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深藏的罪恶 第一百三十九章 梦魇

    发布时间:2021-05-07 00:00:38   


    今天是开学的日子。

    最近连羽的心情很差,但想到马上就能回到学校,见到分别一个多月的同学,女孩还是有些急切。

    学校的环境简单而和谐,多少能冲淡她内心的忧伤。

    但自己并没有以前的单纯快乐,因为毕竟现在她不同了──在肚子里有一个小生命在成长。

    连羽有时候会不自觉的抚摸小腹,她对生养孩子十分陌生,情绪复杂。

    这是薛进的孩子,她恨男人,同时也恨肚子里的小孩,但作为一个柔弱善良的女孩,连羽心理大都是害怕。

    本能的害怕面对未知的一切。

    女孩早早起来,梳洗完毕,将书包里的书本整理一通,就站在窗口发呆。

    外面阴雨密布,黑压压的一片片云,就压在头顶,好似下一刻就要坠落,雨势颇大,哗哗的扰人清静。

    透过雨帘看过去,周围的事物朦胧难辨,隐隐透着一股凄凉,这样的坏天气,让连羽有些失落。

    女孩扶着窗棂,静静的立在那儿……在没有开灯的房间里,小小身形看上去有些可怜,好像所有的不幸,都发生在雨天,所以下雨是悲剧的开始,就像老天爷的眼泪。

    不知站了多久,也许只是一会儿。

    外面有了响动,连羽打开房门,看到姜嫂站在那里:「小姐,早饭准备好了,连少爷请您下去用餐。」

    「麻烦姜嫂,我马上下去。」

    女孩回头拿了书包,急匆匆的赶去餐厅。

    这样的天气,餐厅的光线本来很暗,但陈家阔绰,灯开了好几盏,室内照的犹如晴天白日,所以小。女。孩将连俊的憔悴看在眼里,不禁有些心疼。

    陈林婚后,回来过一次,但连俊心气不顺,并没给他好脸色,两人闹了个不欢而散,而后,陈林几天未归家。

    连俊心理明白,男人肯定去了别处风流快活,不禁心生怨恨,妹妹的事他解决不了,又四处拈花惹草,拿他当什么?

    如今这个偌大的别墅,少了陈林,本不是主人的他们,是多么的可笑。

    连俊有时候发狠,想着如果陈林就此不要自己,那么他就解脱了,但马上现实的问题又来了,妹妹和自己能去哪里呢?

    想到妹妹如今的样子,连俊心如刀割。

    连俊觉得自己好窝囊,这么大的男人,要房没房,要车没车,要人没人,陈林只给了自己吃穿,就将自己圈在这里?以后他怎么办呢?真要跟他一辈子,做寄生虫吗?

    连俊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他看不到未来,因为未来是灰色的,所以青年连着几夜失眠,他想把陈林找回来,但又不想首先认输──明明是他不对,为什么我要低三下四,长了他的气焰。

    可如果陈林一直不回来呢?连俊很是无措,连羽的事,还需要陈林从旁协助,要是他撒手不管,那么自己如何是好?

    「哥,你脸色很差,昨天没休息好吗?」

    连羽和青年打了招呼,忍不住关切道。

    连俊先是一愣,接着扯起嘴角,微微一笑:「啊,是吗?没什么,睡的比较晚。」

    接着马上转移话题。

    青年指着桌子上的菜:荤素搭配,但荤的不油腻,怕引起女孩的不适。

    「小羽,这都是你爱吃的,多吃点。」

    今天是妹妹开学的日子,连俊特地吩咐了厨房,所以今天的早餐很丰盛。

    说着,连俊夹了一筷子竹笋,送到女孩碗里。

    「哥,我自己来就好。」

    连羽甜甜一笑:有哥哥在身边真好。

    两人开始用餐,外面的雨声阵阵入耳,室内的空气有些清冷,连同屋子里的气氛都幽凉非常。

    放下筷子后,连羽拎起书包:「哥,我吃饱了,你慢慢吃,我去上学了。」

    连俊看着妹妹羸弱的肩头,又看了看担在上面的硕大背包,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来到女孩跟前,一把夺了过去。

    「小羽,哥哥送你到门口。」

    「哥,不用了,你吃饭吧。」

    连俊的碗里还剩下几口饭,连羽不想他送。

    「没事!」

    连俊不由分说的牵起妹妹的手,两人一前一后,来到门厅,保膘拿着大雨伞,正等在那里。

    连俊简单的跟保膘交流了几句,看着小。女。孩坐进车里。

    「小羽,有什么不舒服,一定要给哥哥打电话好吗?」

    妹妹身体特殊,可不能出意外,连俊本不同意她去学校,但连羽十分坚持,几乎是哭着央求自己。

    连羽面色一白,不自然的点点头。

    A市说大不大,说小绝对不小,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交通工具也越来越发达,像汽车,不光要能开,而且要气派,所以更新换代的十分频繁,这也导致了车辆过剩。

    道路每年都在修,但修来修去,还是那么宽那么长,平时不觉得怎样,但一到雨天,主要的街路,一定阻塞。

    连羽就读的中学,离别墅有些距离,一路上并不顺畅,堵了两段路,眼看着就要经历第三段,司机果断改道──顺着路口,打右舵,前面不远是废弃的卷烟厂。

    卷烟厂原本是有名的国有企业,但经济发展的太快,也滋生腐败,厂长暗地做了不少手脚,将卷烟厂的很多资产私吞,最后导致其破产,令许多工人失业,没了饭吃,这些人自然要闹事──检举上报,最后终于将罪魁祸首绳之于法。

    这件事,在A市上了头条,摊子大而乱,省委开会研究后,将厂子的地皮卖给开发商,得到的钱财用来安抚工人。

    开发商,正在规划预算,设计楼盘,还没破土动工,如今这一片,就成了荒芜之地,破专栏瓦一片凌乱。

    连羽坐的是保姆车,这是连俊跟保膘交代的。

    所谓的保姆车,里面有临时休息室,简单的洗漱间,考虑到连羽的特殊身体,连俊不得不做的周全。

    不过好在,陈家什么都有,就缺塔克,如果政府敢买,陈林绝对有胆量买。

    车子在路上走了没一会儿,雨势就大了起来,雨刷不停的左右摆动,连速度都慢了许多,可前面的能见度,仍很低。

    连羽只觉得车身一震,一声尖锐的刹车声,划破了周围的空气。

    幸好是车速慢,如果快的话,自己肯定得受伤,还没回过神,只听到前面的司机焦急道:「不好,我好像撞到人了。」

    说着,男人解开身上的安全带,开了车门走了下去。

    连羽透过窗子往前张望,看到保膘扭过头。

    「小姐,您在车里坐着,我和司机下去看看。」

    说着保膘跟着跳下车去。

    连羽的心砰砰乱跳,显然是受了惊吓,她有些担心车撞了什么人,严不严重,很想去看看,又怕见血。

    所以只能探着头,努力往前看,但只有两个灰蒙蒙的影子,一闪而过,其他的什么也看不到……大雨哗哗的下着,豆大的雨珠下,一辆半新不旧的摩托翻在路边,带着头盔的男人半趟在地上,看不清他的表情,但从他捂住的右腿处,不断有鲜红的颜色渗出。

    司机连忙奔过去,将人扶起:「你怎么样?能行吗?」

    男人只是摇头,也不说话,整张脸隔着护面罩,看的不是很清楚,但隐约可见,似乎十分痛苦。

    这时候保膘也冲了过来,见男人还能站立,心知问题不大,但责任在自己这边,应该马上送去医院检查。

    他一手拿着雨伞递给司机,一边凑近些,将手机掏出。

    保膘都经过训练,他们有自己的行事原则,他的目的是保护连羽,尽管遇到了突发事件,可仍不能降低他的警惕。

    他想给自己的老板打个电话,及时汇报情况。

    保膘一边拨号,一边用犀利的眼神,审视着受害者,职业的本能,让他对眼前这个高壮的小子,有些忌惮。

    事情发展的很快,在保膘稍微警醒时,对方的枪口已经顶在了他的胸口,而一旁的司机也傻了眼,因为同样的情形摆在眼前。

    刘建军使的是双枪,黝黑的手枪,在阴冷的雨天,温度更低,几乎穿透身上的布料传递给人体,让人不寒而栗。

    「举起手来。」

    男人的声音十分冷硬,听起来冷血。

    保膘稍有迟疑,枪口向前又顶了顶,而司机呢,有些面无人色,讲手举得高高的。

    「你是谁?想干嘛?」

    保膘的第一反应是摸清敌人的来路,是陈林的仇家,亦或是专门为连羽来的。

    刘建军并没有理会男人的问话。

    「你过去,和他站一起。」

    司机和保膘,在他的一左一右,这样很不方便他照看,所以他威胁着,将两人送做堆。

    刘建军用枪将两人顶到了车门处。

    「把门打开!」

    他目光如炬,朝司机使了个眼色。

    司机是个退伍军人,但有几年没过艰苦的日子,所以警觉性和毅力都差些,所以刘建军把重点放在保膘身上。

    他不让保膘动,去支使司机。

    司机吓破了胆,不敢不从,哆嗦着打开车门……连羽坐在那儿,心跳几乎停止,她有些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一个手拿枪械的男人,挟持着保膘和司机,冷冷的看着自己,那目光冰冷中,透过一丝迟疑。

    女孩没看错,刘建军确实有那么一刻走神:女孩比照片还小,十分瘦弱,用惊恐万分的目光盯着自己。

    刘建军杀过很多人,但对他们,刘建军没有迟疑和忏悔,那是为了祖国利益和军队的荣誉,那是他身为军人的天职,可如今?

    刘建军脑子里闪过老首长,苍老的面孔,心中又是一颤!

    隐隐的罪恶感,让他拿枪对准女孩的手有些发抖,在连羽惊声尖叫的同时,一颗无情而冰冷的子弹,快速的射向了女孩的腹部……作家的话: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