椅子上跳起,目光中满是难以置信:小羽被枪击了?

    这怎么可能?

    枪是管制凶器,不是普通的人能弄到,连羽跟谁有仇,居然被暗害?但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薛进更关心女孩的现况。

    「你说什么?连羽没事吧?」

    薛进想到没想,出了亭子,直奔停车场。

    「正在医院抢救……你好像很激动,难道你不清楚吗?」

    陈林别有用心,敲山震虎,想着得到一些蛛丝马迹。

    「你什么意思?我该清楚吗?」

    薛进冲他吼道,但马上反应过来:「陈林,你这是在怀疑我吗?」

    「不敢!」

    陈林不亢不卑,语气很生硬。

    薛进管不了他的态度,继续追问道:「连羽现在什么医院?快告诉我。」

    陈林在林子里踱着步子,半晌没有开口,薛进有些沈不住气,咒骂着威胁道:「该死的,如果你不告诉我,你们企业的事,我不会再管。」

    陈林倒吸了一口冷气:他不想告诉薛进,怕他的到来惹连俊不快,但显然薛进不是吃素的,居然拿这事来压他。

    「好吧,我告诉你,在xx……」

    话只说一半,对方就挂了电话,陈林摸着下巴,咂了咂舌,心理有些不爽。

    薛进的车停在停车场的里面,平时进出没觉得不方便,但此时,薛进恨不能撞飞现场的所有车辆。

    他握住方向盘的手,微微有些颤动,一双眼睛直愣愣的看着前方。

    脚下油门死命的踩住,只要一有机会,便横冲出去,将车飙到八十迈,周围的车辆都看傻了眼,直觉他疯了。

    在市内车流量大,开个四五十迈很正常。

    他脑子里一团乱,只被一件事占据着:连羽不能出事啊,想着小。女。孩满身是血的躺在那儿,薛进心如刀割。

    「小羽,你等我……」

    薛进嘴里念叨着,眼看就要绿灯,脚给了油门。

    在别的车都没反映时,薛进的车首当其冲,有眼快的马上为他捏了一把汗:有人在另一边转弯,只看到两辆车,擦身而过,发出一阵尖利的破空声。

    薛进在给油门时,就感觉不好,但事情已经发生。

    两车都停了下来,那车是个帕萨特,由于薛进起步早了,所以对方占理,车上下来个怒气冲冲的年轻人。

    薛进惊魂尤在,但马上镇定下来。

    对方敲敲车窗,薛进按下按钮,扭过脸去,看着对方:「对不起,我有急事,这是我的名片,稍后再谈好吗?」

    说着薛进从内衣口袋里掏出了政府印刷的名片,递了上去。

    对方接过,一看是名头不小,原本的怒火消了一半,但仍十分不平:「稍后在谈?交警都没来,事故责任怎么划分?」

    薛进知道对方的意思,怕没有证据,自己赖账。

    「这是三千块钱,你先拿着,我确实有事,不好意思。」

    薛进十分爽快,将钱包里的现金都拿了出来。

    对方见他如此,又看了看自己的车:只是划了一道口子,并不十分眼中。

    「好,下次注意,我会给你电话的。」

    小伙子心有余悸,口气上放松了不少,他垫了垫手里的钞票,凉凉的朝薛进道。

    薛进朝他点点头,一脚油门飞了出去。

    小伙子的风衣被气浪卷起,高高飞扬,他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薛进那辆车绝尘而出,不禁怒火再起:操!老子的话白说了,这样开车,早晚出事。

    陈林再次回到急救室,手里拎这个打包袋。

    连俊见他在身边坐下,也没说什么,当对方打开袋子从里面拿出稀粥时,连俊脸色消弭,恹恹的摇摇头。

    「你吃点吧?饿坏了怎么办?」

    陈林难得体贴。

    「我不想吃。」

    连俊一丝两气的回道:他满心担忧着妹妹的安危,怎么能吃的下呢?

    陈林刚想说什么,突然电话响起,他下意识的以为是薛进,但拿出来一看,居然是马三,陈林的脸立马冷了几分,但仍接了起来。

    「喂,什么事?」

    「老公是我,你在哪呢?不和我一起吃饭吗?」

    马三这几天很黏人,他知道陈林是个爷们,很受男女青睐,所以盯人盯的有点紧。

    但他也不是没有顾忌,倒是还有分寸。

    陈林本来和连俊坐在一起,怕对方听到马三的声音,所以陈林从椅子上站起,背对着连俊,走出了急诊室。

    「嗯,不了,你还有其他事吗?」

    陈林声音冷了几分。

    马三听出他的不耐烦,尽管心理不舒服,但语气上仍十分欢快,撒娇道:「那好吧,你记得吃饭哦,想我给打电话。」

    陈林简单的嗯了一声,算是作答,很快挂了电话。

    他转回急诊室时,特意去看了连俊的脸色,发现对方没有什么异常,不禁微微不快:他没听到什么?还是根本就不在乎?

    陈林是个大男子主义,对自己的伴侣占有欲很强,同时也希望对方能以他为天。

    连俊不是没有发觉什么,而是根本没有心力去计较,此时,他只在乎妹妹的死活,至于陈林?他本来就是那个样子……连俊闭上眼睛,不着痕迹的避开对方的目光,内心疲惫不堪。

    这样的男人能托付终身吗?别说自己是个男子,女子又如何?花心滥情,任谁也受不了,连俊并不是不在乎,而是清楚自己的身份,知道自己在怎么闹,也管不了陈林。

    陈林不是人所掌控的,他从不认为自己在对方心目中如何了得,否则?否则妹妹的事,陈林不会只做到如此。

    连俊心酸的同时,又很悲哀,自己的前路到底在哪里?妹妹的呢?想着想着,眼角再次潮湿。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