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迷情校园
  • 最新排行

    畸爱博士 第七章

    发布时间:2021-05-09 00:00:41   


    当天晚上在向东的坚持下,贾如月还是回家睡觉了。向东的理由很充分:既然她对凌云雪谎称是到外面跟人学画画,那总不可能夜不归宿的。贾如月想想这个道理也对,只好无可奈何的回了家。

    第二天清晨,贾如月早早便起了床,急急地给女儿做好了一天的饭菜,又给向东熬了一锅补汤,便又兴冲冲地赶回医院。到了向东的病房门口,她正待开门进去,却无意中从房门的玻璃窗处看到向东的病床前正坐着一个窈窕女子,她长发曳肩,长裙素约的背影很是纤秀曼妙,虽然还看不到她的容颜,但单凭这副体态便当得起婉约美人四字了。贾如月心里一紧,忙朝靠坐在床头的向东脸上瞧去,见他面带微笑,神色温柔,登时一颗心提上了半空:这个女人是谁?

    她深吸了一口气,勉强挤出一个微笑,推门走了进去,扬声道:「向东。」

    向东闻声看来,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随即便若无其事地笑道:「如月,你来啦?」

    坐在床前的女子也一脸讶色地扭头看来,待看真切了贾如月的模样,明眸里恍然与怅然的神色交替闪过,但下一刻她便露出了真挚的笑容,站了起来,主动地向贾如月伸出了右手:「你好,你是向东的女朋友吧?我叫柳兰萱,是他的大学同学。」

    这个女子面容清雅冷沁,可不正是柳兰萱?原来向东向网站告假,她昨天晚上就从同事那里得知了消息,第一时间便联系了向东,并提出要来看望他。本来向东是不想她来以免被贾如月撞见的,但柳兰萱很是坚持,所以他只好让她早些过来,那样的话,说不定跟贾如月还照不上面。然而人算不如天算,贾如月竟然这么大清早的就已经过来了。

    贾如月见柳兰萱笑语晏晏,不似作伪,心里松了一大口气,便也伸出右手与她轻轻一握,嫣然一笑道:「你好,柳小姐。你有心了,这么早就来探望向东。」

    向东见两女相见,一团和气,也是放下了心头大石,而贾如月以女主人自居的口吻,又让他心里别有一番异样的感觉。

    柳兰萱是知道向东已经名草有主的,但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的「女朋友」竟然如此成熟美艳,娇柔动人,饶是自己一向孤芳自赏,在她面前竟然还有些许自叹不如的感觉。一时间,她的心里苦涩异常,若不是知道在这个场合失态不得,她是万万笑不出来的。

    「你坐吧,如月姐。」

    柳兰萱往旁边一让,示意贾如月坐在她让出来的板凳上。女人的第六感是何等灵敏,虽然乍一看贾如月的年龄和她差不多,但不知怎的,她就是知道面前这个柔美女人比自己大,自己虽然亲热地叫起「姐」来,其实心里倒是有种扳回一城的快感。

    贾如月却并没有听出来柳兰萱的弦外之音,见她给自己让座,忙推辞道:「还是你坐吧,柳小姐,哪有客人给主人让座的道理?」

    两人正在你推我让,一旁笑眯眯地看着两女的向东说话了:「兰萱,你就别让了,坐下吧。如月,既然没有凳子了,你就坐到床上来吧。」

    若是柳兰萱不在的话,贾如月是万万不会听从向东这话的,但此刻她只是俏脸微晕,便顺从地放下了手中的暖瓶,走到了病床的另一侧,挨着向东坐下了。仿佛是因为向东分出了亲疏的缘故,她心里流淌着一股喜意。

    「兰萱,最近工作怎么样?」

    向东很自然地就用行动自如的右手握住了贾如月温婉如玉的小手,一边朝柳兰萱和煦地笑道。对不住了,兰萱,就让我借你这股春风,来吹皱如月心里的一湖春水吧。他心里默念道。

    柳兰萱满心不是滋味地看着向东亲热的动作,又听向东嘴里说出这么不着调的话语,知道他是借自己来演戏了,虽然完全没有配合他的心情,却也只好装作两人好久不见的样子答道:「嗯,挺好的。等你伤好了,跟如月姐一起出来吃个饭吧,好久没见了。」

    「嗯,一言为定。」

    向东五根指头卡进了贾如月新剥春葱般白嫩修长的手指之间,彼处的滑腻娇嫩质感,让他心里舒爽不已。若不是此情此景,他又怎能有机会这样跟贾如月十指紧扣?他忽地开始感激起柳兰萱来了。

    贾如月的小手被向东攥紧,他温热有力的手掌又像有内功似的,烘得她浑身发烫发麻,暖洋洋而又软酥酥的。这种感觉让她心悸,偏偏在柳兰萱的视线下,她又不愿意把手抽将出来。这家伙!又来趁机轻薄我!贾如月心里娇嗔道。

    柳兰萱见了贾如月红晕上脸,娇羞不胜的模样,心口一阵烦闷。她哪里有兴趣看这两人卿卿我我的亲蜜劲儿,便寻了一个借口,急急地向两人告别离去了。

    「今天给我熬了什么汤?」

    向东目送柳兰萱出门而去,好整以暇地朝贾如月笑道。

    「啊?是乌鸡汤。我现在给你喂吧。」

    贾如月正要起身,却赫然发现原来向东的右手早就已经松开了,倒是自己的五根纤指还牢牢地缠在他的手背上,这个事实让她顿时满脸通红起来,一阵香汗就像雨雾般蒙上了她牛奶般顺滑的娇肤。

    等贾如月好不容易收敛了羞涩难当的心情,把暖瓶打开了,舀了汤朝向东嘴里送来时,见他还是满脸促狭的坏笑,不由大发娇嗔道:「不准笑!」

    「哦。」

    向东听话地合拢了裂开的嘴巴。

    「咳。刚才那位柳小姐很关心你嘛。」

    贾如月装作不以为意的道。

    「你吃醋了?」

    向东好笑的道。

    「你!」

    贾如月朝向东瞪圆了美目,「这是我替雪儿过问的,不可以吗?」

    「当然可以。但我更希望你是为自己过问的。」

    向东嘻嘻笑道。

    贾如月的酥胸又飞快地起伏起来。她没好气地白了向东一眼,只是这家伙死猪不怕开水烫,哪里会放在心上?

    转眼间一周过去了,这期间远在美国的袁霜华也给向东打来了慰问电话,见他不以为意地高声谈笑,这才放下了心。而一向大大咧咧的凌云雪对于向东出奇地出差这么多天,而母亲又同时神秘兮兮地出去学画画这么多天,也不由心里有些忐忑起来:他们怎会这么巧,同时不在家呢?莫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正当这个阴影越漫越大,笼罩了她的整个身心,搞得她心神不宁时,好在贾如月适时地扶着向东出院回家来了,见了向东身上多处缠着绷带的可怜模样,又听母亲述说了事情的原委,她这才恍然大悟,登时又是惭愧又是心疼,惭愧的是,自己刚才竟然怀疑向东和母亲,而心疼的却是,向东竟然伤得这么严重,自己却因为大腹便便,预产期临近,没办法亲自照顾到他。

    「好啦,雪儿,别哭了,我已经差不多好了。正是因为怕你受刺激,影响了宝宝,我和妈才不敢告诉你。你看,你再哭下去,我们的良苦用心就全泡汤了。」

    向东抚着凌云雪的秀发温声道。

    「嗯。」

    凌云雪止住了哭声,兀自双手环抱着向东不肯放开,抽泣着道,「向东,谢谢你救了妈。」

    「傻瓜,你妈就是我妈,一家人还需要客套吗?」

    向东笑道。

    一旁的贾如月听着两人的话语,心头一阵黯然。是啊,回归现实了。他终究是女婿,而我终归是岳母,就像是两道平行线,终归是不可能有交集。

    因为向东身上的药水味还很重,贾如月把自己的卧室收拾了一番,又把床单被套都换掉了,让向东暂且到她的床上去睡,自己则去和凌云雪同床。当贾如月搀着向东进房歇息时,刚走到床边,向东忽地一个回身,又紧紧地把贾如月拥入怀里,把头部埋在她的颈后,尽情地嗅着她身上的芳香气息。

    「你疯了,向东。门开着,雪儿就在外面!」

    贾如月被向东用力地箍在身前,身上每一处傲人的凸起都被他霸道地挤压着,每一处柔润的凹陷都被他强硬地填满着,既无法动弹,也兴不起动弹的念头,浑身就像被脱光了衣服细细扫描一般,起了一层酥酥痒痒的鸡皮疙瘩,与此同时,她的体温开始急剧攀升起来。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向东的耳边,无力地呓语着。

    「答应我,让我偶尔可以抱着你。」

    向东低声道,行动自如的右手又攀上了贾如月饱胀滚圆的美臀,一轻一重地揉捏着,把她一颗玲珑心儿搓弄着忽高忽低。

    「不可以的,向东……」

    贾如月带着哭音道。她感觉浑身的力气在飞快地流失,若不是向东紧紧箍着她,只怕她就要软瘫在地上。

    「是吗?那我下次就不是悄悄的抱你了,而是当着雪儿的面抱。」

    向东粗重地喘息着,心里一个魔鬼在张牙舞爪。他的右手更放肆了,强行探入了贾如月的西装裤里,隔着薄薄的蕾丝内裤,顺着那条幽深温热的股沟往下滑去。

    「别!」

    贾如月慌忙按住了他肆虐的手掌,认命地点点头,一颗委屈的泪珠从眼角滚落。

    向东抬起头来,见贾如月满脸凄婉,心头一疼,然而那股欲望却更加不可抑止了。他不想逼得贾如月太厉害,便把手一松,坐在了床上,贾如月得了自由,忙匆匆整理了一番衣襟,羞怒地瞪了向东一眼,便绷着脸低头出了卧室,径直进了洗手间,把门反锁了,这才松了一大口气。

    天啊,向东的胆子越来越大了。贾如月心中又慌又乱,对着镜子看了一眼,自己的眼角眉梢,竟然满是春意,心头剧颤之下,探手到裤裆里一摸,那里果然已是一滩潮润滑腻……天!自己虽然脑里还有一丝清明,可是自己的身体却已经千肯万肯了,怎么办?

    接下来几天,贾如月都是在忐忑不安中度过的,但是让她意外的是,向东却没再有侵犯她的举动,这样一来,她反倒有些患得患失了:他是生我的气了?

    其实她倒是过虑了。向东这几天一来是在构思《狂神战纪》的情节走向,好赶上拉下的进度,二来呢,他深知过犹不及的道理,若是逼得贾如月狠了,说不定会有什么反效果,所以在有更好的机会之前,他倒也安分了下来。

    然而不必要的忧虑及这段时间以来的劳累,终于压垮了贾如月。在向东解掉最后一根绷带的第二天,当他起来打开新买的笔记本电脑准备码字时,凌云雪挺着大肚子从房间里慌慌张张地走了出来,叫道:「老公,你快来看看,妈在发高烧!」

    向东闻言吃了一惊,忙起身走进凌云雪的卧室一看,果然,贾如月玉脸潮红,神色晕晕沉沉,手掌尚未挨到她的额头就已经可以感觉到滚烫的温度了。

    「妈,你感觉怎么样?」

    向东急道。

    「头晕晕的,有点难受。」

    贾如月无力地道。向东的关切溢于言表,她身上虽是难受的紧,心里倒是很受用。

    「那我带你去看医生吧。」

    「不用了。我吃点药,歇歇就没事了。你伤口刚好,就不要太劳累了。」

    凌云雪也急声道:「妈,你还是到医院看看去吧,发高烧很麻烦的。」

    「傻孩子,妈又不是第一次发烧,能不知道吗?向东,你既然好了,我跟你换房间吧,免得影响雪儿休息。」

    贾如月挣扎着要自己下床,向东见状,忙弯腰把她扶了起来,一边说道:「那好,我扶你过去休息。」

    躺在自个的床上,看着向东殷勤地跑进跑出,送药送水送毛巾什么的,贾如月心里暖暖的,好不感动。向东睡过几天的被套床单还没来得及换,在淡淡的药水味道之外,他身上那股青年男子的气息是那样的浓郁醉人,她甚至搞不清楚脑子里面的晕陶陶是因为发烧,还是因为自己的异样感受。

    「妈,你没睡啊?」

    正在胡思乱想间,向东进来了,手里还端着一个热气腾腾的碗。

    「睡不着。你怎么不去歇歇?」

    贾如月柔声道。

    「不忙。你一上午没吃东西,我给你熬了碗白粥,来,趁热吃掉吧。」

    「嗯。谢谢。」

    贾如月心里甜甜的,顺从的道,正待勉力起来靠在床头上,向东忙放下了手中的饭碗来扶了她一把。

    「我自己吃吧。」

    「不行,我来喂。」

    贾如月玉脸绯红起来。她不安地看了看门口的方向,低声道:「雪儿睡了?」

    「睡了。」

    向东促狭地笑了起来,「没睡又如何?」

    贾如月脸上更红了,白了向东一眼,啐道:「一点正经也没有。」

    向东嘿嘿笑了笑,没答话。

    一碗粥喂完了,贾如月正待躺下,向东忽道:「等等,你身上的衣服全湿透了,先换掉吧,否则发烧没好,又感冒了。」

    贾如月低头一看,可不正是?本来宽松的淡灰色纯棉睡衣被虚汗打湿了,完全贴在了肌肤上,没戴文胸的两颗浑圆玉立的乳瓜形状清晰可见,便连两颗尖挺的乳首也显了出来,不由连粉项也羞红了。

    「我等下换,你先出去吧。」

    贾如月羞不可抑的低语道。

    「我看你现在连抬手臂的力气也没有了,还是我帮你换吧。」

    向东的心脏狂跳起来,身体内那个魔鬼又开始蠢蠢欲动。

    「不行,这成何体统,你快出去。」

    贾如月见向东灼灼地看着自己,心里也慌了。

    「如月,这是你说的,事急从权,你乱想什么呢?你能服侍我,我就不能服侍你吗?」

    「这不一样。」

    贾如月急道,向东却不答话,回身走了出去。贾如月正在不解时,便见向东端了一盆热水进来,一面说道:「我干脆用温水给你擦擦身子,这样容易退烧。」

    贾如月闻言,羞窘无地,正待出言反对,向东却不等她应承,径直来撩她的衣襟。

    「不行,向东,你还是叫雪儿来帮我擦吧。」

    贾如月竭尽全力地挡开向东的手,然而病中无力的她又哪里敌得过身体已然痊愈的向东?下一秒钟她睡衣的衣襟已经被向东捏住了往上拉。

    「雪儿现在连腰都弯不下来,怎么帮你擦?如月,你觉得我是趁人之危的人吗?」

    向东眼看着贾如月柔若无骨,雪腻细嫩的腰身逐寸显露出来,不由屏住了呼吸,喃喃的道。

    贾如月闻言一怔,双手果然停止了挣扎。是啊,向东在家里住了这么长时间,如果他要用强,他早就遂意了,又何用等到现在?他虽然对我有欲望,但断然不会不顾我的意愿硬来。再说……他又不是没看过。

    向东见自己的话奏效,心知虽然卸下了如月的心防,其实同时也给自己加了一道枷锁,只是此刻,他只想饱览这具柔美艳熟的胴体一番,哪怕不能有进一步的进展也甘愿了。再说了,他本质上到底是一个谦谦君子,就算心里千想万想,也不能真个对有病在身的弱女子霸王硬上弓吧?

    饱满浑圆的乳廓下沿露出来了,贾如月只觉得羞赧欲死,干脆闭上了眼睛。向东见状,也就大着胆子加快了手里的动作,把她的睡衣完全脱掉,同时放肆地把视线纠缠在她一双欺霜胜雪,丰盈挺拔的玉峰上,那完美的形态是那样的诱人,以至于他胯下的巨蟒在这一瞬间就膨胀到了极致。更要命的是,贾如月这对雪乳的完美是全方位的,那两粒铅笔头大小的嫣红乳首,那两朵淡淡而圆满的乳晕,双峰之间的那道天然生就,幽深笔直的细细沟壑……最要命的是,如此的至美胜景在静态时便已美到了极处,更何况此刻这两座玉峰还在急剧起伏着,一层一层的细微乳浪随之从乳根处荡漾而上,每每到了顶峰处,那两颗乳首便像被春风撩拨的桃花似的微微一颤,让向东的心脏也不由地剧烈一抖,心跳乱了一拍……

    「我扶你躺下吧。」

    向东的声音有着一丝颤抖。

    贾如月一咬银牙,权当豁出去了,任由向东扶着她光滑的背脊躺平在床上,然而下一刻,让她意外的是,向东居然把床边的被子扯了过来把自己的身子盖住了。

    这家伙,我好不容易做好了心理准备,他改变主意了?贾如月有些欢喜,却又隐隐的有些失落,不由睁开了美目,征询地看向向东。

    「我撩开被子把毛巾伸进去擦就好了。」

    向东苦笑道,「否则我怕控制不住自己。」

    贾如月忍不住笑了。这家伙真是憨得可爱!

    虽然视线不能及,但其实手掌隔着一条薄而湿透的毛巾覆在女人滚烫的胴体上,这种感觉同样让男人难以自持。尤其当向东的手掌游至贾如月的雪乳处时,那柔软弹盈的质感让他如痴如醉,明明把那个可爱的乳瓜搓得改变了形状,它却不屈不挠地自有一股回复原状的沛然动力,向东忍不住像小孩摆弄玩具一般逗弄着它,贪恋着它,只把床上的贾如月折磨地浑身瘫软,脑袋缺氧,两粒乳珠完全充满了血液,硬的像珍珠一般……

    「裤子也脱掉擦擦吧。」

    向东好不容易擦完了贾如月姣好的上身,一抹额头,气喘吁吁的道。

    「不要!」

    贾如月话音未落,向东已经在床尾处撩起了被子的一角,捏住她灰色纯棉睡裤的裤腿往下扯。贾如月这才意会他的意思,便配合他把长裤脱了,只剩一条黑色蕾丝内裤。向东依样画葫芦,从被子下面把热毛巾伸进去,细细地沿着她丰腴笔挺的双腿擦拭。贾如月本能地想并拢住双腿,向东却轻而易举地就打开了,当他的大手来到她雪腻丰润的大腿根处时,虽然他并没有真个碰到她的私处,然而她只觉得脑袋里轰然一炸,旋即一道热流沾湿了股间……在这一瞬间,贾如月身子忽地一僵,死死地闭上了双目,然而她依然可以清晰地感觉得到,向东分明也体会到了她身子的羞态,因为他猛咽口水的声音是那样的无法掩饰……

    「如月。」

    放下毛巾,向东忽地笑道。

    「嗯?」

    贾如月的娇美脸蛋就像红苹果似的,好不可爱。

    「我感觉自己好幸福,能把你浑身上下都摸了个遍。」

    「你还好意思说?」

    贾如月羞嗔道。

    「我偏说,因为我知道,其实你也喜欢听。」

    「呸,才没有。」

    贾如月心头一跳,却啐道。

    贾如月这一病,向东可得着了献殷勤的大好机会。除了无微不至地张罗药物,照料吃喝外,他还趁凌云雪睡觉的时间,一天两次给贾如月擦拭身体,甚至包办了贾如月所有衣物包括内衣的洗晒。贾如月也越来越习惯这一切了,而向东在她心中也越来越是亲近——除了替换内裤外,还有什么隐秘的事情他没帮她做过?他已经熟稔了她身体的每一道曲线,她甚至不敢想象,当向东给她清洗那些湿漉漉的内裤时,会不会连她心底里潜藏的羞人心思也已经揣摩了个八九不离十……

    贾如月这一次因病卧床足足持续了六天。到得第六天晚上,当贾如月如常躺在被窝里等向东来擦拭身体时,不成想向东撩开被子后摸索进来的只是他一双火热有力的手掌,而且毫不迟疑地直接就攀上了她的堆雪双峰,贾如月大吃一惊之下,几乎失声尖叫,忙不迭地往床的那边一滚,这才摆脱了向东的掌握。她紧紧地缩在床头,掖紧被子,羞怒地瞪视着向东,然而胸前那火辣辣的触感却依然挥之不去。

    「向东,你越线了!」

    她低声嗔道。

    「如月,你别欺骗自己了。其实你昨天就好了,你依然装病,为的什么?」

    向东柔声道。他薄薄的睡裤下并没有穿内裤,此刻已经搭起了一个巨大的帐篷。

    心事被说破,贾如月羞红着双颊,不敢看向东的眼睛,却坚定地说道:「我只答应让你偶尔抱抱,其他的,绝对不可以。」

    向东笑了。他知道此刻如果他稍为用点强,贾如月那纸糊的防线就要崩溃掉。但不知怎的,他心里涌动着对她的浓浓爱意,乃至于不愿意勉强她半点。攻心为上,不是吗?

    「好吧。你好好休息。」

    向东温声道,转身走了。

    贾如月一怔,见向东不似作伪,从外面把房门关上了,心神为之一松,然而一种难言的滋味随即袭上心头,有甜,有苦,有酸,也有涩。良久,她徐徐躺倒在床上,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不自觉地探手到股间一摸,果然,那里又已经湿答答了。

    唉,志明……要让他回来一趟吗?贾如月此刻才发现,原来丈夫在她心里已经退到了一个僻静的角落。有多长时间没有想起他了?连她遇袭的事情她甚至都没有告诉过他。一股淡淡的内疚之情弥漫了她的心间,然而下一刻,另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又把志明的影子驱逐了出去,她的心跳随之加快了起来。为什么一想到他,自己就会浑身发烫?贾如月脸如火烧,忙把被子一扯,盖过了头。

    翌日清晨,贾如月早早便起了床。她昨晚又做春梦了,而梦中的男主角又是那个健壮英伟的青年男子。在梦中,她半推半就地与他缠绵了半宿,此刻虽然醒来了,但梦里那些香艳羞人的纠缠仿佛真实发生过似的,让她情不自禁地轻咬下唇,晕红双颊,过了好一会,才懒懒地爬下了床。

    走到衣柜前面,贾如月对着穿衣镜把睡衣脱掉了,丰腴柔美的完美胴体呈现在镜子里面,哪怕贾如月并不是自恋的人,还是忍不住顾影自怜了一番,好半晌才打开衣柜来找衣服穿。

    自从向东每月准时交来五万块钱的家用后,贾如月在吃穿用度方面也大方了许多,甚至也偷偷地背着所有人买回了一些过去不敢想象的性感华美服饰,塞满了整整一个衣柜。她在琳琅满目的衣柜里翻了一会,最后翻出来了一条淡蓝色花纹的轻薄连衣短裙,心里自然而然地想道:这条裙子配上黑色的连体丝袜,一定很好看。他最喜欢看我穿丝袜了,每次都看定了眼……

    这样想着,她的娇脸又带上了几分薄羞,把短裙先放在床上,又从下面的抽屉里翻出了一双黑色的半透明连体丝袜,小心翼翼地穿起来。这双丝袜比寻常的丝袜要贵了很多,此刻包里上两条丰纤适度的长腿,果然就显出了它的特别来。极度舒适是她的第一感觉,再者,质料纤薄而不失坚韧柔软,通体绝无半点瑕疵,色泽均匀,浑然天成,在80% 的不透明质感外,淡淡地透出了里面晶莹雪肤的肉色,性感无伦。贾如月站了起来,把吊带固定在柳腰间,在镜子前面打量了一番,就见这双丝袜与身上本就穿着的那套精致华美的带着丰富的薄纱细节的黑色蕾丝丝质内衣搭配得天衣无缝,既含蓄典雅,却又神秘魅惑,便是自己这么略略一看,竟然也有些呼吸短促起来。

    贾如月定了定神,又拣起床上的那条蓝色短裙套上了身子。这条裙子长仅过臀,虽然里得并不是很紧,但因为贾如月的臀围本就达到了标准中的上限的缘故,还是显出了饱满圆润的臀线,而且短短的裙摆更给人一种感觉,仿佛只要轻轻一拉,就可以让她的浑圆美臀袒露眼前似的,试问这种诱惑,又有哪个男人可以抵挡得住?裙子的上身处是深V开襟的设计,按设计师的本意,当然是要显露小半个酥胸的,但贾如月又哪里敢真个这样开放?她红着娇脸把两襟拉得紧紧的,盖住了两颗坚挺硕圆的乳瓜,只露出了小半截乳沟,然而个中的性感韵味却依然无法掩藏。她想了一会,又从衣柜里找出了一条一指宽的黑色腰带,缠在了腰间,把短裙扎紧了,如此打扮停当,再照镜子一看,虽则云鬓散乱,未施脂粉,然而一个极度香醇美艳的熟女形象已经呼之欲出了。她满意地转了个身,确定这身打扮没有问题后,就开门出房去洗漱。

    「啊,向东,你这么早就起来了?」

    一打开门贾如月就吓了一跳。现在才不过七点多钟,向东竟然已经坐在沙发上,对着笔记本啪啪啪地敲个不休了。

    「妈,你刚病好,也不多睡会。」

    向东一边说着,抬起了头来,便只在一瞬间,他便凝固成了一座石像,只是呆呆的,痴痴地看着贾如月,不能挪开视线。天啊,那个性感美艳的熟女又回归了,完美剪裁的崭新裙子与若隐若现的黑色丝袜把她身上的诱惑魅力放大到了极致,叫他怎不如痴如狂?

    见贾如月红霞上脸,双手不自然地拧着裙摆,向东忽地笑了。

    「对了,妈,你过来一下。」

    他招手道。

    「怎么啦?」

    贾如月瞪大了美目,不解地道,却不自觉地走近了他。

    「你看看,这是我给你写的小说。」

    向东指着茶几上的笔记本电脑笑道。

    贾如月芳心一颤:他果然专门给我写了一篇小说?正待弯腰去看,向东却冷不防地伸出右手揽住她的纤腰一带,就把她搂在了身前,那肥美柔软的臀部恰恰坐在了他的两腿之间,被他那坚硬火热的话儿隔着裙子挤入了幽深的股沟之间,这突然而羞人的接触让她忍不住便要失声惊呼,向东却适时地用左手覆上了她的小嘴。

    「别叫,你不是说我可以偶尔抱抱你嘛。乖,我抱着你看小说。」

    向东在她耳边轻声笑道。刚刚睡醒的她身上芳香馥郁,他顺势就在她玉颈上香了一口。

    「不要,我脸都还没洗……」

    贾如月扳开向东的左手,一边看向女儿房间的方向,一边慌乱的低声道。

    向东哈哈一笑道:「放心,雪儿睡得像个小猪一样呢。你的意思是,你洗过脸后我就可以随便抱了吧?」

    一边说着,他的左手不安分地在她的酥胸处捏了一把,登时只觉满手的温热柔滑。

    「你……」

    贾如月顾此失彼,被他逗得娇喘连连,又羞又气,正待大发娇嗔,向东却把她的身子整个抱了起来放在一侧,自己站了起来,柔声道:「好啦,不逗你了。你慢慢看吧,我去弄早饭。」

    贾如月见向东果真就洒脱地转身去了,一时茫然若失,过了好一会,才幽幽地叹了一口气,也站起身去洗漱了。

    洗漱完毕后,贾如月捧了笔记本电脑进了自己的卧室,放在梳妆台上,这才细细地阅读起向东刚刚写完的小说来。这是一个短篇小说,没有光怪陆离的神魔鬼怪,有的只是两个青涩的少男少女,少男叫做小东,而少女则叫做小月。单单是男女主角的名字就让贾如月心跳加速,无法抑止了:这家伙,这不明明是写的他跟我吗?

    在这篇小说里,向东果然拾回了他以前写文艺小说时的笔触,毫不装疯卖傻,哗众取宠,只是用他深厚的笔力,将一段唯美的初恋娓娓道来,有甜美,也有哀伤,极有真实的质感。贾如月渐渐看得泪眼朦胧了,那个小月,可不正是自己吗?向东的观察力好敏锐,把十几年前的自己刻画得栩栩如生。如果真在那个时候遇到了他,那该有多好?只是,为何向东这么残忍,如此相衬的一对恋人,他竟然生生把他们拆散了,让他们以后在悠长的岁月里,郁郁寡欢?

    这篇小说不过几万字而已,贾如月却足足看了几个小时,等她抹干泪眼合上电脑时,这才发现电脑旁一碗白粥,一个馒头及一碟咸菜早就凉透了。他是什么时候端进来的?贾如月心里一暖,起身走出卧室。

    「妈,快来吃饭吧。」

    原来已经是午饭时分了,向东在厨房里探头出来笑道,随即便端着一碟菜走了出来。

    凌云雪却早便已经安坐在餐桌上了,此刻也转头甜笑道:「妈,快来,今天难得向东下厨,你评评看他的厨艺有没有进步。」

    贾如月把瑧首轻轻一甩,把感伤的情绪暂且抛在了一边,也笑道:「好咧。」

    一顿午饭吃得不温不火,事实上,贾如月连饭菜是什么味道也没有吃出来,她的满腔心思还缠绕在适才那篇伤感的小说上呢。

    刚搁下碗,凌云雪又爬回床上去了。贾如月默默地把碗筷收拾了,正在厨房刷洗的时候,向东已经清理完了饭桌,把抹布一撂,凑过来洗了手,刚嬉皮赖脸地凑过来要香她一口,却听她说道:「你为什么那么残忍,要把他们拆散?」

    向东一怔,随即低声笑道:「怎么啦?你也觉着小月和小东应该在一起吗?」

    「有情人终成眷属,这不是每个人都期盼的吗?」

    贾如月不满地乜了向东一眼。

    「那……」

    向东笑了,笑得很暧昧,他的身体挨近了贾如月,一只手轻轻地覆上了她秀美的背脊,柔声道,「既然你也期盼,那就让我们在一起吧……」

    贾如月娇躯一颤,这才意会他方才是一语双关,登时羞红了娇脸,一时心里的念头杂乱无序,只好低声娇嗔道:「你好大胆,雪儿出来看到怎么办?」

    「那我去看看她睡了没……」

    向东轻笑道,果然转身去了。

    贾如月的小心脏又胡乱狂跳起来。天啊,向东是要做什么?她很想转身躲回自己的房间,反锁上房门,然而不知怎的,偏偏就迈不开脚步,便在这时,向东已经回来了,从后面紧紧地贴上了她曲线曼妙的身躯,一边低声呓语道:「雪儿睡了……」

    「不要这样,向东。」

    贾如月无力地说道,然而听在向东耳里跟鼓励没什么两样,他放肆的双手一只攀上了她的挺拔玉峰,另一只却滑入了她的水润春谷,两大要害同时沦陷,贾如月浑身都软了,哪里还能拿得住碗碟,只听清脆的一声响,手里的碟子掉落在了盆里,兀自带着泡沫的两只柔荑勉力撑在了洗手台的边上,若不是向东从后面箍紧了她,估计现在她就要软瘫在地上了。

    「如月,你好美,今天特别美……」

    向东的动作很大胆,然而却依然保有一定的分寸。他并没有撩开贾如月的衣襟与她零距离接触,然而便是这样隔着一两层薄薄的衣物,他手掌的火热温度也已经渗透了进去,贾如月只觉得浑身滚烫如沸,就像濒临爆发的火山似的,尤其是向东今天睡裤下是完全真空的,胯下那根锋芒毕露的钢枪几乎没有什么束缚,毫不客气地就从裙摆下面戳了进去,隔着薄薄的丝质蕾丝内裤挤入了她的股沟之间,还一刻不停地向前挺进,更是令她呼吸凝滞,无法正常思考。

    「求你了向东,别动好吗?」

    贾如月带着哭音哀求道。

    「不行!」

    向东霸道地说道,猛地一抽身,飞快地把睡裤褪到了腿弯,又再次把赤裸裸的滚烫肉棒撩进了贾如月的短裙之下,与此同时,强硬地把她的黑丝美腿微微一分,让肉棒毫无挂碍地隔着她的薄纱丝质内裤紧紧地抵住了那两片已然湿滑柔腻的肥美肉唇。

    「嗯……」

    贾如月被这次突然袭击完全攥住了身心,她浑身绷紧,咬得紧紧的牙缝里迸出了一个颤音,终于无法克制潮涌而来的强烈欲望及快感,竟然不由自主地把双腿张得更开,把美臀翘高了起来。

    口干舌燥,心跳如擂的向东见贾如月如此反应,心里大喜,也就大胆地捋起了她蓝色短裙的裙摆往上一卷,待看清楚了她的吊带丝袜及黑色薄纱丝质内裤,心头上便如同被巨锤敲过一般,浑身一个剧颤,而那条筋肉虬结,峥嵘毕露的巨蟒瞬即膨大了一圈。他喉头里滚动着粗重的喘息声,忍不住缓缓地拖动着巨蟒,就这样抵着那两片清晰可辨的肥美肉唇研磨起来。

    梦里出现过无数次的羞人情景成为了现实,贾如月这才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向东的无穷魔力。作为一个三十七岁的熟女,她也有过很多次的性经验,高潮也偶尔得到过几次,本来以为一切不会超出自己的预料的,然而此刻向东还没剑及履及,只是隔着内裤摩擦自己的花瓣而已,然而自己的极乐感受竟然已经不下于自己有过的那些高潮瞬间,自己蜜壶里面已然爱液泛滥,不断溢出,若是真个被他插入到里面,那该是何等的销魂?

    贾如月已经完全迷乱了。向东是她的未来女婿的事实,在她翘高美臀的一刻已经模糊乃至于被遗忘了。她此刻只是一个成熟的饥渴的女人,渴望男人强而有力的爱抚,如此而已,甚至于她都忍不住瞪大了美目,偷偷地往胯下看,每当那条年青鲁莽的巨蟒用力过猛冲得过了头,从短裙下露出它那紫光油亮的硕大头冠时,她便露出目眩神迷的神色,只盼着它能更猛烈一些,更粗野一些。

    贾如月无声但恰到好处的配合让向东如饮甘霖,他一面用力地隔着轻薄的裙子及文胸把贾如月一双雪乳搓圆捏扁,一面不疾不徐地耸动着屁股,摇动着巨蟒隔着薄纱丝质内裤亵玩着她的两片蜜唇。一时间,狭小的厨房间里只听到两人一粗一细的喘息声,两人紧紧嵌合,你迎我送的画面就像一台运转良好的机器似的,周而复始地重复着一个古老而销魂的动作。

    「妈……」

    向东忽地低声唤了起来。

    「嗯?」

    贾如月闻言顿时浑身都起了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刻意深埋的禁忌关系竟然被向东翻了出来,怎不叫她羞窘难当?

    「你今天穿得这么性感,是不是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幕?」

    向东在她耳边暧昧地轻笑道。

    「才没有……」

    贾如月连雪项根处都红透了,娇嗔道,「你住口,我不想……嗯……不想听你说话。」

    「我偏要说。好女婿的服侍你还满意吗?」

    向东的话语很邪恶。

    「你……啊……」

    向东的话就像强力的春药一般,贾如月竟然觉着蜜壶深处紧紧一缩,跟着炸了开来,一股丰沛的蜜液顺着窄窄长长的蜜道冲刷了出来,透过了早就濡湿了的内裤,喷洒在肉棒的肉冠上。

    见自己一句话就引得贾如月小泄了一回,向东哪里还能按捺得住,浑身的精气喷薄欲出,他猛地握住狂颤不已的肉棒,摸索到了两片肥腻蜜唇的准确位置,隔着内裤的薄纱就狠狠地捅了上去,硕大的肉冠挤进去了小半个,在贾如月惊慌失措的低呼声中,蓄积好久的浓烈精液猛烈地喷发起来,糊满了她湿淋淋的内裤,更有一半的精子本能地就挤过了内裤纤维的间隙,涌入了她的蜜壶之中,让她只觉得身体深处被滚热的开水泼进去一般,既感到一种本能的恐惧,实际上却又是那么的酣畅。

    沉浸在高潮之中的一对男女胸膛剧烈起伏着,两具躯体还紧紧地嵌合在一起,好半晌,软将下来的肉棒才在重力的作用下从两片蜜唇之间脱落下来,登时带出了一片水珠,溅落在地上,发出清晰的声响。被这声响一激,贾如月这才如梦方醒,意识到发生了什么,顿时脸如火烧,忙勉力站直了身子,把身后的向东轻轻推开,急急地逃进了洗手间,把门反锁了,这才对着镜子,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天啊,这真的是我吗?」

    镜子里的自己,眼角眉梢全是遮掩不住的春色,眼里带着一丝如愿以偿的喜意,嘴角微微上翘,带着极致高潮后的缱倦和满足。是的,她是做出了忤逆天伦的羞事,但可惜她的身体是忠实的,刚才感受到的极致欢愉,却又是那样的不容否认。

    贾如月神情复杂地轻叹了一声,跌坐在了马桶上。俄顷,她撩起了蓝色连衣短裙的裙摆察看,只见湿漉漉的黑色蕾丝丝质内裤上糊满了乳白色的液体,又是一阵心头狂跳。这味道好浓烈,刚才他的好些种子,应该都到我里面去了吧?这个没分没寸的家伙!

    心里虽然大发娇嗔,她却不由地探手在内裤上抹了一把,随即伸到鼻子底下深深一嗅,仿佛这浓烈的腥臭味在这一刻竟然胜过了世界上最华贵的香水。她低低地呻吟了一声,轻轻伸出舌尖在手掌上一舔,然而马上就触电般的缩了回去,与此同时,红霞再度漫遍了她的娇躯。下一刻,她就迷离着双眸,用这只满是自己未来女婿的精液的小手,缓缓抚过自己的秀项,酥胸,小腹,大腿……是的,这条崭新的裙子弄脏了,但那又怎样?它的使命已经完成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