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迷情校园
  • 最新排行

    畸爱博士 第十一章 放任自流

    发布时间:2021-05-09 00:00:31   


    高峰期的交通自然糟糕的可以,段伟庭很珍惜这段跟佳人独处的旅途,一路上使出了浑身解数,只为了博佳人一笑,或是有意无意地炫耀自己有多优秀,只可惜坐在后座的袁霜华还真的只把他当一车夫而已,压根就没听进去,是以到得后来段伟庭自己也有点讪讪的,干脆闭口不言了,只时不时的从后视镜里偷看袁霜华的绝美容颜,聊以自慰。

    到得假日酒店,段伟庭要待帮袁霜华把行李搬进去,却见她早便伸手招来了一个侍者,也就只好干咳一声,恋恋不舍的朝她说道:「那袁主任,我就先告辞了,改天您空了再约您吃饭。」

    袁霜华巴不得这只苍蝇赶紧消失,便不吝露出了一个微笑,说道:「好的,谢谢你啦,段先生。"乍见袁霜华如春花般娇艳的笑靥,段伟庭受宠若惊,像只呆鹅一般定在了当地,直到保安来催促时才回过神来,彼时佳人却早已款款的走进大堂里面了。段伟庭意犹未尽的收回了眺望的目光,自矜地环视了一圈,见周遭的男人们都纷纷投来了艳羡的眼神,这才志得意满的翘起了嘴角,钻进了小汽车,驱车驶离。刚出了酒店门口,他就瞥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匆匆的穿过马路,心里一动,便一踩刹车,摇下了车窗,扬声道:"喂。向东,这么巧啊?"埋头赶路那人正是向东,乍听到段伟庭的声音,他着实吓了一跳,做贼心虚地顺着声音看去,见车里的段伟庭虽是一脸揶揄,倒不像是知晓他跟兰萱奸情的样子,这才宽心了些,说道:"是你啊,学长。你怎么在这儿?"段伟庭自得地笑笑:"送一个重量级人物过来……"猛然间他醒觉对向东说起袁霜华不太合适,便转口道:"你怎么也不买辆车啊?出入还靠出租车啊,那多没效率。"一边说着,他有意无意地轻拍着窗沿,不无炫耀新买的这辆凯美瑞之意。

    然而现在向东一门心思都放在好久不见的伊人身上,完全让他这番炫耀扑了个空:"是啊,没车的确不太方便……那就这样吧学长,我有急事先走了。"说罢,他不等段伟庭答应,便匆匆走进了假日酒店。

    "哎……"段伟庭张了张嘴,见向东早就走得没影了,嘟囔了句:"乡巴佬!

    走得那么急,难道有宝贝等着你不行?一点涵养也没有。"然而等着向东的还真是宝贝,而且恰恰就是段伟庭梦寐以求的宝贝,这就是他想破头也未必想得明白的了。

    当向东依照指引,从前台领了门匙,上了楼,打开了房门时,便看见了玉立窗前,静静的看着窗外夜景的伊人。雪白的套装,利索的平根皮鞋自有一股女强人的风范,然而在向东眼里,她却仍是让他深夜梦回,念兹在兹的那个女人,不管她如何装扮,都不会有任何改变。

    "霜华!"向东冲口而出,竟带出了些许激动的颤音。

    袁霜华本待再矜持片刻,闻声也不禁娇躯一颤,忍不住转过身来,惊喜莫名的眸子对上了向东灼热的目光。

    "你瘦了。""你也是。"袁霜华本欲兴师问罪,看这负心人为何竟敢迟到的,谁知到了嘴边却只是一句恬淡的问候。然而她也顾不上着这许多了,急急的又接着问:"你上回跟歹徒搏斗受的伤好利索了吗?快让我看看。""早好了,不是早就在电话里跟你说过了吗?"向东笑道,朝她走了过去。

    愈走近她,空气中的香水味儿愈发浓了,恰似两人之间此刻浓烈的感受。

    "你干嘛非要跟歹徒拼命,若是……"袁霜华见向东越走越近,不知怎的反倒有些忸怩起来,随口找到的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向东抢前一步,大嘴封住了檀口。

    缓慢的,热烈的,缠绵的一吻仿佛有永恒那么长。双唇甫分,向东用力地说道:"我很想你,霜儿。""哎,才三个月嘛,能有多想?"袁霜华晕红双颊,眼波欲流,轻声笑道。

    "想得欲火焚身,甘愿精尽人亡。"向东一点多余动作也无,大手直接按在了袁霜华的私处。从柳兰萱家匆匆赶来时,他还有些担心自己疲不能兴,然而此刻他已经明了,在袁霜华这个妖精面前这是不可能出现的,因为她的绝美芳华就是最猛的壮阳春药。

    被向东按实私处,袁霜华连骨头都酥软了。他手上的热度和力量,让她芳心抖颤不已,虽是隔着两层布料,她的妙处已然默契地有了呼应,潮热起来。

    "你也很想呢……"向东坏笑道。

    "没你那么想!"袁霜华脸儿都红透了,却不忘争辩道。33多岁的熟女发起嗲来,能抵挡得住的男人着实不多,至少向东不在此列,所以他马上就粗重了呼吸,趋前一推,把袁霜华按在了床边的沙发上。

    "嗯?"袁霜华妙目流转,不无征询之意,似是觉得向东把她推倒在床上才对嘛。

    "今天我服侍你……"向东温声道。刚跟柳兰萱来过一次盘肠大战,他还在回力呢。

    袁霜华见向东已经搬起她两条腴润的长腿挂在沙发扶手上,摆出了玉门洞开的羞人姿势,哪还不明白他的意思,顿时有些赧然,急道:"别,我刚坐了十几个小时飞机,还没来得及洗澡呢。"说着便要翻身起来。

    "我就是爱闻你的体香,没洗澡正好,更是馥郁芬芳。"向东嘿嘿笑道,朝前一俯身,又啜上了她温软湿润的双唇。

    "向东……"袁霜华刚呢喃了一声,便再度迷失在向东的热吻里。向东的双手也没闲着,宽厚的手掌隔着棉质恤衫覆上了她坚挺如倒扣玉碗的美乳,另一只手则沿着她的大腿内侧来回逡巡。她熟透的身体怎堪情郎逗弄,很快她便娇喘细细,艳若桃花的双颊益发潮热起来。

    "把两个月亮抬起来一些……""嗯?什么月亮?"袁霜华杏目朦胧,好半晌才醒觉向东的意思,娇羞地一欠翘臀,让他得以把自己的白色西裤褪到膝弯。可能是因为几个月不曾亲近男人,她此刻竟如一个豆蔻少女一般羞窘。

    难得看见袁霜华这般模样的向东既感新鲜,又有些促狭,坏笑两声,干脆把她因为裤子只脱一半而不得不并拢着的双腿往上一举,遮住了她的视线,一低头,顺着光洁雪腻的大腿吻了下去。

    "干嘛……"袁霜华忐忑地低嚷道,虽然看不清楚向东的动作,但膝弯上方传来的阵阵酥痒的感觉却是分外清晰,她忍不住咬住了下唇,六神无主起来,那感觉就像十几岁时被初恋男人突袭一般。

    "哎,我喜欢你这条内裤。"向东虽然不急着直奔要害,但眼睛早瞟到了她大腿根处那条黑色的蕾丝内裤,虽没有多余的点缀,但极其贴身的剪裁,顺滑薄透的面料紧紧里在她丰腴水润的私处上,该凸的凸得撩人,该陷的陷得销魂,尤其当中一点隐隐的水光潋滟,更是点睛之笔,当真比全裸着还要催人情欲。

    "喜欢吗?"袁霜华轻描淡写地低声道,轮廓分明的耳朵却悄悄竖了起来。

    "当然。虽然你随便包块烂布都会很好看,但这条内裤就像是给你量身定做的一般,完美至极。哎,不会真是量身定做的吧?""你有病吧,谁会订做这个……"袁霜华佯嗔道,心里却喜欢得紧。想不到几个月没见,这小子一张嘴甜的快要淌出蜜来,准是没少勾搭狐狸精。

    不过她现在可没工夫深究这个,因为向东已经把她长裤扯掉了扔到一边,又重新把她的两条腿儿挂在了沙发扶手上。这小子,还要玩到几时?再看向他的眼神里已经有些哀怨了。

    "好好享受好吗,亲爱的。"向东柔声道,又俯身上来,吻上了她的额头,灵巧的舌头并不稍停,一路往下,经过她的眉毛,脸颊,下巴,粉项,隔着白色恤衫就咬上了她的乳丘,尔后继续向下,轻轻撩起了恤衫的下摆,亲上了她细致圆巧的玉脐。他的动作是如此温柔,袁霜华不知道他之前已经泄过欲火,还道他转性了,竟能到此刻还能压抑着兽性。不过,这种感觉蛮好的。是那种被细心呵护,珍若明珠的那种温馨的感觉……啊不对,好热,开始热起来了!

    袁霜华开始难忍地扭动起娇躯,因为向东的嘴唇已经悄然滑至她那条简洁至美的内裤上,隔着细薄的布料梳理着她漆黑的耻毛。强烈的麻痒让她不克自制,微微颤抖起来。

    向东体察着玉人的反应,既感自豪,又受鼓舞,便继续缓缓向下,逐渐逼近那条万千男人朝思暮想,却始终无缘一游的粉红玉溪,与此同时,他的大手也没偷懒,已然探入了她的白色恤衫后面,扳开了文胸的搭钩,顺势绕前,圈住了滑腻饱满的乳峰边缘,盘旋而上,就像开辟一条盘山公路一般。

    "嗯……"袁霜华微闭星眸,闷哼连声,纤长的手指忍不住攥牢了沙发的表层,苦苦抵御着一波奇怪难耐的感觉的侵袭。

    感受到玉人压抑不住的微微颤抖,向东也是极为兴奋,卖力地伸长了舌头,顺着微隆的耻丘游向那处膏腴蜜穴。极贴身轻薄的内裤把肥嫩的两片蜜唇的轮廓勾勒得惊心动魄,那中心处半片指甲大小的一块濡湿在灯光下流溢着毫光,淡淡的肉欲膻香扑鼻而入……如此色香味俱佳的一道鲍鱼,任是向东两小时前刚从柳兰萱身上爬下来,此刻还是禁不住的战鼓雷鸣,欲焰高涨起来。

    "我要吃你了。""吃吧,随你怎么吃……"袁霜华呓语道,神情又是受用又是难耐,可爱得紧。

    向东深呼吸一口,再不拖延,舌尖像灵蛇一般,游上了一边蜜唇,沿着那略带弧形的优美唇线蜻蜓点水般擦过,又依样画葫芦的在另一侧来了一遍,这才像亲上面的嘴儿一般,啜弄了一番,一边不忘用手指轻轻扯动着内裤的下摆。因着他这个看似不经意的动作,内裤对阴蒂周围的嫩肤起了一个往复拉扯的作用,间接的刺激让袁霜华既感爽快,却又远未达致酣畅的程度,一时间只把她急得玉脸红透,娇喘吁吁。

    向东知道袁霜华久已不尝肉味,经不住过于拖沓的水磨工夫,便干脆地把她的内裤轻轻一拉,褪将下来,才再度把她的双腿挈开,埋头就嘴。这回没了内裤的隔阻,吹拉弹舔诸般花样就可以尽情施展了。一时间,唧唧的水声变得清晰起来,甘洌醇香的蜜液涓涓渡入向东的口舌之间,虽则间杂着一丝咸味,他却毫不在意,一滴不漏地咽进了肚子里边。体察到爱郎不避膻腥,无微不至的服侍,本就濒临崩溃的袁霜华哪里还顾得上矜持,粉臂一舒,一把把向东从胯间拉了起来,动情的叫道:"快给我,好老公!"说着,便急急的来解向东的裤腰带。

    在这当口,向东又怎能怠慢佳人呢?他轻车熟路的把外裤内裤一把扒掉,甩到一边,扎个马步,虎腰一沉,黑黝黝,硬梆梆的怒蟒一个抖擞,便对准了微微翕动的蜜穴洞口,猛地扎了进去。

    噢……袁霜华极大的期待被瞬间充满,大音希声,竟只把小嘴张成了一个O型,再无其他声息。然而她眼角迸起的两粒泪花却又在在的暴露了她此刻承受的震撼是多么的强烈。

    "唉……"过了几秒,袁霜华一口气才缓了过来,悠悠的吐出一口长气,旋即长睫轻颤,柳眉徐舒,星眸张了开来,内里水汪汪的,尽是春情湿意:"回家真好……"向东笑了,一挺屁股,让钢枪再戳进去了些:"你是说自己呢,还是说这根家伙?"一个娇艳的笑容绽放在袁霜华酡红的双颊:"我心安处,即是家。"向东坏笑道:"那就对了,你这销魂洞里岂不正是安着一个花心?所以回家回家,它也是回家!"袁霜华玉脸上红霞更盛了:"呸!"

    ********一转眼间,袁霜华也回来好几天了。那晚两人的抵死缠绵,虽然销魂,但毕竟向东新得爱女,总是不好过于荒唐,所以总是有些未能尽兴。袁霜华刚回国,系里的事儿也多,一直还没有机会再找向东温存一番,也幸好如此,否则向东就得两头不讨好了,因为他也忙,比袁霜华还忙!一来是因为凌云雪已经和宝宝出院回家了,在贾如月的坚持下,他并没有聘请月嫂,凌志明又已经回到工作驻地去了,伺候雪儿月子,照料婴儿的一大堆事情就落在了贾如月的肩上,把她弄得手忙脚乱的,连带着向东也承担了不少家务活;二来,则是因为他还要在上课之余,身兼小说的创作,同时还要和柳兰萱公司洽谈小说的游戏版权事宜,千头万绪的事情都凑一块了,他也是累得焦头烂额。

    这天下午,向东兴冲冲的从外面回来,迫不及待的要跟雪儿和如月分享一个天大的好消息。游戏的版权费终于敲定了,亏得柳兰萱的通风报信,他硬是咬死了八十万的价格,对方磨了两天,见他的要价很坚决,也就只好答应下来。这不,今天下午终于把合同给签了。

    "雪儿,雪儿!妈!"一进家门,还没见到人影,向东便大喊起来。

    "嘘!你疯了,这么大声,别吵醒了宝宝。"凌云雪从卧室里走了出来,顺手关上了房门,低声嗔道。

    "妈呢?""她在她房里哄宝宝睡觉呢。什么事这么高兴?"凌云雪的脸儿比怀孕前圆润多了,这些天她正在为此发愁,担心恢复不了以前的身材。倒是宝宝的事情不需要她多操心,都是贾如月一手包办了,连晚上也是她带睡的。

    "怎么了向东?"贾如月也闻声出来了,关切的眼波投注在他的俊脸上,待见他神色喜悦轻松,也便宽下心来。做了外婆好几天,她仿佛又重新记起了自己的身份,始终刻意的和向东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好消息!我的小说的游戏版权卖了八十万!""真的?老公你真棒!"雪儿愣了一下,随即雀跃起来,投进了向东的怀里。

    看到这一幕的贾如月玉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芳心一阵迷惘。八十万?在向东给他家用之前,她的银行户口里甚至还从来没有到过六位数。这位男人给她的惊讶是越来越多了,只可惜……她也笑了,但笑容里自有一抹不易察觉的酸涩。

    她长长的睫毛轻颤了几下,悄悄转身,回了自己的卧室。

    她的举动又岂能瞒过向东的眼睛?向东看着她丰腴韵致的背影默默的没入房间,心中悠悠一叹。他很想给贾如月他的一切,只可惜,这是不可能的。哪怕只是一个拥抱,他也不能在阳光下给她。

    到得晚上十点钟,家中的诸般杂事总算是消停了,凌云雪已经乖乖的回了房,上了床。因为她还在坐月子,向东不便跟她同睡,便干脆做起了厅长。对这样的待遇他倒没什么意见,而且这样让他在临睡前可以静下心来码几个小时的字,正好可以赶赶拉下的进度。贾如月也已经陪着宝宝睡下了,这个阶段的婴孩半夜要起来好几次,不跟她作息同步那可吃不消。

    人逢喜事精神爽,码起字来也特别快,向东只觉思如泉涌,浑然物外,直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才把他拉回到现实:"这么晚还不睡?早点休息吧。"是贾如月。她站在房门口,身着一身墨绿色的棉质睡衣裤,虽然里得密密实实的,把雪嫩的娇肤都掩盖住了,但贴身的剪裁却里出了凹凸分明的诱人线条,尤其是胸膛处鼓起的两个浑圆的球面,顶尖那明显的凸点,发散着致命的性感韵味。

    向东只瞥了她一眼,心跳就紊乱起来。他张了张嘴,艰难的道:"吵醒你了?

    ""是被你女儿吵醒的——你没听见?"向东的反应让贾如月有股难言的喜悦,她一边说着,还摇了摇手中空空的奶瓶。

    "哦,她起来喝奶了……我来洗吧!"说着向东便要起身。

    "不用啦。你赶紧收拾一下睡觉吧。"贾如月说话的功夫,已经走到厨房里去了。向东看着她柔陷紧致的腰身和滚圆肥美的臀部从眼前摇曳而过,一股欲火猛地窜升起来。

    洗完奶瓶,贾如月回到卧室,刚想闭门,冷不丁地一只大手抵住了房门,跟着啪的一声,厅里的灯熄灭了,一个矫健的身影闪了进来,不是向东是哪个?

    "你疯了!"被向东强行拥着的贾如月微微挣扎了一下,从喉咙里发出一声低低的抗议。

    向东并不接话,却一探长臂,把卧室里的灯也关掉了,就在黑暗之中,他摸过了贾如月手上的奶瓶放到了旁边的桌上,尔后上下其手,在她无处不媚的娇躯上摸索,嘴巴也不闲着,灼热的嘴唇胡乱地落在她的玉脸上。

    向东粗野的动作让贾如月的抵御毫无用处,更何况她的反抗也并不如何坚决。

    很快向东就已经把她抵在墙上,扒掉了她的裤子,又把自己脱了个精光,抄起了她一条丰腴雪润的腿儿,微微屈膝,硕大的肉冠轻车熟路地抵在了那处热腾腾湿淋淋的桃源洞口,只嗤的一声,便毫不费力地整根贯了进去。

    巨大的冲击,加之后背便是墙壁,毫无缓冲的空间,饶是贾如月已经熟捻他的入侵,还是忍不住闷哼出声。

    "痛吗?"向东粗喘道。

    贾如月在黑暗中微微摇了摇瑧首。恰逢虎狼之年,几日不尝肉味的她也蛮想要的,之前几天两人都忙忙碌碌的还不觉得,今天向东带回来一个大好消息,她的念头自然而然地就多了些放在向东身上,而当她鬼使神差般穿上这套墨绿色的性感睡衣时,或许潜意识里对向东的这般举动早就暗暗的有些期待了。所以此刻的她,又怎肯让他受哪怕一点点的打击?

    女儿就在这套公寓的另一个房间里睡着,她对此自然是很忐忑的,但既然已成事实,她只想速战速决,也算是了了自己羞于言说的一番念想。

    柔肠百转,矛盾至极的贾如月干脆闭上了眼睛,拼命把恼人的思绪压下了,贪婪地追逐着从诸般要害处传回来的快活感觉。她可以真切地体会到自己的体温在急剧攀升,微微的香汗已经布上了自己光洁的额头。那两颗小烟囱般的乳首更加的勃硬了,蜜液也分泌地愈加丰沛,随着钢枪急剧的来回抽插,磨出了淅淅沥沥的水声。

    自己成熟的身体忠实的、热烈的、欢快的反应,着实让贾如月羞到了家,幸好周遭一片漆黑,倒不怕向东看到了会笑话。但很显然向东也自有他的一番体会,因为他一边搓弄着她的肥美臀部,一边嘿嘿低笑道:「月儿,看起来你比我还想要呢。」

    在这个禁忌的当口向东还有心情来调笑,贾如月忍不住恼羞成怒,搂着向东宽背的纤指一紧,狠狠地用指甲掐了他一下,嗔道:「你哪那么多废话?快些。」

    「怪了,你怎会喜欢男人快呢?」

    「嗯?」

    贾如月正是快美难言呢,脑袋里迷迷糊糊的,好一会才醒悟过来,一口气差点岔了,羞啐道:「流氓!」

    向东嘿嘿一笑,嫌这样站着肏弄太费劲了,干脆一把抱起贾如月,把她上半身放倒在床上,自己立在床下,双手绕过她的膝弯抱着她的两瓣美臀,忽紧忽慢,乍深乍浅的继续犁着粘稠滚热的蜜穴。这个姿势让向东毫不费力就可以刺到尽头,极深的侵入让贾如月的秀眉更加紧蹙起来,偏偏又极是痛快。她已经陷入无意识状态了,香汗蒸腾,秀发散乱,星眸紧闭,优美的两片樱唇也微微张开了,急急地抽着凉气。

    就着窗外的微弱星光,向东恰恰可以看到她陶醉的神情,大受鼓舞,便大肆开阖起来,两人股间的皮肉随之发出阵阵沉重的闷响,伴之而来的是贾如月气若游丝般的断续颤音,这两种声音就像鼓点一般越来越是急骤,很快地,贾如月就猛地身子一弓,咬紧了嘴唇,浑身像筛糠似的一阵剧烈的颤抖——她高潮了。

    见到玉人终于攀到了高峰,不敢恋战的向东急忙耸动两下,便在贾如月膣道的强烈痉挛中猛然喷发起来,把她再度烫起了一个汗毛倒竖的小高潮,便在这爽到眩晕的感觉之中,两人紧紧相拥着,心中都不约而同地想道:便是此刻死了也甘愿了。

    好一会,还是贾如月先清醒了过来,急忙地一推向东,低声道:「要死了,快走!」

    疲累欲死的向东只好不情不愿地从她软绵如絮的娇躯上抽身起来,不管松软下来的肉棒上还密布着她最肥美的蜜汁琼膏,匆匆地套回了衣裤,恋恋不舍地又看了她一眼,才悄悄的开门出去。

    贾如月等房门再度闭上了,才又惆怅地叹了一口长气。她的身上还涂满了向东的口水和体液,但她都懒得擦拭了,衣服也懒得穿了,把被子一扯,略略盖上了娇躯。她扭头看向大床另一侧的那张小床,自己的外孙女此刻睡得正香呢。若是以后她知道她爸爸跟外婆有奸情,她会怎么想?

    贾如月又郁结起来了。倘若向东不来纠缠她,她会芳心无着,甚至于暗暗感伤;然而向东真的来了,遂了自己的意,过后却又总是让她自责不已,恨自己不知羞耻,犯下了逆伦的大错。

    这样的纠结何时才是尽头?

    一丝苦笑爬上了贾如月艳红的脸庞。她没有像上次一样哭泣。她都懒得哭了。

    那个清醒的自我已经对这个放纵的自我失望透顶,开始放任自流了。

    翌日清晨,躺在沙发上的向东睡醒的时候,贾如月已经在屋里忙碌开了。她今天穿着一件修身的奶白色毛衣,搭配一条合身的淡灰色棉质家居裤,自有一种慵懒闲适的迷人风情。或许是因为昨晚有过酣畅的云雨的缘故,她的眼角眉梢都带着些满足的喜意,明眸里更是逸光流彩,尽是春情。

    贾如月前凸后翘的曼妙身段本就让向东蠢蠢欲动了,加之她带着这副令人目眩神迷的神情,怎不叫向东的欲火蹭的一下燎原起来?于是乎当贾如月拿着擦布来擦茶几的时候,她便察觉到向东火热的目光正灼灼地落在自己脸上,而他身上的被子也在胯间的位置顶起了一个惊人的帐篷。贾如月登时玉脸火烫起来,呼吸不由有些凝涩,忍不住咬住了下唇,却不敢去回应向东的目光。

    「雪儿起来了吗?」

    向东悄声问道。

    贾如月脸上更红了,却还是轻轻地摇了摇头。

    向东这才嘿嘿一笑,漫不在乎地把被子一掀,故意的把一丝不挂的健壮身体展现在贾如月面前。贾如月不成想他根本就是裸睡的,这一来他粗长勃硬的肉棒就像一根突兀的旗杆一样在她面前不过半米处跳将出来,在日光中那家伙筋肉虬结,粗犷狰狞,散发着狂烈的肉欲气息,就这么一个照面,贾如月便连耳朵根处也红透了,她羞怒地瞪了向东一眼,忙慌乱地转身入了厨房。

    见逗得玉人大发娇嗔,向东心满意足地咧嘴一笑,这才穿戴起来。凌志明不在家,雪儿又大半时间在卧床坐月子,他怎能错过这段大好时光,而不尽量地勾引她,挑逗她,让她彻底地与自己一起沉溺在这极致的欢乐里?

    向东洗漱完毕后,他的宝贝女儿也醒了,在咿咿呀呀的大哭。他把她抱了起来,进了自己的卧室,叫醒了雪儿,待她睡眼惺忪地爬起来倚在床头,便把女儿轻轻放进了她的怀里,让她给喂一会母乳。

    「我去看看你的鸡汤好了没。」

    他柔声说道。

    凌云雪不虞有他,笑着点了点头。

    向东便转身出房,走过短短的走廊,拐进了厨房。这时贾如月正在洗菜,哗啦啦的水声掩盖了向东的脚步声,等她意识过来时,向东已经从后面贴紧了她秀美的背脊。

    「喂。」

    贾如月脸上方才的红晕尚未消退,当即又染上了两抹舵色。她身子微微一僵,低嗔一声,自是提醒他不要过于乱来了。

    「雪儿在喂奶呢,少不了要个十分钟的…」

    向东在她耳边一边吹气,一边轻语道,手上可没闲着,左手从毛衣下面探了进去往酥胸进袭,右手也已经撩开了前面灰色家居裤的裤腰,缓缓下游。

    贾如月闻言稍感心安,然而向东肆无忌惮的侵袭又让她难耐起来。他健壮火热的身体从后面这么贴紧,胯下那话儿硬梆梆地卡在自己的臀沟里本来就够让她呼吸紊乱的了,现在向东还不放过她最要害的所在,怎不叫她意乱如麻。

    就在她强抑娇喘的当口,向东已经灵巧地拨开了她文胸的搭钩,大手毫无阻隔地抚上了她坚挺玉润的乳房,而与此同时,他的右手也已经滑入了她贴身内裤的下方,捋过那丛丰美的水草,按实了她热烘烘的蜜穴。

    「现在不行……」

    贾如月微微挣扎了一下。她手上拿着的两棵菜还在滴着水珠,但她已经忘了该如何反应了,就那么样僵在那里。

    「谁说我要那个了?」

    向东低语道,舌头在她的耳廓里转圈,「亲我!」

    贾如月身上三个最要命的妙处正被向东的大手玩弄着,肿胀难忍,仅有的一丝理智也崩溃了,她闻声嚯地一扭头,寻到了向东的大嘴,不等他主动出击,便伸出了香舌热烈地索吻。

    水龙头依旧在哗啦啦地喷洒着,而贾如月的家居裤里,在看不到的裤裆处,随着向东手指的蠕动,也在发出隐秘的水声,却就只有这对动情的男女才能体会了。

    良久,向东忽地停止了动作。贾如月正在要命的当口,心有不甘地摇动着肥臀去追逐他飞速撤离的手指,却哪里追得上,下一刻,向东已经把水淋淋的、兀自散发着浓烈膻香的手掌递到贾如月面前,促狭地朝她眨了眨眼。

    贾如月羞赧不已,无声地啐了一口,扭头不敢细看。向东嘻嘻一笑,竟把手掌凑近嘴巴,伸出舌头缓缓地把手上的蜜液舔了个干净,仿佛那真的是琼浆玉液一般。

    「你……」

    贾如月见他不避荤腥,芳心里暖融融的,却见他已经舔完了手掌,又促狭的作势要来亲她的檀口,虽然明知道他是故意在作怪,并非真的要亲下来,贾如月却心里一热,主动迎了上去,吻上了他的嘴唇,渡过了自己的丁香——他能吃我下面的脏东西,我自己还嫌什么?

    绵长的、温柔的舌吻在卧室里传出来的小家伙的大哭声中悄然分开了。向东离开了贾如月的身体,伸手在水龙头下冲了冲,又朝贾如月笑了笑,这才转身出了厨房。贾如月神色复杂,心烦意乱地看着他的背影,不自觉地有些期待夜晚快些到来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