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深藏的罪恶 第一百三十五章 淫乱3P上

    发布时间:2021-05-05 00:00:37   


    马三走到女孩面前,慢吞吞的伸手,想要将她护着前胸的手拽下来,可对方似乎并不配合。

    两人僵持之际,陈林的声音再次响起。

    「马三儿,你在磨蹭什么,一个女人都搞不定吗?」

    陈林很不耐烦的训斥着。

    马三心口一跳:这事关男人的尊严,更何况如果被老大看了笑话,以后他还要怎么跟着他混呢?

    下定了决心,马三的动作不禁粗鲁起来。

    女孩眼里满是恳求的看着他,无力的将自己的酥胸袒露在空气中。

    「不……」

    在双手被束缚在身后时,女孩发出屈辱而不甘的嘶叫声,但无论如何,那对娇小的乳房,已经曝光在男人们的视野里。

    马三目光微动,为眼前的美景惊呆了。

    女孩们总有些不尽人意之处:面孔漂亮,身材一般;身材好的,又多数是恐龙。

    马三儿本对她没抱太大希望,可现在不得不承认,女孩有吃青春饭的本事:长相不是顶号,但这对奶子着实惹人怜。

    淡粉色的乳头和乳房混成一片,简直分不开来。

    这样的色泽很可能是处女,马三对自己的猜测为之一震,下身的某处,也迅速火热起来,贴身的牛仔裤,登时变得有些窄迫。

    陈林挑了挑眉,没说什么,但眼里看着男孩发情,觉得有趣。

    「别看……唔唔……」

    女孩不安分的挣扎着,想要从沙发上起来。

    「别动,再动,我削你……」

    马三说这话时,语调有些激动,随即伸手抓着了女孩的乳房,反复揉搓了两下。软软的,手感不错。

    女孩惊惧的哼唧了两声,一团火即刻贴了上来;马三儿用嘴叼住女孩的乳头,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对方的乳头十分小巧,黄豆粒大小,含在嘴里怕化掉般。

    马三用牙齿衔住,用力的将奶头吸了起来,整个乳房跟着变了形;女孩浑身一颤,不知是舒服还是难受。

    随即满脸通红的紧咬着樱唇,唯恐发出声音。

    马三长得好,女孩对他并不反感,如果非要献身的话,对象是他,女孩也乐意;可马三似乎并不那么想,非要3P,这也是方才他们争执的原因。

    如今被马三吮吸乳头,尽管有人旁观,她还是难以自持。

    「呃……唔嗯……啊……」

    马三收拢嘴唇,舌尖抵着乳首,轻揉按压,满意的听到女孩动情的呻吟。

    但这还不够!男孩刚刚还有些窘迫,但很快进入了角色:情欲是令人着迷的东西。

    马三贪婪的在女孩细腻的裸背上爱抚着,手滑过她纤细的腰际,托住对方俏臀:臀部不大,但肉不少。

    隔着布料,马三儿或轻或重的揉捏着。

    「呃啊……嗯嗯哦……」

    一股股电流,顺着男孩的舌尖传递过来,女孩只觉得胸前又酥又麻,十分受用。

    在她潜意识里,知道自己逃不开,那么只能顺从。

    略微分心,女孩用眼角别了下,在一旁的老板:不是很帅,甚至有些吓人,但那份优越气势,谁人能敌?

    想想呆会,可能面临的状况,不禁越发的兴奋,但在兴奋之余,女孩又有些自责,自己原来厌恶抵触群交,怎么变得如此快?难道天生淫荡吗?

    随即对自己产生一种厌弃,下意识的挣了挣。

    马三见她又不老实,轻轻在她的翘臀上拍了拍,从她胸前抬起头来:「别动!」

    在说话的同时,马三将女孩里在臀上的裙子,往下褪了褪,女孩在半推半就之下,转眼间全身只剩下一件浅粉色内裤。

    内裤材质不错,但有些透明,隐约可见阴户前的黑色。

    马三儿年少,血气方刚,此情此景,不禁有些心急,他顺着女孩的大腿一路向上,来到女孩的腿根处。掀起白色蕾丝花边探手入内。

    女孩的毛发不是很茂盛,马三经过草丛,直取阴核,么指和食指半分着,撸开阴蒂上的褶皱,捏住下面隐藏着的肉粒,左右揉搓着。

    「呃啊……唔唔……」

    放在男孩肩上的双手,稍稍用力收紧,女孩半眯着眼,屁股微微晃动着,不知想迎合,还是逃开。

    马三弄了十几下后,手又下移,罩住整个秘谷。

    尽管没去探秘,但手背紧挨着内裤的一块,却有了湿意,马三有些得意的笑了笑。

    「你都湿了!」

    他忍不住说道,随即抬眼看向女孩,对方脸色红通通的,连正眼也不敢看他。

    马三将手抽出,隔着纤薄的布料,慢慢的去感觉着那少女禁地的形状。

    又摸了两下,将手放在女孩的腰际,捏着薄薄的布料,想要将内裤拉下来,此刻女孩已经不再扭捏。

    都到这个地方了,只有认命,但仍有些害羞,将头埋得很低。

    内裤丢在一旁后,女孩一丝不挂的歪在沙发上,而马三看了眼陈林,对方示意他继续,正当他解开腰带……「这就要干啊?」

    男人悠悠开口道。

    马三手上的动作一僵,抬头不明所以的看着老大。

    「你这活也不行啊,如果当鸭子的话,肯定挣不到钱……」

    陈林不怀好意的看着他,嘴里嘿嘿干笑。

    这回,马三彻底糊涂了:有水了,不操干嘛?还有老大说鸭子又是怎么回事?

    拿他跟鸭子比吗?我可比鸭子高级多了!他不服气的想着。

    马三嘴上不敢问,但心理却泛起嘀咕,站在那儿,脱裤子也不是,不脱呢也不是。

    「给她做做口活,我看看你口活怎么样!」

    陈林诡异一笑,扔出自己的想法。

    马三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似乎想分辨出,老大的真正意图,但很不幸,对方看上去态度很认真。

    ──给小姐做口活?他觉得脏!

    马三从心理抵触,但看陈林歪着脑袋,示意他开始,也只能硬着头皮上。

    他半蹲着身子,将女孩的双腿拉开,对方象死了一样,丝毫没有反抗,此时马三很希望她能挣扎,继而免去这趟苦行。

    目光锁在女孩私处:阴唇的颜色不是很深,里面的花谷隐约可见。

    「我看不清,到我对面去。」

    陈林不近视,但这么侧着看,确实不够刺激,以至于现在他都性趣缺缺。

    马三和女孩听了这话,就象接到命令般,换了个地儿。

    陈林将脚放在茶几上,茶几的对面正在上眼好戏,他口有些渴,顺手拿过茶几上放着的玻璃水壶:里面是柠檬水。

    陈林给自己倒了一杯。

    女孩坐在沙发上,而马三为了不阻挡老大欣赏真人秀,只得选了左边的位置蹲下。

    他先是将女孩的双腿拉开,以便陈林能看清楚女孩的私处,再用中指顺着凹陷处压下,在洪流中抵住了伫立在溪谷顶端的肉粒。

    按了两下后,马三深吸了一口气,俯身用舌头卷起那颗珍珠,含入口中。

    鼻端是女性腥臊的气息,为什么是腥臊的呢?这大概跟马三的心境有关,他不喜欢,他厌恶,所以……他所嗅到的气味自然不会好。

    他皱着眉头舔了没几下,女孩便开始呻吟起来,花谷里的小溪,越发的丰沛,一路涎流下去,直到股缝深处。

    马三觉得差不多了。

    他抬头看向陈林,发现对方没什么表情,以为这次过关了。

    「用不用我找几个技术好的小姐给你上上课,你舔哪呢,才舔几下,我想看全套服务,懂吗?」

    陈林在他刚要起身之际,别了他一眼。

    马三登时腿软,他暗自骂娘,只觉得老大在找茬,但也没办法,只得连连点头,犹豫着蹲下身。

    「你好像不太高兴啊!」

    陈林语气有些不妙。

    马三心口一紧,连忙挤出笑脸:「老大,我没不高兴,我挺高兴。」

    陈林扬扬眉梢:「喜欢口交吗?」

    马上小心着观察陈林的表情,有些不悦,但看不出更多,他战战兢兢的答道:「喜欢。」

    陈林别有深意的看着他笑,马三立时汗毛直竖:老大平时就乖张,要是折磨起人来,那可不得了。

    可自己有犯错吗?马三想破头壳也没理出头绪,但他的命运显然很不济。

    「真喜欢吗?」

    陈林追问了一句。

    马三的越发的不安,但还是点了点头:现在他可不敢说不喜欢。

    「那好,你来为我服务,我看看你有多喜欢。」

    说着,陈林便抽出腰带,往地上随便一扔,西装裤的裤门被拉开。

    陈林稍稍将裤子退下,露出灰色内裤。

    马三又惊又怕,眼睛几乎都直了:他没听错吧?为他服务?口交吗?

    陈林见他傻站着的样子十分可爱,不禁邪气一笑,大手在自己的裆部抓了抓,那里立时撑起大伞。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

    陈林口气恶劣。

    马三张了张嘴,唇瓣蠕动了两下,发不出声来,随即他强咽下一口唾液,轻声哀求道:「老大……」

    这儿有女人,为什么要男人做那样的事?

    马三回头看了眼歪在沙发上的小姐,对方显然也搞不清状况。

    「你他妈耳朵聋了吗?」

    说着陈林,狠狠踢了踢面前的茶几,发出哢哢的刺耳声响,以表达自己的不满。

    一个,两个都和自己做对?陈林很生气:三条腿的蛤蟆难找,两条腿的男人多的是。

    马三心口猛跳了数下,尽量让自己平静,但内心却翻江倒海。

    给男人口交,想想都恶心,可老大既然开口了,而且势在必得,他能反抗吗?

    黑道中人,自然明白违背老大意愿的下场。

    轻则拳打脚踢赶出去,重则……那就不好说了。

    马三只觉得自己的双腿有千金重,每走一步,心口就紧一下。

    当他来到陈林跟前时,反而镇定下来,他朝着陈林笑了笑:「老大!」

    陈林阴沈着脸,一把揪住他的头发,将人拉到自己胯下:「好好弄,弄好了我有赏。」

    一股浓烈的雄性体味,冲鼻而来,马三几乎下意识的想挣扎,但陈林按的死,他越挣扎,陈林将他的头压的越低。

    当鼻子正对着男人睾丸时,马三的脑袋嗡一下,炸开了锅,随即动也不动了。

    陈林见他老实了,就将人放了。

    马三谑的抬起头来,别过脸去猛吸气。

    陈林半眯着眼睛看他在那一个劲的喘气,也不说话,只是嘴角噙着一抹冷笑。

    陈林这人年轻时,没少吃苦,最看不起孬种,但马三呢,恰好是这类人,没硬本事又想成事。平时男人不调理他,是看他嘴甜,会说话。

    今天呢,给他上上课,妈的,光靠嘴的话,也要有点真东西。

    「陈哥!」

    马三回过神来,是再也笑不出来了。

    刚才他被压在胯下时,能感觉出男人那里的雄壮,最让他受不了的是,陈林的体味太重了。

    如果自己真吃了他的东西……马三那清秀的小脸皱做了一团。

    「陈哥,我不行,真不……」

    马三还没说完,陈林猛的站起身,西装裤随着他的动作,迅速滑落,露出强健的双腿。

    马三话说到一半,就住了口,满脸惊悸的看着对方。

    陈林本想踹他两脚,可看到马三的小模样,又舍不得下手:连俊刚开始跟自己,也是又惧又怕。

    现在被自己调教的越来越性感,对,就是性感,有时候看到他弯腰,翘起来的小屁股,陈林也会情不自禁的发情。

    陈林觉得连俊现在股子里带了一种魅惑,令他有些迷醉。

    他又俯视着马三儿,脸色缓和了不少,不紧不慢的坐回到沙发,而男孩则暗舒了口气,方才他真以为陈林要动手。

    陈林虽然坐下了,但目光却咄咄逼人,末了,马三终于低头。

    男孩拉低男人的内裤,随即一条深色的阳具弹跳出来:龟头鹅蛋大小,肥硕饱满,涨的发紫;茎身很粗,看上去十分强壮,而这只单单是一小截。

    马三脸色苍白,陈林的内裤只退了一点,但他没勇气,继续扒。

    深吸一口气,男孩将嘴凑近的同时,狠狠的闭上眼睛;温热的口腔,令男人十分享受,他主动叉开腿,将私处敞得更开。

    马三皱紧眉头,轻轻的含住陈林的阴茎,小幅度的吮吸着。

    他只是用嘴套弄,不懂得唇舌工夫,毕竟马三没给男人口交过;陈林有些不满,大手压在他脑后,迫使他含的更深。

    马三屏住呼吸,忍受着酷刑,可肉棒已经碰到喉头,顿感一阵恶心袭来。

    「唔唔……嗯唔……」

    马三猛的张开眼睛,目光中满是痛苦和哀求,陈林稍稍松了手劲,但并没有放过他。

    「用舌头舔……嗯,对,就这样……」

    陈林看着对方的小嘴,被自己塞得满满的,十分有成就感。

    马三在一片刺鼻的气味中,辛苦的忍耐着。

    其实心理却在骂娘,尽管知道黑道中,什么事都会发生,但今天这一遭,却触及到了他的底线,有那么一瞬间,他几乎想不顾一切的夺门而出。

    不知过了多久,陈林终于推开马三的头,让他能够自由呼吸。

    他并没有射精,实际上马三的技术确实不太好;看了看自己笔直的阳具,陈林将目光调向沙发上的女人。

    但只看了一眼,陈林就放弃了。

    他眯起眼睛,打量着近在咫尺的马三儿,嘴角的笑越发的诡异:「小子,你去搞她。」

    马三还没从刚才的『虚惊』中回过神,他只觉得嘴里不干净,很想吐出点什么,但又怕陈林怪罪,只得忍耐。

    听到老大再次发话,不禁心中一惊。

    「你那是什么表情,你刚才不是很有兴致吗?」

    陈林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马三不禁悍然。

    方才是很有兴致,但含过陈林那话儿后,他现在硬不起来,可他又不敢违背陈林的命令,只得硬着头皮走向女孩。

    马三背对着陈林,将裤门拉开,掏出自己半软不硬的家伙。

    他先是用手撸了两下:男孩毕竟年轻,尽管方才受了打击,但身体素质很好,没一会儿,马三的家伙便硬了。但他的鸡巴跟陈林的大屌没法比。

    女孩没见过多少世面,但还算聪明,对于方才发生的一切,虽然觉得龌龊而荒唐,但并没有表现出太多情绪。可毕竟年轻,不怕是不可能的。

    马三扯开她双腿时,女孩没有一丝反抗,马三调整好位置,鸡巴在女孩的私处蹭了两下,便突进而入。

    女孩的花谷有些干涩,毕竟最好的时候没有利用,又被一吓,水儿自然少。

    马三进入的不堪顺利,但并没有遇到阻隔,这不禁让马三有些后怕:女人不是处女,自己又没带套,会不会有什么病啊。

    原本马三想带套,但方才他的状态不太好,把这茬给忘了。

    他抽送的很慢,两人开始都不好受,可过了没一会儿,女人的私处湿润起来,马三也逐渐进入状态。

    陈林从后面,只看到男孩半个屁股,雪白的臀肉中间隐约可见深深的股沟。

    而在马三抽出陷入时,那一截肉嫩的小鸡巴,从开始的粉红,慢慢变得濡湿,进而越发的艳红。

    陈林不自觉的舔了舔嘴角,粗糙的大手攀上自己的阳具,下意识的撸动着。

    马三背对着陈林,看不到他的表情,只是一味的享受快感,女孩的呻吟,深深浅浅,每一下都激情十足。

    马三插得很爽,额头间隐约可见细密的汗珠。

    正当他挺着小屁股越干越快时,腰际的一双大手,令他浑身一僵,紧接着发生的一切,简直是场噩梦。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