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古典
  • 最新排行

    流氓太监 第一百零九章 被窝春情

    发布时间:2021-05-09 00:00:33   


    根据富贵现在的道行,就是美女哭的梨花带雨,哭得山崩地裂。他仍旧是要满足自己的小弟弟的,如果这个时代的春药能给一些的话,或许他有些的话,或许他就不做这么惨烈而残忍的事情。但是他没有,他手里没有一点。

    所有,他只有来强硬的。尤其是对于来要自己的命得人。他更没有客气的理由。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富贵直接就咬着了美女的舌头,使劲和她纠缠。美女似乎没有一点经验,躲避几下就被富贵吸了出来。可她似乎又很不甘心。一咬牙就想把富贵的舌头给吞下肚子里去。

    但是富贵早就防着呢,看她眼神不对,已经先她一步把舌头抽了出来,狠狠的吻在了美女的脖子上,白色的脖子让富贵有些眼晕,不过双手无法腾出来,美女的衣服他也就无法脱下。

    隔着衣服富贵就含住了美女的乳头,虽然有里面的肚兜和外面的黑衣挡着,但是富贵仍旧老练的含住了,牙齿轻轻的啮咬着。美女挣扎的身体开始抖动,被富贵抓着的双手也不满了真气,但是她的真气似乎没有富贵的深厚。

    富贵咬住美女的衣襟,轻轻拉开一点,看到美女惊惧的眨巴眼睛,就放开,嘿嘿淫笑道:“说是不是武王派你来的。”

    “是,是他。你放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这个天之娇女终于无法的当富贵的淫威,而崩溃了,而屈服,了。脆弱的仿佛一只小绵羊,颤抖在凶恶的大色狼面前。

    富贵在美女吹弹可破的脸上波了一下,轻松放开了她的双手和双腿,蹲到了地上,笑眯眯的看着美女。美女立刻骨碌一下爬起,抓起富贵的被子披在了自己的身上,蜷缩成一团,戒备的盯着富贵。似乎早就忘记了自己还是一个功夫不错的女侠呢?

    “你叫什么名字?”富贵好整以暇,其实他早就猜出来是武王要杀自己,毕竟自己表面上投靠的人可是太子,以他的脾性,不杀自己才是不正常呢。他不过是想教训一下这个可爱的姑娘,更加的确定一下自己的判断,满足一下自己的虚荣心。

    美女已经成了惊弓之鸟,显然被富贵吓怕了,立刻嗫嚅着回答:“我,我叫候佳玉。”

    “佳玉,佳人美玉。果然是好名字啊?不过你如此出色的美人,怎么看也不象是和武王那头禽兽同流合污的人呢。”富贵心里已经绝对要给武王一个教训,让他知道自己也不是好惹的。虽然他远在京城,但自己一样可以让他咆哮如雷,却又那自己没有办法,只能咬牙切齿的磨牙。

    “我也不想这样。这还是我第一次杀人呢。是他逼我这么做的。我们家族必须要听他的。”小姑娘果然是涉世未深,第一次跑江湖,不会撒谎也就罢了,别人问一,你却要答十,就不太好了。

    富贵满意的点点头,嘿嘿一笑道:“刚才不过十吓唬你的,呵呵。武王那个蠢货十不能把我怎么样的。不如你以后跟着我混吧。我保管你不会象今天这样被人逼迫。也不会让你执行这样被人欺负的任务。绝对让你无往而不利。怎么样?你可知道大军是道那里的?”

    候佳玉本来就对武王染指自己而出这样的下流手段十分不满,今天怪异的被富贵吓的浑身冒冷汗,甚至连自己的初吻都被夺取。候佳玉嗔怪的瞪了富贵一眼,不过富贵只是笑眯眯的看着她。

    候佳玉心里不知怎么的,忽然对他生不起气来,难道自己天生犯贱?可又不是啊,自己可是最讨厌不尊重自己的人了。但是这个富贵是怎么回事?他不敢非礼了自己,还差一点?她脸上飞起两朵晚霞,羞涩的咬了咬嘴唇。

    富贵艰难的咽下一口口水。

    “那你保证以后绝对不欺负我,保护我,任何人欺负我你都可以第一时间出来把他打扁吗?”候佳玉发现自己没有了生命危险,也没有了失去贞操的危险,至于初吻她都已经有些怀念了,甚至再来一次了,那感觉果然好温暖,让人迷恋。候佳玉急忙咳嗽一声,不再胡思乱想下去。

    “当然,你不看看我是谁?你说你的功夫高不高?”富贵开始循循善诱,巨大的大灰狼尾巴已经若隐若现。

    “我爹说我的武功在年轻一辈里已经是很高的了,只要不碰到前辈高人,应该没有问题?”候佳玉有些骄傲起来,她一项是这么骄傲的,只是今天富贵好像把她的骄傲踩在了脚下。所以她在说道最后的时候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富贵一眼。

    富贵嘿嘿一笑,靠近候佳玉一步坐下道,:“我呢,可以说是年轻人里的最最高的高手。至于那些老家伙,也没有几个是我的对手。因为我修炼的武功先天性的就比他们厉害。他们这辈子都别想又我这样的机遇了。”

    候佳玉看了看两人之间的距离,把被子向上拉了拉,想向后退两步,可是回头一看,这床太窄了,富贵无耻的占据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加上她和被子也占满了。

    没有可以退却的地方。只好斜着身子和富贵说话。

    “那你修练的是什么功夫,可不可以教教我。”候佳玉小心翼翼的看着富贵,她忽然对富贵修炼的武功产生了很大的兴趣。

    富贵嘿嘿贼笑一声:“你真的想学。这可是需要两人合练的。”富贵上过的女人里面,都是一些弱女子,根本都没有内力武功,对富贵的武功有帮助不假,但是毕竟有限。

    “那我们两个一起修炼不是正好。”候佳玉忽然嫣然一笑,欢快的对富贵道。

    富贵只感觉眼前一亮,好像黑夜里忽然有展灯,对这你的眼睛忽然打开,那么的耀眼。富贵眨巴眨巴眼睛,快速点头,甚至都忘记了说话。只是呆呆的看着候佳玉,使劲回忆着刚才的一笑。

    “你太美了。”富贵喃喃自语。

    候佳玉武功不错,耳力自然也不错,当然听的清楚,心里高兴,脸上却装作若无其事,只是脸上的晚霞变成了火烧云。她有些兴奋的看着富贵,见他这么爽快的就把自己的绝学和自己分享,看来自己在他心里果然是十分重要的,看来那个吻没有白白失去。

    “那你现在能不能给我说说?”候佳玉得到的了承诺,本来她只是随口问问,她老爹说过,一个武林人士最重要的就是他的武功,就算是死他们一般也不会透露有关自己武功的半点消息,那是他们乃至整个师门安身立命的东西。没有想到富贵这么爽快的就答应了自己。

    “好啊好啊……”富贵一爹声的就答应,就差嗷嗷大叫了。

    “你们怎么回事?醒醒,醒醒。妈的!想受军规吗?”帐篷外面忽然传来了威武的驴吼声,富贵明白他是来检查战果的,来确定一下自己挂了没有。否则,驻扎那么多次,他干吗非要今天还这个时候进来。

    “你进来的时候有没有对外面那人说什么?”富贵开始确定另一件事。

    “外面那人?我不认识?”候佳玉也有些奇怪,自己马上就要见识到神奇的武功了,偏偏杀出了这个个人来,真是扫兴。其实富贵比她还要郁闷呢,只是忍住了罢了。

    “看来他一直在监视着我。难怪我每天夜里都感觉有人窥视,原来是他。哼哼,今天一定要让他知道老子的厉害!”富贵眼里射出一道精光,候佳玉惴惴不安的替外面那人担心,不知道要落得什么下场呢。

    脚步声已经到了跟前,马上就要进来。富贵回头看了一眼候佳玉,夺过她手里的被子,按着她的头就把他按到了被子里,而他自己也跟着钻了进去。候佳玉脸如火烧,就要反抗。这人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候佳玉心里委屈异常。

    “躺着别动。不能让他发现了你。我还有好事等着他呢。”富贵忽然贴在候佳玉的小耳朵边轻声道。其实以富贵的武功他完全可以传音的,但是那样岂不是失去了很多情趣,他也闻不到美人耳朵跟上的迷人气息,也看不见美人耳朵后的一颗小小的美人痣,红红的,让富贵若不住想亲一口。

    候佳玉身体一松,哦,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候佳玉暗暗的唾弃自己,但是心里莫名的却有一丝的失落,难道自己真的渴望他非礼自己?候佳玉惊惧的把这个念头抛到了九霄云外。老老实实的躺在了被我里。一股强烈的男子气息排山倒海的袭击而来,候佳玉感觉全身似乎都笼罩在这样的气息之中,身体控制不住的看是燥热,心里忽然升起一股十分渴望的想法,这种渴望是那么的莫明其妙,她甚至连这个渴望渴望的是什么都不清楚,就是无法遏制的渴望。

    干渴的喉咙吞咽着干渴的唾沫。

    富贵在被我里偷偷握住了候佳玉的小手。候佳玉颤抖了一下,轻轻一挣,没有挣脱,就停了下来。任由他握着。富贵缓慢的揉磨着手里这一双柔软无骨的小手,让她在自己的手里不停蠕动着。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